第一百十八回 英云素花双双得胜 王玉金仙对对失机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5-01-26 20:57:08|

  且说玉仙把链子槊拉出来,苗天雨用枪一扎,玉仙用左手的链子槊往外一挂那条枪,右手的链子槊,对着苗天雨的面门一抖,叭嚓一声,皆因苗天雨上了几岁年纪,手迟眼慢,这一链子槊,打了一个脑浆迸裂。众人见苗天雨已死,一个个咬牙切齿,众猎户也全部赶到,虎枪虎叉,大枪杆子大刀,往上一齐乱扎乱砍,玉仙这一阵链子槊,叭嚓叭嚓,打躺下有数十余人。郑素花一拉英云,低声告诉英云几句话,亚侠女点头。素花蹿将上去,对着玉仙迎面就是一刀。玉仙用左手链子槊一挂,素花先把刀抽将回来,玉仙右手链子槊,对着素花就抖。素花往后一撤步,一歪身闪躲过去,玉仙又用右手槊,对着她打来。素花又一歪身,早已闪过,净等她双槊齐打,才破她的这个招数哪。玉仙不知是计,以为敌人不敢还手,把双槊往外一齐就抖。素花左手早就提着一个鸡爪飞抓,净等着她双架齐打。玉仙果然把双槊一齐打来,素花用左手的鸡爪飞抓,对着她的链子槊往下一撩,连飞抓的绒绳带链子槊的链子全都裹在一处,一时之间,不能分开。
  二位姑娘,彼此往自己怀中一夺。英云蹿上前去,用刀背对着玉仙脊背,叭嚓一声。玉仙眼前一发黑,噗咚一声,趴倒在地,吐了一口鲜血。二位姑娘过来,把玉仙捆上。英云先将她手中链子槊夺将过来。众猎户见苗员外早已死去,所有之人全是哭哭啼啼。叫众人将苗天雨尸首抬在院内,进了上房,放在床榻之上。然后又把玉仙搭来,丢在院落之中。后边老太太一听员外废命,扶着丫头婆子哭将出来,走到前厅,见苗天雨头颅已碎,哭的是死去活来。连英云与素花、王氏、王忠等,俱是放声大哭。王氏说:“全是我们来的缘故,我们若是不来,焉有这样丧事。待告诉二位姑娘,将这女贼活活祭灵就是了。”英云说:“使得。”忙出去,在玉仙腿子上,哧溜哧溜割下两块肉来,第二个就是素花,说千万可别要她的命,连男带女,你一刀我一刀,将玉仙割了个鬼哭神号。然后英云开了她的胸膛,将心掏将出来,用碟摆上,供在苗员外面前,作为祭礼。叫人抬老员外寿木,装殓完毕,天有四鼓,叫猎户把玉仙尸首,抬将出去,抛弃山涧之中。出去工夫不大,那向个猎户慌慌张张跑进来说:“王员外,可了不得了,我们抬着尸首,正要扔在山涧,从山上下来了两个人,是一男一女,我们扔下尸首就跑,远远听见他们抱尸痛哭,说是他妹子。咱们早作准备,不然可怕他们找上门来。”王忠一闻此言,立刻提枪,英云、素花、王氏叫家人与众猎户掌灯火。
  还未出门,就听见外面喊叫:“是什么人杀我的妹子?要无人答言,就将你们这村子,杀一个干净。”王忠蹿将出去,见男女二人,都背着个大包裹。你道这二人是谁?一个是金弓小二郎王玉,一个是金仙。皆因初四日早晨有辰刻的光景,并不见西屋内有动静,打发丫鬟过去一瞧,丫鬟回来告诉说杀死了婆子,那小姐不知去向。金仙亲身过去一看,就知玉仙逃走了。回来把话告诉王玉,王玉赶紧奔到大寨:对寨主提说此事,正逢臧能把藏春酒配好,将酒抱过来与大寨主观看。王纪先一听,直气得二目圆睁,说:“三弟,你不用瞒我,分明是你暗暗的将她放走,你与我找来,不伤你我兄弟的情面;若找不来,由此你我就要反目。量她就是逃出山去,一个女流之辈,也去不甚远。”王玉一听,诺诺而退,说:“小弟找去就是了。”回到本寨见了金仙,一说这段情由,金仙说:“依你的主意怎么办?”王玉说:“依我主意,从后山追她罢。”金仙说:“不如你我二人,以追她为名,找着她也一路同走,找不着她,远遁它方,寻个安身之所,也不想位极人臣,也不想紫袍金带,只要吃一碗安乐茶饭。”王玉也就依着金仙这个主意。拾掇了东西,带上应用的对象,背了一个包裹,告诉丫头,可不许你把风声泄漏,如要走露消息,回来我先结果你的性命。丫头连连点头说不敢。二人由后寨出来,守寨的喽兵说:“三寨主意欲何往?”王玉说:“我们有要紫的事情,不许你们声扬。此事无论是谁,不许告诉。”喽兵说:“我们不敢。”二人下了山,顺着盘道,直奔苗家镇而来。越走天就越晚,走到苗家镇南,就有四鼓,只见交界牌前,横躺竖卧,俱是被杀身死的七、八个人。王玉好生纳闷,不知是什么缘故。金仙说:“你看前面是什么人?”金仙一问,猎户扔下玉仙就跑。王玉、金仙身临切近,看是个女死尸,剁的可怜,还是大开膛,细细一看,方才认出来是玉仙。金仙抱尸大哭,王玉也哭了半天,将金仙劝住,说:“咱们上村中去骂,大概准是被村中之人所害,村中可有个不好惹的人。”金仙问:“是谁?”王玉说:“此人叫苗天雨,外号人称坐山雕,咱们山中,连输过他三阵,大概妹子死在他的手内了。”
  二人议论,到得苗家镇,在外面一骂,就见由广梁大门蹿出来几个人,头一个就是王忠,二人放下包裹,遂即亮刀。王忠抡枪就扎,王玉与他单刀对花枪,两个人战在一处。那边是金仙与英云、素花、王氏交手。众猎户掌定灯笼火把,一齐喊叫拿贼。金仙一看势头不好,虚砍一刀,蹿出圈外,撒腿就跑,众人就追。金仙回手,将刀一扔,将链子锤从腰间解将下来,一扭身回来,将链子锤哗啷哗啷的乱抖。大家一齐喊叫,这个女贼,也是这种兵器。郑素花又将鸡爪飞抓亮出来,迎将上去,净等着她双锤往上一抖的时节,好拿鸡爪飞抓抓她的链子。金仙哪里知道她的利害,果然双锤并在一处,对着素花一抖,叫素花鸡爪飞抓绕在一处,二人彼此一对夺,英云在后,又是一刀背,“叭”的一声,金仙噗咚趴倒在地。英云立刻过来就捆。王玉一看势头不好,打算着要逃窜性命。忽见由山下来了一伙人,全都亮着兵器,往上就闯。头一个就是小义士艾虎,第二个是公子卢珍,第三个是刘士杰,第四个是开路鬼乔彬,第五个是马龙,第六个是张豹,大家一齐向前投奔。你道这些人因何到此?皆因蒋爷与锺雄议论,附耳低言,说的那话就是派些人,从后山上来,初五日由后山上去,听见前边炮响,在后山放火,杀他个首尾不能相顾。蒋爷问:“谁愿意去?”这几个人愿意去,遂带着焰硝硫磺引火的物件,全从汝宁府奔到此地。将到后山,一看天色已晚,不敢耽延时刻,来到苗家镇,见那里正在动手。头一个就是艾虎眼快,一见是金弓小二郎王玉,说:“这可是活该,我看你往哪里去!”把刀亮将出来,往上一闯,王玉本就无心恋战,他那口刀又被削为两段,撒腿要跑,迎面叫卢珍用刀砍在肩头之上,噗咚一声栽倒在地。大众也就将他捆上。王忠过来,见了众人,问了姓名,艾虎等自通姓名。
  王忠一听,不是外人,先叫姑娘回避。二位姑娘早就把这对链了锤先拿了去了,然后叫人把金仙抬到院中,姑娘俱都回避。王忠让艾虎大众到家内,艾虎等并不推托,到了家中,至上房一看,停定一口棺木。艾虎等俱是一怔,忙一打听,何故这里有一口棺木。王忠就把苗天雨死的原因,诉说了一遍。艾虎一听,实在难过,算好把玉仙结果了性命。又问金仙他们因为何故到此?王忠说:“我们不知,大概准是要逃蹿性命。”艾虎问王忠:“你老人家,怎么也到此处?”王忠就把怎么要上后山打仗的话,说了一回。艾虎说:“这就不用了。我们奉蒋、展二位大人之命,从后山上去,听见炮响,放火烧他们个首尾不能相顾。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起身。”王忠问:“拿住的这两个人,便当怎样?还是结果他们的性命,还是送在当官?”艾虎说:“你们要打算与苗老员外报仇,就拿他们祭灵,如不祭灵,就把他们交当官处治。”王忠说:“已然有了一个祭灵的了。”艾虎说:“既是如此,就交在当官。”商量已毕,艾虎告辞。王忠说:“你们几位道路不熟,我同着你们一路前往罢。”艾虎说:“你们这里有事,不可同我们前去。”王忠说:“这里事情不要紧,交给他们办理就行。”艾虎说:“要是老英雄与我们同走,大事更好办了。”王忠告诉明白家中的女眷,提了一口短兵器,同着艾虎六位一路起身,家中叫他们看着男女二贼。出离苗家镇,往山上直走,天明辰牌光景,到了后寨门,不敢上去,静听炮声响动方敢上去。时光不大,就听见号炮惊天,这七个人奔后寨门,遇见看后寨的老喽兵,问说:“你们从何处而至?”话犹未了,就作刀头之鬼。艾虎杀了一个,王忠也杀了一个,转眼之间,杀了个干干净净。又往前走,遇有房屋就点起火来,遇人就杀,直到中军大寨。迎面遇见臧能,将要逃命,早被艾虎一把揪住,举起宝刀要剁。若问臧能的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