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毛公立判凌迟罪 阖家相聚喜团圆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不提撰人|发布时间:2015-01-29 21:00:56|

得失荣枯总在天,强求悉是枉徒然。
  空怀志气三千丈,虚度光阴五十年。
  眼底青春人已老,镜中白发自相怜。
  聊将前代兴亡事,野史编成作笑谈。
  话表禁卒王彪一路思想,走进监中,来至毛公之牢房,向公低声将州官的主意与自己的心事说了一遍,口呼:“相公,我走后,你的性命只在早晚,有死无生。你死在阴曹地府,休怨我王彪。”毛公说:“王禁卒,你若真心怜恤我,我难满出狱,定然重重酬劳你;如若被害,我也不怨你。”王禁卒说:“我充此差,从不拷打囚犯,作那伤天害理之事。”毛公闻言,暗想:“此人心怀大义,有事可托。”遂向王彪说道:“多承禁公美意,泄机与我;但只一件,纵然你不肯害我,大略知州也不肯善自歇心,将来我难逃此祸。我有一件事与你商议,我有一门寒亲,现今在朝为官,我欲写书信一封,交与你送到京城,舍亲闻知,必定前来救我。”王彪闻言,口呼:“相公,你既有这门高亲,何愁难泄此仇恨?我情愿走一趟。”遂将笔砚纸墨取来,王彪研墨,毛公提笔,不移时将信写完,叠折封固,递与禁卒王彪,口呼:“禁公,你代劳辛苦一趟,将信送至京城吏部尚书黄景 隆府中。我官司一完,必有重谢。”王彪接信揣在怀内,向众伙伴说:“众位兄弟们,多替我代劳。我家中有事,得十天八天的工夫,方可进监办事。”众人说:“无妨。”王彪出了南牢,径赴京城的大路而去。
  夜宿晓行,行了二日,就进了京城,心中忖度:“不晓黄吏部住于何处?”正然踌躇,见迎面来了一位六旬内外的老者。
  王彪迎上去,把手一拱,口呼:“老翁,小可借问一声,吏部尚书黄老爷的私宅在于何处?”老者见问止步,抬头把王彪打量了打量,说:“朋友,我看你不是本京人,你问黄老爷府有何事?”王彪口呼:“长者,我是良乡人,上黄老爷府投信,望乞指引。”老者说:“今日你来得不凑巧,小老儿的两个儿子都是黄老爷门下厨师,今朝是八月初四日,乃是黄老爷的寿诞,阖朝文武大小官员俱在吏部府会席,任凭有什么紧事,门上不敢传报。你若投信,除非明日方可投递。你顺着我的手看,那街西挂宫灯的大门,就是黄老爷私第。”言罢,一拱手徜徉而去。
  王彪闻言,心想:“老者之言实是,只可今日暂且寻店住下,等候明日黄吏部下降早朝,再去下书也不迟晚。”主意一定,遂寻店住下。这且不表。
  且言吏部黄老爷寿诞,应酬阖朝文武,整忙了一日,至更阑方散寿诞。次日五鼓上朝,嘉靖皇爷驾坐九五,满朝文武百官朝王参驾已毕,文东武西,平身归班。嘉靖皇爷在龙位命传宣官宣召吏部尚书黄景隆见驾。黄吏部闻宣,越众出班,至驾前行了朝王之礼,口呼:“万岁。”嘉靖皇爷口呼:“黄爱卿,夜间朕偶得一梦兆,卿家代朕详解。”黄吏部口尊:“万岁,未卜吾主梦中所见何事?请示下。”嘉靖帝曰:“朕在金銮议论国政,忽然狂风陡起,从空落下一只白额猛虎,项带法绳,跪在 殿前,向朕吼叫了三声,将朕惊醒,原是一梦。不知主何吉凶?”
  黄吏部闻梦,口呼:“我主所梦猛虎,项带法绳,含泪吼叫。自古君似龙形,臣以虎形,依臣详解,定是外境边亭必有大臣被人谋害,有冤屈之事,梦警吾主。宜须察访,必有应验。”
  嘉靖皇帝闻奏,点头曰:“卿家所奏有理,朕准行。”朝袍一挥,群臣皆散回私第。不表。
  且言禁卒王彪在店内住了一夜,次日早饭之时,一直走到吏部黄府门前,向守门之人拱手,口尊:“列位,辛苦!辛苦!在下是涿州来的,有一封书投递黄老爷面前,望乞传递进去。”
  门上的人闻言说:“你既来下书,,在门房略等,我代你通禀。”
  言罢,往里面而去。来至书房,跪禀:“老爷,门外有一人,口称涿州来的,有一封密书投递。小人不敢专主。”黄吏部闻禀,吩咐:“唤他进来。”门公答应一声,将王彪引进书房,朝上跪倒,口呼:“老爷在上,小人给老爷叩头。”黄吏部便问:“你奉何人所差?你唤何名?”王彪说:“小人名唤王彪,在涿州衙门充当锁头差事。这封书信是一游学秀士,口称与老爷系亲,令小人送来的。”黄吏部闻言,心中暗想:“这游学秀士,所言与我系亲,令人纳闷。”只见王彪从怀中取出书信,两手高擎,向上呈递。家人接过,黄吏部展开观看,上写:钦命直隶巡按毛登科,因私访逆案,涿州知州刘子云贪赃卖法,屈打成招,逆徒逍遥法外。卑职一时恼怒,闯堂理问,被责掐监,意欲害卑职灭口。幸蒙圣主福庇,禁卒王彪泄机。赴京到吏部府投书转奏,冤民幸甚。上呈。
  黄吏部阅毕,暗想:“正应圣上梦虎带索,原应在此。不可向王彪说出实情,他若口角不严,走漏风声,刘知州闻知,惧罪脱逃,反为不美。”遂向王彪说:“那被害的秀士,乃我之至亲。难为你前来送信,赏你白银一百两。暂且在我府候等写 书,差人同赴涿州。”王彪叩头谢赏,退下。
  黄吏部遂入朝启奏。天子闻奏,龙心甚恼,传旨:即命刑部大堂胡炳章带领火掌赴涿州锁拿知州刘子云,交与毛登科按律治罪,不可徇私轻纵。
  胡刑部领旨下殿,带领火掌衙役,径奔涿州而来。非止一日,那日来至涿州。胡钦差在州衙大堂前下马,向门上的人说道:“速令知州刘子云出来接旨。”衙役闻言,不敢怠慢,慌忙进内宅报与刘知州。这刘知州闻报,慌慌张张出了私宅,在圣旨前跪倒叩头,口呼:“吾主万岁,臣刘子云接待来迟,在圣谕前请罪。”胡钦差展开圣旨,高声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钦命巡按毛登科奉旨私访,误入涿州,因民情不和,良善遭屈,被州官刘子云陷害。我朕闻知,其情难恕,钦差刑部大堂胡炳章锁拿贿官刘子云,交与毛登科亲审,严讯回奏。
  读诏毕,吩咐:“锁讫。”火掌把知州刘子云锁了。刘知州心中后悔不及。胡刑部吩咐火掌,监中请出巡按。毛巡按出监,至公堂请了圣安,复又向胡钦差见礼,口呼:“钦差大人回京缴旨,代奏谢圣上浩荡皇恩。”胡钦差遂告辞,回京缴旨,这话不表。
  且言直隶一省大小文武官员闻知毛巡按在涿州被难,奉旨救出,不论远近,都来拜谒。毛巡按就在州衙公堂上落座,一声吩咐:“带知州刘子云问话。”只见刘知州上堂,躬身一揖,跪下叩头,口尊:“大人开恩,超生卑职。”毛公微然冷哂说:“受国恩而不与民作主,反屈打成招,图银三百两。本院劝尔,反责本院四十下狱,欲害本院之命。”遂拔刑签四根掷于堂前。
  皂役走近前,将刘知州打了四十杖板,只打得死去活来,血流 满地。刘知州自知理短,伏地不语。毛公令人在监中将杨氏、王婆、乐户刘清提到公堂,毛公说:“你三人之事,本院明晰已久。”
  忽闻衙外有喊冤之声,遂令衙役将喊冤人带上堂来问话。
  不移时,带至堂前,毛公见是一年老妇人、一个二十余岁之男子跪在堂前,双手呈上状纸。毛公展开一看,上写:具状孀妇高氏,年六十四,住良乡县姚家庄,告长子姚庚为逆伦杀母,绝义害弟。恳恩拘惩,以儆刁恶事:窃氏生了二人,长子姚庚,次子姚义,异居各炊。不料姚庚逆恶不伦,其妻刘氏悍恶助虐。姚义出外贸易,姚庚途中劫杀。姚庚、刘氏合谋诱卖弟妇,以银贿知州屈打成招,掐监下狱。氏闻此信,来州告姚庚之逆。姚庚赶至中途,胆敢持刀杀母,现将五指削去为证。现同次子姚义来辕,叩乞院宪大人恩准,以救母子蚁命,实为德便。上叩。
  毛公阅完状词,咬牙怒目:“好一个忤逆凶徒,竟敢如此败化伤风,提刀杀母!”心中愤恨。只见杨氏走至老安人面前跪倒,婆媳抱头痛哭不止。毛公遂吩咐:“高氏、杨氏同一干人证,俱各在班房听审。将犯官刘子云寄狱。”遂标了火票,差派四名捕快去捉姚庚、刘氏来案,不准徇私卖放。四名捕快答应,一个个退下堂来,一直径扑良乡姚家庄来。
  姚庚正然在家,忽见四名公差闯进房来,说道:“我们奉按院大人签票,拘你姚庚、刘氏当堂质对卖杨氏之事。”不容分说,将他夫妻锁了,拉着往外就走,径奔州衙。
  次日早堂,四个公差从外喊道:“杀母绝伦的凶犯告进。”
  只听两边站堂衙役喊威。姚庚、刘氏到此害怕,后悔莫及。毛公一见,怒喝道:“你夫妻所作逆伦之事,本院已访明,快快 实招,免动大刑!”姚庚见官动怒,又见母亲、姚义夫妇已在此,心知三曹对案,难于强辩,只得将从前以往所作之事尽都招认。毛公遂提笔定罪:“姚庚逆伦杀母,刘氏阴谋助虐,俱问凌迟处死之罪;州官受贿贪赃,苦打按院,问成立斩;姚义无辜被害,两股家产归一掌管,回家孝养老母。”母子三个叩头谢恩,出衙回家。
  毛公立刻提三犯,将姚庚夫妇、狠官刘子云皆绑赴法场。
  处决已毕,遂拜本奉明圣上。
  姚义母子回家,给刘清三百五十两银为酬谢。问了家人,方知两个公子逃出在外。差派多人各处寻访无踪。日后大公子金钟在山西王员外家读书,十八岁连登科甲,为河南知府。二公子玉磬,弟兄二人据金镯为证,兄弟相认,同回良乡拜祖归宗,阖家团圆,永享富贵。在家堂内供奉毛公禄位牌,阖家烧香,以报恩官德政。后世人看到其间,作俚言八句:
  姚庚万恶太无端,刘氏阴谋更不贤。
  刁夫悍妇遭凶报,凌迟碎剐丧黄泉。
  姚义幸逢清官断,一家欢会喜团圆。
  为国为民毛巡按,青史标名万古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