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一章

分类:外国名著|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发布时间:2015-03-05 20:33:50|


  翌日,他醒来得很迟。重温着往日的印象,首先想到今日要朝拜弗朗茨皇帝,想起军政大臣、恭恭敬敬的侍从武官、比利宾和昨日夜晚的闲谈。他要去朝拜,便穿上一套许久未穿的检阅服装,精神焕发,兴致勃勃,姿态亦优美,一只手绑着绷带,走进比利宾的书斋。书斋里有四个外交使团的绅士模样的人。博尔孔斯基认识公使馆的秘书伊波利特-库拉金公爵,比利宾介绍其余三个人和他相识。

  经常到比利宾这里来的绅士派头的人都是一些年轻、家境富裕、快活的上层社会人士,他们无论在维也纳,还是在此地都结成一个独立的团体,这个团体的头头比利宾把它称为自己人(lesnotres)。这个几乎主要是由外交官构成的团体,看来有自己所固有的与战争和政治毫无关系的兴趣,这个团体对上层社会、对一些女士的态度和公务很感兴趣。看起来,这些有绅士派头的人都乐意吸收安德烈公爵加入他们的团体,认为他是自己人(他们对少数几个人表示尊敬)。因为人们尊敬他,才向他提出几个有关军队和战役的问题,以此作为话题。随即又闲谈起来,话里头夹杂着许多乱七八糟的笑话,而且议论他人的长短。

  “不过这是件特别好的事,”有个人讲到外交官中一个同僚的失败时,说道,“其所以是件特别好的事,是因为奥国首相坦率地告诉他:他去伦敦上任是一种晋升,要他能这样看待这件事。你们能臆想得出他这时的模样吗?……”

  “诸君,不过最糟的是,我要向你们揭发库拉金;有个人处于逆境,他这个唐璜却借机滋事。这个人多么可怕啊!”

  伊波利特公爵躺在一把伏尔泰椅上,一双脚跷在扶手上,大笑起来。

  “Parlez-moideca,”①他说道——

  ①法语:喂,您讲讲吧,喂,您讲讲吧。

  ②法语:女人是男人的伴侣。

  “啊,唐璜!啊!一条毒蛇。”听见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博尔孔斯基,您不知道,”比利宾把脸转向安德烈公爵说道,“法国军队的诸多可怖(我险些儿说成俄国军队)比起这个人在女人中间干的勾当来是算不了一回事的。”

  “Lafemmeestlacompagnedel’homme,”②伊波利特公爵说道,开始戴上单目眼镜观看他那双架起来的脚。

  比利宾和自己人注视伊波利特的眼睛时哈哈大笑起来。安德烈公爵看到,这个伊波利特是这个团体的丑角,他(应当承认)几乎因为伊波利特和妻子相好而感到醋意。

  “不,我要请您品味一下库拉金,”比利宾对博尔孔斯基轻声地说,“他议论政治时很会盅惑人心,要看看这副傲慢的样子。”

  他在伊波利特近旁坐下来,皱起额头,和他谈论有关政治的问题。安德烈公爵和其他人都站在他们二人周围。

  “LecabinetdeBerlinnepeutpasexprimerunsentiB

  mentd’alliance,”伊波利特意味深长地环顾众人,开始发言,“sansexprimer…commedanssadernierenote…vouscomprenez…vouscomprenez…etpuissisaMajestél’empereurnedérogepasauprincipedenotrealliance…”①

  “Attendez,jen’aipasfini…”他一把抓住安德烈公爵的手,说道,“jesupposequel’interventionseraplusfortequelanon-intervention,Et…”他沉默片刻,“Onnepourrapasimputeràlafindenon-recevoirnotredépêchedu28novembreVoilàcom-menttoutcelafinira.”②他松开博尔孔斯基的手,以此表示,他的话讲完了。“Demosthènes,jetereconnaisaucaillouquetuascachédanstabouched’or!”③

  比利宾说道,他高兴得一头的头发都散开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伊波利特的笑声最响亮。看起来,他气喘吁吁,觉得不好受,但是他没法忍住,发出一阵狂笑,好像拉长了他那一向显得呆板的面孔似的。

  “喂,诸位,原来是这么回事,”比利宾说道,“无论在这栋屋里,还是在布吕恩,博尔孔斯基总是我的客人,我要尽可能让他饱尝一番本地生活上的乐趣。如果在维也纳,那是容易办到的事。可是在这里,danscevilaintroumorave④,就更难办了,因此,我向你们大家求援。ⅡfautluifaiveleshonBneursdeBrtinn,⑤看戏的事由你们负责,社团的事由我承担,伊波利特,不消说,应酬女人的事由您主持好了。”——

  ①法语:柏林内阁不能表示它对联盟的意见,在最近的照会中……没有表示……其实,你们明白,你们明白……如果皇帝陛下不改变我们联盟的实质……

  ②法语:等一等,我还没有讲完……我想,干涉比不干涉更稳妥。而且,……

  不可能认为,问题就在于完全不接受我方十一月二十八日的紧急报告……其结局必将是这样的——

  ③法语:德摩西尼,我凭你放在你那金口中的石头就能把你认出来。

  ④法语:在这令人厌恶的摩拉维亚山洞中。

  ⑤法语:就应当请他饱尝一番布吕恩的风味。

  “应当请他瞧瞧阿梅莉,真是美不胜言!”一个自己人吻着自己的指头尖,说道。

  “总而言之,应当让这个嗜血成性的士兵倾向仁爱的观点。”比利宾说道。

  “诸位,我未必能够享受你们的款待,我现在应该走了。”

  博尔孔斯基看着表,说道。

  “上哪里去呢?”

  “去朝拜皇帝。”

  “啊,啊!啊!”

  “嗬!博尔孔斯基,再见!公爵,再见!早点回来用午餐,”

  可以听见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来应付您了。”

  “当您和皇帝谈话时,请尽量夸奖军粮供应的措施和适宜的行进路线的分布。”比利宾把博尔孔斯基送到接待室时,说道。

  “我心里本想,知道多少就夸奖多少,可是办不到。”博尔孔斯基面露微笑,答道。

  “嗯,总之要尽量多说点。他很喜欢接见人,可是他本人不喜欢讲话,也不善于讲话,以后您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