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部 第二十九章

分类:外国名著|作者:列夫·托尔斯泰|发布时间:2015-03-06 22:44:47|


  拿破仑在第二次细心地巡视了前线归来后,说:

  “棋盘摆好了,比赛明天就开始。”

  他吩咐给他拿潘趣酒①,叫来德波塞,开始和他谈巴黎,谈他打算就Maisondel’empératrice②作某些改革,他对宫廷琐事记得那么清楚,使这位宫廷长官感到惊奇。

  他关心琐事,嘲笑德波塞爱旅行的癖好,他随时闲谈,那神气就像一个著名的、自信的、内行的外科医生,他卷起袖子,围上围裙,病人被绑在手术床上:“事情全抓在我的手里和头脑里,它是清楚的,明确的。一着手干起来,谁也比不了我,现在我可以开开玩笑,我愈是谈笑自若,你们就愈有信心,愈镇静,也就愈惊奇于我的天之。”

  喝完第二杯潘趣酒,拿破仑觉得明天有一桩严重的事情在等待着他,就休息去了。

  他对面临的事情太操心了,以致无法入睡,而夜里的潮湿更加重了他的感冒。凌晨三点钟,他大声擤着鼻子,走进帐篷的大房间。他问俄国人是否已经撤退,人们回答说,敌人的火光仍在原来的地方。他赞许地点了点头。

  值日副官走进帐篷。

  “Ehbien,Rapp,Croyezvous,quenousferonsdebonnesaffairesaujourd’hui?”③他问副官。

  “Sansaucundoute,Sire.”④拉普回答说——

  ①潘趣酒是一种果汁、香料、酒等混合的甜饮料。

  ②法语:皇后的内侍官编制。

  ③法语:喂,拉普,你看咱们今天能打胜吗?

  ④法语:毫无疑问,陛下。

  拿破仑看了看他。

  “Vousrappellez-vous,Sire,cequevousm’avezfaitl’honneurdedireàSmolensk?”拉普说,“levinesttirè,ilfautleboire.①”

  拿破仑皱起眉头,手支撑着头默默地坐了很久。

  “Cettepauvrearmée!”他突然说,“elleabiendiminuéedepuisSmolensk.Lafortuneestunefranchecourtisane,Rapp,jeledisaistoujours,etjecommenceal’eprouver.Maislagarde,Rapp,lagardeestintacte?”②他疑惑地说。

  “Oui,Sire。”③拉普回答。

  拿破仑拿起一片药放进嘴里,看了看表。他不想睡了,离天亮还早;用发命令来消磨时间已经不行了,因为全部命令已经发出,现在正在执行中。

  “A-t-ondistribuélesbiscuitsetlerizauxrégimentsdelagarde?”④拿破仑严厉地问。

  “Oui,Sire.”——

  ①法语:您还记得您在斯摩棱斯克对我说过的话吗?瓶塞已经开,就要把酒喝掉。

  ②法语:可怜的军人!自从斯摩棱斯克战役以来,大大地减少了。命运真是个放荡的女人,拉普。我过去总是这么说,现在开始体验到了。但是近卫军,拉普,近卫军还完整吧?

  ③法语:是的,陛下。

  ④法语:面包和米都发给近卫军了吗?

  “Maisleriz?”①

  拉普回答说,他已经传达了皇帝关于发米的命令,但是拿破仑不满意地摇摇头,好像不相信他的命令已被执行。仆人拿着潘趣酒走进来。拿破仑吩咐给拉普一只杯子,然后默默地一口口饮他那一杯。

  “我既没有味觉,也没有嗅觉,”他闻着杯子说。“这场伤风可把我害苦了。他们谈论医学。他们连伤风都治不了,还算什么医学?科维扎尔②给我这些药片,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他们能治什么病?什么也治不了。Notrecorpsestunemachineàvivre.Ilestorganisépourcela,c’estsanature;laissez-ylavieàsonaise,qu’elles’ydéfende;ellemêmeelle;feraplusquesivouslaparalysiezenl’encombrantderemedes.Notrecorpsestcommeunemontreparfaitequidoitalleruncertaintemps;l’horlogern’apaslafacultédel’ouvrir,ilnepeutlamanierqu’àtaAtonsetlesyeuxbandés.Notrecorpsestunemachineàvivre,voiltout.”③这似乎触及了他喜爱的定义(définitions),他出乎意外地下了一个新定义。“拉普,您知道什么是军事艺术吗?”他问。“这是在一定的时间比敌人强的艺术。Voilàtout.”④

  拉普什么也没有回答。

  “Demainnousallonsavoiraffaireà

  Koutouzoff!”⑤拿破仑说。”等着瞧吧!您记得吧,他在布劳瑙指挥一支军队,一连三个礼拜他都没有骑马去视察工事。等着瞧吧!”——

  ①法语:可是米呢?

  ②科维扎尔是拿破仑的御医。

  ③法语:我们的身体是一架活机器。身体是为了生命而构造的。让生命在④法语:如此而已。

  ⑤法语:明天我们要和库图佐夫打交道了!

  身体里自由自在,别干预它,让它自己保护自己,它处理自身的事,比用药去妨害它要好得多。我们的身体就像钟表,它应当走一定的时间,钟表医不能打开它,只能蒙着眼睛瞎摸来修理它。我们的身体是一架活机器。如此而已。

  他看看表。才四点钟。没有睡意,酒也喝完了,无事可做。他站起身,来回走了两趟,穿上暖和的外衣,戴上帽子,走出了帐篷。夜又黑又潮,刚刚能感觉到的湿露从天上降下来。近处法国近卫军的篝火不太亮,远处沿着俄国的降线篝火透过烟雾闪着亮光。万籁俱静,只清楚地听见法军已经开始进入阵地的沙沙声与脚步声。

  拿破仑在收篷前走了走,看看火光,细听一下脚步声,他从一个高个子的卫兵面前走过,这个戴着毛皮帽的卫兵在他的帐篷前站岗,他一看见皇帝就把身子挺得像根黑柱子,拿破仑在他面前站住了。

  “你是哪年入伍的?”他问。地对士兵说话时,总是装腔作势,爱用既粗鲁又和气的军人口吻,那个士兵回答了他。

  “Ah!undesvieux①你们团里领到米了吗?”——

  ①法语:啊!是一个老兵了!

  “领到了,陛下。”

  拿破仑点点头,就走开了。

  五点半钟,拿破仑骑着马到舍瓦尔金诺村。

  天渐渐亮了,万里晴空,只有一片乌云悬挂在东方。被遗弃的篝火在晨光熹微中快燃尽了。

  右边响起一声沉重的炮击声,炮弹划破寂静,然后消失了。过了几分钟。响起第二、第三声炮击,震荡着空气;右边不远处庄严地响起第四、第五声炮击。

  最初的炮击声还没完全消失,别的炮击声又响起来,接二连三,争先恐后,众炮齐发,响成一片。

  拿破仑带着随从来到舍瓦尔金诺多面堡,下了马。棋赛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