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四 狗与主人

分类:外国名著|作者:维克多·雨果|发布时间:2015-03-07 19:55:23|

  话说回来,卡齐莫多对其他都怀有恶意和仇恨,只例外地对一个人,爱他就像爱圣母院,也许犹有过之。这人就是克洛德·弗罗洛。
  这事说来很简单。是克洛德·弗罗洛抱走了他,收留了他,抚养了他,把他养大。小不丁点儿,每当狗和孩子们撵着他狂叫,他总是赶紧跑到克洛德·弗罗洛的胯下藏起来。克洛德·弗罗洛教会了他说话。识字。写字。克洛德·弗罗洛还使他成为敲钟人。但是,把大钟许配给卡齐莫多,这就好比把朱丽叶许配给罗米欧。
  所以,卡齐莫多的感激之情,深沉,炽烈,无限。尽管养父时常板着脸孔,阴霾密布,尽管他一直言词简短。蛮横。生硬,卡齐莫多的这种感激之情却一刻也未曾中止过。从卡齐莫多的身上,副主教找到了世上最俯首贴耳的奴隶,最温顺的仆人,最警觉的猛犬。敲钟人聋了以后,他和克洛德·弗罗洛之间建立了一种神秘的手势语,只有他俩明白。这样,副主教就成了卡齐莫多唯一还保持着思想沟通的人。在这尘世间,卡齐莫多只有和两样东西有关系:圣母院和克洛德·弗罗洛。
  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副主教对敲钟人的支配力量,也没什么能比得上敲钟人对副主教的眷恋之情。只要克洛德一做手势,每次想到能讨副主教的欢欣,卡齐莫多就立刻从圣母院钟楼上冲了下来。卡齐莫多身上这种充沛的体力发展到如此非凡的地步,却又懵里懵懂交由另个人任意支配,这真是不可思议。这里面无疑包含着儿子般的孝敬,奴仆般的依从;也包含着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慑服力量。这是一个可怜的。笨拙的。愚呆的机体,对着另一个高贵而思想深邃。有权有势而才智过人的人,始终低垂着脑袋,目光流露着乞怜。最后,超越这一切的是感恩戴德。这种推至极限的感激之情,无可比拟。这种美德已不属于人世间那些被视为风范的美德范畴。因此我们认为,卡齐莫多对副主教的爱,就是连狗。马。大象对主人那样死心塌地,也是望尘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