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卷 土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周大新|发布时间:2015-03-25 21:29:23|

暖暖走到拘留室门前时,身子还因为对詹石磴的气恨在发着抖,看见开田之后,她心里的气恨才被对开田的疼惜压下去。仅仅几天时间,开田的外貌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已满身都是萎顿和惊悸了。当初开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会被戴上手铐关起来,刚进来时他在惊慌中不停地喊着:我冤枉啊……警察被他喊烦了,用指头敲着他的脑袋问:你们村的九十亩绿豆是不是让你弄得颗粒无收?开田只好点头说是。既然是了你还叫啥子?警察朝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可那锄草剂是别人卖给我的。别人在哪?你找出他呀,自己干了还往别人身上推?警察又在他的头上狠敲了一下。我冤枉呀——开田只好再次喊……
  初看到暖暖时,开田似乎有点不相信,抬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直到一个警察打开了他手上的铐子说:看在你们村长的面子上,饶你这一次,回去就想法把各家受的损失赔上!开田才一边喏喏应着:中,中,一边向暖暖走过来,猛地扑到了暖暖的身上。暖暖没说别的,也没有流泪,暖暖只是拍拍他的后背低声说:咱们回吧……
  当天晚上,楚王庄因锄草剂被毁了庄稼的人家,男主人都被喊到了村委会门前。开田低了头站在人群正中,暖暖则站在墙角的阴影里。人们看见被放回来的开田,自然又是一阵低声议论和叫骂,直到詹石磴威威武武地走过来,吵吵骂骂的人群才静了下来。詹石磴威严地咳了一声,高腔大嗓地说:开田做下这事,丢脸!可大家伙又吵又骂,也丢脸,一个村的人,有事不会慢慢说吗?各家因锄草剂而来的损失,由开田来赔,可从今以后,谁也不许再去旷家吵闹!怎么个赔法?正常年景,一亩地绿豆的亩产在四百斤左右,咱按四百斤赔;一斤绿豆照市价一元二角钱算,就是四百八十元。各家毁了多少亩地,开田就按这个
数额来赔偿,只是你们也知道他的家底,他无力一次给大家赔清,他一年给每家赔一点,直到赔清为止,咋样?
  众人见村长如此说,就都没再说别的。麻子老四后来表态道:行,就照村长说的数额赔吧,大伙也不是有意要跟开田过不去,实在是都要过日子,承受不起这个损失呐……
  人们散走后,暖暖走过去要拉开田回家,不想开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抱住了头呜咽道:天呐,扣掉自家毁去的二亩绿豆地,还有八十八亩要赔,按一亩四百八十元算,整整要赔出四万二千多元,家里的全部存款只有一千二百多块,还有那样多的赔款去哪里弄呀?!暖暖低声说了一句:人没有过不去的坎!走,先回家吧。青葱嫂这时走过来说:俺家那二亩绿豆地的损失,你们就不必再操心赔了。暖暖感动地叫了一声:嫂子……
  开田当晚躺到床上,两眼一直在睁着。暖暖把丹根哄睡放下之后,翻过身伸手把开田的头揽到自己怀里,低了声附耳宽慰他:别急,只要你人回来了就好,钱的事咱慢慢想办法还。开田那一刻一下子呜呜哭了起来,把眼泪鼻涕抹满了暖暖的胸口和奶子。暖暖一边拍着开田的后背一边说:我算了算,去掉青葱嫂家,咱要赔的总共是四十一家,每家先赔他们一百元,就会把事情先稳住。咱家存有一千多元,把咱们的自行车、地板车、电视机还有我在北京买的那块手表先折价卖了,我明早再回娘家去,从我爹手上先借点钱,把每家一百元赔上再说。开田哽噎着说:岳父还没原谅咱们哩,咋能再去向他借钱。暖暖说:你别担心,我去求他,他要实在不借,我再想别的办法……
  暖暖第二天吃了早饭,就向娘家走。她知道爹还在气她,可这个时候,也只有回娘家求助了。她还没有进院门,娘就看见了她,忙急步迎出来拉她到院门一侧说:你爹在家里,你先给我说说你们赔人家钱的事,究竟要赔人家多少?暖暖就细说了情况。娘一听说要赔那样大的数额,也惊呆在那儿,半晌才说:开田这孩子办事还真是差池,捅下这样大的娄子,这可咋办?暖暖说:这事是我让他干的,不能怨他。母女俩正这样低声说着,暖暖爹这时走出了院门,娘怕男人再骂女儿,急忙把女儿遮到身后说:是我让暖暖回来的,你要骂就骂我吧。不想当爹的倒轻了声道:有话进屋去说,站这儿干啥?娘一听这话,忙拉了暖暖向院子里走。进了屋,娘就先替女儿说了当下遇到的难处。楚长顺听罢好长时间没有吭声。暖暖已经拿定主意,若爹借这机会再骂一句,自己立马就走。不想爹停了半晌只开口问:需要多少钱?暖暖一愣,忙答:千把块钱就行。爹不再说话,进里间摸索了一阵,出来把一卷钱递向女儿:这是一千六,你们手上总得有点零用钱。暖暖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哽着声说:爹,不用这么多。当爹的把眼一瞪:叫你拿你就拿住,哕嗦啥?你们总还得吃穿吧!暖暖接过钱转身要走时,爹忽然又开口道:记住,遇见难处时不能光流眼泪,要想法子,尤其不能埋怨,这个时候你们俩要齐心协力,不能埋怨开田,这个时辰埋怨人最伤感情,懂么?!暖暖急忙点头。回去吧,记住多宽宽开田的心,别让他闷下病!爹说完挥了一下手。
  暖暖刚要走,奶奶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说:人呐,没遇见灾时,胆要放小,别以为灾难就落不到你身上;人遇到了灾时,胆要放大,要信这世上没有闯不过去的灾难!你和开田这会儿就要把胆放大,要想着总有一天会翻身,甭总往绝处想。
  暖暖把头点点,抹了一把眼泪,出了娘家的门。
  有了这一千多块钱,加上原来屋里的存款和自行车、地板车、电视机、手表折价卖的钱,暖暖和开田给几户闹得最凶的人家每家赔了二百块,给剩下那些受锄草剂祸害的人家除青葱嫂家外,每户赔了一百块钱。这一来,算是把人们的激愤情绪暂时平息了下去……
  在家也要想办法挣钱,村里有那么多人家在催着还钱哩。一开始暖暖先让开田把春天收的一筐子大蒜和秋天收的一筐子南瓜挑到几里外的一个采石场,卖给了他们的伙房,可也就是卖得了几十块钱而已,这点钱和他们的需要相差太远。后来又想搓麻绳卖钱,可那东西卖得的钱也少得可怜,暖暖这时就想到了爹的渔船,让开田和爹一起下湖捕鱼,不也是一个挣钱的路子?暖暖把这想法和开田说了,开田点头道:这当然好,只是不知爹愿不愿让我去帮他。暖暖说,反正爹下湖捕鱼需要帮手,眼下是禾禾在当帮手,你去肯定比她强,明早我就带你去见爹。
  第二天早上,约摸是到了暖暖爹该摇船下湖的时候,暖暖和开田来到了湖边小码头上,暖暖朝船上的禾禾说:我有些针线活想让你去帮我做,让你姐夫今儿个替你下湖吧。暖暖爹这时自然不会说什么,便朝禾禾挥手:去吧。
  开田这是第一次上岳父的渔船,一心想表现表现,上船就抓起了桨要去摇,可那船竟滴溜溜转着不向前走。岳父笑了,岳父于是坐在他的对面,仔细给他讲划船的要领。开田是聪明人,很快就记在了心中,没有多大时辰,就划得自如了。加上他有劲,划得船呼呼地向前走,很快就到了下网的地方。开田用心地看着岳父下网,虚心地问着下网的诀窍,暖暖爹没有儿子,也愿意把诀窍说给女婿,这样一个想学,一个愿教,船上的气氛就很好。到了正午,开田又抢着用煤油炉子下面条,面条下好后,浇了蒜汁,先恭恭敬敬给岳父盛一碗递过去,老人坐在船头吃时就很满意。这是开田和暖暖结婚后首次单独和岳父相对,所以做一切事都很小心。
  这天捕到的鱼虽然不多,但开田留给岳父的印象不错。傍晚靠岸时,开田就装着不经意地说:爹,跟你下湖这一天我可是学了不少东西,我还真想继续跟你学学捕鱼哩。老人一听便说:你要想学明儿个就再来吧,让禾禾在家做家务行了。开田巴不能有这句话,当下就急忙点头说:好,好。
  就是自此开始,开田上了岳父的渔船学了打鱼。没有多久,他就能独自下网起网了。每天很早,他就上船做下湖的各样准备,一待岳父上船,就立马启行。傍晚收船,他总是在岳父去和收鱼的讲价过秤时,耐心细致的清洗船舱。一来二去,岳父喜欢上了他,再不说让禾禾上船的事,一直让他做着帮手。关于每天打鱼的收入,开田问都不问,他估计岳父不会让他白干,果然,没过多少日子,岳父每晚卖了鱼都要把钱分成两半,让开田拿走一半。这样,开田每天大约有二十来元的收入,在这没有农活可干的日子,有这份收入让开田很是满足。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天气的逐渐变冷,每天捕的鱼在日见减少,到雪花一飘,就基本上捕不到鱼了。那天傍晚收船时,岳父说:时令到了,咱们该歇船了,明儿个不用下湖了。开田听罢在心里叹道:唉,这个挣钱的法子也不行了。
  开田一脸愁容地进院后,暖暖就明白是爹停船了,忙安慰道:别愁眉不展的,咱再想别的挣钱法子。
  第二天是开田娘去凌岩寺烧香的日子,暖暖见婆婆走路一摇一晃,担心她受不了,就说:娘,你年纪大了,到寺里的路又那样远,我和开田替你去,你在家歇着吧。老人没再坚持,说:也好,我的腿脚一年不如一年,以后上香的事真得你和开田去办了。说罢,
便把盛了香裱和供香馍的篮子递给了她。开田没事干心里烦,也乐得跟暖暖去寺里走一趟。
  这是暖暖和开田结婚后第一次进寺烧香。暖暖走到寺院门口,在心里无声地说:佛祖,你这段日子可是没保佑我们旷家,是嫌我过去冲撞过你么?是的话,我今儿个来给你赔罪了!她在大雄宝殿摆上供香馍,烧罢香裱磕完头之后,又在心里许愿道:佛祖,你老人家既是主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就该让那个卖锄草剂的小子和詹石磴得到报应,要么丢财要么丢官,他们做的事可是太下作!许罢愿,恰逢一个叫天心的老和尚进殿有事,她忍不住上前朝对方鞠了一躬说:老师傅,我能不能问你几句话?
  施主请讲。对方也回了一礼。
  佛祖对于香客所求的事,是否都能答应?
  只要所求之事不逾天理人情,应该能应。
  许愿人太多,他不会忘了吧?
  佛光普照,焉有遗忘之理?!
  他所应许的事,一定能落到实处?
  信则灵。
  暖暖那天临出寺门时笑了一声:卖锄草剂的,詹石磴,你们等着吧,你们的报应就会来了!
  飘了两场小雪之后,丹湖上就变得安静无比,湖面上除了偶尔有一条载人的小船驶过外,便只有波浪在寂寞地涌动着。湖边的楚王庄这时也安静了许多,只有狗和鸡们仍在村中乱跑,人们大都躲在屋里暖和,很少有人到屋外走动。可在旷家,没有热劲的太阳刚一升起,暖暖就把织了一半的一张大渔网挂在了门前的老榆树上,忙着织起来。织了鱼网去卖,是她最近想出的挣钱的新法子。得想办法赶紧弄钱呵,近几日,又有几家人来催要欠款,已经把开田吓得躲到他舅家了,这个家,是太需要钱了!暖暖边织边想,但愿这张网能多卖点钱。半晌午时,丹根由他奶奶抱着出来,扎煞着手喊着要吃奶,暖暖只好停下手,把丹根接过来抱在怀里,撩起前襟把奶头塞进儿子的嘴里,趁这当儿,她抬头向丹湖看去,目光跟着一只鸟在天上飞。天呐,快点暖和起来,好让俺们下湖捕鱼挣钱吧。她正这样想着,忽见一条小船由湖里划过来,她认出那是村里黑豆叔的那只小船。平日里由东岸来的人很少,偶尔来一两个,也多是到凌岩寺烧香的香客,可今儿个从船里下来的,是一个城里打扮的男子,不大像香客,既没带香裱也没带供晶,倒是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大包。那人从船上跳下,付了黑豆叔钱后,大约是看见这边有人,就径直向旷家门前走过来。通常,由城里来的人多是找村长的,心情不好的暖暖此时不愿多话,便把目光又扭到了网上。 嗨,老乡,你好。 听到人家的问候,暖暖只好扭过脸,应了声:好。她这才注意到,来者差不多是一个老头了,身子精瘦精瘦的。老伯,是要去凌岩寺里烧香?她礼貌地问。
  不是。老人摇着头。
  那是——
  随便转转,听说你们这儿的后山上有一道用石头砌起来的长长的墙,绵延了许多山头,可是真的?那人喘吁吁地问。
  有是有,可那墙早就东倒西歪的,没有一点用处了。暖暖想了一下答道。她为这城里老头关心后山上那道不起眼的石墙感到了一点惊奇。
  那墙真的没有用处了。暖暖又耐心地解释了一遍。
  你或者你们家里人能不能带我去看看?老头却依旧笑看着她问。
  没啥看头,就是一些石头块子。暖暖可没有心绪领他上山看石头。
  当然不是让你们无偿领我去,我会付报酬的。
  尽管暖暖心绪不好,可她闻言还是笑了:要啥子报酬,你要实在想去,我领你去一趟就是,走点路还能要钱?
  这样吧,你领我去,我给你二十块钱。
  暖暖一愣:二十块钱?真的?
  那还有假?老者也笑了,要不,你现在就把钱拿着。说着,竟真的掏出两张拾元的票子递过来。
  暖暖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对方的手,说:我还没有帮你忙哩,哪好意思就收你的钱?你等一下,我把娃娃放到屋里就领你去。说着,就扭身朝院里走。进院门时,心里就涌出了一份真正的高兴:二十块钱,就是四十斤麦子的价钱呐,我正为钱发愁,竟真有人来帮忙了,是不是佛祖他老人家看我去送了香火,又见我可怜,就派了这个人来?
  暖暖进屋把丹根交给婆婆,顺手拿了一把砍柴的镰刀和一根捆柴的绳子,出来就领着那老头向后山走了。后山上的那道石砌长墙暖暖去的次数多了,小时候跟爹上后山打柴,长大了上后山割喂猪喂羊的草,都要经过它的身边,有时还坐在坍塌的墙上边歇脚边吃过干粮。上山的那条小路,她闭了眼也能摸到。她和老人互通了姓名,知道老人姓谭,叫谭文博,是从北京来的。老伯,你住北京啥地方?暖暖因为对方来自自己当初打工的地方而感到了一丝亲切。海淀,北大附近,北京大学你去过么?暖暖摇着头,跟了又问:你大老远的跑到俺们这个又偏又穷的小地方干啥?总不会是就为了看一道石头墙?
  我呀,从一本书上知道你们这个地域过去曾建有一道石墙,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事,就特地来看看是否还有遗迹。山路难行,老人又背着东西,边走边说,没走出多远,就喘开了,暖暖见状有些心疼,不由分说从他背上把他的背囊拎了过来说:我替你背吧。老人没多推辞,只笑道:真谢谢你了,小楚。
  午饭两人是边走边吃的,老人从自己的背囊里拿出了面包和火腿肠,同暖暖分着吃了。暖暖虽然在北京打过工,可从没舍得买火腿肠解馋,这还是第一次吃,咬了一口,暗暗称奇:真是香!就舍不得吃完,趁老人没有注意时,把半截火腿肠塞到了裤子兜里,预备着晚上拿给丹根尝尝。
  由于老人走得慢,他们爬到那道石砌长墙边时,已是后半晌了。暖暖估摸那老人会失望,就指着那长墙怀了点歉意说:你看,就是这个倒塌的样子,确实没啥用了。没想到那老人却异常激动,脚步踉跄地扑到长墙旁,急急地掏出眼镜、放大镜、笔、锤子和一些暖暖看不明白的工具,在墙上仔细地察看、敲砸、丈量、记录起来。暖暖先坐在一旁歇息了一阵,之后就在附近砍起了柴,偶尔回头看一眼忙碌的老人,心里觉着好笑:对这道老辈子就有的无用的石墙,值当这样认真?
  那老人一直忙到暮色升上来,连他自己带来的水壶都忘了摸,更不用说喝水了。
  走吧。老伯,再不走就天黑了。暖暖提醒道。老人这才抬起头看了看天,说:好,好,走。目光中仍有些恋恋不舍的味道。
  当两人往回返时,老人满心高兴地说:小楚,很感谢你带我上来,你知道我今天发现了什么?一道长城呵!
  长城?
  对呀,这道石墙初步可以判定是中后期的楚国人修的长城,目的是抵御秦国入侵。
  楚国人修的?暖暖一脸茫然。
  是的,你们今天生活的这块地方,历史上属于楚 国,楚国最早的首都就在离你们楚王庄不远的地 方。
  暖暖恍然记起村里九鼎说的有关楚国屈原的那些话,笑笑:我……听说过楚国的一些事,可不大晓得这石墙是……
  你当然不知道,这些离你今天的生活已经太远, 我过去只是从一本史书上知道,在楚国和秦国多次发生战事之后,为防秦兵入侵,楚国在这一带的山上
筑有长城,我这次出来,并不敢抱真能找到的希望,没想到在老黑豆和你的帮助下,竟一下子就找到了。你不知我有多高兴咽!
  它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暖暖觉得有必要再次提醒一下。
  是的,它已经没有任何使用价值了,可它有研究价值!懂吗,孩子?!
  老人在回来的路上兴奋地说了一路话,大部分暖暖都听不太懂,暖暖几次想问他晚上住在啥地方,是不是有人在等着接他,可一直插不上嘴,直到走到村边时,老人望着已经完全变黑了的天空,才猛地停步说:小楚,我今晚是过不了湖了,能不能在你家借住一宿,我付你钱行吗?
  暖暖有些迟疑道:住当然可以,只是俺家的屋子不像城里的屋子那样宽大亮堂,床也是老式的,只怕你住着不合意。
  没事,只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我经常外出,什么艰苦的地方都住过。这样吧,咱们预先说定,我在你们家借住一晚付你五十块钱,我跟着你们一家吃一顿晚饭和早饭,再另付三十块钱,加上你给我带路应得的二十元报酬,总共一百元,行吗?
  暖暖笑了:借个宿,吃顿饭,在我们这儿是不收钱的,谁没有个出门求人的时候?你只要不嫌弃俺们乡下人,就行了。
  钱一定要给,这也是你应该得的!老人边说边就把一张百元的票子塞到了暖暖手上。暖暖有些吃惊,我就这么轻易地得了一百元?二百斤小麦的价钱哩!她把票子捏了一阵,想推辞,又不舍得,迟迟疑疑犹犹豫豫地装进了衣袋。
  到了家,公公婆婆见暖暖把一个城里老人带到家里,都有些意外。暖暖一面礼让客人坐下,一面就把和老人相识的过程说了一遍,婆婆听罢忙去做饭。婆婆向灶屋走时,暖暖跟了过来小声交待:娘,把你做饭的手艺拿出来,这老人家可是已经为今天的晚饭和明天的早饭付了三十元钱。婆婆就小声抱怨她不该收人家的钱,出门人谁没有个借宿的时候?暖暖说并不是我要收的,是他坚持要给的,你把饭做好让他吃饱咱不亏心就行。
  婆婆那天晚上可是把子日练出的做饭手艺都拿了出来,炒了四个菜:一个油煎干南瓜花,一个辣椒炒干豆角,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蒸马齿菜。饭是暖暖自己和面擀的长面条。饭菜端上小饭桌,暖暖满含歉意地说:家里没有肉,只好让你吃素了。老人高兴地尝着菜,叫道:好吃好吃,我喜欢,吃素对人身体好。老人一连吃了两大碗面。放下碗后他对暖暖笑道:我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饱了。他还笑着对暖暖说:我要有你这擀长面的本领,早开农家面馆了。暖暖被夸赞得脸都红了。这是暖暖许久以来最高兴的一个晚上。
  安顿老人在空屋里睡下,暖暖回到了自己的睡屋,那当儿丹根已经让婆婆脱了衣裳躺下了,暖暖脱衣上床后,忽然想起放在裤兜里的那半截火腿肠,忙掏出来朝丹根嘴边递去,说:尝尝!啥?丹根有些惊奇。北京那个老爷爷给的,是用肉做的,香得厉害。丹根咬了一口嚼着,点了点头说:妈,好吃。别吃完,留一点让你爹回来后尝尝。暖暖悄了声给儿子交待……
  第二天早上起来,那老人对暖暖说:我还想在这儿再工作几天,你能不能继续陪我上山?如果可以,我每天再给你加三十块钱报酬,算上吃住费用,每天一百五十元,如何?暖暖当然急忙点头,织渔网哪有这事挣钱快呀?有这样一个挣钱的机会送到面前,还有不答应的道理?早饭前,暖暖先是回了一趟娘家,让妹妹禾禾快去开田舅家把开田叫回来,让他不要躲了,然后就准备了两份干粮,预备带了中午在山上吃。
  早饭后,暖暖替老人背上背囊,又领他上了山,陪他沿着那倒塌的石墙一点一点向前察看、测量、计算、记录。当晚返回时,开田已从舅家回来了,暖暖先给开田说了认识老人的经过,然后把老人给的钱放到了开田手上。开田又惊奇又高兴,说:这真是从天上掉下了个挣钱机会。之后,暖暖就把开田向谭老伯做了介绍,老人笑着对开田说:那明天就麻烦你陪我上山了。
  从第三天开始,就由开田陪着老人上山。开田对那道石墙也当然熟悉。那老人在开田的陪伴下,又一连忙了九天。那些天里,开田和暖暖从老人那里知道了很多事情。老人告诉他们,这条长城最早是楚国人修的,后来倾废了;到南宋时,金兵南犯,南宋的军民又把这条长城加以修整,作为抗金的一条屏障。从城墙上所砌石头的断茬可以看出,有的石头由山体上取来得早,有的由山体上取来得晚。老人还告诉他们,城墙后边留下的那些石头房基,能看出是当年守卫城墙的军士们的营房,那些营房中大间的是供军官住的,小间的是供士兵住的。老人还告诉他们,城墙后那片被石块隔成格子的开阔地,是当年的演兵场,在没有战事的时候,军士们就在这片场地上练兵。开田和暖暖听得很有兴趣,他们没想到这些已被他们看过无数次的石头,竟可以做出这样多的解释……
  老人临走那天握住开田的手说:谢谢你们两口子这些天给我的帮助,以后有机会,我可能还会再来。
  来了我们还陪你。暖暖真诚地说道。她对老人心存一份感激,那天她和开田一直把老人送到湖边坐上黑豆叔那条摇去东岸的小船,她内心里真希望老人以后还能再来。这十一天里,让旷家有了一千六百元的收入。这些收入对于开田和暖暖来说,是太宝贵太及时了。开田就是用这些钱,给索要最急的几家还了些款,继续给爹抓药治病,把一个冬天的开销对付了过去……
  一开了春,开田和暖暖就又忙活开了:给麦地里施肥,育红薯苗,打红薯埂,种南瓜、豆角,栽韭菜、茄子、辣椒,一个家要应付的活儿实在太多。这天,两口子正在地里栽辣椒,开田娘抱着丹根来了,说:他爹,家里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城里人找你们,快回去看看。开田一愣:城里人?咱在城里哪有熟人?暖暖担心地说:别不是又为那些锄草剂的事来找你麻烦?开田拍拍手上的土,吐口唾沫说: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回去看看。暖暖放不下心,就也相跟着回去了。
  开田进院看见两个城里穿戴的年轻人坐在那儿,心里有些忐忑地问:你们没有找错人吧?两人中的那个男的起身,先看了一眼手上的一张报纸,又看了一开田,笑道:找的就是你!我们是看了谭文博先生发在报纸上的这篇文章和照片后,特意来找你和楚暖暖女士的。谭文博?哦,谭老伯。开田和暖暖一下子放了心,开田上前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报纸一看,嗬,上边不仅有山上那道石墙的照片,还有一张他和暖暖与谭老伯的合影。我靠,我们还上了报纸了?!你看你看,丹报他妈!开田高兴地把报纸递到了暖暖手上。
  我们是天津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他叫晓景,我叫小婧,看了谭先生的文章后,就生了来看看楚长城顺便来拜访你们的心,想麻烦你们也给我们当回向导,如何?那女的这时也走近来说。
  就是去看山上那石墙吧?行!你们跑这样远来,陪你们上趟山还不容易?!开田痛快地答应着。
  顺便问一下,你们怎么收费?那男的问。
  收啥费?开田被问愣了。
  就是陪我们去看一趟楚长城的费用。
  开田差一点就要笑开了,怎么会收费?!他差一
点就要说出根本不收费的话了,可就在这时,暖暖开口了,暖暖说:三十块。她说得一脸平静。开田有些吃惊地看定暖暖。
  加上在你家吃住的费用呢?女的问。
  一人一天再加六十。暖暖答。上次谭老伯来时俺们也是这样收的。
  行,咱们说定了,先付你两天的。那男的痛快地由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三百元的票子就塞到了开田的手里。
  捏住票子的开田那个高兴吆,这差不多够赔两亩绿豆的款了。开田问:咱们啥时上山?两个学生说:你觉得啥时好?开田当然希望他们能在这儿多停一天,可他还没有开口,暖暖已经说了:明天吧,你们今天后晌先歇一歇,今晚饱饱地吃顿我们农家的饭,明天好轻轻松松上山去。两个人就点头说好。开田于是就和暖暖去收拾那间原先的仓房也就是原来给谭文博老伯住的屋子,让两个研究生放下行李歇息。因为就一间房一张床,开田先是怕他们不是两口子要分开睡,后见他们没有提出再要床,才放了心,才明白他们是两口子。开田问他们晚上愿意吃啥饭,有玉米糁红薯稀饭加白馍,有放绿豆的小米稀饭加菜包子,有芝麻叶豆面条,有放山野菜的白面条,我老婆都能做,你们愿吃啥都中。晓景和小婧商量了一阵,说愿吃放绿豆的小米稀饭加菜包子,开田就对暖暖点头说:中,就做这个,再炒四个菜。交待完,开田说我地里还有点辣椒没栽完,我得去继续栽。那个小婧听了,很新奇地说:栽辣椒这活儿我还没干过,我们能不能跟你一起去看看?行呐,那还不容易?走!开田就一脸喜兴地领着两个城里学生去了栽辣椒的地里。
  开田多少天来都没有这样高兴了,有两个城里的大学研究生一脸新奇地看着你干活,过去哪有过这事?他麻利地用手扒窝,栽苗,浇水,封窝,边干边向他们讲着窝距行距多大最好,哪一种苗结辣椒最多,哪是菜椒苗哪是尖椒苗。两个大学研究生听着看着,后来就跃跃欲试地说:我们可以帮你干吗?开田求之不得地说:行呀,把袖子挽起来干吧,庄稼活,最好学!两个人于是就下田干了起来,开田便停下手,指点着他们怎么干。麻老四这当儿从地边经过,看见这场景,很是惊异,走到开田身边悄声问:这哪来的城里人来帮你干活?开田对麻老四在锄草剂的问题上死死相逼一直耿耿于怀,这会儿就故意淡然地低声说:两个城里的亲戚来看我,见我在忙着,就非要帮忙不可。麻老四一愣:你还有城里的亲戚?咋?因为俺们穷,就不能有个城里亲戚了?开田装出很不高兴的样子,告诉你,我表姑表舅他们都在天津,天津,知道吧?就是出大麻花的地方,明白?我当初一下子赔你们那么多钱,有些就是他们给的。我日,这个我过去还真不知道,要是早知道,当初为锄草剂的事我也不会那样着急。麻老四赔着笑脸说。开田听见这话,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了……
  第二天早上,开田陪着晓景、小婧两个学生上山去看楚长城。路上,开田看着他们两个人高兴的样子,在心里嘀咕道:真是鬼迷了心窍,花这么多的钱跑这样远的路来看一道倒塌了的石墙,有他娘的啥用处?放着那些钱在城里下馆子吃油条喝胡辣汤看电影多好!不过,也幸亏他们来了,要不然我们可怎么挣钱?
  旷先生,你夫人做的饭可真是好吃。小婧这时说。开田有一刹没有应声,后见她一直看着自己,才明白那个旷先生是指自己,夫人是指暖暖,于是就有些受惊地说:农村媳妇,只会做个粗茶淡饭,只要你们不嫌弃就行了,哎,以后你们还是别叫我先生的好,我总觉得那不是和我说话,你们要么叫我开田,要么叫我大哥,咋样?中,中!小婧学着开田的话音,把清脆的笑声撒得满山满岭都是。
  看着他俩兴致勃勃的样子,开田就担心他们到了石墙边会失望,因为那毕竟只是一道倒塌了的石头墙,他暗暗琢磨着,如果他们真是失望了,就领他们去看几个山洞,开田过去上山放羊砍柴,最愿去的地方就是那些山洞,山洞里的石头奇形怪状,他觉着那才是值得一看的地方。可没想到,两个人看见石墙之后都惊得啊了一声;长久地不动,随后才又向墙边奔去,默默地摸着看着测着量着说着记着。开田见他们没有失望,就放了心,悄声地跟在他们后边,慢慢地沿墙向远处走着……
  太阳当顶的时候,开田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把带来的干粮摆出来,把晓景、小婧喊过来吃饭。干粮是煮玉米棒子和素菜包子,外加几个咸鸡蛋,晓景边吃边说;开田大哥,你帮助谭文博先生发现这道楚长城,可是一桩大功劳。开田一笑:这东西老辈子都在这山上,除了你俩和谭老伯,没谁觉着它还有用处,也不会有人留意它。小婧说:这道长城的发现,验证了许多史书上的东西,对研究楚国的历史会很有帮助,人们会越来越觉出它的重要,也许它将来会成为一个热闹的旅游景点。开田听不甚明白,他也不想去问明白,石头砌的墙就是石头墙罢了,实在看不出它能有啥真正的用处?历史上楚国的事于我有何关系?过去的楚国的事再重要,也没有我眼下挣钱还债重要,只要你们在这儿多住几天,每天给我一百五十元就行了。
  晓景和小婧一连在山上看了五天,后来那几天,开田陪了他们上山后,就没再跟在他们身后,而是趁机去山坡上拾些干树枝砍些干树根,晚上下山时背回家当柴,开田想,这也叫一身两用吧。最后一天下山时,晓景对背柴的开田说:开田大哥,我和小婧经过考察,认为这道长城很可能是楚国在公元前312年左右修的,这时,楚国衰落的迹象已开始出现,只是楚国的当权者尚未意识到。楚国是在这一年进攻韩国的雍氏的,秦借救韩攻楚,秦军在丹阳也就是今天的河南西峡县丹水以北地区大败楚军,斩首八万,俘虏了楚将屈丐等七十多人,攻占了楚的大片土地。这样,楚国的这一带就成了与秦军对峙的前线,大约为了反攻也为了防止秦军的进一步南侵,开始在这一带征召民夫修筑了这道长城。
  那离如今有多少年了?开田听得懵懵懂懂,问。
  两千三百多年。
  嗬,这样久?!我老爷的老爷都还没生下来哩,那你们还看它干啥?
  最直接的目的是为了了解那个时代军事工事的构筑情况,研究那个时代的防御与进攻思想,当然,还有许多别的。小婧说。
  能不能为你们挣点钱?
  两个研究生都笑了,晓景说:恐怕不能。
  那我就劝你们一句,不能挣钱的事还是别干,白忙活一场,咱傻呀!要说,我不该说这话,你们来不是还给了我钱嘛?
  两个研究生又都笑了……
  这五天时间,开田又挣了七百五十块的现金,他给催要欠款的七家人,一家又还了一百,暂时算解了急。暖暖叹口气说:以后要是经常能有人来看这楚长城,全吃住在咱家,那可就好了。开田笑道:哪会有那样的好事?做梦吧。
  晓景、小婧走后的第二天早饭后,开田下地干活走到村边,刚巧和村长詹石磴走了个对面。自从出了锄草剂的事后,开田见詹石磴总有点不自在,觉着给人家添了麻烦,可这时已经无法再躲,他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去。开田呐,听说你来了城里的亲戚?是天津的?詹石磴先开口招呼。哦,是的,村长。开田答
着,想擦身过去。没向他们借点钱,把那些欠账都还上?借了一点,这年头大家过日子都不容易。开田可不想同村长聊这个话题,他含糊地说罢,就急忙走开了。
  开田现在就盼爹的病能早点好,只要爹的病好了,娘能侍候他,他就想带了暖暖和孩子去广东打工,再不在这楚王庄看人的白眼。
  可爹的病总不见好。
  这天午后,他去乡上医院给爹买了几味梅家药铺没有的中药回来,经过村口码头时,只见几个城里来的青年男女正从黑豆叔的小船上下来,并且在问去旷开田和楚暖暖家怎么走,因为有了前次天津那两个研究生的来访,他就没有惊奇,便迎过去说:我就是旷开田,几位可是找我?那几个人便都叫:对,对,就是找你!其中一个人还打开手里的一张报纸,让开田看上边登着的一张照片,那是他和晓景与小婧在楚长城上的合影。我们是湖南的大学生,祖先都是楚国人,看了这篇文章后,特意想来看看楚长城的,我们也想食宿在你家,也请你当向导,如何?开田知道这又是一个赚钱的机会,忙笑着应道:中,中,请跟我来。
  开田领着四个有说有笑的年轻人进到院里,高声叫:丹根他妈,来客人了。暖暖因为有了接待天津那两个研究生的经验,出来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忙给几个学生一人倒了一碗白开水,又倒了两盆凉水让他们洗脸洗手。之后才把开田拉到屋里说:咱家就那一间空屋子,如今一下子来了两男两女四个人,咋着住?总不能让人家四个人挤一间屋子吧?开田想了一刹,说:要不,让他们中的两个人去邻居家借住?暖暖嗔怪地瞪他一眼:净出馊主意,去别人家借住,那住宿费不就要让人家得了?这样,把咱俩的睡屋腾出来,让他们住,咱夜里到灶屋打地铺。开田点点头道:行,就照你说的办。之后,暖暖又上前给学生们讲价钱,说:上次天津的晓景他们来,连当向导带吃住,俺们一天一人收他们一百五十块,你们来,还是这个价,不知你们愿不愿意?那些学生听了后都说:行,行,就一百五十块吧。当下就有个领头的便把第一天的六百块钱递到了开田手上。开田捏住钱顿觉一阵畅快,又是一笔钱到手了。天呐,保准是凌岩寺的佛祖在保佑俺们!
  暖暖原本想延长他们在家里住的时间,就像上次劝晓景两人那样劝他们也先住下歇歇,可这些学生们年轻,想跳想蹦的样子,一点也不想歇,当下就提出要上山,开田只好说:中,中。随即去院里把埋在那儿的白萝卜扒出了四个,用水一洗,每人递了一个说:俺们这儿没有水果,给你们一人一个萝卜,吃下去又解渴又耐饿。四个人都笑了,就边啃着萝卜边出了门。开田临出门时悄声问暖暖:晚饭加四个人吃,你能忙过来?要不,去找禾禾来帮忙?暖暖摇头说:你去吧,把客人陪好就行,家里的事你不用操心。开田就把刚收的六百元塞进暖暖胸口的衣袋里说:保存好,要像护你奶子那样保护好钱。边说边拍拍暖暖的两个奶子。放心吧你,哪一回给你丢了钱?暖暖白他一眼,自打两人结婚后,开田就把家里积下的一点钱都装在了暖暖胸口的衣袋里,他知道暖暖对自己那个地方看得最紧,当初暖暖没过门时,他几次想摸摸她那个地方都没有如愿。
  等日后咱们富了,我会好好地让你享福!到那时也像戏里唱的那样,给你配几个丫环!
  吹吧,你!
  这四个人上山见了长城后,也一样的高兴冲动,也是又量又记又拍照。其中一个男的,还仰靠在城墙上,大声地叫着:褐色的石头呀,你躺有多少年?你可曾记得我的祖先?可曾听过他的呐喊?可曾见过他手挥利剑?可曾看到他鲜血飞溅?可曾知道他为了楚国命赴黄泉?……开田估计他这是在作诗,可其他几个人却都笑了,其中一个女的笑道:我的牙都被酸倒了,晚上怕是吃不成饭了!那作诗的男的就朝那女的迫过去,直追到远远的长城拐弯处,把女的扑倒在了地上……
  四个学生在这里玩了三天,每天都是早饭后上去,沿长城走着看着说着,有时还坐下写着,晚饭前再下山。开田领着他们,按谭老伯当初的说法,给学生们指点着哪是屯兵的地方,哪是练兵的地方,哪是出击的地方,说得一本正经,俨然像一个专家。四个学生走累了歇息时,开田就去山坡上采一些野花给两个女学生玩,找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给两个男学生看,几个人就都夸开田这向导当得好。最后那天临下山时,其中一个学生站在城墙上,面向西北高声叫着:日月忽其不掩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采吾道夫先路……
  其他三个人听了就都鼓掌。开田听得糊里糊涂,不明白那人在叫些什么,问那三个人:他这是在喊叫啥子?其中一个女的笑道:他这是在背屈原写的《离骚》中的句子。
  屈原……开田努力回忆着九鼎当初说过的那些话。
  屈原就是当年的楚国人,是楚怀王也就是楚王槐的大臣。那女的仔细地给开田解释:他为了楚国的利益,坚持合纵政策,可遭上官大夫等人反对,楚王槐信上官大夫而不信屈原,致使楚军在丹淅遭到大败。这长城离丹淅古战场可是不远哩!
  开田听不明白,叹口气说:你们呐,还是心闲,要像我,整天操心着挣钱养家,哪有心去管老辈子楚国人的事?
  几个学生听罢都笑了,其中一个说:你不是也在关心着楚国人的事,替他们守着这长城吗?按你们楚王庄这位置,当年肯定隶属楚国,你其实也是楚国人的后裔,好好守着吧……
  这批学生的到来,让开田和暖暖的手里又多了一千八百元。学生们走后的那天晚上,两口子上了床后,开田因为挣了钱高兴,刚想上暖暖的身子,暖暖止住他,攥住他的手一本正经地说:你该想想了! 想啥?开田一愣; 想想这几拨人来看石墙的事。 这事有啥想的?明摆着是好事嘛,他们来一趟,咱就赚一趟的钱。
  就这?暖暖瞪住开田。
  开田抬手摸摸脑袋,嘟囔着:还能有啥别的?
  你呀,不动脑子!暖暖用手指在开田的鼻子上点点。你想没想过,随着报纸上有关这石墙的文章的增多,以后还会有人来的事?想没想过靠这个老辈子就有可谁也不注意的石头长墙,咱真有可能大赚一笔钱?
  真的?开田攥紧了暖暖的手。
  现在看来,这道石墙对咱们这些种庄稼的农民虽无用处也无看头,可对那些文化水平高的人,对城市里那些爱看古东西的人,却很有吸引力。因此,以后来看它的人,决不会只有一批两批。
  哦?你这样看?开田的眼放光了:那咱们该咋着办?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给来看石墙的人们准备好住处,眼下让四个人在咱家里住已很勉强,得赶紧想办法扩建房子,要不,一批来上五个人家里就住不下了,那就得让来人去别家借宿,吃住的钱就要让别人赚了。
  对,对。开田高兴地在暖暖的一只奶子上拍了一下,可转眼间就又皱起了眉:要盖房子就得有宅基地,眼下咱自家的小院,已让三间正屋,一间灶屋、一间仓房和猪圈、鸡圈占得满满的,哪里有可供盖房子的地方?咋办?
  你去找找村长詹石磴,好像村民盖房子,他点一
下头就行了,咱院门前不是有好大一片空地?我听娘说是咱家没用完的宅基地,应该归咱用。再说了,咱丹根生下来后,村里也还没给宅基地哩。一说到詹石磴,一想起他的那张脸,暖暖就一阵恶心,可这事是绕不开他的。
  开田显然也不愿去见詹石磴,一脸难色地:去求他?
  暖暖叹了口气,说:要想不求他,除非不让他当村长,可眼下咱有这本领?只要他还在当着村长,不求他是不行的。
  罢,罢,咱先不说他。开田边说边抱住了暖暖的奶子,将嘴凑了上去……
  中秋节的前一天晚饭后,开田正坐在自家屋里为盖房子的宅基地发愁时,邻院的麻老四叼着旱烟袋走进了院子,进院就高腔大嗓地叫:开田呐,我闻见你家院里好像圈着些喜气,这些日子总见你家不断有城里客人来,而且来了你就领他们上山,莫不是有啥子好事?
  哪会有啥子好事?开田忙警惕地站起身来。暖暖这时笑着开口说:四哥,城里有几家远亲的孩子们忽然记起了有俺这门穷亲戚,就来乡下看看,来了只有领他们去山上玩玩,城里娃喜欢上山看个野花野草。暖暖和开田都知道,可不敢让这个麻老四知道真相,一旦他知道领着城里人去山上看石墙可以挣钱,他立马就会把这好事抢走。
  嗨,咱生在这背僻地方,真他娘的又受穷又憋气。麻老四蹲在院里,一边吧嗒着旱烟袋一边感叹,咱啥时能像人家城里人,也四处走走看看,见识见识别地方的女人长得啥样子多好。
  开田闻言笑了:你口袋里那样多的票子,放那里让他们生娃呀?你不会坐上黑豆叔的船,到东岸上买张车票,一下子坐到南府城,在那里美美地玩几天?听说那里的女人可是长得人眼极了。
  嗨,咱袋子里的那点钱还敢去南府折腾?不过日子了?麻老四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下辈子吧,下辈子咱也托生成城里人,也找个又白又嫩的城里女人做老婆!哎,开田,你手头现在活泛不?要是活泛了,你就再还我一点欠款,我打算去买头牛娃子来养。
  开田的脸立时阴了下来,这个麻老四,整天的催债,生怕不还欠他的那些赔款了。狗日的,一点情面也不讲。开田进屋从暖暖手里拿了二百块钱出来说:眼下我手上只剩这二百了,都先给你。麻老四接过钱,眯了眼笑笑:老弟,我敢断定你发了外财,要不然,你衣袋子里是不会装有这样大的票子的。记着,咱可是邻居,有好事别忘了你麻四哥……
  送走了麻老四,开田心里生了一种紧迫感,看样子,靠让城里人在家吃住靠当向导赚钱这事,是瞒不了太久的,总有一天村里人会弄明白,到那时,你如果没有宽敞的房子让人们住,别人肯定就会把客人拉走。得赶紧把住人的房子盖起来!可要盖房,就必须去求詹石磴给批宅基地,其实,我娶了老婆生了儿子,家里添了两口人,村里也应该给我再批一块宅基地。罢,罢,就去求一回。他对正弯腰刷锅的暖暖说:根他娘,我这就去求村长。
  暖暖回头看着丈夫,半晌才说了一句:总有一天,咱们不需要再去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