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订单(五)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王十月|发布时间:2015-04-16 23:18:11|

人逢喜事精神爽,小老板突然有了点想唱几句的冲动。但他没有唱,只是闭着眼,吹了几声口哨。想到接下了这么大又这么急的订单,现在如何少得了李想。小老板决定和李想谈一谈,好好安抚他,挽留他,最起码也让他死心塌地把这批货赶完。小老板把李想叫到了办公室,给李想倒了茶。小老板的目光盯在了李想的脸上,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目光中流露出的得意。而这得意,像一把锋利的刀,将他和李想之间的裂缝切得更大了。
  李想说,老板,您找我什么事?
  小老板把李想的辞职书拿了出来,推到李想的面前,说,这个,你拿回去。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一万元,轻轻地推到了李想的面前,说,这个,是你的奖金。
  小老板说,我不怪你,一点也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提什么辞职的事了。
  李想把辞职书和钱推回给了小老板,说,你现在渡过难关了,我的心里也好受一些了,不然我会因为辞职感到良心不安的。只是,好马不吃回头草,决定的事,我不想再改了。你放心,我答应了做到月底,说话算数。在这里做一天,就会尽全力的。
  李想这话说得很有分寸,这话一出口,就注定了两人之间裂痕真的越来越大了。李想的话说得很有水平,意思是,你小老板的心思我懂,不就是担心这批货赶不出来吗?你是怕我李想在这里混日子哩,我李想可不是那种人!
  小老板把那辞职书收起来,钱还是推给了李想,说,人各有志,我这里是太小了,你是个有能力的人,应该谋个更有发展前途的位置,我也不强留。这个你收下,刘梅不是马上要生孩子了吗?在这里生孩子,可得不少的钱花。我也不说是奖金了,算是我给未来侄子的见面礼。
  李想咧开嘴,笑,有些苦涩。但他还是把钱收下了。小老板这样说,他没有理由拒绝。其实,从赖查理出现的那一刻起,李想就有点后悔了。他意识到,他的辞职是个错误的选择,倒不是因为他舍不得这个职业,他只是觉得,要是再坚持几天,等赖查理来了,等小老板过了这难关再辞职,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那么,他们的友谊,就会持续下去。可是木已成舟。他本来是觉得有些内疚的,走进小老板的办公室时,他都还在内疚,可是当小老板用那种得意的目光看着他时,那种内疚感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那一瞬间,李想的心情是复杂的,由内疚到失落,再到坦然。他突然觉得他再也不欠小老板什么了,之所以决定帮小老板把这批货赶完,一是自己承诺过做到月底,二是,要让小老板欠他一个情。
  两人的心情变化,都是一瞬间的事。但两人都是聪明人,都感觉到了,他们的友谊,已蒙上了尘。片刻的尴尬之后,小老板就开始谈工作了,问李想,二十万面旗,没有问题吗?马上招人呢。
  李想说,就算是满员,也不可能按时交货。
  小老板说,你有办法的。
  李想说,没有办法,能有什么办法呢?除非……
  小老板眼睛一亮,问李想除非什么。李想摇了摇头,说不可能的。小老板说你还没有说呢,怎么知道可不可能呢?
  李想说,我算了一下,如果满员,按我们的工人正常的进度,最少要十二天才能交货。现在只有五天的时间,除非外发一部分给别的厂加工。
  外发?绝对不行。小老板说得很坚决。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一个单,订货方要货急,才给出了这么高的价,做好这一单,他的工厂就真的可以起死回生了。
  李想苦笑,摇了摇头。要是在过去,他肯定会说服小老板,告诉他人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有时不该是自己的财也别强求。要是在过去,他说了这样的话,小老板也多半会接受的。可这半年来,小老板被钱逼得快疯了,哪里还能把到嘴的肥肉拱手让给别人?现在的李想,要是再这样劝小老板,小老板还听得进去吗?李想认为小老板是听不进去的了,因此他也不再劝小老板了。只是说,那就只有加班,拼命地加班。反正只是五天时间,大不了大家五天不合眼。
  李想这话说得还是带点刺的,他觉得他有义务提醒一下小老板,人哪里能五天不睡觉呢。可是小老板没有想到这一层,却兴奋了起来,说,对,做完这一单,给工人放几天假,让他们好好睡几天。你看电视里,抗洪抢险,官兵不也是几天几夜不睡觉吗,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把工人的伙食搞好一点,李想你给工人打打气,鼓鼓劲。
  抗洪抢险?李想的嘴咧了咧。他想说这怎么能和抗洪抢险相提并论?但又觉得这样的话还是不说为好,只是拿眼睛看着小老板,觉得小老板突然变得陌生了起来。
  李想去安排生产了。小老板想了想,又让文员把张怀恩叫来了。张怀恩再一次紧张地站在了小老板面前。这一次,他看见了小老板桌子上放着的那封信,还有那把刀子。张怀恩的手脚一下子就软了。小老板笑了笑,走到张怀恩的身边,拍了拍张怀恩的肩膀,将五百块钱塞进了张怀恩的口袋里。张怀恩说,老板,您这……小老板说,你马上要结婚了,又要做爸爸,双喜临门,可你决定留在厂里,这让我很感动,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张怀恩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信和刀,手脚还是没有劲。小老板说,你的技术很好,我一直想着让你做个主管,协助李经理把生产抓上去,我看现在是时候了。你去吧,一会儿我让文员出一个通告,把你当主管的事在厂里宣布一下。对了,这批货很紧,五天要做出十天的货,厂里好多工人都是你的老乡,你帮我带好这个头。小老板说着,又在张怀恩的肩膀上拍了拍,说,你下去吧。
  张怀恩满心欢喜,诚惶诚恐地下去了。主管这个位置张怀恩不是没有梦想过,不是有句俗话,叫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吗?在这家厂子里,论技术,张怀恩算不上是最好的,可是论人缘,他是最好的,厂里好多工人都是他的老乡。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张怀恩再看这车间,看面临的工作时,心境一下子大不一样了。他觉得他对这厂子有了责任,他不再只是一个车衣工,把自己的货做好,尽可能多地车衣,多挣工钱。并不是每个打工者都有机会当主管的,现在机会来了,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当了主管,从此就不用再天天坐在车位前,不要命地车衣了。当了主管,吃的住的还有工资都会不一样了。张怀恩突然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来得那么不真实。他又想到了老板桌子上的那封信,还有那把刀。老板要是知道,这信是我张怀恩所写,这刀是我张怀恩所寄,会怎么想呢?这样一想,张怀恩就后悔得要死,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重要的是,这事他干得并不隐秘,他对另外的一个老乡讲过了,当时讲时,他是很得意的。现在,这老乡,成了一个危险的存在了。好在老乡关系和他不错,当了主管后,得在工作上照顾他一点。
  回到车位上时,张怀恩有一点心不在焉。老乡问他,怀恩,怎么啦?老板叫你去干吗了?张怀恩一惊,说,没干吗,没干吗,就是问我结婚的事。老板真是好呢,你看我一个打工仔,结个婚,他还那么关心。老乡说,我也觉得我们老板人不错。张怀恩说,前一段时间,老板遇到了困难,厂子差一点就倒闭了,你知道那天我去找老板辞职,老板怎么说吗?老乡问怎么说。张怀恩说,老板说,回去告诉大家,让大家放心,我厂子就算倒闭了,卖设备卖原料,也要把工人的工钱都发了。老板说他也是打过工的,知道打工人不容易呢,哪里就能差工人的钱呢。老乡说,也是。张怀恩又说,所以,这一次老板遇到了好机会,听说这批货很紧,五天一定要交货,老板对我们好,我们也要帮帮老板呢。说到这里,张怀恩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一点,便不再说话,只是埋下头车衣,把电车踩得飞快。
  中午快要下班时,车间里的喇叭响了起来,宣布了对张怀恩的任命。老乡们都向张怀恩表示了热烈的祝贺。吃饭的时候,张怀恩拿着饭碗去员工窗口打饭,工友们就笑,说张主管,你还在这里打饭呀,去那边,和老板一起吃小灶呀。张怀恩憨笑,还是挤在员工队伍里,眼却不时地望着干部吃饭的小房间。老乡们把他从队伍里挤了出来,说,别在这里装啦,快点过去吧。张怀恩被挤了出来,他便去队伍的后面排队。李想刚好从车间过来,说,张主管,你怎么在这里排队,去那边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