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订单(八)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王十月|发布时间:2015-04-16 23:21:25|

李想终于还是没有把他的好人做到底。加班到第三天的晚上,别说工人,连小老板自己都撑不住了。他第十遍统计了装箱的数量,按这样的进度,按时交货是不成问题了,问题是,现在的进度是越来越慢了,小老板把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开始有工人不管不顾地睡觉了,在电车台上,在包装台上,或是趴在腿上,眯上眼打个盹,只要两眼一合,立马就能睡着。最先睡下的是尾段车间的几个年纪大点儿的妇人,毕竟年纪摆在那里,岁月不饶人。其实单是这一点,这些妇人们还没有集体罢工睡觉的胆,问题是,她们得知了,那些从成衣车间调来的车工们,和她们一样做尾段,一样加班,可是一个班要比她们生生多出了十五块钱。给你老板卖命也就罢了,出来打工,总是要加班的,又不是天天加班。可是同工不同酬,这样太欺负人了,太不把人当人看了。大家正愁找不到一个罢工休息的借口呢,现在借口有了,又是这样的特殊时刻,能拿老板一把,哪有不拿的道理。几个妇人开始叫了起来,也不知是谁先说的不干了,说不干就不干,倒在布堆上,也就是生产出来的星条旗上就睡。一个睡了,其他人也不甘落后,一分钟不到,就都睡得东倒西歪了。其时小老板实在困得不行,也在办公室里打了个盹,猛地醒了,一看时间,已是凌晨一时,慌忙到各车间看了一遍,还好,工人们都在有气无力地工作,来到尾段车间时,小老板的鼻子差点气歪了。小老板气得大叫,叫李想,可是叫不出声音来,嗓子已被什么塞住了一样,嘴唇也干裂得生疼。小老板不见李想的影子,就把妇人们一个个摇醒,摇起了这个倒下了那个,小老板又去叫张怀恩,让张怀恩来叫醒这些妇人们。妇人们终于是被摇醒了,却提出了要加工价,说老板太不讲良心了,一样的工作,一样的加班,凭什么从成衣车间调来的人一个班要多十五块,一天下来多三十块呢。小老板一时语塞,也没有了退路,只好说,你们先加班,工价的事好说。可是妇人们都在故意拖时间,说什么叫好说?到底一个班加多少钱。小老板实在没有精力和她们再浪费时间了,只好答应了她们的请求。把这事一处理完,已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小老板还是没有见到李想的影子,有人说看见李经理出去了。小老板打了李想的电话,通了,劈头盖脸一顿骂,哑着嗓子说你跑哪里去了,有你这样做事的吗?小老板骂得很难听,他实在是心急上火,被尾段的工人们这样一折腾,早就是火上浇油了。骂到后来,实在说不出话来了,只听李想在电话那端说,我是个人,我不是你的奴才,我老婆半夜突然肚子痛,要生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老子不侍候了。最后我给你个忠告,你这样不把工人当人,工人也不会把你当人的。说完把电话挂了。小老板愣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是太过分了,人家老婆要生孩子了,那当真是天大的事,可是两人话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什么情分也都被撕破了。头痛得要裂了一样,突然又听成衣车间里传来了吵闹声,接着闻到了一股焦糊味,小老板的背上顿时出了一身的汗。跑到成衣车间时,就看见工人在乱哄哄地扑火。是机车太长时间的运转,发热了,都冒火了,火星点着了布料。工人们一通乱扑,幸好没有酿成大祸。
  张怀恩的话提醒了小老板,人可以不休息,机器却不能不休息,再这样干下去,机器越来越热,保不定还会着火。小老板睁着血红的眼,看着那扑灭了的火点,终于说,大家就地休息。现在是两点,六点钟上班。小老板还想说什么,有一半的工人就已趴在电车上睡着了。车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小老板回到办公室,给闹钟上了时间,抱着闹钟倒在了沙发上,还想想一点什么问题,脑子里却短了路,一分钟不到就睡过去了。
  四个小时的睡眠,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小老板连梦都没有做一个,突然听见了滴滴滴的声音,好半天才猛地灵醒过来,天亮了。小老板觉得浑身都没有劲,可是不行,他必须要起来。小老板胡乱洗了把脸,觉得脑子清醒了许多,便去车间,工人们睡意正酣。张怀恩也睡了,窝在一堆布里。张怀恩的头发更乱了,胡茬子青乎乎的一片,脸色像纸一样,没有了一丝血色。小老板拿手去摸张怀恩的手,张怀恩的手是冰凉的,小老板的手触电一样地弹了回来,再看张怀恩,嘴张得老大,小老板把手放到了张怀恩的鼻孔前,这才放下心来。他有些不忍心叫醒他们,可是他必须叫醒他们。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真是欠他们太多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大家都不容易,打工不容易,当他这样的小老板也不容易,他终于叫醒了张怀恩。张怀恩又一个个去叫醒了工人们,推醒了张三,又去摇醒李四。李四才摇醒,张三又倒下了。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张怀恩急出了一身汗,才叫醒了,胡乱洗脸,吃完早餐,工人们睡了一觉,精神好了许多。生产进度也有了明显的提高。紧赶慢赶,在交货的最后期限,终于把这一批货赶出来了。用不着老板吩咐,工人们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放倒在床上。
  人当真是奇怪的动物,连续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以为这下可以一口气睡上三五天才解恨,可当真让你睡,睡了一个白天,又睡了一个黑夜,工人们都睡不着了。半夜三更的,宿舍里就有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东扯西拉的,最后扯到了大海。他们在等着小老板兑现诺言,带他们去海边玩。好多的工人,来南方打工都有七八年上十年了,却从来没有见过大海,没有去过海边。班终于加完了,加班的时候,在心里把小老板骂了何止一万遍,把他家所有的亲人都用最恶毒的言语问候过了,现在睡了一天一夜,大家精神了,把这加班的苦都忘了,觉得,小老板终究还是不错的,加了班还答应带大家去海边玩。何况这几天挣得的工资,相当于平时半个月的。出门打工,不就是为了挣钱吗。每个月来一次这样的加班才好呢。
  小老板也决定实现他的诺言,带工人们去海边玩,还提议让工人们自己组织一下,到时候玩一些小游戏,把活动搞得丰富一点。至于李想,小老板觉得,现在他有必要给李想一个电话,当时大家都不冷静。现在想一想,李想这些年来,帮他的真不少,也不知他老婆生了没有,生男生女。可是李想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小老板也就没有继续打了。
  工人们都休息得精气神十足了,去海边玩的事,就可以实施了。老板决定亲自带队。临到出发了,小老板突然发觉不对劲,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又站在窗口,看着窗外一日日少去的香蕉林,一日日多起来的厂房,还是没有想起来差了点什么。等工人们都上了车,小老板才突然想起来,这两天没有看见张怀恩。小老板让文员去宿舍找,文员去了一会儿回来了,说没有看见,宿舍里没有人。问了他的同室,都说前天都只顾了睡觉,没有人注意他,昨天到今天,都没有看见他。说他女朋友也在这镇上打工,怕是去他女朋友那里了。小老板笑,说你们要向张怀恩学习,他当真是铁打的呢,加了这么多天班,还有精神去女朋友那里继续加班,哪里像你们,加两天班,一个个鸦片鬼一样没精打采的。工人们都哄地笑了起来。小老板说,这次去海边玩,他不去,实在是有点可惜了。
  小老板带员工去的地方叫大鹏湾。这地方远离市区,游客稀少,不像深圳的大小梅沙,去了那儿哪里是看海,分明是看人,人挤人,活受罪。大部分的工人,这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大海,兴奋地尖叫着,小老板还在叫着说大家相互照顾,注意安全……好多的工人都已扑进海里。有些女工从未在人前穿过游泳衣的,扭捏着不敢下去。小老板就鼓励女工们勇敢一点。羞涩的女工们终究是抵挡不了大海的诱惑,试探着把自己交给了海。小老板大声鼓励那些未婚的男工们抓住这机会。小老板说他当年打工的时候,做梦都想有这样的机会。有工人就问老板,当年追老板娘是不是在海边。小老板说,想得美呀:我们那时天天加班,生怕被老板炒掉了,哪像你们现在,动不动就炒老板。工人说,你还没有说你是怎么追老板娘的呢。小老板笑,说这个你们要问老板娘,当年可是她主动追我的。老板娘不苟言笑,工人不敢去和她玩笑,就都笑着,戏水。看员工们玩得开心,小老板心里美滋滋的,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在他心里油然升起,自己一个农民的孩子,从打工仔做起,到现在,有这么多的工人,他给了他们工作,还能让他们享受这样的休假,想想都觉得自豪,觉得自己了不起。小老板觉得他是一个给别人带来了欢乐与幸福的人。晚上,租了帐篷,在沙滩上围成了一个圈。很亮的月光,银子一样,照在沙滩上,照在海面上。海显得无限辽阔幽深。小老板带头唱了一首歌,又宣布了要给员工们发奖金。小老板有些豪情满怀了,他第一次对员工们说起了他的梦想,小老板说,等咱们生产品牌时装了,大家的工价要提高很多,也没有这么累了,但是对工艺的要求会更高,这就要求大家苦练技术。小老板在为自己描绘未来的蓝图,也在为工人们描绘未来的蓝图。快乐的小老板,并没有忘记李想。李想没有能和他一起分享快乐,这多少让他觉得有些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