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订单(十)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王十月|发布时间:2015-04-16 23:24:29|

  从海边回来之后,小老板去了一次阿蓝那里。小老板的到来,让阿蓝多少有些意外。那一天的温存与诀别,让阿蓝以为,小老板此去将不再回来。这些,她都习惯了。她只是有些恨自己,怎么就那么傻,怎么会对客人动了真情,怎么在小老板走后,自己竟然有了一些被掏空的感觉。小老板那天的神态,让她深感不安,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觉得小老板会走一条傻路。她是害怕小老板有个三长两短,也担心着小老板的企业破产。看到小老板笑盈盈的样子,阿蓝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她知道,小老板渡过了难关。果然,小老板对她说了他这几天命运发生的奇妙转变。小老板第一次像阿蓝其他的客人那样,在她的面前,描绘起了他未来事业的蓝图。阿蓝为小老板绝处逢生而高兴。阿蓝依然要去做小老板喜欢吃的菜,小老板却抓住了阿蓝的手,说我现在不想吃饭,我想吃你。小老板和阿蓝做爱,觉得体内有着无限的力量,看着阿蓝幸福尖叫的样子,他第一次有了长久的、独自拥有这美丽女人的冲动。他说,不许你再跟别人。阿蓝说,不跟。他说,你是我一个人的。阿蓝说,我早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工人的电话,是在小老板快要入睡时打来的。工人在电话里说,老板,张怀恩死了。
  什么?张怀恩,死了?小老板略显吃惊,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只是问怎么回事,是出车祸还是……
  不清楚。他死在车间里。我们在打扫车间时发现的。都臭了……
  小老板这才觉出了事态的严重。张怀恩死了,小老板也是关心的,毕竟他是自己厂里的工人。可是张怀恩死在了车间里,那事态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小老板问了一声,报警了没有。工人说没有,发现了就给老板打电话了。小老板说先不要报警,等我回来了再说。
  小老板回到厂里时,厂里已炸了窝。工人们凭自己的判断,给张怀恩的死定了性,累死的。工人们都这样说。张怀恩一定是加班加死的。小老板最害怕的,正是这一点。但这差不多就是事实,他无可否认。好在,张怀恩不是死在车位上的,而是死在堆着一些碎布料的墙角。那么说他是加班加死的,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谁能保证他不是突然发了什么病呢?想是这么想,小老板毕竟是心虚的。他一时也没有了对策。这事情来得太突然了,现在,他要做的,是处理张怀恩的后事。通知张怀恩的家人,火化,当然,少不了要付一些抚恤金的。小老板有些后悔了,早知会出这样的事,当初听了李想的话,把这货匀一部分出去做就好了。现在,他要果断处理好这件事,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把这事的影响扩大了。然而事情并没有往小老板设想的方向发展。一条人命,可不是儿戏。何况厂里有那么多张怀恩的老乡,老乡们首先发难了,这事不能这样草率处理,张怀恩的死因,要弄个水落石出。警察很快就来到了厂里。随着警察而来的,是记者。第二天,小老板就上了报:黑工厂!不良老板!小老板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名字会和这样的词紧密相连。然而事实正是如此,五天五夜只休息了四个小时,这是铁的事实。张怀恩因加班而累死,也是事实。
  张怀恩的未婚妻来了。她并没有大声哭号。毕竟,她现在还没有和张怀恩结婚。张怀恩的父母,是在第二天赶到南方的。小老板亲自去火车站把张怀恩的父母接到了厂里。张怀恩的父母亲年纪不大,也就是五十来岁的样子。这让小老板多少又放心了一点。一路上,他都没有敢对张怀恩的父母说,他就是那个黑心烂肺不把工人当人的老板。而张怀恩父母的沉默,出乎小老板的意料之外。他们没有哭。不过从他们红肿的双眼,可以想见,他们的眼泪早已流干了。甚至,张怀恩的父亲,还对老板能派车派人来接他们,表示了感谢。这让小老板的心又放宽了许多。二位老人都是善良之人,想必不会漫天要价。小老板问张怀恩的父母,吃过午饭没有。张怀恩的父亲说,吃不下。
  小老板说,勉强也得吃一点,人死不能复生,二老要节哀。
  小老板说,怀恩是个好孩子,工作负责,厂里刚升了他当主管。
  张怀恩的父母只是听着,不说话。沉默得像两块石头。
  小老板问张怀恩的父母,家里还有一些什么人,一年能有多少收入。张怀恩的父亲倒是一一回答了。
  小老板问这些话,一是真心觉得对不起张怀恩,同时也在想着后事该如何处理。得知张怀恩的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也没有什么背景,经济收入也很少,小老板对于将要支付的抚恤金,心里大小也有了一个数。
  小老板把张怀恩的父母接到了早已为他们订好的宾馆。两位老人急着去厂里看儿子。小老板说,怀恩现在已不在厂里了,在殡仪馆。殡仪馆离这里还远,二老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再去看不迟。张怀恩的父母一切都听着小老板的指挥。中午饭很丰盛,小老板陪着。老人勉强吃了点,随小老板到殡仪馆,又看了张怀恩的遗体。老人还是没有哭,老人不哭,小老板的心里反而更不好受,也更没有底。从殡仪馆回到宾馆,张怀恩的未婚妻在门口候着,上前拉着张怀恩的母亲,叫了一声妈。张怀恩的母亲抱着张怀恩的未婚妻,叫了一声我苦命的儿,就瘫软在地上,哭得几次背过气去。这样又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两位老人终于是平静了下来。现在,小老板开始提抚恤金的事了。张怀恩的父母说,这事要和老板谈。小老板说他就是这厂里的老板。这让张怀恩的父母感到很意外,大约是小老板的样子,与他们想象中的老板相差甚远吧,他们想象中的老板,大约是大腹便便,穿西装打领带,一口港台腔的。哪里想得到,老板会穿得这样朴素,又这样年轻,又这样单薄,对他们说话有礼有节,一点架子都没有。小老板还说,怀恩去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二老的亲儿子。这样的话,哪里是一个老板说得出口的?他们的意识里,儿子的死,固然与加班有关,但也不能全怪老板,全厂那么多的工人,为何偏偏就是他们的儿子张怀恩累死了呢,还是他们儿子的身体弱啊。于是二位老人提出了要求,一是帮忙把儿子火化了,他们在这城里人生地不熟的,二是请老板帮他们买回家的火车票,至于抚恤金的事,请老板自己说给多少。小老板说出了一个让二位老人不曾想到的数额,七万元。对这二位农村老人来说,也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二位老人觉得,老板提出了这个数字,多少是可以往上加一点的,商量了一下,提出要十万,小老板还了一万的价,给八万。张怀恩的父母没有什么异议。这事就算是这样了结了。小老板为自己又躲过了一劫而多少有些庆幸。当然,也觉得这样做,有些对不起张怀恩。觉得自己当真像报纸上说的那样,是个黑心老板。
当然,价钱的事商量好了,小老板说还是要写个书面协议,白纸黑字写清楚才行。小老板让二位老人在宾馆里先住着,他回厂里去准备要签的合约。又问了二位老人,是要现金,还是帮他们办一张卡存着。小老板建议还是办一张卡,八万元的现金,不小的一堆,拿在手上不安全。两位老人觉得还是现金靠谱一点,小老板表示理解,答应拿现金来。
  小老板前脚刚离开宾馆,李想和周城后脚就到,和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张怀恩的老乡,也是小老板厂里的工人。还有某报的记者,这些天一直在跟踪着这个案子,写了不少的报道。听老乡介绍了李想、周城和记者,张怀恩的父母紧张了起来,说没有想到他儿子的事,还惊动了你们这么多的大人物,说你们这里的人可真好,都好,都是好人,刚走的那个老板,也是个好人,只怪咱儿子命不强,遇上了这样的好老板,又提他当了官,却没有命来享受。
  老乡问,叔,老板答应赔多少钱?
  张怀恩的父母不肯说。八万块,不是小数目,说出来了不安全。
  老乡说,叔,你还不相信我?这个律师是来帮你的,还有这记者,你知道不,记者见官大一级,什么事都敢管。
  张怀恩的父母看着老乡,又看了看李想、周城和那记者,这才说老板答应赔八万块。
  周城和李想交换了一下眼神。那记者在不停地拍照。老乡说,叔,您是被骗了呢。怀恩是咋死的?是累死的。知道不,做事断了一只手,厂里都要赔八万块,一条命呢,八万块就打发了?
  一只手就赔八万?张怀恩的父母望着周城。周城点头。
  那,要赔多少合适?张怀恩的父亲问。
  老乡抢着说,叔,你想想,一只手赔八万,一个身体当得多少只手?少说也要赔个一二百万。
  张怀恩的父母不敢相信这老乡的话,也无法想象二百万是多大的一堆,不知道要了二百万怎么花,转过头看着李想。问李想,真能赔这么多?
  李想不说话。他根本不想来,怎么说小老板和他也是多年的朋友,他觉得自己来办这事,不厚道,有点落井下石,有点恩将仇报。可是周城说这事一定要办,这是职业道德。再说了,你们那老板,为富不仁,拿打工人的生命当儿戏,不该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现在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只是希望还这社会一点公道,维护弱势者基本的人权,这又有什么不对?你在情和法这两个问题上拎不清,那就别指望吃律师这碗饭了。周城这样一说,李想无话可说。何况周城只是说去看看,看张怀恩的父母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也不一定就是要介入这场官司。没有想到,小老板会这样黑,拿区区八万块就想买张怀恩的一条命,就想把两位老人打发走,这让李想心里的不安减轻了许多。
  周城接过了话,说,也不能这样来算,八万元肯定是个不人道的数字,他要付的抚恤金,肯定比这个数字多十倍。
  八万的十倍是多少,那就是八十万。想到这个数字,张怀恩的父亲突然觉得无限悲伤,说了一声可怜我们家怀恩,眼泪就下来了,拿手背去揩,怎么也揩不净。弄得大家都沉默了,李想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觉得他是有义务为二位老人讨要这笔赔款的。只是,小老板,能拿出这么多钱吗?只怕,到时他真的要倾家荡产了。一时间,心里是五味杂陈。
  老乡说,叔,您也别哭了,再哭咱怀恩哥也不能活过来不是。咱们要多想想赔钱的事,不能让怀恩白死了。您看咱那老板,人家这是在骗你们呢,叔和婶来了,不让你们去厂里,也不让见别人,就是怕人多嘴杂。
  听他们这样一说,张怀恩的父母就把见到小老板的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觉得这老乡说得在理,觉得这外面的世道,果然人心险恶,差一点就被这老板给蒙骗了。一时倒急了,害怕了起来,怕这老板说的八万块到时都不能到手。老乡说,叔,婶,你们不用怕,这不有他们吗?有律师,有记者帮你呢。周城也说,您二老只要委托我们来帮您打官司,余下的事,就由我们来办了。张怀恩的父母望着张怀恩的女朋友,问她这事怎么办。张怀恩的女朋友觉得周城他们说得有理。再说了,她现在还怀着张怀恩的孩子呢,她是很喜欢怀恩的,她甚至打算了,要把怀恩的孩子给生下来。那将来这孩子的成长,可得要花钱。她也问过了周律师,周律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第一继承人呢。当然她现在还没有想太远,她还沉浸在悲伤之中,在犹豫之中。不过她是坚决赞成和小老板打官司的。有了怀恩女朋友这话,二位老人就听了周城的安排,当即搬出宾馆,换了个地方住下来。又立了委托书,余下的事,就由李想、周城经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