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铐上的蓝花花 (1)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吴克敬|发布时间:2015-04-17 22:08:45|

阎小样从监所的铁门里走出来了。

  纵然她是一个罪犯,纵然她在森严的监所里关押了很长时间,纵然冷冰冰的手铐箍在她的手腕上,她却还是那么出类拔萃,还是那么理直气壮,还是那么风情万种……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光,照着一步步走来的阎小样,让前来押解她的青年民警宋冲云顿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宋冲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难以相信,如此美丽的女子,怎么能够要了她丈夫的命?但他知道,这是事实,一个不容怀疑的事实呢,神圣的法律已经对她判了重刑,宋冲云今天押解阎小样,就是要到省城西安的女子监狱服刑去。

  激烈跳动的心,让穿着警服的宋冲云十分无奈。

  宋冲云在心里无声地警告自己,不要心跳。他是来提人犯的。他要把人犯阎小样押解到省女子监狱去服刑的。他努力地压抑着自己那颗狂跳的心,怎么都压抑不住,感觉咚咚激跳的心像是一颗子弹,就要从喉咙眼里弹射出来了。没有办法,他俊朗的一张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赶在这个时候,谷又黄来到了监所的门口。

  谷又黄接受了任务,是和宋冲云一起押解阎小样。

  与监所的管理人员进行交接,是一个必须的程序。宋冲云从押送阎小样出来的监管人员手里接过一份档案袋,抽出装在其中的档案纸,依着规定的程序问话了。

  宋冲云的声音是公事公办的,他问:你叫什么?

  阎小样接受了许多次的提审,对这个程序已经相当熟悉了。

  她很干脆地回答:我是阎小样。

  宋冲云接着问:年龄?

  阎小样接着回答:20岁。

  ……

  宋冲云原以为在这枯燥单调的交接程序里,自己的脸色能够恢复正常,但是没有,他的脸还红着,像是一个正发高烧的病患者一样红着。

  敏感的谷又黄,非常清楚地看见了宋冲云的红脸。

  谷又黄知道宋冲云为什么脸红。汉子嘛,见不得姿色艳丽的女子,特别是艳丽的却又犯了罪的女子。她发现,自觉不自觉的,汉子警员在面对漂亮女子罪犯时,很有那么点儿怜香惜玉的情怀,表现就总是心慈手软了。她谷又黄就不,绝对不,纵然是个美若天仙的女犯,到了她的手里,该咋办就咋办,决不会下不了手,动不了颜色。好像是,她与犯罪的女子,天生是一对仇敌。譬如眼前,不就是个犯了人命案的罪犯吗,还臭美个啥?理直气壮?风情万种?瞧着好了,看咱谷又黄怎么收拾你!

  发狠地想着,谷又黄觉得她的眼睛像染了毒一样,有种火烧的疼感。因此,她恨恨地盯了阎小样一眼,还不解恨,回过头来,就又把宋冲云剜了一眼。贴到宋冲云的耳边,问:你呀,脸红什么?

  宋冲云掩饰地说:我脸红了吗?

  机械的交接仪式结束了,把宋冲云刺了一把的谷又黄,心情不错地跨步靠近了阎小样,伸手拽住阎小样的一条胳膊,向停在监所门口的那辆警用吉普车走去。

  让阎小样坐在哪儿好呢?按规定,犯人要坐在两名警员中间。起初,心生暗气的谷又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脑子里塞满了宋冲云的红脸,还有宋冲云的眼神……她希望那样的红脸和眼神,永远都是对着她的,而不是对着一个女犯。并且,他也不该坐在她身边。

  与宋冲云一起工作了两年,她对他是有点意思的,只差捅破那层皮儿。这样的情况下,谷又黄是该有这么点小心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