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铐上的蓝花花 (6)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吴克敬|发布时间:2015-04-17 22:10:17|

坡梁上,那一点点的红,肯定是山丹丹了……还有那一点点的蓝,又肯定是兰花花了……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陕北特殊的自然物种,极尽可能地装饰着连绵不绝的山川和沟坡,使得原本单调的黄土地,显得多姿多彩,绚烂迷人。

  又是一个小小的坑槽,吉普车跑在上面,自然要蹿跳一下的,谷又黄皱紧了眉头,在每一次的蹿跳中,都要忍无可忍地轻吟一声。宋冲云是担忧的,谷又黄有一声轻吟,他就有一声问候,你没事吧?啊,给我说,你哪儿不舒服,是肚子疼吗?没错,谷又黄就是肚子痛,而且是越来越疼了。她把手握成了拳,死命地抵在小腹上,尽量不出声。

  一旁想着心事的阎小样,不是石头人,她能够感受到谷又黄的忍耐。她是很想关心谷又黄的,而前头的教训又告诫她,她是不好关心谷又黄的。可她不能自禁地又被谷又黄感动着,知道她所以忍受疼痛,是因为宋冲云的。阎小样以一个女孩子的敏感,敢于肯定谷又黄是爱着宋冲云的,为了爱,她就只有忍受了。这么一想,阎小样对这个有些严厉的女警察,生出了许多好感,甚至敬意。

  没法阻挡自己,阎小样侧过头去,来看另一边的宋冲云。她发现了他的粗心大意,对他就有了些微的埋怨……汉子们呀,咋就那么迟钝呢?

  阎小样很是不忍了,她用带着手铐的胳膊轻轻地捅了一下谷又黄。这一次还好,没有受到谷又黄喝责,阎小样便想,她是体会到了她的关心了。都是年龄相仿的女子,这一点应该是好沟通的。阎小样呢,就不再犹豫了,她要说出自己的担心了。

  阎小样叫了谷又黄一声大姐,说:你别硬忍了,痛就是痛,那儿不好,你得说呀。

  谷又黄感知了阎小样的善意。她觉得这个爱唱信天游的漂亮女子,自己被判了那么重的刑期,却还不知愁苦,凭着本能,还要急煎煎关心别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为此,谷又黄想她不能再是一副凶巴巴的面孔,她是该有一点暖色的,哪怕对方是一个罪犯。

  忍受着疼痛的谷又黄,一定看见了坡梁上的山丹丹和兰花花了。显然地,她是非常喜欢满坡满梁,蓬蓬勃勃开放着的山丹丹和兰花花的,每一朵,开得都是那么的鲜艳,奔放,泛滥着一种野性的美丽。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吧,谷又黄赞美山丹丹和兰花花了。她说:多么自在的花儿呀!

  不用谷又黄说,阎小样也是喜欢山丹丹和兰花花的,但在此一时刻,阎小样晓得,谷又黄所以赞美山丹丹和兰花花,是说给宋冲云听的。宋冲云趴在司机老展的耳朵上,给他耳语了几句,善解人意的老展,就停下了车。车还没有停稳,宋冲云就跳了下来,向公路边的坡梁上攀爬去了。

  矫健的身姿,像是陕北坡梁上奔跑跳荡的山豹,宋冲云一忽儿采下一朵山丹丹,一忽儿采下一朵兰花花……他的怀里,很快就是一束壮观的花团了。可他好像还不满足,还在坡梁上追逐着山丹丹和兰花花,在奔跑,在跳荡……阎小样观察着谷又黄的表情,发现她被宋冲云的身姿吸引着。

  虽然眼睛追着宋冲云,谷又黄却还考虑了阎小样。她说:想方便吗?

  都是女孩子的问题,幸亏谷又黄想得到,阎小样就很老实地回答:有点想哩。

  谷又黄就押解着阎小样,跟随她去了坡梁上的一个背洼地,她护着阎小样,让阎小样解了个小手,然后又由阎小样护着她,她也解了个小手。到她俩回到吉普车跟前来时,宋冲云已从坡梁上先于她俩到了吉普车旁。

  很大很大的一束山丹丹和兰花花哩,宋冲云早用坡梁上的葛条绑扎好了,举起来,送到了谷又黄的怀抱里。

  让阎小样奇怪的是,宋冲云采来的花不是花,而是可以疗疾的药,谷又黄惨白的脸,埋在大团大团的花束里,也像山丹丹一样的红亮,原来严肃得有些发冷的神色,一下子也柔和温暖起来了。

  一边的阎小样,忍不住说:大姐,你真漂亮。

  车箱里一下子有了那一大束的山丹丹和兰花花,空间自然显小了一些,但却充溢着无处不在的花的馨香……谷又黄一会儿把脸偎在花束里闻一下,等一会儿,又把脸偎在花束里闻一下,脸上是久久褪却不了的红晕。

  在山丹丹和兰花花浓郁的香气里,阎小样困了,从来没有的困倦呢,她的头向后一枕,当下便睡了过去……睡梦里,她听人唱起了信天游。

  是她的母亲吗?

  是的,是活在阎小样心里的母亲在唱了。

  母亲唱的是陕北人人人都会唱的《兰花花》:

  青线线的来格蓝线线,

  蓝格茵茵的彩,

  生下一个兰花花,

  实实地爱死格人;

  五谷里来格田苗子,

  数上个高梁高,

  一十三省的女儿哟,

  数上格兰花花好!

  眼泪水水,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从阎小样睡眠的眼睛里滚落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