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就是麦季 二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李骏虎|发布时间:2015-04-17 22:32:51|

最早想让福元抱个孩子的,是秀娟,只是她没说出来。这几年秀娟的话越来越少了,红芳是和她说话最多的人,那是因为红芳是个没心计的人,对这位不愿嫁人的大姑子,她偶尔也会和别人说说她的闲话,但当她们面对面说话的时候,秀娟是从红芳的眼睛看不到别人那种古怪的眼神的--红芳看着秀娟的时候,眼神从来不躲躲闪闪。即使是这样,秀娟也没有提出来让红芳抱个孩子,回到那个家里时,她会替弟媳妇熬熬药,也会问:"你不嫌苦?"仅此而已。没人知道她多么渴望弟弟能有一个孩子,前好几年她就想让他们抱一个娃了。
  话多话少,秀娟从来是个豁达的人,谁家有红白喜事都能看见她拉把小凳子,坐在灶房旁的大盆边洗碗,那些年兰英嫌她丢人现眼,骂她,她依旧我行我素。这些年兰英也不骂了,但在那样闹哄哄的场所看到这一幕,也不会去跟女儿说句话。四十岁的人了,每天两晌下地,秀娟也没有晒出像红芳那样的紫斑来--真正白净的人是晒不黑的,顶多在夏天变红,一个冬天就捂过来了--但皱纹是不可避免的,眼睛已经不再和秋天的晴空一样清亮,头发里也有了白丝丝。一切都显示着秀娟作为女人最好的岁月过去了,像一块没来得及开垦播种的地,被荒草覆盖着,就连草也要渐渐黄了。但秀娟还是姑娘家的身材,劳动使她的胳膊和腿变得粗壮,可那腰身你从背后看去,总要误会是谁家十几岁的小女子。
  村里有闲话说,别看秀娟是吃了秤砣铁心不嫁,但在这件事情上,当妈的兰英只要还有一口气,那就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红芳站在老磨房的院子里喊:"姐--,你在吗?"她不愿意进秀娟的屋子里去,这么多年秀娟的屋里还是那么简单,一张木板床上挂个电灯泡,除了福元给她买的一台电视机,实在没其他可看的,跟刚住了三天人的一样。就听见秀娟在偏屋说话:"红芳,我正做饭呢,你进来吃根黄瓜。"红芳进了三片石棉瓦当屋顶的灶房,一边说:"做什么呀,别做了,咱妈叫你过去吃饭哩。"秀娟把一瓢面扑通丢回面缸里,递给红芳一根洗好的黄瓜说:"前天不是我才去过吗?这是怎么了?"红芳扑哧一笑说:"姐,你说抱个娃男的好还是女的好?"秀娟静静地问:"抱啊?能找下吗?"红芳说:"咱舅舅的孙子,怀了七个月了。"
  夕照从石棉瓦的缝隙里把黄红的光露在秀娟的右边脸上,红芳看见大姑子眼角的皱纹已经很明显,脸的轮廓跟婆婆兰英有些相似,她嚓嚓地嚼着黄瓜,笑模笑样地望着大姑子。秀娟笑着说:"我也觉得这个娃合适,再说舅舅也养不起三个孙子。"红芳骂着:"吃他娘×十年药屁事没顶,还得让人替咱受罪!我也想开了,抱的娃更亲。"她眼里突然有了泪水,看看秀娟说:"就是给你说了空话,还说我多生几个送你一个养老呢!"秀娟也拿手去抹眼睛,又劝红芳:"行了行了,侄子照样能养老,我走不动了他还不给我端碗饭?"红芳说:"要是个女子到了还是人家的人,养大了又走了,还不把人心疼死呀!"秀娟说:"呸呸呸,肯定是个男的。"红芳破涕为笑:"看,你什么时候能掐会算了!"招呼秀娟出门,"走吧,迟了咱妈又骂呀。"
  两个人出来灶房,见秀娟锁好了门,红芳就要往院子外面走,秀娟招呼她:"你来帮我搬件东西。"红芳跟着进了屋,秀娟从床下拉出两个方便面纸箱子说:"一人搬一个。"红芳问:"什么呀?"秀娟笑着说:"别管!"红芳搬起一个抱到怀里看看秀娟说:"这么轻?"秀娟说:"不是重东西。"红芳笑着问:"到底是什么好东西?"秀娟笑道:"好东西就是好东西,问什么!"
  两个人说说笑笑,一路走回来,看到跛子和福元还在院子里喝茶,兰英大概到灶房生火去了。福元见她们笑个不停,也笑着问:"你们怎么了?都喝猫尿了?"秀娟骂道:"扯你的嘴!"老头温柔地问:"箱子里是什么?"红芳抢先说:"我也不知道,你问我姐。"秀娟吩咐福元:"找两报纸去。"福元问:"干什么?"秀娟说:"放箱子里的东西,快点!"福元不屑地埋怨:"什么好东西,还要摆到报纸上!"红芳说:"叫你去你就去,这么不利索。"福元已经起身去了,秀娟和红芳把箱子放到地上。秀娟冲灶房喊:"妈,你出来。"
  就听见兰英在茅房里答应,一边系着裤子走过来,天光还很亮,她看到了地上的箱子问:"谁买的方便面?"红芳说:"我姐让从她那里搬的。"福元把报纸拿过来了,铺在地上说:"好家伙,我看你们要干什么!"秀娟问她妈:"我舅舅那里说定了吗?"兰英说:"那是我哥,又不是外人,他还要咱的钱啊?"秀娟就吩咐福元:"去抱娃娃的时候,把这两个箱子带上。"福元说:"人家不稀奇你的方便面吧?"兰英就骂儿子:"你知道个屁,现在坐月子都在医院,坐月子的吃鸡蛋,伺候月子的都吃方便面。"红芳附和道:"就是就是。"秀娟一边开箱子一边说:"这里头不是方便面。"
  几双眼睛都跟着她的手去看,箱子打开了,满满当当都是月娃娃的小衣裳,最上面是几双小小的袜子和虎头鞋。红芳第一个叫了起来:"妈,你看,你看我姐!"兰英默然地说:"低声些,我没瞎!"秀娟又把另一个箱子也打开来,是几床小棉被和小棉褥子,她把它们指给家里人看:"抱娃娃的时候用得上,得提前预备下。"兰英讥讽她:"这是给人家抱娃娃还是给你抱娃娃?"跛子老头不满地说:"你当妈的怎么跟娃说话?"秀娟知道这辈子她妈都不会忘记对她的怨恨,习惯了,也不计较,看看福元,黑瘦的弟弟正在那里慢悠悠地笑。
  "姐,你可真细心!"红芳由衷的感激之情写在脸上,她把那些小小的衣物拿出来,一件件摆在报纸上看,抬头问:"你多会儿做的,这得做个把月吧?"秀娟说:"我地里忙,下雨天还要追肥料,这几件东西做了一年多。"老头子忍不住也拿起来看,那小小的衣服拿在手里,仿佛抱着孙子一样让他的神情变得有如一个老太太一样慈爱。兰英却低声地呵斥道:"别抖了,不能拿回屋里去慢慢看?有人进来看见算怎么回事?"她讲的是有道理的,秀娟和红芳匆匆收拾进箱子,一前一后端回小两口的屋子里。福元不由自主地跟进来,站在身后看两个女人在床边摆弄小娃娃的衣物,秀娟回头看看他说:"奶粉也得提前买下。"福元笑笑说:"肯定要买啊,还指望吃红芳的奶?"红芳笑着回头骂他:"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