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就是麦季 九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李骏虎|发布时间:2015-04-17 22:34:36|

小两口商议了半天,福元去院子里了,红芳把秀娟叫到自己屋里,悄悄地探问:"姐,到底是不是真的?"秀娟坦荡地看着弟媳妇说:"什么真的假的,你也神经了?"红芳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当然不信......咱妈问你了吧?"秀娟摆摆手说:"问了,我说没有,她不相信么!"红芳也不相信秀娟的话,但她愿意相信大姑子,就说:"谁再胡说八道,我扯她的嘴!"秀娟说:"再有几天好太阳,麦子就焦了,电视新闻里说南边已经开始割了;我没工夫和咱妈生这肚子气,她愿意睡就睡着,我回去呀。"红芳说:"只要老天爷不捣乱,也不用慌,反正都是耍联合收割机,到时候我和福元帮你去拉麦子口袋就是。"秀娟说行,那我走呀。
  秀娟来到兰英的屋里,对睡着的妈说:"你这人真可笑,老了老了看不开了;我都四十岁的人了,还不知道个事情的反和正?用你对我这个样子?我一个人要干的活儿还很多,没工夫和你生这口气,你睡着吧,我走了。"秀娟说走就走,到院子里抱过小侄子亲一亲,又还给老头子,低声说:"爸,我走了她就起来了,你不信看着。"红芳捂住嘴笑,福元没听清说的是什么,也跟上笑。
  估摸着秀娟走出巷子口了,兰英突然冲出了屋门,站院子里冲门口骂:"厉害死你个奶奶,你脸比那城墙还厚,我丢不起这人!你和没事人似的,我们怎么出去见人?你把我气死吧......"她的头发也睡乱了,起来得太快,这会儿只觉得头晕目眩,赶紧说:"福元给我拿个椅子。"福元拿把椅子放在她屁股后面,兰英坐下来,谁也不看,把脸冲着大门口。红芳接过公公怀里的江江,抱回去了,说:"太阳太毒了,我让娃回去睡会儿。"跛子说:"我去做饭,福元妈你想吃什么?"兰英说:"什么也不吃,气也气饱了!"语气已经是很松动。福元说:"生气顶什么用?要是真有这事情,等那两个小坏仔回来,我把他们都骟了。可是看我姐的样子,不太像。"兰英瞅瞅儿子:"你懂个屁,肚子大起来才像啊?你姐心善,从来是不害人的,吃了亏也不吭气--我就是生她这个气,你说年轻的时候死活不嫁人,现在落下这个名气,活着窝囊不窝囊!"福元说:"还不是你这辈子太争强好胜,遮盖了我姐?"兰英斜儿子一眼说:"哦,你们都怨我吧,好歹把我气死了吧!"起来就回屋里去了。跛子埋怨儿子:"她好不容易起来,你又惹她干什么?没事你去给你姐帮忙,一会儿叫她过来吃饭。"跛子是最心疼闺女的。福元不高兴地说:"这还用你嘱咐?我姐就那二亩地,现在又都用联合机,我捎带就给她干了,倒是熬煎咱这一大家子的吃喝吧!"
  就听见有人进了院子问:"我婶子在吗?"福元一看是军军的妈巧香,心里就有火儿,说一声:"屋里呢。"干他该干的事情去了。巧香尴尬地笑笑,对灶房里的跛子打个招呼,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喊着:"婶子?"就看见兰英脸朝里躺在床上,于是在床边坐下,就开始呼哧呼哧地哭了起来。兰英转过来,阴沉地望着她说:"我养的女子不正经,勾引了你家娃,让你伤心了?"兰英的刀子嘴是没几个人能招架了的,巧香抱的就是个服软的态度,撩起衣角擦着泪说:"说实话哩婶子,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都是玉翠那个×胡说呢,村里谁不知道秀娟的为人?要造孽也是两个小畜生造的孽......可是婶子,说实话哩,我家那军军再淘气,他从小不是那胆子大的,强也是个木疙瘩,我真不相信他俩娃能做出这种不是人的事情来。也许,是个误会?秀娟没说什么吗?我们不能问,婶子你当妈的就没问一问?"兰英不是糊涂人,听人家说得在理,也就坐了起来,一边说:"我也不相信有真事情,可人嘴里带毒啊,还有那不要脸的婆娘自己站在街上宣传,也不怕她儿将来说不下媳妇。"听到这个茬儿,巧香又哭了起来:"该死的军军,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管他妈的死活。婶子,不怕你笑话,不知道哪个嘴长的把闲话翻到了我亲家那里,人家捎来话了,说收麦前军军不回来,那就是逃犯,就要和我们退婚,你说这刚花了万把块钱订了婚,人家要反悔了,到哪里去要钱啊!"巧香哭得很凄惶,兰英有心劝劝她,又不愿意让她觉得自己理亏似的,就说:"不行就报案,让派出所去找。"可把巧香吓着了,抓住兰英的胳膊说:"婶子,你要报案我就给你跪下!"又哭了起来。兰英趁机拿她一把:"不报案也行,你去跟那个烂婆娘玉翠说,她要再敢到处煽风,说我女子的坏话,就是逼我报告派出所。"巧香一万个应承:"行行,婶子,我去骂她,我就说去骂她哩,都是她那张嘴不好给我惹下的事情,我家军军要真退了婚,我就提上尿盆子天不亮去她家大门口骂街。"兰英说:"你坐一下,我去上茅房。"伸脚去勾地上的鞋,巧香赶紧弯下腰去从床底下帮她把鞋拉出来,嘴里说:"我不坐了,回去做饭啊婶子。"
  半夜里,跛子正睡得好,被人推醒了,睁眼看,昏暗中兰英坐在自己的单人床上,眼睛里仿佛有星光。老头子问:"你神经了?"兰英低声说:"福元爸,我说了你别生气,其实要是咱秀娟真怀上了,生下个带把的来,那也算是咱的亲孙子你说呢?"跛子马上就说:"我看你真神经了,这是人话吗?"兰英又羞又气,探身抓住跛子脑袋下的枕头一把拽出来,又砸到他身上去。跛子不敢动了,嘴还硬着:"你想想这是当妈的能说出来的话吗?"兰英一把揪掉他身上的毛巾被,低声骂:"你就是个绝户的命!"跛子只好坐起来,盘起腿来望着压制了他一辈子的厉害人,强压住心头的火气说:"可我看不是这么回事。"兰英问:"不是这么回事那两个小畜生跑什么呢?"
  关于这个问题,老两口讨论了大半夜,睡觉的时候,窗帘发白,院子里梨树上的麻雀已经开始吵闹成一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