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木的春天 三十六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吕新|发布时间:2015-04-19 23:43:05|

离开树林,前面一下出现了好几条令人眼花缭乱的路。曾怀林想起老宋的嘱咐:沿着距离小五金厂和小农具修理厂最近的那一条路走,农具厂最显眼的标志是那一堆堆锈得褐红的废铁。农场里坏了的农具都在这里修理,不需要拿到外面去修,甚至外面的农具有时也会送到这里来修。拖拉机对土地的作用,使得那些曾经亮闪闪的年轻气盛的犁铧完全锈死了,只能日复一日,憔悴木讷地闲坐在农具厂的门前,看着拖拉机大声地吼叫,一桶一桶地喝油,神气活现地奔跑,戴红花,受表扬,而它们却再也没有亲近田野的机会。

  青蓝的天空下,农场的景物不断地扑入曾怀林的视野。有一段时间,他记不起自己到这里来是要去干什么。

  按照老宋生前的描述和指引,过了配种站,过了外表花哨的共青团俱乐部和与之中间隔着一座小山岗的农场卫生所,曾怀林终于找到了那个时常有低价菜出售的地方一是两间潮湿的泛着一种生石灰味和韭菜气息的平房,光线很暗,只看见一台寂静的磅秤和一个正趴在一张小学生课桌上打瞌睡的人,那个人的一只手按着一个秤砣,像是担心秤砣会在他睡着的时候发生政变,或者悄悄逃走。

  那个一只手按着秤砣的人看来并没有睡着,至少不是熟睡,曾怀林从外面刚一进来,他就从桌子上抬起了头,冲着门口有雾蒙蒙光线的地方说道:

  “没有了。”

  “一点也没有了吗?”曾怀林一边适应着屋里的光线,一边问道。

  “就剩下这了——”

  那个人站起来,来到距离磅秤不远的地方,指着一小堆残缺不全的萝卜,并用脚把其中的一个萝卜踢回到堆里去,又指了一下旁边的一小捆甜菜。曾怀林在他的指点下,弯下腰看了看,萝卜大都是半个半个的,但基本还是好的;甜菜的叶子上边缘部分已经腐烂,变得像脓一样黏稠深重。

  “就剩下这了,”那个人说,“你还要吗?”

  “我要了吧。”曾怀林说,“多少钱呢?”

  “也不要过秤了,这么一点儿不值得一过。留下一角钱,你都拿走吧。”

  “应该还能从中挑出不少好的来吧?”

  “应该行,耐心一点儿,还是能拣出不少好的来。以前从来没见过你,你是头一次来吧?”

  “头一次。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曾怀林蹲在地上,把那一小堆萝卜和甜菜捡到他随身带来的一个柳条篮子里。磅秤员的通情达理和宽宏大量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这也让他越发感到拘谨和不安。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趁现在大好的时光,应该赶快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然后提着篮子离开。从相貌上看,眼前这位磅秤员应该属于那种对于身外之人和身外之物很挑剔,甚至近乎苛求的一个人,—会儿,他要是忽然变得不高兴起来,那也是完全正常的,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地上的东西都已放进了篮子里后,曾怀林拿起靠在磅秤上的一把扫帚,把堆放过萝卜和甜菜的那片地方仔细地清扫了一下。第一次来这里,一定要给人家留个好印象,他是这么想的。在他做这些的时候,那位磅秤员一直在旁边很平静地看着他,既没有说感谢,也没有说不用扫了。

  付了钱,提上篮子,正打算沿着刚才来时的路回去的时候,磅秤员却指着一扇门让他从那里出去。一出门,他吃惊地发现自己已来到了一条大路上。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坐落在不远处的农场的大门,不久前,他就是按照老宋生前的描述和指引,从那个大门里进去的,在里面绕了一大圈,却万万没想到他千辛万苦地要找的地方竟然就在路边。看来,这个门是后来才有了的,至少老宋还不知道,所有再来买菜的人都不用再进到农场里面去了,不需要再绕那么一大圈了。老宋向他描述和指引的是一条过去的老路,这说明自从这个临近大路的门开通以后,老宋还没有来过。

  老宋啊!

  青蓝的天空下,一排雁阵刚刚过去,没有民兵从寂静的原野上走过。发往专署所在地去的一天一趟的长途客车正在刘家坟一带费力地爬坡,从远处看,像是静止不动的。

  他看看篮子里的菜,萝卜虽然都是半个半个的,但其实没有什么,将来吃的时候不也还得要切成小块嘛,甚至还得切成更细的丝。甜菜的主要部分还是好的,一出了门,他就已经想好了,回去后,他要给它们做一次手术,只要用剪刀把边缘上那些腐烂的部分剪去,就会是一小捆新鲜碧绿的菜。

【白杨木的春天】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