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苏叔阳|发布时间:2015-04-22 21:04:07|

“哈哈哈!”欢快的笑声在住院处的庭院里响起。医院里的几个小伙子,正围观孙大勇和另一个化验员的摔跤比赛。他俩把白大褂挂在修剪成蘑菇状的冬青树上,只穿着短裤背心在绿葱葱的草坪上作柔道表演。

  不少病房的窗子都打开了,有几个病号从窗口伸出头来笑眯眯地盯着这场角逐。

  孙大勇终于占了上风,把那个化验员骑在身上,他还使用了擒技、绞技,把化验员的背心抓住,在他脖子上拧着。化验员的两只手伸出来,在草地上拍打着。

  “停!”担任裁判的司机小刘,高声呼叫。

  可是孙大勇似乎陶醉在胜利的欢愉中依旧绞着那背心。

  “快放手,放手,要把他憋死了!”人们喊道。

  “撒手!”小刘跳进圈子,一把将孙大勇推开。

  化验员脸憋得紫红,还躺在地上。几个人跳过去,要给他作人工呼吸。

  小刘高声宣判:“原来是孙大勇胜利,可是由于他犯了规,本裁判宣布他输了。”

  “哎哎哎,有你这样儿的裁判吗?”孙大勇不服气,拎着白大褂冲他嚷嚷。

  那化验员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窜起来,跑过去就揍了孙大勇一拳:“你混蛋!”

  孙大勇也不示弱,扔下大褂刚要挥拳还击,郑柏年走过来,大叫一声:“住手!”

  运动员都住了手,虎视耽耽地彼此凝视着,运着气。郑柏年站在草坪外面,严厉地说:“都出来。”

  小伙子们一个个从草坪里走出来。

  郑柏年看看他们,轻声说:“我真为你们难过。难道你们真的象有些人说的那样,连一点起码的是非、美丑都分不出来吗?医学的发展,是一个民族文化水准的标志之一呀。医学水平的高度,除了看医疗技术,还要看护理水平,医院设施,管理制度,好多好多方面。你们的言行也代表咱们民族的文明。你们真的就那么不给我们祖先、我们后辈争气吗?这病房区怎么能……好了,你们都回去想想,明天,每个人想一个办法,怎么弥补你们今天造成的影响。大勇!你跟找来。大家上班去吧!”

  小伙子们都低着头走散了。孙大勇还低头站在那儿。

  郑柏年拎起他的自大褂,递给他,说:“穿上。”

  孙大勇默默地穿上白大褂。

  郑柏年边走边说:“你告诉我,你最恨什么样的朋友?”

  孙大勇喊着嘴说:“我没朋友。”

  郑柏年止住脚,回头看看他:“你没朋友?哎呀,你这日子可怎么过呢?下了班都干什么?”

  “下了班儿……护城河里游泳,马路边儿上打扑克,馋了,小酒馆儿里撮一顿儿去。”

  “你一个人?”

  “有几个人常跟我一块儿。”

  “那不是朋友?”

  “说不上。”

  “为什么?”

  “他们都不跟我过真话儿。”

  “那,你觉得这日子有意思吗?你不难过?有了点儿心里话,也没法儿找个知心的人说说?”郑柏年看着他。

  “唉,就那么回事。人生下来就是单蹦儿出来的。就算是双棒儿,也得一个一个生下来,谁也不能找个朋友手拉手儿一块儿出世。死的时候儿也是单蹦玩儿完。不能俩人一块死,除非约好了,一块儿自杀。可不就一个人儿混日子呗。”孙大勇还挺有理。

  “嗯,你还有一套人生哲学呐!”

  “什么哲学不哲学的,我不懂。我就知道人有钱就受人敬,没钱受人欺。”

  “那,你看我有钱吗?”

  孙大勇咧咧嘴,算是笑了,说:“您呐,可谈不上富裕,比我挣得多点儿,也有限。”

  “别人是不是都欺负我?”

  “哪能跟您比呢!您有学问呐,又是副院长。地位在那儿摆着呐。人家服您。”

  “不服你?”

  “我算老几呀?!”

  “不!”郑柏年严肃起来,“你怎么算老几呢?你是祖国建设的主力军,咱们医院工作的接班人呐。”

  “您拿我开涮。”

  “我涮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说。”

  孙大勇不说话了。

  郑柏年搂着他肩膀,边走边说:“咱们要建个骨科。”

  “我知道。”

  “我想去,也想把你调去,咱们一块儿学习骨科的治疗技术……”

  “我?”孙大勇吃惊地瞪起眼。

  “你。怎么,你比别人少几个手指头?你什么也不少,就是少点儿志气。我告你说,我已经向院党委打报告,提出要你了。可有一样,那种不爱护同志,不讲信用,不尊重别人,也不尊重自己的人,我可不要。你回去吧,想想你今天有什么不对,明天告诉我。明天不行就后天,你想清楚了,就去办手续,上骨科筹备组找秦大夫。不然,就别去。我还有事,回头见。”

  说罢,拍拍他肩膀,走向病房。

  孙大勇站在那儿盯着他的背影,站了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