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苏叔阳|发布时间:2015-04-22 21:05:15|

新华医院这次民意测验的结果,让上级很不高兴。这二百五十四张空白票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也需要弄清。所以,这次测验之后的第三天,那位上级代表又来了,召集了一个业务骨干(主要是中年知识分子)座谈会,要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各抒对于新华医院改革的己见。按照现今开会的通例,一定是要先沉默十分钟的,然后,转入“今天天气”的议论,最后才由一位历史性的首席发言人打头炮,这才算正式进入议题。然而,出乎那位代表的预料,他的动员演说还没结束,就有一位医生打断了他的“官样文章”。

  “请问,这次领导班子的安排,是真想听听新华医院职工的意见呢,还是上级早有安排?假如人选已经定下来了,那么我看这个座谈会,实在没有召开的必要。还不如去多看几个病人。”

  现在,的确要对知识分子另眼相看了。他们大多数不再怕反右派斗争,说起话来,有时候也的确让人难堪。但上级代表毕竞是上级代表。他一点也不为这桀骜不驯的发言恼火,而是笑嘻嘻地说:“您看呢?不听大家的意见,我干嘛还要来呢?要说领导一点儿考虑也没有,那不又是胸中无数了吗?要这样的领导有什么用呢?”

  多好,两头儿堵,这就叫“辩证法”,不过是他们那些人的辩证法,离真正的辩证法相去甚远。

  “问题在于谁说了算。要是领导已经定下来了,只是走走征求意见的形式,对不起,真不如去上班坐门诊。”那知识分子也不含糊。这年头儿谁怕谁!

  “当然要听大家的意见咯,怎么会走形式呢?”代表到底有博大的心胸,一点儿也不气恼。

  “那好,就请公布一下上次民意测验的结果吧。”那医生索兴站起来,激动地说,“据我观察,上次交空白选票的,几乎有二分之一。这就说明了民意,对这次测验持不信任态度。林院长,这并不是人家不信任您,而是不信任那条规定。”

  “哪条规定呢?”上级代表问。

  “就是您说的测验结果不公布。”那医生一点也不示弱,反而激昂慷慨地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不知道您是不是。我想您一定也是的。可我弄不明白,一个共产党员又号召群众投票选举自己信得过的人,又不敢公布这选举的结果,这是共产党的作风吗?党的三大作风之一就是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啊!”

  代表的脸上有些不愉快的颜色。一个医生抻抻发言者的衣角,提醒他,言辞要适当地讲究些分寸。谁知道那发言者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他说:

  “别抻我衣裳,我没有说什么不合适的话。我叫秦国祥,这位同志也认识我。我在公开的会议上批评我认为应当批评的现象是合法的,任何人也不能对我施加报复,给我穿小鞋……”

  “不会的,不会的。哈哈哈,说吧,我很欣赏你的发言。”代表说。

  “问题是我们说得太多,做得太少了。”秦国祥说,“郑柏年同志是我们新华医院众望所归的同志。可是,至今他的副院长也没有得到正式的任命,他连党委委员也不是。我相信这次民意测验的结果,他的票最多。可是,他如今却……”他说不下去了,激动地站在那里,直愣愣盯着那位代表,半天他才说,“改革,是群众的事业,也只有相信群众才能搞好……我们,我们宁愿要一个年迈的,但是为人正直、出以公心的林院长,也不愿要一个年轻能干,象泥鳅一样的安适之。完了。”他坐下了。

  林子午听了他的话,内心里象开了锅一样。他感激大家的信任,他想不到自己在群众中还有这样的威信;但他又恼恨自己,恨自己那么没出息,全是因为自己的无能,以致郑柏年连副院长也不是名正言顺的,而安适之却……

  “林老,”上级代表坐在沙发里侧过脸问他,“郑柏年同志的副院长不是早就批下来了吗?”

  “我没有见到过通知。”林子午没好气地说。

  “哎呀,这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点问题。这件事我可以作主,回去再抄一个批件给你们。公布嘛!柏年同志早就应该正式任命嘛!”

  “晚了,到了这时候!”秦国祥大声说。

  “什么时候?”代表说,“不要瞎传消息嘛,还没确诊嘛!这消息瞎传会扰乱人心嘛!嗯?”

  得,秦国祥当场就受到了报应,而且是讲不出口来的报应。哼,小子,你神气什么,教训人你还太嫩一点儿。

  “大家说嘛,还有什么意见?医院怎么改革?不一定光谈干部人选嘛。”

  白天明的确傻,竟听不出代表这是要转移话题,竟接上去,谈了一通医院制度、管理方面的建议,还差一点把郑柏年的调查泄露出来。秦国祥一劲儿朝他使眼色,他还以为是暗示他不要谈得过多,好给别人留出点发言时间呢。他急急忙忙说:“今天时间不多,先谈这些吧。”

  “不忙不忙,时间还早嘛。”代表说,“你谈得很好,可以再详细谈谈嘛!''

  这代表的年龄比白天明大不过五岁,可那派头儿却俨然是个高高在上的领导。

  又是秦国祥说话了:“白大夫谈的这些,可以再开会谈,而且我相信可以谈三天三夜,那也谈不完,大家都有许多建议。”

  “对对。”白天明同意这看法。

  “可是连领导班子都确定不下来,还谈什么别的方面的改革?今天还是着重谈干部人选问题吧。”秦国祥说。

  哎呀,这小子的头真难剃呀。

  “对,还是说这个吧!”大家一致赞同,“这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代表想了想,也很坦率:“看来,大家对安适之同志有意见。好嘛,可以谈谈嘛。谁也没规定,他就是林院长的接班人。不要捕风捉影嘛。哎,老安怎么没来参加会议?当面听听大家的意见也很好嘛。”

  这下子热闹了。不用说安适之不在场,就是在场也挡不住勇气十足的人对他的批评。还是那句话,现在,谁怕谁?

  可怜的代表啊,你是微不足道的。可是,你代表着一股因循守旧的势力。你们还生活在自己官僚主义的乌托邦里,陶醉在上下应付的游戏中。你们根本不知道,实事求是的清风怎样猛烈地吹动了亿万群众的心扉,那一架架风车转动起来会产生多么大的动力。党中央实事求是的路线就是改革的巨大能源,亿万群众的心发出的能量将摧毁一切僵化、保守、敷衍、渎职的绊脚石。改革者的步伐将从你们头上越过去,奔向灿烂的明天。那明天,已经让群众期望得太久,太苦了。是的,我们落后了。为了争取自身的解放,为了争得作主人的权利而付出重大牺牲的人民,对于贫穷、落伍已经到了不可忍耐的程度。因此,当党中央勇敢而清醒地发出呼唤的时候,还能有什么力量阻碍这奔向明天的队伍?牢骚,不满,是对今天种种不尽如人意的东西的指斥,这并不完全等同于消极。人们一边有高声的牢骚,低声的叹息,却也一面埋首向前。他们知道,收拾这样一个百废待兴的局面,总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过了十年、几十年之后,人们将会怀着感激的心情,感念那些在转折的关头挺身出来挑起重担的勇者,同时会宽容他们不得不或者不能不犯下的种种错误。朝令夕改的现象一时还难以避免,因为现在我们正在从事我们的先人谁也没有经历过的事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正在前进。我们还要更快地前进。可怜可悲的代表哇,你们的心太小了,装不下群众的积极性。你们的头脑也太缺乏分析力了,难以分清群众的牢骚中哪些是对改革和进步的渴求。群众要超越你们划定的违背实际的框框的勇气把你们吓坏了。说你们是害怕暴风雨的海鸥也许太过分了。但你们至少是企鹅,在群众改革的风雨前面哼着,哼着。勇敢些吧,丢掉你们的不切实际的“尊严”与过时的作风吧,到群众中去,这才能做一个象样的领导者。不然,怕连自己的位置也保不住。改革,这是动真格的。没出息,没本事,只靠“假大空”来唬人的人,今后的日子是难过,而且必将是越来越难过了。

  座谈会的参加者,都踊跃发言,讲出了许多难以驳倒的理由,来说明安适之作院长的不合适。又提了许许多多目前可以立即办到的切实的改革。白天明在这会上受到了很多教育,单单那股盼望进步与改革如大早之盼云霓的热情,就使得他浑身热血沸腾。最有意思,也是最让人动感情的是座谈会最后的话题。大家说,盼望郑柏年的病是一场虚惊。但科学与事实,从来不照顾人们的情感。万一柏年的病在不治之列,那么,这件事难道不引人深思吗?难道不值得我们在学习他的精神之余,再想出点什么,以利于今后,以利于少出些这样的悲剧吗?

  那位神气十足的代表,万万没有想到以上级代表君临下级机关有所垂询之尊,会受到如此坦率、如此难以回旋的诘问,最后闹得张口结舌,连“嗯,啊,好的嘛”,也说不出来了。他闹了个大窝脖儿。会议参加者都觉得痛快,唯有林子午稍有点担心:他这么窝着心回去,必定会有对新华医院不利的汇报,而且会说我,林院长在场,而不加制止,这是成心围攻上级。可老头儿又转念一想:“哎,反正我也不想当这个官了,乌纱帽迟早要摘掉,他们还能怎么的?此时此刻,倒真应该办点切实的事。一天不退职,便要办一天有利于医院的事。”想到这里,他又心安理得了。

  没有了职位的重压,老头儿变得空前聪明起来,而且勇气倍增。他决心首先要治好郑柏年,而且让安适之当医疗组副组长,看你在这人命攸关的问题上,还敢闹什么花招!有我老头子把关,我要看看你们每个人,看谁的心不够分量!

  这个会还没完,他就让秘书通知安适之,哪儿也不许去,开会研究对郑柏年的治疗方案。

  这会一结束,林子午连那位代表都不送,立刻回到办公室召集有关人员开会。

  他的积极性一起来,真个是废寝忘食,连晚饭也不吃。由五点到七点半听取白天明关于郑柏年治疗方案的汇报,征求意见,而且宣布,明天还要再开,让每个人都拿出意见来。

  安适之可急坏了,他不住地看表,暗暗咒骂老头子心血来潮,因为他晚上还有一场角逐,那一点也不比争夺院长更省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