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苏叔阳|发布时间:2015-04-22 21:06:18|

安适之踏着星光走向章秋丽的家。从那个风雨之夜以后,他每天住在那儿。前天,他又和秋丽到办事处履行了结婚登记手续,索兴再也不回宿舍,每天和她厮守,尽情地享受第二次新婚的欢乐。他常常看到邻居们侧目而视的眼光,好几次走上楼梯时,还仿佛听见在院里乘凉的老太太、小媳妇们的窃窃私语。让她们说去吧,长舌妇。我们结婚了。就算没结婚,两个单身男女的欢情也不受法律的干涉。哼,庸俗的小市民们,你们除了打探别人的隐私之外,还会干些什么?中国倒霉就倒在你们身上。

  他又突然想起手术前天明对他说过的话。那时,天明用悲戚的目光望着他,叹息道:“唉,但愿我能把柏年治好。他还有多少大事好作呀!单单为了他那个设计就得给他留下充裕的时间。”

  他问天明那是个什么设计。天明又吞吞吐吐地不说。他急切地对天明说,你这个人呐,现在是要尽一切力量帮助柏年,假如我们一起帮助他完成他的设计,对柏年不也是个安慰,不也等于给了他战胜死亡的力量嘛!

  天明终于告诉他了,那是一个现代化医院管理方面的大胆而又科学的设计。

  哎呀,这项工作本应该是我安适之作的呀,这样一项设计会使安适之的名字响遍世界的呀!真笨,真傻,为什么在这之前就没有想到,而让这个“倔根柏”占了先筹呢?!怎么才能挽回呢?他反复地想着。

  他走进楼道,登上三楼,开了灯,刚要用钥匙开门,门忽然打开了。

  章秋丽蓬松着头发,以娇艳的丰姿,站在门口迎接他,在门口就给了他一个迅捷的吻,然后把一个纸牌子钉在门板上。

  安适之睁大眼睛一看,只见那纸牌上是赫然两个大字,道是:“已婚。”

  他一愣,瞧瞧章秋丽。章秋丽得意地一笑,一把抱住他,把他拉进屋门。

  给郑柏年做完手术,袁亦方把天明叫到家里。吴一萍已经提前回来,做好了晚饭。她特意煮了一锅绿豆粥,怕天明因为着急而上火。

  但是,这顿饭,谁也没心思吃。

  天明端着碗却依旧想着刚做过的手术,回想着每一刀是否都准确无误。他呆呆地坐在饭桌旁,不说一句话。

  静雅也望着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情绪,又心疼他,又为他担心,不知道他累了这么久,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她也为自己难过,自己现在是肿瘤科的医生,但是面对柏年的病,却拿不出一点有效的办法。是的,目前全世界的医学还都无法对付晚期的癌症,甚至对癌症的病因也没有研究清楚。然而,作为医生,看着一个个癌症患者在痛苦中告别人世,心情不能不说是沉痛的。

  晚饭还没吃完,魏旭之就赶来了,他详细地询伺了手术的细节,一定要天明作出保证,说他的每个动作都是准确无误的。天明可不敢作这个保证,只说他相信自己是尽了最大的力量,现在回想起来,也没有失误。

  “哎呀,你痛快些好不好,哪个问你失误?我是问你准确。有了失误还了得,那是人命关天。”魏旭之顿着手杖喊道。

  “旭之兄,你不要喊嘛!”袁亦方坐不住了,他也大声嚷起来,“没有失误就是准确。这还弄不清?天明是不愿意把话说满,你可还要逼他。”

  “我现在就是要他说满,满到底!他讲得满,就是说他有信心。老家伙,我现在愿意他自满,不要他谦虚。”

  “你可真不讲理!”袁亦方说,“你知道不知道他累了一天……”

  “不要你讲。你也不会开刀,累不累你也不晓得。”魏旭之说,“白大夫,你讲嘛,尊驾的手术保险不保险?”

  “魏伯伯,”静雅说,“任何手术都不能打包票,何况这么大的手术。这还要看柏年的身体……”

  “你不要插嘴。我晓得你是向着他的,你喜欢他……”

  “哎呀,旭之大哥,”吴一萍说,“您今儿提心吊胆,五脏六腑都挪了位吧!您要再挤兑天明,我可就对您下逐客令啦。’,

  魏旭之长叹一声:“唉,你们都糊涂哇。我心不安,睡不好觉。我是来求天明的,哪怕他给我说句假话,说手术好得很,一切都好得很。骗骗我也好嘛!偏偏他这个木头脾气。还有你这个老师,现在谦虚起来喽。我不要你们谦虚,晓得吗?”

  白天明走到他身边,红着脸说,“我现在说句实话吧,我刚才反反复复地又把手术想了一遍。”

  “咋样?说!”

  “每一刀都是准确的。不过……”

  “好,打住!”魏旭之扬起一只手,“我不要听你那'不过’,有前一句就足够了。谢谢你!”

  他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停住,“不行,我还得去问问林子午。要他作个保证。”

  “老东西,回来!”哀亦方叫住他,“你有没有一点仁爱之心,人家在手术室站了六七个钟头,那么大年纪,能不累!你是成心把人家累病了,累倒了,你去替他当院长,是不是?”

  魏旭之听了,站在门口,掂着手杖,犹豫着:“那,那怎么办?我还是放心不下呀!”

  袁亦方走到他面前,瞪着眼看他,然后叹口气,“唉,你呀!我陪你一块儿去吧!”

  “嗯嗯,看来你也不放心。”

  “不,我放心得很。只是陪着你。”袁亦方一推他,“走吧,老东西。”

  两个人一齐走了。

  吴一萍要去接晓晨和梅梅,静雅劝她在家歇着,自己去接她们。晓晨在柏年手术做完之后,昏过去了一会儿,现在还在急诊室休息。天明说他要回家去,好整理一下内务,不然,那家就太不象话了。

  他和静雅一同走出去。

  这是他和静雅第二次在夜的市街上行走。刚才魏旭之的话给他们都留下了印象。看来,他们两个的结合,是符合公意的。然而,柏年的病给他们的心堵上了一道墙,现在他们谁也没有谈及个人生活的兴趣。虽然在这广裹的世界上,每一分钟都有人死亡,同时有人结合,也有新的生命诞生,但是作为至亲的好友,当柏年生病的时候,去追寻个人的幸福,在天明看来是不道德的。所以,尽管今天有一个向静雅吐露衷肠的时机,他也没有这个心思。而且他太疲乏了。他急于回家休息。

  静雅走在他身边,一句话也不说。她在思考着怎样安慰晓晨。她太不幸了。自己所能做的,就是象妹妹一样地给她以宽慰。呵,假使自己也碰到这种不幸呢?能不能象晓晨那样坚强?瞧她,把花献给了天明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在想着别人;感谢别人付出的劳动,她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呐。天明也不错,他勇敢地担负起这次手术,把朋友的生命和全院职工的期望揽在自己肩上。这不光得有点大公无私的精神,还得有点气魄才能办到呀!不象安适之,听说他又结婚了。奇怪,象他这样的人偏偏干什么都顺利。从前,他比任何人都快地升了官。经过十年的浮沉,他又漂起来了,而且位置比先前还高。生活上,也是这样,失去一个家,马上又有一个家。说不定,他再离婚还会很快地再结婚,总是有人要嫁给他的。而自己呢,说不定一直会单身过下去。不错,人们都希望自己同天明在一起,可是,这不是儿戏,现在也不是时候。

  他们走到电车站,忽然看见孙大勇领着梅梅从糖果店出来,梅梅抱着一个圆圆的大糖盒。他们急忙走过去。梅梅看见静雅就咧起小嘴要哭。静雅急忙抱起她来。

  “妈妈,我要妈妈。”梅梅说。

  “她妈妈一会儿就回来,”孙大勇说,“急诊室的小赵正给她联系出租汽车呢。”他拍拍梅梅的头说,“好梅梅,妈妈一会儿就回奶奶家。”

  白天明看见梅梅,忽然想起什么,也走进糖果店去,静雅便抱着梅梅跟进去。

  白天明买了许多话梅和橄榄。静雅也买了一大包点心。孙大勇抢着付钱,说:“该我来呀,梅梅是我领来的。”

  静雅朝他笑笑说:“可你一个人不能包办了呀!”

  孙大勇只好咧咧嘴,又拍拍梅梅的头,说:“梅梅,你还想要什么,叔叔给你买。”

  梅梅想了想,说:“我想要熊猫儿。”

  “好咧。明儿,明儿叔叔一定送你一个。”大勇说完,就朝天明、静雅笑笑,告辞走了。

  走出糖果店,静雅把那包点心递给天明,说:“你拿去,当早点。”

  “不不,我……”

  “拿着。我还不知道你,准是每天早晨空着肚子上班。哼,懒死你。”

  “懒死你。”小梅梅也说。

  “嗯,不准这么说叔叔。叔叔累了,他给爸爸治病来着。”

  “叔叔好。”梅梅说着侧过头来亲了一下天明。

  天明笑了,说:“梅梅真乖。阿姨也好。”

  梅梅又抱住静雅的头,亲吻她的脸。静雅忽然红了脸,把头埋在梅梅柔嫩的脸上,轻轻地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