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须一瓜|发布时间:2015-04-29 22:21:59|

郑静尸体被发现已经是一周后。房东偶然来视察房子,闻到异常臭味。当时二楼的住户趁机要求减免房租。他们说,电镀厂搞得这么臭,你要再不减房租,我们马上也搬走啦!

  房东平时不住这儿,对臭味感觉比较灵敏。他不理睬租住户,独自楼上楼下像狗一样地嗅着走着。在三楼,他忽然就高喊起来,报警!快报警!

  这是个不时飘着毛毛雨的潮湿而温热的季节,郑静身上开始有了米粒大的小蛆子。蛆子是从郑静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他肚子被划开了一个并不深的口子,但是出血很多,但致死伤显然是他脖子上那根苹果绿色的绳子。郑静的脸又肿又歪,上面涂着像蛋糕奶油一样的东西。

  出现场的几个警察,在现场捂着鼻子拼命狂倒高梁酒,想压掉浓烈的恶臭。他们一眼就看到郑静脚上戴着非常紧的手铐,翻过来的时候,他们更目瞪口呆地发现,他还戴着指铐,两只大拇指几乎都黑烂掉了。

  赤身裸体的章利璇就抱着大狗熊倒在电视矮柜的那一边。

  她死于切腕。法医发现,她的尸体比郑静新鲜两天。

  警车穿过开发区荒凉的土地,在迷迷蒙蒙的狗尾巴草原中一路颠簸着远去。毛毛细雨中,草群和天空一样辽阔而迷蒙,像狗尾巴的草穗子的细针上,都挑着细小的水珠子,慢慢慢慢它们会变大,然后倏地消失了,看不出是滴落的,好像是顺着毛毛雨中的秘密通道,忽然消失在红土地上了。

【毛毛雨飘在没有记忆的地方】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