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守城篇 第三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方方|发布时间:2015-05-12 23:18:55|

蛇山顶炸弹爆响时,洪佩珠正在喝茶。响声太巨大,吓得她茶杯落地。不及收拾自己的恐惧,蓦然就想,会不会是陈明武干的。想罢浑身发软,然后身不由己,脑子里只存一个念头:找陈明武。

  她穿过宾阳门洞,出到城外,立即傻住。四处游走着一些大兵,或拆屋或驱人,叫骂哭喊,混成一片。以往熟悉的一切全都不见。人声嘈杂的街道就仿佛从来没有过。这是穷人的居住区,就算店铺,也尽是小店。而明武的家,原本就破小,在这废墟之间,洪佩珠连方位都找不到。

  洪佩珠又疾步朝花园山去。在天主教堂门口,遇到孟洋人。孟洋人说,洪小姐啊。天快黑了,不安全,你要早点回家。孟洋人跟洪佩珠的父亲熟。花园山的洋人多,洋人最喜欢聚餐。洪佩珠的父亲常在被邀之列。洪佩珠的母亲是小脚,于是父亲身边就总带着洪佩珠。洪佩珠花容月貌,洋人们都喜欢与她搭讪。但陈明武说,孟洋人最虚伪。洪佩珠于是不喜欢孟洋人,她连理由都懒得想。洪佩珠淡淡答了一句,我知道。继续自己的疾行。

  孟洋人走了几步,突然又叫,洪小姐要找梁家三少?洪佩珠回过身,说是啊,我找梁文琪。孟洋人说,梁家今天下午全都过了汉口。家里只剩几个下人看门。你快回家吧,跟你爹说,赶紧去汉口避几天。武昌这阵子有大仗要打。

  洪佩珠怔住,不知道自己如何是好。她伫立了几秒钟,在孟洋人的注视下,掉转了身,疾行也变成慢走。走到戈甲营,她想起王子政的租屋在太平试馆,拐个弯,便可以到。曾经陈明武带她去过那里。洪佩珠念头到此,脚步便转了方向。

  王子政的门锁得很紧。洪佩珠敲了好一阵,门才开了条缝。王子政见是洪佩珠,很吃惊,说你……?洪佩珠说,我想找明武。王子政轻松一口气,也没让洪佩珠进门,说我下午才跟明武分手。洪佩珠一脸惊喜,说他去了哪儿?王子政说,去宾阳门了。不过……“王子政话头突然顿住。洪佩珠说,不过什么?王子政犹豫一下,说不过,梁文琪刚才来我这里,说他回家时,正见军警追捕学生,奔跑的学生像是陈明武。如果真是,恐怕是凶多吉少。

  听王子政这样一说,洪佩珠急得眼泪水就流了下来,哽咽着光哭,也不说话。王子政说,先回家吧。我得马上出门。这几日北军赶着修城墙,以前垮掉的城垛又都新修了一遍。司门口南楼洞都垒起了沙包,估计要不几天会封城。北伐军定是会攻城的。徜若城被攻破,少不要巷战。我劝你赶紧投奔到汉口亲戚家去才好。

  洪佩珠被王子政描述的前景吓着。她想了想,说不行,我非得找到明武。王子政说,也好,找到明武,叫他一定尽量过江。如果找我,就去满春茶楼找一个叫阿四的伙计。

  洪佩珠点了下头,没说话,掉头而去。她一边落泪,一边祈祷,主呀,你千万不能让明武出什么事。如果你保佑他,我将以你的名义去帮助十个有难的人。

  夏季阴沉的下午,在洪佩珠的脚步中,渐渐灰黄。起了一点风,凉意随风而至,落在身上,像水浸过。街上的人渐行渐少。该出城的人都已出去,剩下不多的,纷然紧张着面孔,匆匆地趋身往家赶路。

  武昌城的晚上,业已开始戒严。夜间挂着箭头形令牌的巡查队一出来,热闹过上千年的武昌城便如空城。大街小路,除了幽灵般的巡查队,闲人绝迹。笑声和歌声,甚至叫骂声,也都消失殆尽。巡查队不是善辈,晚间遇到行人,二话不说抡起军棍就打,徜有争辩,枪杔和刀背便会一起跟进。如果叫喊,拘捕就免不了。

  洪佩珠走得腿软,陈明武却百寻不见。眼看天已黑尽,无奈的她只好怏怏回返。洪佩珠的父亲在督署做官,她是不用害怕巡查队的。只需要报出父亲的名讳,巡查队就会老老实实。纵是如此,洪佩珠还是不想被巡查队撞着。这年月少一事就是福。

  走过一个街巷,一只黑猫从屋角窜出,迅疾地从洪佩珠脚边掠过,吓她一大跳。洪佩珠不禁尖叫,不由自主朝墙边躲闪。膝盖碰在墙角,疼得钻心。她倚在墙角不敢动,待意识到不过一只黑猫逃窜时,心情才稍稍定住。

  黑猫消失不见。天并不算太黑,它居然霎那就没了影子。洪佩珠心里蓦然冒出不祥感。她觉得这黑猫的出现,暗示着什么。甚至,她已经碰到这个暗示的触角。只是,她的思路不敢再往前行走而已。

  洪佩珠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回到学校。巡查队已经上街,远远的某个角落会突然发出一二惨然喊叫。

  刚到学校门口,一个人扑上来,拉了洪佩珠就走。洪佩珠大吓,几欲瘫软在地。待看清来人原是她家的管家老那,气得跺脚。老那急道,二小姐,你到哪里去了?老爷太太派人到处找你,一家人都在等你。洪佩珠说,等我做什么?我平常也经常住学校呀。老那说,现在不一样。这仗说打就打,你没见武昌城乱成了什么?老爷交待说,明天清早,所有人都过汉口,到大少爷家暂避。洪佩珠叫起来,我不去,我要留在这边。老那说,这是老爷的意思,你回家跟老爷说去。洪佩珠说,我不回去,我还有事。老那哭丧着脸,说二小姐,老爷下午已经对我发了话,今天如找不回二小姐,这辈子就不必再进洪家的门。

  洪佩珠听老那如此一说,心里有点怯。因为父亲从不说如此狠话,看来事非一般。洪佩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就这么紧张了?老那压低了嗓子,真不是一般事。听说北军全都败逃进了武昌城,连吴大帅*也受伤逃回汉口,南军一路追来。吴大帅下令严防死守,蛇山上都架满了炮。站在昙华林都能看到炮口。你想想,仗打到家门口,能不紧张。两军对垒,炮弹飞来飞去,哪颗都不长眼,落你家房子上,一个都逃不脱。洪佩珠说,别吓我。老那说,这是老爷说的,我可说不出这样的话。我只见到武昌城里有钱人都在往城外跑。官厅已经默许武昌居民离开这里。老爷说只有躲到汉口租界里才最安全。大少爷也托人带了话,说房子已经腾好,要老爷太太带着你们兄弟姐妹务必明天过江。再晚,怕出都出不去了。

  老那正说时,仿佛就在附近,轰然一声巨响。响过后,立即有人声炸起,瞬间,又回复静寂。洪佩珠从来没有听到这么巨烈的响声,吓得全身发抖,话都说不出。老那忙架着她,贴着街边,隐身在屋檐的阴影下,急速地往家里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