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守城篇 第六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方方|发布时间:2015-05-12 23:24:16|

贺胜桥似乎并未传来胜利捷报。北伐军的脚步仿佛都能听见。武昌城的十个城门像是瞪着的十只巨眼,紧张焦灼,怒气冲天。

  严防死守武昌城几成定局。上面传达,固守以十日为限,十天之后便有大军渡江解围。司令部下令,城外墙根上近距离的民屋限时全部拆毁,以防北伐军混迹于中,乘机攻城。

  命令一出,几发炮弹打去,千百的房屋立时倒塌。原本已被赶走的市民,突然又黑鸦鸦出现在此。眼见自己的家宅瞬时成为废墟,呼天抢地声顿起。怒骂嚎哭更是顺江流连绵几里不绝。

  宾阳门营房一间小屋里,喜云的母亲已整整昏睡两天两夜。她额上扎着白色纱布,从里面渗出的血业已结疤。她已然没有了痛感,只觉自己的全身都完全碎掉。

  马维甫不知如何面对这一家人。他安排他们吃饭、休息,告诉他们袁宗春执行任务尚未回来。他们信了。果然就照他的安排吃饭和休息。晚间时,喜子和喜云跑到宾阳门口玩耍,见城门紧闭。喜云说,别关门,我爹爹还没回来。喜子也叫,说爹爹要从这个门进来的。关门的士兵便叹息,说这两孩子真可怜呀。

  喜云将话带给了母亲。喜云母亲的脸一下子灰成墙壁。她重新扎紧刚打开的包袱,喊了喜云和喜子,说走,找你们爹爹去。喜云说,马叔说了,爹爹会来找我们的。喜云的母亲说,我等不得了。又说他现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喜云说,天已经黑了,到哪里去找呢?

  马维甫闻讯而至。无奈间,他吞吞吐吐说出袁宗春如何死在路上。喜云的母亲立即眼睛瞪得溜圆,她直勾勾地望着马维甫,一滴泪也没流。马维甫心里虚得慌,想说几句安慰话,可还没出口,喜云的母亲便一头朝墙撞去。

  闻知爹死正想放声大哭的喜云,见母亲撞墙,扑过去挡了一下。喜云的力小,倒被母亲撞翻在地。却也正因这一挡,喜云的母亲撞到墙上的劲道消减了下来。虽然头破血流,倒也无性命之虞。

  马维甫吓得浑身酥软。原本炎热已过,可这一波澜迭出,马维甫立时觉得浑身汗水迸出,一下湿透全身。袁宗春的眼睛恍然挂城墙上,目光如炬,将马维甫虚着的内心瞬间洞穿。

  喜云的母亲倒在地上,腿脚抽搐。喜云和喜子吓得只会狂声叫喊。马维甫手足无措,他干叫着嫂子、嫂子!喊罢又嘶声叫唤,来人呀!快,叫医生!

  医生还没到,喜云的母亲突然清醒。醒来瞪眼看着马维甫,只几秒,一声长啸冲天而起。那是哭得倒长城的声音。它将驻守宾阳门兵士的身心划拉出血口。

  整整两夜,喜云的母亲方将眼泪流干,她醒过来。她原本不想醒的。可是在夜里,喜子的小手紧紧抓着她的鼻子,睡着了都不松,生怕她没了气。

  喜云的母亲一醒过来,便下床。在她旁边坐了两夜的马维甫说,嫂子不要动,想吃什么,我叫人送来。喜云的母亲说,你忙你的吧,不要守在我这里。我不会去找宗春了。她说时望着睡得正酣的喜云和喜子,又说,宗春把这两个讨债鬼绑在我身上,我不把这债还了,又有什么资格去找他?马维甫心一酸,说嫂子能这么想,最好。

  宾阳门历来是兵家争夺之地。攻防双方的激战必不可少。而战事的激烈能达何等程度,马维甫无法想象。直觉告诉他,汀泗桥他虽然侥幸活出,但这场仗一但打起,他将必死无疑。只与北伐军交手一次,他便心知,自己的实力是在钱财上堆出来的,而人家的实力却是在血火中打出来的。藤条跟长刀比拼,就算藤条倚附着一座山,而长刀只被几根指头捏着,最终碎断的却只是藤条。马维甫想,他现在只是这根藤条上的一丝纤维而已。

  宾阳门不是平民可以久呆的地方。真打起来,喜云一家也会身处危地。马维甫想他须赶紧送他们出城,让他们呆在平安场所。马维甫心说,宗春,这大概是我唯一能帮你做的事。

  马维甫对喜云母亲说,这里多半要打仗,你们得赶紧离开。喜云的母亲眼睛透着茫然。喜云说,我们不怕,我要像爹爹一样打仗。马维甫苦笑一声,说这不是你们小孩子玩家家。喜云的母亲低声道,其实,死在这里也很好。马维甫板起面孔,说话不能这么讲,袁参谋若知你这样想,会怎样?两个孩子才几岁?你有权让他们死吗?嫂子,这道理我不说你也明白。喜云的母亲眼睛更加茫然,她望着马维甫说,可是不死我们又能去哪里?家里兵慌马乱才逃出来,这一趟来路我们走得有多难。再往回逃还不是一个死?马维甫听罢黯然。他想也是呵,这年月,叫她带着两个孩子往哪里去呢?现今他自己也是待死之身,他又如何能帮得了他们呢?

  管家老那出现在宾阳门时,马维甫正为如何安排喜云一家犯愁。见到老那,没等他开口,马维甫心里就亮了。

  老那说,表少爷,二小姐病得厉害,你能不能过去看看?马维甫吃了一惊,说佩珠还在武昌?为什么不走?老那说,正准备走,听车夫说头晚砍了三个人头,二小姐就吓晕过去。马维甫心里便焦急,说现在她怎么样?这武昌不是常有杀头的么?佩珠又不是没听说过。老那说,是呀。可这回的头不一样。医生来看过,说是心结大过病结。二小姐人一醒,就要打探哪颗头姓陈。马维甫说,是她的同学?管家老那说,不晓得呀。表少爷你过去劝劝她,好不好?马维甫说,我这就过去。不过我还要带三个人去。

  马维甫将袁宗春之死和他的家眷前来相找的事说了一遍。管家老那听得只砸嘴舌。马维甫说,跟你细说这些,是想你明天带二小姐出城时,顺便也带他们过去。仗打完,如我活着,我自会照料他们。如果我活不出来,就请舅舅和大表哥看在我和我的朋友为国捐躯的份上,设法安置这一家人。老那忙说,表少爷可不能说这不吉利的话。你吉人天相,一定能活百岁。马维甫淡然一笑,说吉人也挡不过子弹。老那你一定要把我的话带到。老那只好说,我一定按表少爷的原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