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守城篇 第十三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方方|发布时间:2015-05-12 23:26:52|

枪淋弹雨的攻城似乎真的结束,只偶有零星枪声从空中划过。革命军将整个武昌城木桶打箍般圈得死紧,仿佛坐等城内自然崩溃。

  十个城门都紧闭着。激战已停,闲下心来的士兵发现不战的前景更加可怕。这种可怕感率先从饭桌上开始。先是没有什么菜,紧跟着,米饭开始减量。吃饭时,士兵们的窃窃私语比米粒还多。小道消息便在饭桌和夜晚的床铺间频繁传递,日日更新。

  军需处派人将城里所有粮台米店全部封存,一律不准变卖。所存粮食全部提供给守城部队。理由是,军人作战,必须吃饭,得靠他们保护全城。有大胆百姓在关闭的米店门前喊,他们保护了什么?

  米店老板哭丧着脸,回答不出来。

  不知从哪天开始,街上到处都是找吃的人。穷人富人都在找吃的。只要可以进嘴的东西,都有人买。先是小吃铺的熟食完全无货,再就是什杂店里的糖果糕点被一抢而空,然后咸菜铺也断档,再晚几天,中药铺连山药、红枣、莲子也都被人买去充饥。

  最先断粮的自是做工的人家。做工的人靠卖体力为生。卖一天下来,拿了钱,才去买一天的米,家里多无存粮。封城才三天,就有穷人开始找吃。先还能买点杂食,没了买杂食的钱,便朝人借食。初时以为不日便会开城,还有人愿借。之后,发现破城不是一时之事,便再无善人。穷人们只能尽其所能,找到食品,以让自己存活下来。紫阳湖里的藕早早被人挖光,都司湖边好长野菜,突有一天,也被采尽。湖边的野地里,天天都有人剜野菜,马齿苋差不多成了这野地里的黄金,人人都抢。

  有一天,胭脂路一大户人家的狗跑出了门。到了晚上也没回去。这家的九岁的孩子百寻不见,一路哭叫。有人说,今天在都司湖听到有狗狂叫,怕是被人宰了。孩子立即奔到都司湖,结果在湖边找到狗的一条断尾和几片烂皮。孩子当即就傻了,回到家里发高烧,第二天说是已经神经错乱。

  街上的人们叹息孩子也叹息狗,但也突然得到启示,城里的小动物是可以充饥的。于是,武昌城根下经常晃着的野狗突然之间全部消失。猫也没了。有天路边钉鞋的罗驼子家里散发出烤肉的香气,引得好几路人伸头探问吃什么。罗驼子一边吃一边说,以前总嫌家里老鼠多,现在却觉得太少。

  管家老那每天都往外跑,总想弄点好吃的东西回来。但每次回来都两手空空。一回到家,便与吴妈唉声叹气。家里已经没菜,米也剩下了不多,不知道这么一大家人,该怎么过下去。

  喜云母亲一直在厨房给吴妈帮忙。管家老那跟吴妈叹说时,她便一旁掉下眼泪。老那见此,忙解释,说全城人都没有吃的,不是我们一家。喜云母亲说,我们娘儿几个拖累了你们。要不,这粮食也够吃到开城。老那说,话可不能这么说。吴妈也说,是啊,你男人为国捐躯,你为国捐夫,你小孩为国捐爹,洪家的粮食全给你们吃,也是该的。喜云母亲眼泪便更长。老那掉头数落吴妈,讲米就讲米,讲菜就讲菜好了,扯什么捐躯捐夫的。

  中午吃的是稀饭和咸罗卜。洪佩珠举筷难咽。吴妈便擦眼泪,说二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要是早一天出城就不受这个苦了。陈明武知洪佩珠未出城盖因他故,心里内疚异常。陈明武说,下午我去弄吃的。管家老那说,到哪里去弄啊?陈明武说,想办法总能弄到。喜云母亲说,我可以去挑点野菜,地里野菜大多能吃。老那说,说的也是,有菜比没菜好,吴妈手艺不错,一定能把野菜炒得好吃。陈明武想了想,说干脆这样。下午我去找粮食,吴妈和袁太太一起去找野菜。南方野菜和北方不同,吴妈会有经验。吴妈忙说,是呀是呀。喜云说,我也去。陈明武说,行,喜云也去。老那、佩珠还有喜子三个人就留守家里。佩珠说,你们都去干活,凭什么让我呆在家里。陈明武说,你还是呆在家里好,万一出了什么事,那个马参谋一定会拧掉我的脑袋。

  陈明武这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管家老那说,我一个大男人不能留在家里,我也出去找粮食。喜子也叫了起来,说我也是男人,我也要出去找粮食。陈明武照他的脑袋拍了一掌,说,你这个男人负责在家里照顾好佩珠姐姐。这个事最顶顶重要,如果她要是病了,你就得挨打。喜子望着喜云说,姐姐,这个事情顶顶重要吗?喜云说,可不是,你忘了马叔怎么揍明武大哥的?喜子想起马维甫的拳头,便不敢吭气。

  虽只吃了一顿稀粥,倒是把大家这些天萎靡不振的吃没了,人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即刻就要上战场的样子。

  喜云母亲和吴妈吃过饭,便拎着竹篮出门,喜云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陈明武交待喜云说,你要放机灵点。遇到大兵绕着走,徜有人欺负你们,你就把你爹的名字说出来。说你是刘司令的亲戚,人家就不敢了。喜云说,我是刘司令的亲戚,那我还剜野菜干什么?直接找刘司令要肉吃好了。陈明武笑,说这不是哄那些没脑子的大兵么?喜云的母亲说,沾也沾着点亲,不过咱现在这样,也不想跟他攀。陈明武说,我说的是万不得已。

  陈明武与管家老那一道出门。管家老那说他在九龙井有熟人,那边官家多,怎么也能借几斤米回。陈明武听老那这一说,心想表姐大英也是个武昌通,去找她,或许能有办法。

  陈明武与管家老那分手后,径直往表姐大英家去。令陈明武意外的是表姐大英家的门竟是紧闭着。陈明武使劲敲门,都无人应声。陈明武奇怪,问街坊他们去哪了。邻居说没听说出门,不过这一两天就没见他家人。陈明武更加奇怪,他知道表姐在城里只此一间屋,他们能够跑去哪儿呢?正犹豫是走还是继续敲门时,突然听到里面咣咚的人摔倒声。陈明武抬手拍门,边拍边叫,表姐,大英,姐夫,我是明武。

  好半天,门缓缓打开一条小缝,无声无息,不见有人。陈明武不明缘故,伸手推门,不料门却又被东西挡着。陈明武低下头,只见表姐大英趴倒在地,身体正堵着门板。陈明武急叫一声,表姐,大英,你怎么啦。

  陈明武好容易挤进门,见趴倒在地的表姐大英身体软软的,脸如骷髅。他惊骇不已,忙拦腰将表姐大英抱起,送进房间床上。床上躺着表姐夫,人如槁木,形神皆散。陈明武吓着了,说出了什么事?表姐夫有气无力道,快,帮我看看,小顺还活没活着。小顺是表姐大英的小儿子。陈明武过到小顺房间,小顺也睡在床上,尸居余气,人已脱形。陈明武摸了一摸他的鼻息,见还有气,立即又奔到表姐房间,说还活着。你们都怎么啦?表姐夫说,我们有五六天没吃东西了。你表姐还要久一点。

  陈明武大惊,没吃东西?为什么不吃?表姐夫说,没有了。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借也借不着,撑了两天,光喝水。再想出去找食,结果动不得了。

  陈明武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陈明武急得屋里团团转。表姐大英缓过劲来,对陈明武说,明武,你是老天派来救我一家的吧?先给我们倒点水,好不?弄点吃的来,明武,算你表姐求你了,给我们弄点吃的。就算救不了我们两个,好歹把小顺替我们救下。陈明武说,你放心,我这就去弄。我不能让你们死。

  陈明武在他们床边放了一大杯水,又放了一杯水在小顺床头。小顺眼内无光,只是望着陈明武,连说话的劲都没有。

  陈明武大步跑到学校。学校的大门已关,他翻墙而过。陈明武依稀记得寝室里还有一点剩饼干。

  当陈明武站在寝室门口,看到自己的床铺时,脸色吓得煞白。一颗炮弹洞穿屋顶,直落在床,将床砸垮,所幸炮弹没有炸开,否则这幢楼都难以存在。陈明武不敢停留,仿佛害怕炸弹突然起爆。他跑到体育馆,体育馆只有同学躺在地上说话。见陈明武,一个人叫了起来,陈明武一看是同室的郭文君。郭文君的国字脸已成瘦尖。郭文君见陈明武显得很高兴,说明武,你的病好了?我还担心你哩。陈明武说,你们在干什么?郭文君说,省力气呀。天天只吃一顿,不敢乱动,保命为主。看到我们寝室了吧?真险呀。陈明武说,看到了。你当时在不在?郭文君说,我刚出门,听到响,吓得路都走不动了。怎么,你准备回学校?

  陈明武一时说不出话。他摇了摇头。郭文君说,你好像有事?说吧。陈明武说,我说不出口。郭文君说,找吃的?陈明武点了点头。郭文君说,看你的脸色好像每天有饭吃的样子啊。陈明武说,不是我。刚才到我表姐家,她一家三口,已经有六天没有吃东西。躺在床上,爬都爬不起来。我……我怕他们会饿死。所以,想找点吃的。郭文君坐了起来,说这样啊,唉,想必也是穷人。明武,我这里有一包大麦炒面,准备混几天的。你先拿去,救了人再说。陈明武说,那、明天你怎么办?郭文君说,没关系呀,我再想别的办法,再说我还可以饿上几天,得先让你表姐他们过这道坎啊。要不真会没命。陈明武立即眼泪盈眶,他说我妈失踪了,表姐是我唯一的亲人。郭文君说,那就快去吧。旁边几个同学也都说,快去吧,我们这里人多,好办。陈明武朝他们鞠了一躬,然后飞奔而去。

  陈明武在表姐家把大麦粉分面五等份,取一份,熬成大麦粥,让表姐一家三口喝下。陈明武说,饿过这么久,千万别吃猛了。每天吃一点,只保住命就好。其它的,我再想办法,如弄到吃的,我再送来。表姐大英眼睛含着泪,说明武,你就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陈明武望着表姐,说表姐你记住,你们的救命恩人叫郭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