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守城篇 第十九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方方|发布时间:2015-05-12 23:29:42|

马维甫带着两个随从和喜云一起赶到洪府时,陈明武正在痛哭。

  陈明武去保安门策反,那里一个排长是表姐大英的熟人。排长表示,有人起义,他会拥戴,但他自己人微言轻,挑不了头。这样的表态,陈明武也觉得不错。

  出来时,在街上遇到两个大兵暗卖碎米。陈明武便买了一小袋,绕了一脚,到表姐大英家。表姐大英一家已经能下床慢行。但家里再没有可吃的东西,陈明武的碎米送得恰是时候。表姐大英高兴道,准备明天早上就用这碎米熬粥,吃个饱,然后出城。表姐大英说,明武,虽说自家亲戚不当多说谢谢,但你的确是我一家的恩人。我要报答你的。陈明武说,好吧,开城以后,我天天到你家来吃饭,一直吃到撑。表姐大英听此话,脸上浮出笑容。陈明武脸上也泛出笑容。这是他们都久违了的笑容。

  陈明武比马维甫早十分钟抵达洪府。此刻喜云的母亲已经苏醒。失踪的喜子在后院的灌木中找到。他因惊吓过度,不敢见人,只是偎在母亲怀里瑟瑟发抖。邻居们帮忙把洪佩珠从井里捞了出来。喜云母亲让吴妈用毛巾替洪佩珠把脸揩净,放她在她自己的床上。衣服被撕烂的洪佩珠面色苍白,眼睛微微张着,显得十分平静,仿佛并未半点痛苦。

  陈明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他看到洪佩珠时,立即如五雷轰顶。他扑到洪佩珠身上,惊慌失措着喊叫她。他伸手拉欲拉她的手,方才发现她浑身冰凉,早已没了鼻息。陈明武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呆。半天,才放声嚎哭出声。陈明武说,佩珠,你怎么啦?你怎么会这样?

  马维甫风一样冲进,他看都没看陈明武,一把抓过他,用力将他甩到墙边。转身再看洪佩珠,只一眼,便肝肠碎断。他那样爱着的表妹,她的一投足一微笑都让他欣赏无比的表妹,现在竞成一具僵尸躺在这里,冷冷的,无痛苦也无快乐。他的眼泪河水一样喷涌而出。他嚎道,佩珠,佩珠呀,为什么是你?

  嚎完,他拔出枪,朝天放了几下,四邻都惊动了,大门口涌进不少人。马维甫叫道,是谁干的?是谁?

  吴妈走过来,她跪在地上,哭诉道,表少爷,你打死我吧。五个大兵,我打不过他们。我保护不了小姐。表少爷,小姐怕他们糟蹋,跳了井。表少爷,打死我吧。我也没脸活了。他们五个人,轮流……轮流……我……还有什么脸活下去呀……吴妈哭得接不上气。

  马维甫突然清醒,他看着吴妈,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吴妈断续地将过程说了一遍。陈明武此时也才听清,他不在的时间里,这里发生了什么。在吴妈的哭诉中,他听到自己的心碎了。

  马维甫像一只发了疯的野兽,在屋里暴跳怒吼。马维甫对随他而来的两个手下,大叫道,马上给我查是什么人所为,我要杀了他们。五个,我一个也不饶!

  说话间,马维甫的目光落在陈明武身上。他走过去,伸出左手,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右手信手抽出了枪。马维甫把枪口抵在陈明武的脑门上,厉声道,还有你!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让你保护她们,你是怎么保护的?你为什么不守在她身边?你的承诺在哪里?!

  陈明武知道自己难逃一劫。他就是悔断肠子也救不回洪佩珠。从今以后,洪佩珠哀怨的目光将像一个沉重的十字架,压在他的背上,他将背负一生。只因为在她最需要保护的时候,自己离她而去。他的眼泪一直淌到马维甫的手背。陈明武说,打死我吧。我愿意以一死来表达我的悔恨。佩珠这样离开,我活着也不会再有快乐。你打死我吧。我愿意。佩珠一直想和我在一起,她活着时,我没有答应她,现在,你把我和她埋在一起好了。

  马维甫的手在抖。他的确很想打死这个没用的人。佩珠因为他而未能出城,而这个人却在佩珠最需要人保护的时候,独自离开。这样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人,让他活着有何益。马维甫心里在对自己说,打死他!是他害死了佩珠!马维甫几乎想要扣扳机。

  突然一个很小的声音,很小很小。这声音说,马叔,不要。这不是明武大哥的错。马维甫听出这是喜云的声音。细如蚊蝇,却让马维甫呼得清清楚楚。她声音里激烈的颤抖,一波一波地冲撞着马维甫的心。

  马维甫收回了手,把枪别回腰间。他感觉到周围人都松了一口气。马维甫走到洪佩珠身边,伸手去合上她半开着的眼睛。他想,如果他打死了陈明武,佩珠泉下将永远不会原凉他。马维甫说,我留你一条活命,是为了佩珠。陈明武哽咽道,我活着也将会生不如死,我希望你能让我解脱。

  马维甫没有说话,他洪佩珠身边坐了下来。喜云猫一样地滑到他一旁,轻声说,马叔,让我和明武大哥一起到街上去领一口棺材。要不,姐姐就没有了。

  马维甫微微点了一下头。喜云上前牵着陈明武的走,拉着他出了门。

  喜云母亲的啜泣提醒了马维甫。他朝她看过去,见喜子满脸恐惧,极力蜷缩自己小小的身体。他心里“腾”了一下。马维甫说,喜子,他怎么了?喜云母亲说,他恐怕是吓着了,一句话不说。马维甫说,他看到佩珠……跳井的吗?喜云母亲说,恐怕是。马维甫还想再问时,却见喜子眼睛里滚出大滴大滴的泪。马维甫说,喜子,别怕,没事了。我保证,再不让人伤害你。明天,就带你们出城。

  马维甫就再不说话。屋里静静的,喜云母亲和吴妈都不说话。就这么静坐到天黑。

  陈明武和喜云带了棺材回来时,天已经黑透。陈明武问马维甫,说现在放进去吗?马维甫说,不,我想陪她一晚上。陈明武说,好的。

  这天晚上,全都没有吃饭。喜子在喜云母亲怀里睡着了。喜云挨坐在马维甫身边,困倦之极时,趴在马维甫的腿上,也睡着了。陈明武坐在桌边,他的心里纷乱得没有思绪。原本与周晋成约好晚上还要去通湘门游说那里的一个刘营长,但现在他也无法脱身,甚至无法跟周晋成通报一句。

  半夜里,四周寂静无声,屋里也只听得到长长短短的呼吸。马维甫眼睛望着洪佩珠,无数的思绪从他脑海穿过。他在寂静之中,清理出几件事,他知道,这是他一生必须要办的事情。

  马维甫对陈明武说,明天一早,你带他们三个出城。他说时一指喜云和喜云母亲。陈明武说,不知道能不能出得去。马维甫说,我会亲自送你们出城门。出到城外,你必须好好保护他们。这仗也许还要打,也许不打。无论打不打,我都不放心他们留在城内。你老家在哪里?陈明武迟疑一下,说在汉川。马维甫说,你出城后,直接回汉川,不要留在汉口,乡下安全一点。你不可以再有任何闪失。这里一解围,我就去汉川寻你们。他们三个人的生活你先担待一点,我会给你一笔钱用来过日子。以后他们就交由我来照顾。你继续上你的学。陈明武点点头,说你能找到我们吗?马维甫说,能。徜若有意外,我没办法找你们,明年中秋,在宾阳门碰头,这算作我们的约定。陈明武说,好的。我们一定去。马维甫说,如果我没去,恐怕我已不在人世。喜云此刻醒了,她说,马叔,你不要死。马维甫轻轻拍拍她的头,继续对陈明武说,如果我没去,请你替我照顾他们。你受过佩珠的恩,你没有回报;你也受过喜云一家的恩,现在,你把两份恩加在一起来回报。佩珠一定会感谢你。你不是想要解脱吗?这就是你解脱自己的唯一法子。

  陈明武心里涌出许多感动。他想这个可恶的马维甫看来也还不错。陈明武说,你放心,我会尽我的全力。你也要多多保重,为了两个孩子和袁太太。陈明武说完伸出手,马维甫犹豫了一下,也伸出了手。他们握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