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守城篇 第二十三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方方|发布时间:2015-05-12 23:31:22|

陈明武带着喜云姐弟从汉口逃到乡下。陈明武腰无分文,他无法维持三个人的生活。离开的那天,汉口正欢天喜地。街上天天歌舞升平,红旗招展。夜夜鼓乐喧阗,灯光耀辉。除了狂欢,还是狂欢。但喜子却病势沉沉。他不说话,眼睛不抬起来看人,没精打彩,脸瘦得像片树叶。这使得陈明武无心多看汉口一眼。

  陈明武告诉喜云,他的祖父是个老中医,在乡下,他们带喜子去那里,可以得到完全的照顾。喜云同意了。喜云说,只要救弟弟,去哪里都行。

  这样,陈明武就带着喜云姐弟回到乡下住了下来。

  日子就这么秋冬春夏地过去。为了补贴生活,陈明武去邻庄富户人家的私塾小学教书。他把喜云也带到那里读书。他记得马维甫说过,要让喜云读书。

  马维甫一直没有来寻找他们。喜子吃了大半年草药,病情已缓解许多。面色也有了些红润。喜云带他到原野上玩耍,看到动物和飞虫,他脸上也有了笑容。偶然说几个字,声音小小的,似乎还在害怕什么。喜云很着急,生怕他长大依然如此。陈明武的祖父说,他一定会好的。慢慢来。

  中秋又快到来。坐在院子里,看着头顶上的月亮渐渐变圆,喜云对陈明武说,明武大哥,我们应该去找马叔了。陈明武说,是啊,我们提前三天走就好。喜云说,真不知道马叔现在过得好不好。陈明武说,他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一定过得很好。只是他人在军中,行动不能自由。喜云说,我一点都不记得我爹爹的样子,现在我脑子里一想起我爹爹,就是马叔的脸。陈明武说,他会当你和喜子的好爹爹的。

  出发的那天,陈明武找了辆马车。路上停停走走,整整颠了两天。到汉口换小火轮过武昌,天已大黑。他们从汉阳门进城,城外的壕沟几乎填平。城墙似乎垮掉很多,陈明武很惊异,他想难道这里后来又有过激战?

  陈明武径直找到表姐大英家。表姐大英见到他们,惊喜万分,立即为他们腾房间,热饭菜。待喜子和喜云睡下,陈明武和表姐大英夫妇聊了大半夜。他们彼此通报谁死了,谁还活着。那些已经被时光覆盖着的往事又突然被翻捡出来,历历在目。每一段往事都如利刀,讲述它们,就如同刀捅心口。问到洪府,表姐大英说,洪府家人回来后,痛哭了好多天。洪家小姐葬在了蛇山上,坟地风水还不错。大英知道她救过陈明武,清明时,特意去那里上坟拜祭过她。陈明武听讲这些时,已泣不成声。表姐大英亦泪流满面,说不讲了不讲了。陈明武哽咽着重复,说不讲了不讲了。

  次日一早,陈明武和喜云姐弟便赶去宾阳门。宾阳门已经拆了一半,它周围的城墙已成断壁。陈明武不解,问路人何故拆了城墙。路人说,上面长官说它碍事,要搞建设,就决定拆了。

  宾阳门已经没有他们熟悉的东西。城门外,陈明武的旧家连痕迹都看不见了。新筑的街市,尚有一二老的招牌悬挂在那里。一年的光景,足可将一切熟悉的变为陌生。

  他们坐在垮下的墙砖上,等了一天。马维甫都始终没有出现。夜来临了,月亮用一种温暖的姣洁挂在头顶,饱满而清朗。一年前的愁云惨雾,早已风吹云散。月下的街巷,到处亮着彩灯,家家都欢度着中秋。小孩子们笑闹着,举着灯笼四下乱窜。喜子突然高兴起来,大声说了一句,姐姐我也要灯!

  陈明武推测附近居民或有知道马维甫下落的,便前去打探。问到第三家,一个老头说,城开后的有天晚上,一个男人半夜从宾阳门城楼跳了下去,落在正大门的地方,头骨摔得粉碎。说是原先的守城军官,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等的那个。

  陈明武呆了,他知道这就是马维甫了。

  喜云掉头跑去宾阳门,站在拆毁的门口,用她尖锐的声音大叫道,马叔!你在哪里?你怎么不要我和喜子了?喊着喊着,这声音变成放肆的哭叫。这是陈明武第一次听喜云的哭声,凄厉而惨烈。它给陈明武的震撼,就像一年前的那个下午,他午睡醒来听到的那一声爆炸。

  月光下,毁垣塌壁的城墙,像一条被斩断的大虫趴在那里。到处都是缺口,到处可以通行。陈明武想,早一年这样敞开,或许一切都会是另一种样子。

  这是1927年的秋天。这年之后,武昌从此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