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陈河|发布时间:2015-05-17 21:57:25|

我们把诱捕笼子装上诱饵,放在位于浣熊洞口下的地面上。第二天一早我急忙去查看,笼内的诱饵还是好好的.连续两天,没有任何动静。我开始有点沉不住气,怀疑这一招是否管用,难道这狡猾的浣熊真的会自投罗网吗?可我妻子这回却显出十足的耐心,她把笼子的摆放位置调换在前院门口,这一布局,立即起到决定性作用。当晚十二点,我妻子亲自出外巡视,回来时兴奋地说了三个字:逮住了。我这个时候已经上床睡觉,一听这消息立即从床上蹦了起来,带上电筒和妻子一起去处置。当我们靠近笼子仔细观察,只听得笼子里发出喵的一声叫,原来是抓住了一只野猫,而且还是泰勒家供养的其中一只。这真是令人哭笑不得,我马上开笼放走野猫。

  虽然第一次摆了乌龙,但大大提高了我们的信心,至少是让我们相信这个捕兽笼是好使的。还有一点也给了我们启发,这个位置既然野猫敢来,说明浣熊是不经过这里的。所以我把笼子换到另一条小径上,而且换上了浣熊最喜欢吃的诱饵——一条莱斯湖的太阳鱼,它们当初就是被我埋在花圃里的太阳鱼杂碎吸引过来的。这一回,运气终于到了我这一边,夜里一点钟左右,夜深人静,我们还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突然听得外面咔嗒一响,像是诱捕笼的机关门声音。我们立刻跑去观看,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浣熊了,而且是那只大母浣熊。

  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浣熊,觉得浣熊的样子远不如它的名字可爱,甚至有些丑陋,彻头彻尾像个小偷。我近来深受这家伙的骚扰,憋了一肚子气,于是拿起一根小树棍想吓唬它一下。可这家伙还很凶悍,猛然跳起脚回击,整个笼子都弹了起来,让我倒退几步。就这一刻我的脑子里突然又闪出闰土的形象,那把钢叉正刺向一只猹的肚腹。我一时间心里充满仇恨,很想杀了这只浣熊。这就像吸血鬼电影里的一些镜头,一个人的嘴里突然吐出两颗妖魔獠牙,但几秒钟后马上控制住,又回到了人形。我想起老猎人说的要善待受自己控制的猎物的法则,渐渐没了脾气。我把关着浣熊的笼子锁入车库,没有忘记给饮水罐加上水,等天亮了再作处置。

  清早起来,我们决定把浣熊流放到一百公里之外的莱斯湖那边。老猎人指点过我们至少要送到三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我自己又查了资料,上面说最好要五十公里浣熊才不至于返回故地。所以保险起见,我决定尽量送得远一点。我开上那辆大车厢的旅行车,装上笼子就上路了。一路上,浣熊散发出臭味儿,差点把我熏得吐了。到五十公里的地方,我妻子实在臭得受不了了,问我是不是可以找个地方放了。可我说再坚持一下,还是把它送到莱斯湖河边去吧。于是我们又开了五十公里,到了我经常来钓鱼的湖边。我们找了个僻静树林,打开笼门,浣熊立刻落荒而逃,一眨眼就不见了。

  当晚下起大雨,我们没有摆放诱捕笼。晚上和清早还听见屋顶有响动,证明那几只小浣熊还在上面。过了两日,天气放晴,我们又把笼子摆放好。这个夜里的收获令人意想不到,诱捕笼同时逮住两只浣熊。这简直像是一个奇迹,我想大概是小浣熊前日看见过母亲关在里面,以为走进笼子就可以找到母亲,所以会两头同时进入笼子。这回是我独自开车去执行流放任务。我本来这次要把它们送到和莱斯湖不同方向的康桥镇那边的,顺便去那里见见一个老朋友。但当我快要上四O-高速公路的时候,突然改变了主意,觉得还是把它们送到莱斯湖边吧,这样它们就可以找到妈妈了。于是我就上了去东边方向的路。我把它们带到上次释放大母浣熊的树林里,打开笼门放它们走,可是这两只小浣熊居然不敢离开笼子。等了好久,才见这兄弟俩胆怯地出了笼子,东张西望不知所措。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心里倒是有点觉得不忍。我相信它们很快会找到妈妈,而且这个地方靠着湖边,湖岸上会有很多鱼,再往前面有很多海鸥下的蛋,树林里有大量食物,生存环境比我家后院要好上很多。浣熊应该很快会喜欢这个新家园的。

  余下来的日子,我的耳朵异常敏感,不论睡得多沉,只要房顶稍有动静,我马上能醒,大概那些神经衰弱的病人也不过如此吧。我们曾亲眼目睹这一家浣熊共有四只,现在三只已经抓到,还有一只得尽快捉拿归案。

  三天后的夜里,我极为灵敏的耳朵听到屋外有激动人心的咔嚓一声,是诱捕笼的机关门的响声!我以为这最后一只浣熊终于落网了,可是当我们冲出屋子前往查看,看到笼子里居然是一只臭鼬。这下可真麻烦了,臭鼬是很难接近的,因为一旦它认为遭到威胁会放臭屁,这个臭屁的能量吓人,是液态的,味道非常刺鼻,如果喷到人眼,会造成暂时失明。我提着笼子往后园走,想把它给放了,刚走几步,臭鼬就发威,放了一个臭屁。臭味立即散发出来,连正在屋内睡觉的我女儿也被臭味熏得起了床,拿出空气清新剂,全屋喷洒。那臭味持续了有两三日,才渐渐散去。

  最后一只浣熊终于在一个星期之后捕获到了,我还是把它送到了莱斯湖边放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