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邵丽|发布时间:2015-05-20 22:06:12|

我安排赵伟中把齐光禄案件的卷宗材料调过来,想详细地查阅梳理一下,以便理清里面的脉络。赵伟中说,“齐光禄案件”不是一个单纯的案件,而是一个非常复杂、前后有很多人经手的“事件”。卷宗材料不止涉及一个单位,也不止涉及某个办案人员。如果把材料全部凑齐,估计要拉一板车。

  后来他找到一份早前县委县政府呈报给上级的综合报告给我。我看过之后,觉得情况委实太复杂了,任谁也不好拿出一个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

  天中县委、县人民政府

  关于齐光禄事件的经过及处理意见

  的报告

  ……

  一、从整个事件的调查结果看,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查卫东参与或者放纵事件的发生,因而对其作出“双开”的处分于法无据,明显失当。鉴于查卫东被齐光禄砍死后,其妻改嫁,父母及女儿的生活没有保障,建议一次性给予其家庭十万元经济补助。

  二、县公安局根据齐光禄涉嫌犯强奸罪的有关事实,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是根据群众举报和刑警队采集到的线索依法作出的,并非如当事人和上访人所言是报复行为。但是,鉴于该局在处理此事时采取的方法粗暴,对群众及当事人宣传法律政策不到位,引起群众较大抵触情绪和一系列恶劣后果,经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公安局现任局长、政委予以调离公安机关并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三、牛光荣之死有多种原因。虽然构成对牛光荣劳教的违法事实并不充分,但其与多名男子发生性行为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也是应予矫正的。经查明,在牛光荣劳教期间,造成其流产的行为系意外事故。所方发现其身体不适后,所采取的施救及提前释放措施是得当的、及时的。当事人牛光荣及其家人并未表示异议。

  四、牛卫国(别名牛坠子)及其家人在权益受到侵害时,不是通过正当的法律和信访途径解决问题,而是采取极端措施,在“风筝事件”中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声誉以及国家形象,本应给予行政制裁。鉴于主要责任人牛卫国已经亡故,而且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损害事实在先的特殊原因,对其事件中的其他参与人员不再追究责任。

  五、齐光禄犯杀人罪,已被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被告人未提出上诉,现案件已经进入死刑复核程序,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的最终裁定核准。

  六、对事件所涉及到的有关人员,已经依纪依规处理到位。因此事件造成的群众上访尚未彻底平息,县委县政府仍然负有劝解和维稳的责任,我们将尽全力做好防范和化解工作,不使事态进一步扩大。

  七、痛定思痛,通过这个事件使我们深刻认识到……时刻把群众利益无小事放在首位……以稳定促发展……努力开创……新局面。

  ……

  我把报告推给赵伟中,仰靠在椅背上,久久没有说话。他一页一页地翻看着,做出非常认真的样子。我知道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他在等着我发话。不管处理任何问题,他总是这么能把握分寸。果然,我刚一坐直,他立即放下手里的文件,认真地看着我。

  “牛大坠子,不,牛卫国死后,他老婆没再改嫁吗?”我问。

  “没。毕竟她年龄偏大了,村里人给她介绍过几个村民,您知道她怎么说?”他裂开嘴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切!勤劳善良的贫下中农,我还真看不眼里呢!’其实,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村民一直上访闹事,就是她和儿子两个人在背后指使的。”

  “他们能够鼓动村民上访闹事,而且持续这么长时间,说明还是有合理的诉求在里面,”我拿起笔,在文件第“六”项下面重重地划了一道,“从我了解的情况,再加上我刚才看到的这个材料,我觉得事情的麻烦之处就在于,看起来谁都有责任,但是论到法律上,又都没有责任。这么重大的事件,最后查找不出具体的原因,也没有应该承担责任的人,你不觉得更可怕吗?”

  “那当然!照您这么说是很可怕,”也许他听出了我的意思,随即调整了态度,重重地点了点头,“老百姓来上访说明还信任咱们,如果有事都不上访了,像齐光禄这样干,那麻烦就大了!”

  “齐光禄也不是一步跨到杀人者的位置上,”我把报告重新递给他,“除了这份报告,你再仔细想想:他无处诉说,说了也没人听,听了也不会有人管——如果要讲痛定思痛,这才是痛中之痛!”

  “那可一点都不假!”他有点忘形,一巴掌拍自己腿上,“就是因为没管他的事,我小舅子心里一直过不去。上次他回来找您,本来是想让您安排县医院把齐光禄的妹子收治了,所有的费用由他来出,结果主任把这事给搅黄了。都怪我不会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