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莫言|发布时间:2015-07-02 21:23:26|

第二天,珍珠重回珍珠公司,大虎兴奋异常。大虎带珍珠出入饭店舞厅,并坚持到歌舞团学习舞蹈。大虎还带着她与珠商谈了几笔生意。珍珠的美貌和对珍珠质量的感性把握给珠商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你驾车到了海滨别墅。一路上你把车开得很慢,因为你的心里充满矛盾。你用李高xdx潮给你的钥匙打开了海滨别墅的防盗铁门和厚重的橡木大门。打开了门厅里的水晶吊灯后,你顿时呆了。你没有想到别墅内装修得如此豪华、布置得如此舒适,这样的居室你只在电影里见到过。你转遍了每个房间,越转越感到亲切,越转越觉得这里好。你坐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想了许久,脑子里好像有两个林岚在吵架。一个认为这房子万万住不得,一个认为你为南江做了这么多的贡献,收下这栋房子问心无愧。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嘛!你在别墅里反复思量时,一个黑影站在别墅门前,他看了你的车号,嘴边浮起一丝冷笑。是金大川,当然是金大川。

  金大川深夜归家,他的妻子牛晋与他吵起来。他们夫妻的感情一直别扭着。牛晋凭着女人的直觉知道金大川爱着林岚,她讽刺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金大川说:我不是癞蛤蟆,她也不是天鹅。

  大虎加紧了对珍珠的攻势,珍珠借口生病,躲回红树林。

  二虎和三虎趁机挑起大虎对珍珠的仇恨。三人将珍珠轮奸。

  在红树林边大舞台的奠基仪式上,李高xdx潮意味深长地问:怎么样,林市长,这边的风景比那边美好吧?你也话外有音地说:我还要观察一下才能下结论。前来维持秩序的金大川偷空子对你说:老同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离婚了。你不冷不热地说:我喜欢听到的是别人结婚的消息。

  随着与大虎的关系日渐密切,珍珠内心的痛苦也越来越深。那天谈完生意大虎请珍珠到海边大排档吃海鲜。吃饭时大虎又一次向珍珠求爱,珍珠吐露真情,说自己已经和大同定婚。大虎不屑一顾地说:他呀,赶明个我就去揍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跟我争。珍珠说:你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就跟你拼命。

  许燕找到珍珠,对珍珠详说了三个虎干过的种种坏事。珍珠吓得目瞪口呆。

  大虎加紧了对珍珠的攻势,珍珠借口生病,躲回红树林。大虎带着十万元人民币,到了大同的养珠棚,让大同跟珍珠解除婚约。大同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心中动摇,但最终还是勉强地说:不,我不能卖媳妇。

  珍珠与大同到乡政府登记。大同劝珍珠回公司上班,珍珠不去,大同不悦。大同想跟珍珠发生关系,珍珠不从。大同说:我要把你处女身子占了,免得让别人抢了先。大同的灵魂暴露。珍珠感到十分绝望。珍珠返回公司,对大虎说:我已经跟大同登记结婚,如果你还要我,我就在这里干,如果你不要我,我马上就走。大虎心里痛苦,询问珍珠是否跟大同睡了觉?珍珠一怒之下,说:睡了!大虎发疯,欲对珍珠非礼,珍珠打破了大虎的鼻子,脱身逃走。二虎和三虎愤愤不平,撺掇大虎报仇。

  许燕献身给面团,让面团带人将三个虎痛打了一顿。面团等人揍大虎时,说珍珠是自己的表妹,揍他们是为珍珠报仇。

  二虎和三虎趁机挑起大虎对珍珠的仇恨。三人夜闯红树林,戴着面具,用黑袋子蒙住珍珠的头,将小海关在箱子里,混乱中小海用箭刺中了大虎的屁股。三人将珍珠轮奸。

  珍珠受辱后,痛不欲生。她去派出所报案,看到派出所工作人员那种不负责任的样子,知道报案也是白报,索性不报了。她心里猜到这件事很可能是三个虎所为,怀揣利刃,到了大虎的办公室。大虎装得像没事人似的,动摇了她的猜测。

  珍珠将受辱的事告诉了大同,大同听后,几乎发疯,说早知如此还不如要了大虎那十万元钱。现在倒好,等于丢了十万元,换了一个破货。

  珍珠发疯,内心的痛苦无法排解,在水里泡,在雨里淋,如果不是小海跟得紧,有十个珍珠也死了。

  珍珠找到万奶奶,万奶奶为珍珠洗浴,鼓励珍珠活下去。

  大同受到了父亲的痛骂,转回来找珍珠道歉。珍珠在大同父亲的劝说下,与大同举行婚礼。新婚之夜,两人闹起别扭,大同出语不逊,珍珠提出离婚。大同提起珍珠家欠他家的债务,珍珠的心彻底凉透,说:即便卖肉卖血,也要还上欠大同家的债。

  珍珠再次进城,找到许燕。许燕与珍珠同病相怜,介绍珍珠到红棉大酒店当D姐。珍珠初次坐台,就遇到了几个动手动脚的客人。珍珠不甘受辱,怒打客人,然后从三层楼上奋身跳下,落在一棵大树上,竟然安然无恙。客人原本想大闹,但被珍珠的烈性子吓破了胆。饭店经理也不敢再留她,给她一点钱,好言劝她另谋高就。珍珠没收老板的钱,,与许燕告别。珍珠的行为对许燕触动很大,她也决定洗手不干三陪女。

  大同与珍珠离婚后,竟然进城找到大虎,将离婚证拿给大虎看,并一再说自己跟珍珠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大虎心中百感交集。大同提出把珍珠让给大虎,希望大虎把那十万元给自己。大虎喊来二虎三虎,将大同揍了一顿。大同本想进城发财,没想到反又挨了一场臭揍,他的心中,更加仇恨城里人。他感到无颜回村,就在城里瞎混,并干一些扎车胎勾当借以发泄对城里人的仇恨。

  大虎意识到自己错怪了珍珠,心中后悔莫及。二虎三虎都挨了他许多骂。二虎对三虎说:大哥重色轻友,为了一个女人跟咱们翻脸,咱们不理他了。

  大虎追到红树林,想把珍珠请回,借以减轻心中罪疚。珍珠对他冷若冰霜。大虎利用关系,让乡政府的炊事员每天用高价收买珍珠姐弟的沙虫。珍珠猜出此事系大虎所为,便不再挖沙虫出卖。姐弟二人,收拾起父母遗下的采珠船和工具,划船进入红树林海湾,姐弟轮番潜入海底,捞贝采珠。

  大同在城里瞎逛,饿了就到饭馆里讨吃,像癞皮狗一样被人踢来踢去。那天晚上,你到马叔家里去。你为马叔做了一餐晚饭。你们两人谈得很好。你渴望着他能吻你,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你感觉到了他在克制自己。所以他虽然没吻你,你的心里还是很满足。你知道你们俩的关系正在向前发展。他送你出门时,从黑暗狭窄的过道里,窜出了疯狂的大同。大同举刀欲刺你,马叔挺身向前,保护了你,他的胳膊却让大同刺了一锥。这家伙就用这根铁锥扎破了许多轮胎。

  检察院要为马叔记功,他坚决反对。大虎提着礼物,到医院去看马叔。马叔旧事重提,大虎扔下礼物便跑。

  金大川到你家看你,提着礼物,说是为你压惊。他说:街上盛传,林市长帮儿子抢了人家媳妇,她丈夫便来报仇。

  大同父亲找到珍珠,老泪纵横,求珍珠救大同。珍珠想起老人对自家的恩情,答应帮忙。珍珠进城找到大虎。说起大同的事。大虎说:大同差点把我妈刺杀了,这事我帮不了忙。大虎接着又对珍珠表白爱情。他跪在珍珠面前,哭得满脸是泪。珍珠说:总经理,我已经这样了……既然你喜欢我……我就给你了……

  珍珠躺在床上,拉过一条毛巾,蒙住脸。大虎拉开毛巾,看到珍珠满面泪水,说:不,我不能这样要你……

  大虎找到你求情,你问:是为了那个陈珍珠?

  月夜,鬼使神差般的,小海在深海里捞到了一个巨大的黑蝶贝,珍珠用刀将蚌剖开,采得一颗鸽蛋大的黑珍珠,它闪烁着世所罕见的迷人的光芒,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姐弟俩面对面跪在小船上,不错眼珠地盯着它,这是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珠,全世界的十大名珠里,还没有一颗黑珍珠。

  把什么都忘了你也不能把你们俩那个唯一的浪漫之夜忘记。你把他拉到红树林,借了陈珍珠家那条小船,划了进去。那天晚上,明月当空,海水如镜,红树叶子上好像涂了一层油。你们的嘴巴终于贴在了一起。开始你狂热,他冷,后来他也热了。你感到他的嘴巴里有一股苦味,是烟草的气味,又不太像。你紧紧地抱着他,说:马……你娶了我吧……

  你告诉大虎,自己想跟马叔成个家。大虎坚决反对,说马叔一天到晚找他的麻烦,弄这样个人来当后爸,还不如弄只老虎回家,你发火,你悲伤,你痛说革命家史。大虎同意你跟马叔结婚,但提出一个条件:让你帮他弄套房子。

  陈珍珠进城找到了几个珍珠商人,想出卖那颗大珍珠。珍珠商一见宝珠就红了眼,想低价收购。陈珍珠是采珠人家的女儿,自然知道这颗宝珠的价值。

  围绕着这颗宝珠,红树林边发生了好几起命案,消息传到你的耳朵,对珍珠的癖好使你对这件事特别关心。你让人去调查,动员陈珍珠把宝珠献给国家,陈珍珠一口否认有这样一颗珍珠。

  大同背着米提着鹅去看珍珠,希望能重修旧好。他听说珍珠得了宝,心里充满幻想。珍珠已经把他看透了,对他非常冷淡,并说用不了多久就会还上他家的债。

  大同终于探到了小海藏珠的秘密。他潜入珍珠家行窃,伸手到坛子里偷珠,被小海藏在坛子里的毒蛇咬了手,送到医院抢救。

  你连夜约见马叔,告诉他大虎的事。没想到马叔却是公事公办的口吻,你恼怒而失望。

  你回到海滨别墅,伏在床上大哭。

  珍珠和小海早晨出海,发现在木栈桥上有两具尸体。她知道处境危险,就与小海买了两张船票,想到海南岛去投奔亲戚。但两个歹徒紧紧追赶,姐弟俩只好回家。晚上,姐弟俩商量,想把宝珠扔回大海。歹徒破门而入,搜索宝珠不得,就把小海抓走,押上一个荒岛,让珍珠拿宝珠来换小海。此时,珍珠也不知小海把宝珠藏在了什么地方。珍珠找到大同求救,在医院里受到了歹徒威胁的大同已经吓破了胆。珍珠无奈,进城去找大虎。可三个虎因为轮奸少女小云,已经被牛晋抓进了派出所。

  二虎三虎因为珍珠的事得罪了大虎,想弄个姑娘转移一下大虎的感情。他们将小云灌醉,然后将小云抬到了大虎的床上。三个虎正在干坏事,看不过去的女工就用电话报了警,牛晋带人前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珍珠听说小云受到了三个虎的欺侮,如同惊雷震耳,但小海还在歹徒手里,也就顾不了小云。许燕用摩托车将珍珠送回红树林,并送给她一个防身用的瓦斯弹。

  珍珠划船上了荒岛,看到歹徒将小海倒吊在树上。小海见到姐姐,张口喊叫,宝珠从他的口里掉出来。两个歹徒见珠眼红,忘了小海。歹徒甲将歹徒乙刺死,拿着宝珠想跑,小海和珍珠穷追不舍。最后,歹徒甲葬身大海,姐弟俩抢回宝珠。

  金大川给你打电话通风报信。

  你连夜约见马叔,告诉他大虎的事。没想到马叔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你恼怒而失望。

  你回到海滨别墅,伏在床上大哭。这时,一个人在黑暗中发话:林市长,不要太难过了。发话的人是金大川,这家伙到底是干公安的,神出鬼没。起初你还强装正经,但很快就让金大川击中了要害,他像剥野兔一样,一层层地剥掉了你的皮。他在剥去你的精神之皮后,又把你的衣服剥得干干净净。也不能完全说他是趁人之危,这里边也有你自甘堕落的因素。你久被压抑的情欲被他唤醒了。纯粹生物性的,像吸毒、手淫一样的邪恶的快乐。你们做了一种交换。你满足了他30年的渴望,他成了你的干将。他出谋划策,并亲自操作,帮三个虎弥案。

  金大川派人用金钱收买了小云的哥嫂,并利用职务之便,潜入拘留所,指示三个虎翻供。公安局刘局长放长线钓大鱼,以证据不足为由,将三个虎取保候审。检察院介入案件,马叔和牛晋接受任务,暗中取证调查。

  你以为风波已过,一方面对大虎严加管教,一方面努力筹办珍珠节。金大川与你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金大川借调查红树林杀人案之机,拘留陈珍珠。他的目的是想把那颗宝珠弄到手。你口头虽然不说,但心里也想得到那颗宝珠。

  牛晋出语不慎,对金大川泄露了正在暗中调查小云案件的秘密。你感到很恐慌,严讯大虎,方知他们三人轮奸过多名姑娘,其中包括陈珍珠。金大川认为,那些姑娘,出国的出国,没出国的也已结婚,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家庭,他们不会出头。难办的还是小云和陈珍珠。小云受辱后,神经出了毛病,听说马叔已经将她弄到医院治疗。金大川说小云的病轻易好不了,可以再给小云的贪财的哥嫂送一点钱,封住他们的嘴。至于珍珠,金大川建议让大虎和她结婚。你询问大虎,大虎保证珍珠并不知道是谁欺侮了她,尽管她有怀疑。你告诉大虎,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能承认。大虎认为二虎和三虎也沾过珍珠,自己跟她结婚是不是有点那个,你痛骂大虎。

  公安局刘局长亲自将陈珍珠从拘留所放出,并向她道歉。珍珠回家后,发现小海病势沉重。她截车将小海送进市医院。为预交住院费,珍珠拿出宝珠做抵押。此时你正在院长办公室让院长为你检查身体,急诊室主任将那颗宝珠拿上来,你掩饰住内心激动,观赏宝珠,你知道这的确是一颗价值连城的宝贝,但你嘴里却说这是一颗养殖珠,值不了多少钱。你指示院长收留小海住院,组织专家连夜会诊,不惜代价,全力抢救,并说住院费由你承担。在你的大力干预下,终于把小海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

  小海出院后,珍珠携小海欲去海南,排队登船时,大虎追到码头,苦劝珍珠留下,珍珠不从,大虎切破手指,跪地大哭。珍珠被大虎感动,答应留下。

  金大川设计烧了珍珠家的草房,珍珠姐弟无家可归,只好进城,住在你为她安排的地方。你亲自出马,与珍珠推心置腹地长谈。珍珠感念你对小海的救命之恩,再加上除此之外,别无更好的出路,只好答应嫁给大虎。

  珍珠和大虎的婚礼十分隆重,结婚彩车招摇过市,观者如堵。小海也被打扮一新,俨然一个小绅士。

  你邀请马叔出席婚宴,马叔如约而来。宴后,你与他谈话,请他放你们孤儿寡母一马。马叔心里矛盾重重。

  小云在医院治疗,病情不见起色。为了筹集住院费,马叔与牛晋暗中卖血。

  钱良驹的内侄女赵红在市医院内科当护士,负责小云的病房。钱良驹受金大川指示,动之以亲情,馈之以礼物,让她在小云的药里做手脚,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事发之后,赵红被隔离审查。金大川指示钱妻去给赵红送饭,订立攻守同盟。金大川趁机在饭里加了氰化物,钱妻与赵红中毒而死。金大川又将看守赵红的医院保安毒死,制造了一个保安因情杀人的假现场。金大川跳墙潜入医院时,正好让面团、许燕等人看到。

  事发之后,刘局长与检察长将计就计,让马叔与牛晋停职检查。马叔和牛晋暗中继续调查取证。小云哥嫂被感动,吐露真情。

  马叔、牛晋、珍珠,受到邀请,去卢家庄园参加了面团和许燕独具特色的婚礼。面团、许燕与马叔成了好朋友,检举了金大川深夜跳墙进入医院的事实。至此,马叔与牛晋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随时可以将三个虎逮捕。

  ……

  大虎洗澡时,露出屁股上被小海箭扎伤后留下的伤疤,小海紧追大虎,欲为姐姐报仇。珍珠终于明白,今日的丈夫,就是昔日强xx自己的歹徒。她百感交集,对大虎是既爱又恨。她欲刺大虎,想起他的一些好处,又感到难以下手。大虎苦苦哀求,珍珠原谅了他。

  珍珠节终于如期开幕,当天晚上,在红树林边的露天大舞台上,举行了盛大的演出。烟花爆竹,照亮了海湾。二虎三虎坐在一条小船上,在红树林间看演出。大虎则等在舞台后边,抱着一大束鲜花等着向领舞的珍珠献花。

  小海潜入海水,弄翻了二虎与三虎的小船,牛晋趁机将他们逮捕归案。

  牛晋和马叔到后台抓大虎,正好见到大虎向珍珠献花。马叔心中难过,但法律无情,只好当着珍珠的面给大虎戴上铐子。

  你与金、钱、李在一条船上紧急会面,共商对策。钱良驹因为妻子被害,大骂金大川,金大川说老子是为你们卖命。你劝住了他们。你们商定,去请名律师为儿子们辩护。金大川提议:买通大榕树派出所的户籍警小冯,让她偷改三个虎的年龄,按未成年人犯罪处理,减轻三个虎的罪责。

  船上聚会之后,你又一次到了马叔的家。

  你敲开了他家的门。你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他的吃惊,甚至还有几分内疚。你头发散乱,往日的风度荡然无存。你听到他说:林岚,你骂我吧,你可以用耳刮子扇我,也可以将唾沫啐到我的脸上,这样,我的心也许好受些……说实话,给大虎上铐时,我的眼睛里满是泪水……你说:今天晚上,我来找你,不是为了大虎,我想问你一句话:28年前,你为什么不娶我?他说:这是我一生中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

  你从木然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记忆恢复,严酷的现实重新摆在了面前,想逃脱也逃脱不了,想回避也回避不了。大虎毕竟是你的心头肉,你为他的命运担忧,你更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半年前还是前途似锦,但现在,你感到自己已经站在悬崖上,面前是万丈深渊,而且,一股黑暗的风,在后边强劲地吹着你,使你立脚不稳,你想悬崖勒马也不能了。你的脖子像被霜打了的草,软得擎不起脑袋。你目光呆滞,梦呓般地说着:一场噩梦啊,一场噩梦!浑浊的泪水从你的眼窝里慢慢地流出来。

【红树林】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