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李文妃重婚娇媚 梅浪子愁饶佳人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风月轩又玄子|发布时间:2014-08-10 12:19:11|

集唐五言律:
  风暖乌声碎,日高花影重;
  屏开金孔雀,褥隐绣芙蓉。
  门阑多喜气,女婿近乘龙;
  朋酒日欢会,千岁时时逢。
  话说当下两个成婚,这些亲戚各自散讫,两个在房中歇息,浪子道:“姐姐前日途中相遇,就与你干一回,也是难得。如今却做了夫妇,这个不是弄假成真了。”
  文妃道:“此乃天缘,实非偶然。”
  浪子道:“你这话儿已被吾弄熟了,今日做新人,也要换一个新的,可将后面耍了一回。”
  文妃皱着眉头道:“这个却难,后门比着前门小几分,你的比着别的大几分,一大一小,相形乏下,可不弄坏了。”
  浪子道:“顾你不得。”
  文妃便跪着哀告道:“千万饶我,我有一法儿在此。”
  浪子带着笑脸,扶起道:“心肝有甚法儿?”
  文妃道:“吾扑着身子,把臀尖儿耸起,你便爬上来,如龙阳一般,将柄儿斜插屄里去,你左右一般,耍子可不是好。”
  浪子道:“便依着你。”
  只见文妃光光的耸臀起尖,双膝倒竖,循而下之,便露娇娇的话儿,浪子着了兴,将柄儿望屄口插进,抽了一会,约有一更时分,这妇人把臀儿不住耸动。
  那浪子又抽了一千多回,自觉难过,也就住了。
  文妃道:“你便尽兴,我却不尽兴,还要仰面干一回儿。”
  浪子道:“吾硬却不起。”
  文妃笑吟吟的,将柄儿带上出来的精儿,都含吮吃了。
  又将龟头含在口中含硬了,挨进牝户着实重抽。那妇人正在动兴,被这浪子抽得有趣,将双臂勾住。浪子颈项着实乱耸,浪子气也不换,尽数抽了二三千抽,精又来了。
  文妃快活道:“心肝,吾两个今日做了夫妻,便是日日夜夜耍了,不去担惊受怕了。”
  浪子道:“正是日夜与你快活了。”
  当夜两个睡了,一宿无辞。
  次日起身梳洗毕,亲友俱来庆贺。浪子也设席,相欲闹了几日不题。
  话说家里陆珠,浪子十分爱他,因此叫他在后房小室里卧着。将他实做侍妾一般,那文妃是爱风月的,一则爱了浪子,二则见陆珠生得标致,也是爱他。因此不禁说逗小卧房与这大房,只隔得一重隔子,但是文妃与浪子耍弄,陆珠便在间壁偷看,浪子与陆珠耍弄,文妃也便侧身听他。
  陆珠耍弄文妃,又恐文妃不肯,反惹个端,文妃要与陆珠耍子,又碍着浪子。两下都有意,两下多不敢说。
  正是:
  一度相思一惆怅,水寒烟澹落花前。
  毕竟后来他两个,有甚言语,没甚言语?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