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拉枯桩双妪夹攻 扮新郎二女交美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丁耀亢|发布时间:2014-08-11 22:05:42|

诗曰:
  说到风流浪不禁,老人空有少年心。
  牙稀漫羡膏粱味,耳塞难听丝竹音。
  药里欲求青鬓宠,花枝谁赠白头吟。
  止堪林下寻仙侣,细问参同水里金。
  单说人生到了六十岁,合着大易坤卦,六爻俱是纯阴,尚要保合太和,求复那一点孤阳出来,还不可得,如何当得群阴剥削!如今人富贵有才情的,偏是要未年讲些抽添以人补人之法,多有早送一程的。说到此处,不可不怕。即如李守备年已七旬,娶得一个四十五岁黎指挥娘子,已是败军之将,不可言勇,日夜点卯不到,也就罢了,因何引将一个孔千户家娘子,又领着个美貌的女儿,留在屋里,和他勾搭起来,住了三四比弄得个李守备添上了四件宝:腰添上弯。腿添上酸。口添上涎。阳添上绵。
  寻思了几日,要留他在家里,没有住处,隔壁有个法华庵,姑子叫做福清,也是乱后初出家。原是京城刘大户家的妾,极会铺绒挑绣,被金兵掳去半年回来,没处归落,在这庵里落发。不上二年,他师父死了,招了两个徒弟,法名叫做谈能、谈富,住着法华庵,有几间闲房子,常有道奶奶们来住着。借他二三间来,可以安的他母子,来往也便些,省了人的口面。李守备到了福清庵里,问下了三间净室,连门面四间,讲了五两房租。孔千户娘女两个搬在间壁,只隔着一墙,时常往来。这梅玉姐一千好针线,替人做些鞋西,母子们将就度日。或是白日过来和金桂顽耍,连夜晚了,就在金桂房里同床宿歇。孔千户娘于比黎指挥娘子小三岁,生的白净面皮,描着两道长眉儿,原是风流的,又守了二年寡。因和李守备勾搭上了,常常过来,和李守备夫妻两口儿一张桌上吃酒吃饭,以姐夫称之,通不回避。李守备时常送些小菜果子过去殷勤他,和他在屋里白日也干过几次,妇人甚不快意。
  这黎指挥娘子从嫁了李守备守了活寡,一向到也把心冷了。因见孔千户娘子来,和他常在隔壁屋里坐着,半日不回家来,只说他有心到别人身上去,晚间上床偏要他来点卯。原是井绳扶不上墙的,又被孔千户娘子弄枯了,越发是稀软的,才一撮弄,反怯战羞敌,缩到皮袋里,不知那去了。有诗为记:细似蜂腰已断筋,逃形无计问花神。
  前身定是为中贵,后世还当变女人。
  作茧春蚕僵半缩,垂头冬蚓屈难伸。
  可怜夜半虚前席,水满桃源少问津。
  原来这妇人再嫁,过了中年的,专要在枕席上取乐,一些羞耻也没有,就是穷也罢富也罢,吃的穿的俱是小事,上床来这件东西是要紧的。如果不足其意,到明日把脸扬着,一点笑容也没有,摔匙打碗,指东骂西,连饭也不给男子吃。先是因淫生出恨来,后来因恨越要想出淫来。看着这老厌物一脸皱纹,满头白雪,整日价眼里流着冷泪,口里吐的臭痰,两根瘦骨头连一身皮也干了,那个是你糟糠夫妻,来给你送老!睡到半夜里,倒枕捶床,不住的叹气,想到:“早死了,还各寻个生路!”一顿臭骂。李守备只得推聋装哑,全不言语。从来说:佳人有意郎君俏,红粉无情子弟村。这李守备也是无奈。
  那一日,遇了个故人,卖生药的王回子,有名的好春药:颤声娇、琉黄圈、锁阳环、夜战十女不泄方、固精丸、兴阳丸一套儿的淫方,独自开个小铺,做些香茶耍药,广东羊角腾津,在市上哄这少年子弟们的钱。拿着五钱银子,取堆花好烧酒十斤,要煮虾米做药酒卖。李守备让到屋里,问他:“买烧酒何干?”王回子夸了一遍,喜的李守备让坐不迭,先筛了一壶五香酒来和他吃。细细问他:“这药可效么?”王回子笑道:“我这药若不效,家里这些老婆们肯依么?吃到一月上。这是个海上方,又不费钱,只用些大虾和海马煮了,埋在土里三日就用。那个妇人当的起!”李守备是个老实人,就把自己败阳的真象,哀告了一遍,要求他的妙药。钱筒里有卖酒的钱,尽力一倒,还有七八百文,一齐串起,送给王回子,只要求个抬头当差的法儿。王回子道,“我有好药,先放在马口里,临时洗了,任意行事,如要完,只吃一口凉水就解了。”即时解包,取出一封兴阳不泄丸来,有三十多粒。又取一包揭被香,放在炉里,使妇人发兴的。李守备连忙退回道:“他们发兴,我越发了不成,这样不使药我还当不起。”
  又送了他一枝腾津可以代劳。笑嘻嘻的出门道:“等煮了酒,还送二斤来。”李守备拱了拱手送他去了,心里又喜又怕,喜的是我有了好方,再不怕这两个人笑话我了;怕的是万一不效,弄的进退两难,又是一场受气。又想道:“把他二人哄醉了,大家胡混一场,有些难打发处,还有这根假东西,使个替身法儿,好歹要卖一卖老手段,难道我就罢了。”等不到晚,先把药放马口里去。买了一只烧鸡、两碗烧肉、两段猪灌肠、一盘熟鱼,又是点心蒸糕买了一大盘,摆在床前一张桌上,要请孔千户娘子过来吃酒。黎指挥娘子已是知道他和王回子吃烧酒,讨了药来,只推不知,道:“你待请谁?”
  李守备道:“这些时没请孔二姨来坐坐,今夜无事,恁姊妹们叙叙。他的酒量大,好歹让他个醉。”娘子道:“他这几日不耐烦,等我自己去拉他去。”说毕放下针线,过墙去了。
  原来两人商议就一路,也有个打发老厌物的意思,趁这个机会,正好顺水行船,试试这药灵不灵。一到了孔二姨家,见他坐在炕上,和梅玉纳鞋哩,一双红绉纱鞋,娘两个每人锁一只。把孔千户娘子拉在一间空房里,说李守备今日取了春药方来吃了,又买了好些东西,来请你吃酒,要安排试药的光景。如今咱两个把他试试,好不好打发他上路。有了咱姊妹两个,还服事家好人家,休说两个女儿花朵一般,就守寡也吃碗自在饭。如今兵荒马乱,有甚么正经,休说是两个寡妇,那里不是吃饭处。说的停当,孔千户娘子道:“姐姐先走一步,我洗洗澡就到。只怕你吃起醋来,我就了不成!”黎指挥娘子笑着过去了。孔千户娘子原是京师积年做过暗巢的,一向不得尽兴,也指望过来试试李守备的药。
  即时烧水,用香肥皂洗的屁股白光,穿上一套半新不旧的月白罗衫,紫罗裙拖的裙子,一双小小纱绿高底鞋儿,梳的水鬓长长的,也不搽脂粉,略使绵子打个红腮儿,只好似三十岁的,又老成又俊俏。笑嘻嘻的从门里走过来,道:“打搅得恁两口儿也勾了,天长日久的,又要来请,也不当人了!”
  李守备也换了一套新衣,忙来接进去,道:“咱家里五香酒熟了,胡乱请二姨来尝尝。有甚么你吃,敢言请么!”夫妻二人安下坐,李守备横头,他二人对面坐了。守备自己筛酒来斟,要请他小姊妹,二人都过那边院子里耍去了。一面用了三个雕漆茶杯,满斟过五香酒来。孔千户娘子道:“妹子量小,谁使的这大东西!”李奶奶道:“大不大,姐姐收了罢。再换个杯,姐姐又嫌小了。”顽成一块,只得接杯在手,又取壶去还敬李姐夫。守备不肯送过壶来,自己斟了半盅,陪着坐了,吃了几巡。李守备用箸取将菜儿,拣好的送在二姨面前。孔千户娘子也取将瓜子来嗑了,送过瓜仁儿来。吃到热处,俗说道:酒是色媒人。渐渐说话俱是嘲惹姐夫,各带些骂趣。李守备道:“我有个笑话,说与二姨听。有一家和他姨娘住在一处,常常来往,这个姨娘极喜剃头,剃的人浑身快活。这大姨的儿子们都不叫他娘剃,只是央姨娘去剃。把个儿子剃的头光光的,极是好看。他父亲回来,问道:‘儿子!这头是谁剃的? ’ 他母亲说道:‘二姨剃的。’明日见了二姨,谢了又谢,道:‘原来二姨这样善剃头。’二姨戏这大姨夫道:‘姐夫!你要爱我剃,我也给你剃剃。’ 大姨夫道:‘我到不消剃,你替替你姐姐罢!’”原来说着孔千户娘子该替他姐姐。 剃与替同音, 嘲的甚趣。二姨起来斟了一盅酒,送在李守备面前,道:“姐夫吃这杯酒,我也有个笑话回奉你。有一个斑鸠和一个燕子,常被那林里鹞鹰欺负、他二鸟商议:‘他一个来欺我不大紧,生下雏儿还要来夺我的窝巢,好不厉害。身小力薄的又斗不过他,不如拜认做个亲罢。,那斑鸠就认了个侄儿,叫道:‘姑姑!姑姑!’燕子就认了个外甥,叫道:‘亲姨!亲姨!’忽一日,有个饿老鸥飞过来,也要讨大,要他叫一声。这斑鸠燕子不肯叫他,道,‘我和你非亲非故,该叫个甚么?’饿老鸥道:‘我和你姑姑也差不多,我和你亲姨也差不多,以后只叫我声亲娘罢。’”原来骂着李守备,喜的个李奶奶在床沿上笑的没缝,道,“我也有个笑话,恁二人吃一盅,我才说。”忙把孔千户娘子面前斟了一满杯,李守备自己斟上半杯。二姨不依,夺过壶来,斟的流了一桌子。李奶奶道:“一个人,极孝顺他母亲,因家寒没甚度日,每日赊些酒来,去卖几贯钱来养母。一日赊了一瓶浆酒来,这人极是好酒的,一口一声只叫做是酒娘。那一日要搬家往山前去住,取了一担筐来,一头挑着酒瓶,一头挑着他八十的老母。行到山坡里,这人又饥又渴,取出木勺来,走一步吃一口,叫声好娘。不料他母亲在筐里只道是叫他,翻一翻身,把个担儿滚下来,把酒瓶打的稀烂,满石崖上都是酒。这人慌了,舍不得这好酒,趴伏在石崖上,就地去吃,乱叫道:‘好酒娘!好酒娘!’他母亲跌在山坡下,见他儿子全不理他,骂道:‘没良心的不孝畜牲!顾了你那个娘,就忘了你亲娘了。’”一句话骂着李守备,大家笑成一块。三人都有七八分酒,李守备有事在心,不敢多饮。天已半更,那药在马口里还不见发作,那件东西依然垂头而睡,摇之不醒。又见这二位臊冤家乘着酒兴欢喜爽快,比往日更觉颠狂。这药力不发,如何应承的下?出来推去净手,用温水把马口药洗去,手托着央不动、叫不醒、装醉推死的臭皮囊,长叹一声,唱一个《驻云飞》:堪恨皮囊,旧日英雄何处藏。好似僵蚕样,弄着全没账。膝!当日忒风狂,何等昂邦,今日里缩颈垂头,不敢把门来上,死狗谁能扶上墙。
  李守备想道:“这药不效,或是用的少了。”又将王回子的药取出三丸,用口嚼碎,只见那东西眼泪汪汪,越发不起了。又叹一口气,第二个《驻云飞》:朽物堪怜,伏祈抬头听我言。略妆些虚体面,休使人轻贱。呔!在自口垂涎,委曲难前。二指穷筋,变了根皮条线,一滴何曾到九泉。
  从来这春药扶强不扶弱,济富不济贫。少年的人用了不消半日,随着人的阳气一时就发。这七十的老人,休说真阳枯竭,就是膀胧内邪火也是冷的,一时间这一点热药放在马口里,就如喂死狗的一般,那里有点热气儿?亏了后来吃了半日五香烧酒,又将温水将阳物一洗,内外相助,这三丸药一时发作,真个是:有脚阳春花再发,无油枯焰火重明。一时间,李守备大喜,寻思道:“此时不乘机行事,等的药力发尽,悔之晚矣!”连忙进的屋来,孔千户娘子要回家去,怕梅玉女儿一人在家害怕。守备道:“天已晚了,恁姊妹两人在房里,我还在这外面。天已起更了,还回去做甚么!依着我说,咱大家打个官铺,混上他一夜罢。”孔千户娘子故意骂了一句,道:“老汗邪了的,就说下路去了。我们在这里,撇下他姊妹在隔壁也不放心。”李守备道:“一发叫到这边来,他姐儿两个睡在一房也好。”说毕,孔千户娘子才走起身叫过金桂、梅玉过来,把房门锁了,院子门倒关着。原是一家人,从墙上走熟了的。说着话,房里点上灯,见他姊妹二人俱是中衣,不穿裙,从短墙上过来,上西间房里去了。这李守备还要让酒,孔千户娘子吃的桃花上脸,浪眼涎瞪上来,也有些春心按不住的光景,推是醉了。李守备也就不让,各人安排上床,换鞋使水,心里明白。黎指挥娘子要和孔千户娘子两头睡,怎当的孔千户娘子是个顽皮,又有了半醉,单单趴过来,和他一头,笑道:“咱姊妹两人今夜做个干夫妻罢!”脱的光光的,一口先把灯吹灭了。李守备那等的四平八稳,也就脱的精光,挨进房门,往两人被窝里一滚。孔千户娘子摸了一把,骂道;“好老没廉耻,哄的我住下,可是要小姨子么!”说不及话,拉在床沿上干起。那妇人把李守备围困攻打,不一两阵,那水火齐来,烧的烧,煮的煮,那点药力使完,又是怯敌,又是量小,再休想还有抬起头的日子。 这妇人嗤的笑了一声, 道:“这药还要钱么!没的坷碜杀人罢了!”黎寡妇听了半日,已是难捱,摸了一把,又是臊又是恨,道:“快刀子你打发了谁,留着这钝刀子锯黜我!”李守备怕他吃醋,别人又吃了头汤,十分过意不去,只得勉强奉承。那里抬起头来,被黎寡妇一把按在床上。把个李守备弄的似落汤鸡,骨头皮毛都是稀软的,这老人家一阵昏迷,浑身冰冷,大叫一声:“罢了我了!”没奈何,取出一根三寸长的腾津,替他放在腰里。且不说李守备气喘口张,两眼紧闭,生死不保。
  却说这黎金桂从那日汴河看见男女行乐,已是春心难按,幸遇着孔家妹子梅玉回来,两人每日一床,真是一对狐狸精。到夜里你捏我摩,先还害羞,后来一连睡了几夜,只在一头并寝,也就咂舌亲嘴,如男子一样。这一夜见他两个母亲吃酒醉了,和守备勾搭,起来吹灭灯,就把房门悄悄挨开,伏在门外听他三人行事,只见淫声浪语没般不叫,两个女儿连腿也麻了,险不酥遗顶门,跳开地户。到了孔家大战以后,二女疾回,掩上房门,脱得赤条条的,金桂便道:“梅玉!咱姊妹两个也学他们做个干夫妻,轮流一个妆做新郎。我是姐姐,今夜让我先罢。”梅玉道:“你休要弄的我象我妈那个模样儿,倒了不成。”梅玉叫他亲哥哥。金桂便叫姐姐妹妹,也学那淫声一样。梅玉用手把桂姐腰里一摸,那知他先动了心,弄着梅玉,自己发兴,那花心香露早已湿透,流了两腿。梅玉大惊,道:“你如何流出溺来了!”金桂道:“这是妇人的臊水,见了男子就常是这等流的。你到明日,我管弄的你如我一样。”弄了半夜,身子倦了,抱头而寝。如此,夜夜二人轮流,一人在身上,可每夜弄个不了。不知李守备死活何如,二女子淫奔下落。正是:穿花峡蝶,双双春日入房来,点点蜻蜓,款款迎风随浪滚。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