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樵云山人|发布时间:2014-08-31 13:39:33|

自有文字以来,著书不一。四书五经,文之正路也;稗官野史,文之支流也。四书五经如人间家常茶饭,日用不可缺;裨官野史如世上山海珍馐,爽口亦不可少。如必谓四书五经方可读,而裨官野史不可阅,是犹日用家常茶饭,而爽口无珍馐矣。

  不知四书五经,不外饮食男女之事;而裨官野史,不无忠孝节义之谈。辞通乎此,即拈花可以生笑,不必谓四书五经才可读也。发想可以见奇,不必谓裨官野史不足阅也。但花必须飞,不飞不足夺目;想必须艳,不艳不足娱情。必也无花不飞,无想不艳,亦无花不艳,无想不飞,方足以开人心花,益人心想,以为文士案头之一助。

  今传中所载如梅之清,雪之洁,柳之秀雅,莲之馨香,可谓无花不飞矣。湖上之逢,舟中之句,啸雪亭寻梅问柳,探花郎跨凤乘龙,可谓无想不艳矣。以至梅雪二公忠勤王事,竹杨二子慷慨交情,张刘二生之诡计阴谋,春花朝霞女之慧心侠骨,则又何花不艳,何想不飞哉。

  阅兹传者,如逢名花眼前艳媚,虽桃稚李白而清香胜之,如生奇想天际飞来,虽水穷山尽而幻景出之。如女逢才子,无人叹有想对,(校者按:此处疑缺误,但原文如此。)虽才如司马,慧似文君,而风流都雅却又过之,此《飞花艳想》之所由作也,

  虽然,花飞矣,想艳矣,亦花艳矣,想飞矣,不归于忠孝节义之谈,而止及饮食男女之事。是何异于日用山海珍馐而废家常茶饭也。是何异于日阅裨官野史而废四书五经也,其可乎。若兹传者,权必归经,邪必归正。花飞而笔自存,想艳而文自正,令人读之犹见河洲窈窕之遗风。则是书一出,谓之阅裨官野史也可,即谓之读四书五经也亦可。

  岁在己酉菊月末望,樵云山人书于菊药溪之,下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