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 兆贵里翰林出丑 春申浦名士吟秋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张春帆|发布时间:2014-09-07 13:18:34|

且说章秋谷坐在房内听那房外的客人声音,送入耳中十分相熟,但是一时之内急切辨不出他是谁,便走到后房门口,巴着门帘向外张望。仔仔细细的打量那来的客人时,原来不是别人,就是那著名蜡烛、第一瘟生的王太史。论起世谊来,王太史还是章秋谷的父辈。平日之间,章秋谷见了王太史的面儿总是循规蹈矩,恭恭敬敬的按着后辈的礼数。这位王太史却是倚老卖老的,每逢见面的时候总要说两句凿四方眼的话儿,一个不高兴,还要教训几句。章秋谷虽然年少才高,天资疏放,目空一世,睥睨不群,不把王太史放在眼内,却因为他是个多年的父执,不好去得罪他,碰了他几次钉子,心上也觉得有些不快。

  刚刚的事有凑巧,今天和王太史混在一堆。章秋谷见了王太史,暗想:“这个老头儿平日间满口道学,好像一个正派人儿,今天难得和他遇见,不如把他让进房来,大家坐在一起,塞了他的口儿,省得他一见了面就要罗罗苏苏的,说那些道学的扳谈。”

  想罢,正要走出来招呼,忽见王太史转身要走,章秋谷连忙一手把门帘掀起,笑容满面的向王太史道:“原来果然是老世伯,久违了,怪道说话的声音十分相熟,一时几乎想不起来。今天他们这里的房间不空,老世伯何不就在这里坐一会儿?”王太史无意之间突然遇着了章秋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不能一定要走,只好讪讪的进来坐下,满身的不得劲儿,和章秋谷讲了几句应酬话儿,脸上还有些红红的,好容易停了一回方得自在。抬起头来再看陈文仙时,只见文仙和秋谷并着香肩坐在一张榻上,纤腰斜亸,素手同携,和秋谷咬着耳朵不知说些什么。说了一回,又看着王太史回头匿笑,仿佛是在那里笑他,那一种要好的样儿,一时也说他不尽。更兼榻床对面恰恰的摆着一面小小的墙镜,正照着陈文仙和章秋谷两个的影儿,真个是一对璧人,两株玉树。一个是飘烟抱雨,丽华杨柳之腰;一个是敷粉涂朱,平叔莲花之面。琼枝照夜,宝靥回春;赵家掌上之身,汉殿春风之影。

  王太史不看犹可,一见章秋谷和陈文仙这般亲热,一股酸气直从脚底下冒了起来,涌到心头,按捺不住,不由得冷笑一声,对着秋谷说道:“老侄,我有一句话儿劝你,你可不要见怪。你们年纪轻轻的人,比不得我们年纪大了,自然只好借着到堂子里头走走,寻寻开心。老实说,我虽然老朽无能,却也挣了一名进士,点了一个翰林,读书一层总算交代过了。你现在年纪方交二十,又没有成就功名,这个当儿正是在窗下用功的时候,将来或者博得一个科名,不枉了你是个世代书香、宦家子弟,何苦尽着在堂子里头寻花问柳,弃掷了这些有用的光阴,我倒有些替你可惜。并不是我自己倚着多年的父辈,说这些倚老卖老的话儿,你可知去日苦多,书囊无底?我看你还是敛迹些儿的好。”

  章秋谷本来不佩服王太史的学问,说他除了做八股策论、写白摺试策之外,一样也不懂什么。现在听他居然教训起来,不觉满心发火,顾不得他是什么父执的了,当时便推开了陈文仙立起身来,鼻子管里笑了一声,向着王太史说道:“世伯的话果然不错,小侄今天多多承教了,只是还有一句话儿不得明白,要求世伯指教。”

  王太史听了,一时也不得明白,便问秋谷道:“你有什么不懂的话儿要我指教?”章秋谷冷笑道:“据世伯这样说来,像我们这般年轻的人,是不该在堂子里头顽耍的了。请问世伯,我们这样的年纪不该顽耍,难道直要到年纪大了,腰驼背曲、鹤发鸡皮的时候才好在堂子里头顽耍么?如今的这班大人先生,年轻时候读了几句死书,一概的世故人情全然不懂,那里还有工夫来考察这嫖界中间的学问?到得上了年纪,自以为是功成名遂的了,免不得倒过头去重新顽耍起来,却不想自家事事外行,那里有嫖界的资格?闹出许多笑话,惹了无数牢骚,把自家辛辛苦苦的银钱,大把儿撩在水中,讨不出倌人一个‘好’字。更兼潘鬓将斑,何郎已老,勉勉强强的涎着脸儿去讨倌人的欢喜,费了自家的精力,博得那无谓的风情,应了那‘一树梨花压海棠’的一句说话。如此的看来,到了这般年纪,何苦的还要自家卖弄风流,到头来落得一场没趣?不如还是趁着少年时节及时行乐,春花秋月尽是可怜,檀板金尊居然无赖,也未尝不是一个消遣的法儿。要晓得来日无多,春华易晚,若是到了你老世伯这般年纪方才要及时行乐起来,可是来不及了。”章秋谷还未说完,陈文仙听他说得好笑,忍不住“扑嗤”的笑了一声。

  王太史听得章秋谷的话风,句句是说着自己,气得他双眉倒竖,两眼圆睁睁,嘴上的几根稀稀郎郎的胡子一根根都直立起来。又听章秋谷郎然说道:“至于学问一层,小侄虽然年幼,自问还不弱于人,不过时运不济,没有取得科名罢了。一个人的文章经济,都是在少年时节得来,若到了二十以外还要用什么功,读什么书,这个人也就是一钱不值的了。”

  王太史自出娘胎,从没有受过别人这般教训,只见他的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青黄不定,好似开了一个颜色铺子一般;直把他骂得气塞胸膛,火星直冒,眼睁睁的看着章秋谷。看了半晌方才说出一句话来道:“好,好,我是好心劝你,你倒教训起我来!我活了五十多岁年纪,没有受过这般糟蹋。你这个人真真的不知好歹!你想你在外面荒唐,与我什么相干?我不过念着你们尊大人和我的交情,所以这样的苦心相劝,想要保全你的名誉,不想你倒这样的把我顶撞,眼眶内看不起人。就算你是怎样的高才,我总算是你的父执,可该把我这样糟蹋的么?”说着气喘呼呼的,把一把象牙油纸扇儿不住的乱扇,头上的汗珠竟有黄豆一般大小,口内连说“岂有此理”。

  章秋谷见了甚是好笑,又见他气得这般模样,好像心上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起来,便含笑说道:“老世伯言重了,小侄怎敢这般大胆,糟蹋起你老世伯来?但是小侄性情伉直,心上留不住一句话儿,所谓‘骨鲠在喉,吐之为快’,还求老世伯的大量海涵,不要和小侄一般见识才是。你老世伯是十年读书,十年养气,比不得我们这一班少年性急的人。”说着,便立起身来打了一躬。

  王太史听了章秋谷的说话,虽然恨他切骨,却是无可奈何,只得顿住了口,默然不语。陈文仙此时走到前房,应酬客人去了。王太史坐了一刻,觉得心中余怒未平,坐在此间无谓,便起身要走。秋谷也不相留,任他先走。陈文仙赶到后房相送,王太史临走的时候,似笑不笑的向着陈文仙道:“恭喜你,有这样的漂亮客人在你院中来往,怪不得你要做他的恩客,果然生得不差。像我们这样的老头儿,你面子上虽然一样应酬,那心上究竟是勉强的。”

  陈文仙听了,变了面皮,正要回答,不料,王太史晓得自己说他不过,三步并做一步,急急的走下楼梯,头也不回,竟自去了。陈文仙又气又笑,回转后房对着秋谷笑道:“耐听听看,格号闲话阿要气数?”章秋谷也不觉笑了。按下不提。

  只说章秋谷在上海过了中秋,应办的事情差不多将次完结,秋谷打算过了重阳,束装回去。恰恰的金小宝过了秋节不做生意,另外租了几间房子和贡春树住在一起,只留下章秋谷一个人住在吉升栈中。花朝月夜,甚是无聊,除了和几个知己些的朋友谈谈,便往陈文仙院中走走,每每整天整夜的不到栈房。

  这一天,秋谷正在栈内检点往来的信札,忽然见王小屏走了进来,秋谷大喜,让他坐下。谈了一回,王小屏随意把案上的书本翻看,只见一本《玉溪诗集》,内夹着两张写过的冷金笺,写的一笔赵松雪行楷,甚是秀挺。第一张上面写首“秋谷八章”的题目,下边写着“憔翠青衫客旅稿”。原来,这憔翠青衫客,便是章秋谷的别名。王小屏看了,晓得是章秋谷的近作,便朗吟起来道:

  十二阑干映画塘,水心亭子好招凉;
  夜深独立无人问,一点流萤过曲廊。

  画船载酒听湖歌,十里湖光压芰荷;
  行到六桥烟外路,碧湖深处晚凉多。

  珠帘不卷夜星低,独倚银屏望翠微;
  坐久不知风露冷,满身香影湿罗衣。

  一夜新凉透碧棂,谁家玉笛暗中听;
  当时七夕真虚度,惆怅牵牛织女星。

  三更凉露湿秋千,云母屏风隔半偏;
  冰簟银床眠不得,碧天如水夜如烟。

  锦帏半掩睡惺忪,昨夜轻寒力更慵;
  八尺龙须人未起,月明庭院冷梧桐。

  两岸溪光拥板桥,岸花开处泊兰桡;
  可怜扶荔宫中柳,瘦尽当年一捻腰。

  大堤残柳乱栖鸦,灯火帘栊月又斜;
  一夜西风秋不管,隔滩闲煞白苹花。

  王小屏念完,不觉击节叫好。秋谷道:“你不要谬选,还有几首《秋闱怨集唐》,好像集得好些,你一总看了再说。”王小屏听了,便又取过第二张来,高吟道:

  倦倚东床白玉床,为谁销瘦减容光;
  今宵始觉房栊冷,卧后清宵细细长。

  露床风簟半欹斜,深掩妆窗卧碧纱;
  二十五弦弹夜月,不知秋思在谁家?

  象齿薰炉未觉秋,天河迢递笑牵牛;
  相思一夜知多少,春入眉心两点愁。

  深院沉沉独闭门,为君惆怅又黄昏;
  一钩冷雾悬朱箔,金屋无人见泪痕。

  月过花西尚未眠,月光如水水如天;
  晚来怅望君知否,织女佳期又隔年。

  已凉天气未寒时,桂魄初生秋露微;
  直道相思了无益,残宵犹得梦依稀。

  王小屏看完了,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拍案称赏,又把那两张诗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道:“你这《秋词八首》直是逼真的王渔洋,渔洋七绝全取丰神,不食人间烟火,真个是锦心绣口,我们那里做得出来?”秋谷笑道:“你这个人,无论什么事情总有一番谦逊,其实我们这样的交情,何必定要拘着这些俗套。你的著作我是拜读过的,真如大海长江,波澜万里,若令当世竖儒见了,一定要挢舌不下者三日。像我这样风云月露的才子,那里赶得上你的大才。”

  王小屏不等秋谷说完,哈哈大笑道:“算了,算了,你说我无论什么事情总有一番谦逊,你为什么也要这般的谦逊起来?”正是:

  折倒迂儒之论,名士高谈;
  狂吟子夜之歌,王郎绝唱。

  不知王小屏还有什么说话,请看下回便知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