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回 扣局帐陈海秋发标 留夜厢范彩霞中计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张春帆|发布时间:2014-09-07 13:30:55|

却说阿小妹听了陈海秋这一番说话,那里摸得着一些头脑?只眼睁睁的看着陈海秋,满心疑惑。只听得陈海秋朗朗的对着自己说道:“这件事儿与你不相干,我也并不怪你;都是你们先生一个人的不好。但是今天你既来收帐,不得不和你讲个明白。我只问你,你们先生既然挂着牌子在上海滩上做生意,吃了这碗把势饭,可懂得把势上的规矩不懂?”阿小妹听得陈海秋的话风利害,心上也有几分明白,却也不便和范彩霞分辨什么,只得陪着笑脸道:“倪先生有啥勿好格地方末,请耐陈老包涵点……”

  陈海秋不等他说下去,接着说道:“包涵不包涵的话儿如今不必提他,只讲现在的话。讲起你们先生来,在上海滩上做生意,拼着自家的身体给客人糟蹋,为的是些什么?无非为一个‘钱’字罢了!自从我和你们先生认得以来,差不多将近一年光景,酒也不知吃了多少次,和也不知碰了多少场,一古脑儿合算起来,差不多也花了二、三千块钱。像我这样的客人,老实说,上海地方虽然不少,却也不多!为什么你们先生见了我的面总是那一付爱理不理的样儿,连好好的一句应酬话儿都没有讲过?不要说什么住夜不住夜了!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又在他身上花了这许多的钱,难道和他攀个相好都够他不上么?老实和你讲,既然吃到了这碗把势饭,就有把势上的规矩。你们先生在我面上这般模样,简直是不讲情理,硬欺我是个瘟生!他既然把我当作瘟生,不讲情理,我倒今天也要回敬他一下。你们先生要想向我要钱,钱有在这里,六百多块钱的帐,一个大钱也不少他的。不要说是六百,就是六千也现成在这里。但是要想拿我姓陈的钱,也要有些本领!看他有什么本领来拿我的钱!”

  阿小妹听了这一大篇说话,心上不由得吃了一惊。要是别个人的帐,几十块钱的事情,或者一百八十块钱,也还不算什么。偏偏陈海秋这一节的帐,比别节格外多些。明知道范彩霞平日十分挥霍,到了节边狠有些接济不上来,专望着陈海秋这一笔钱来抵挡节底下的开销,那里经得起这样一来!呆了一回,只得立起身来走近陈海秋身边,拍着他的肩膀笑道:“陈老勿要动气,倪先生一径搭倪说,客人里向只有陈老末是个好人。耐勿要缠错,倪先生搭耐一径蛮要好,不过面孔浪像煞有点难为情,说勿出留耐住夜格句闲话。陈老耐也总算是倪搭格老客人哉,勿要实梗瞎想心思哩。倪先生吃仔格碗把势饭,要真真实梗样式,洛里好做啥生意呀?”

  陈海秋听了阿小妹的一番说话,要是换了别的时候,早已被他说得心动的了。这个时候却心上拿定了主意,不肯听他的话儿,只对着阿小妹冷笑道:“不是这般说法。我以前的时候已经和他说过几次,要在他那里住夜,他只是装聋做哑的不肯答应。我又不是白住不出钱的,为什么要受这般的怠慢呢?你回去和他讲,叫他只顾放心,六百块钱暂时放在这个地方,到了那个时候自然给他;这会儿叫他不用心焦,就心焦也不中用!”

  阿小妹听了,一时也讲不出什么来,只得说道:“依仔陈老格心浪末,要倪先生那哼呢?”陈海秋道:“依着我的心上么,也不是什么难事。我从前再三的迁就他,他却装腔做势的把我这般冷落。如今只要和他转一个身,叫他收了那以前的架子,到我这里来自家俯就,也就罢了。你快些回去,把我这番说话和你们先生讲个明白,叫他自家斟酌。”阿小妹听了陈海秋这般说法,知道无可再说,只得怏怏走了回去。

  去了不多一回,阿小妹忽然又赶到谦泰土栈里头来,见了陈海秋便道:“倪先生请耐到倪搭去,有闲话搭耐说。”陈海秋道:“这会儿我有公事,没有工夫。你们先生请我去,料想也没有什么要紧话说;如若真有什么要紧的话儿要和我讲,请你们先生自己到我这里来就是了。”阿小妹见陈海秋一定不肯去,便匆匆忙忙的往外便走。

  陈海秋见阿小妹走了,对着章秋谷伸出一个大指,口中说道:“你的主意果然不差,这样的一逼,等会儿一定自己要来的了。但是他来了,我又怎么样的对待他呢?”章秋谷听了,又细细的教了他许多的法儿,陈海秋大喜,磨拳擦掌的专等着范彩霞来。

  等了一回,早听得辛修甫口中说道:“来了,来了。”陈海秋立起身来举目看时,只见范彩霞扶着阿小妹的肩膀,从对面屏门外面冉冉的转将过来,那几步路儿就如风吹杨柳一般,走得十分圆稳。陈海秋见了,故意别转了头,装作没有看见。当下范彩霞走进房来,先招呼了辛修甫和章秋谷,又半嗔半喜的瞅了秋谷一眼,方才走近陈海秋身旁,低低的叫了一声:“陈老。”

  陈海秋回过头来,把范彩霞打量一番:只见他穿着一身玄色外国纱衫裤,下面衬着一双品蓝缎子挑绣的弓鞋,头上只挽着一个懒妆髻,春山淡淡,秋水盈盈,脂粉慵施,铅华不御,低着一双俊眼,好像有些不快的样儿,娇怯怯的站在一旁,把手扶着陈海秋的椅背,口中说道:“耐啥事体实梗动气?就是倪有啥勿好末,耐好好里搭倪讲末哉。倪是无啥要紧,耐气坏仔身体啥犯着呀!”陈海秋听了这几句软软款款的话儿不觉心中一动,连忙忍住了,淡淡的答道:“你不要和我客气,像我这样惹厌的客人,你那里看在眼里!”

  范彩霞听了,把一双纤手握着陈海秋的手,说道:“耐勿要实梗嗫,冤枉仔倪,作业格嗫。倪一径搭耐蛮要好,耐勿要听仔别人格闲话,扳倪格差头。耐自家赛过像格哑子,一声勿响,倒说倪……”范彩霞说到这个地方,不觉面上一红,低眸一笑。又说道:“故歇勿要说哉,一塌刮子才是倪勿好;今朝请耐到倪搭吃酒,总算倪得罪仔耐,赔耐格礼。故歇就请过去末哉。”

  陈海秋被范彩霞自己赶过来轻轻的三言两语,已经心上岌岌欲动;现在听得范彩霞邀他过去,便抬起头来看秋谷的眼色。只见秋谷微微的把头一点,陈海秋便也答应。范彩霞本来是马车来的,便拉着陈海秋同车回去。秋谷也有马车,同着辛修甫同坐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到东尚仁来。

  一刻儿的工夫,早到东尚仁门口。大家下车进去。这番不比别的时候,范彩霞竭力巴结,拼命张罗,就是房间里头的人也换了一付样儿。秋谷见了由不得心中暗笑。当下范彩霞和陈海秋并肩坐在炕上,咬着耳朵说了一回。早见一班娘姨、大姐七手八脚的调开桌椅摆上菜来。

  原来今天这一席酒,是范彩霞和陈海秋赔礼,专请陈海秋的。范彩霞见碟子排了上来,便问海秋还有什么朋友。陈海秋还没有开口,秋谷在旁说道:“我看今天这一席不便请什么外人,只请了王小屏和陶伯瑰两人,何如?”陈海秋听了点头称是,当下写了请客票叫相帮送去。

  请客的去不多时,客人来了,大家入席畅饮。这一席酒,因是范彩霞专请陈海秋和他赔礼的;肴馔十分精致。范彩霞殷勤相劝,满场飞舞,八面张罗,打起了全副的精神,竭力应酬。陈海秋高兴非常,大家也都开怀痛饮。

  到得酒阑人散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有十一点钟。辛修甫和章秋谷略坐一回,便都立起来要走。陈海秋也跟着往外就跑,却被范彩霞赶上来一把拉住道:“勿许走,倪还有几几化化闲话要搭耐说。”陈海秋故意笑道:“你留我在这里做什么事儿?我们先讲明白了再说别的话儿。要我再像前一次的一般吃你的空心汤团,那是再不上当的了!”说着便又要走。急得范彩霞一手拉住陈海秋的衣服不肯放手,面上却一阵阵的红起来。陈海秋故意逼着问他道:“留我在这里,究竟怎么样?我上了一次恶当,再不上第二次的了。”范彩霞听了,口中实在说不出来,顿了一顿方才说道:“耐格个人,啥格实梗假痴假呆介。”

  说着,阿小妹也赶过来帮着挽留。陈海秋道:“你讲的话不中用,我信不过你的话儿,一定要叫你们先生自己和我讲个明白。”范彩霞到了这个时候,明晓得陈海秋有意作难,无奈生刺刺的讲不出口来。又见章秋谷和辛修甫两个人都望着他嘻嘻的笑,越发不好意思。没奈何只得把金莲一顿,对着章秋谷道:“二少帮仔倪留留陈老嗫!”秋谷笑道:“我和你把陈老留在这里是狠容易的事情,但是你留住了他在这里干什么呢?”范彩霞听了又羞又怒,又不敢发作,只瞪了秋谷一个白眼道:“耐也装起妈虎来哉!故歇倪想起来,总归是吃仔把势饭格勿好,真真叫呒说法。”说着别过头去,眼圈儿一红。

  章秋谷见了这般模样,知道作弄得他够了,便对陈海秋道:“他既然这般留你,你就今天住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陈海秋道:“你不要弄错了夹壁帐。他那里是当真留我,不过当着你们的面儿,讲句好看话儿罢了。”这一句话说得范彩霞发起急来,对着陈海秋道:“天理良心!耐再要讲出实格梗话闲来,只好随耐去说啥格哉!倪闲话说到实梗样式,耐勿听末,倪也呒啥法子想!只要耐自家想想,阿对倪得起?”说着扭过头去,不觉流下泪来。

  章秋谷见了,不由得哈哈的笑道:“算算,算了。”一面对着陈海秋道:“我们先走一步,明天来看你罢。但是你要小心些儿,不要打了败仗,给他赶到地板上去睡,是与别人不相干的。”陈海秋听了忍不住也笑道:“不要混说。看你这个样儿,光景是长给人赶到地板上去睡的。”范彩霞听了也笑起来,拭了眼泪道:“说说末,就要瞎说一泡,真真歪嘴吹喇叭——一团邪气。”正是:

  酒柬灯炧,缠绵午夜之情;
  送客留髡,宛转中宵之语。

  不知以后如何?请看下回便知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