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回 危崖勒马虚度清宵 宝镜孤鸾枉辜良夜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张春帆|发布时间:2014-09-07 13:32:36|

且说章秋谷同着金小宝上了马车,秋谷把丝缰一带,从老洋房弹子房那一面大宽转兜过来,马车路过老洋房门外,只见老洋房门口站着一个淡妆素服的丽人,头上打着一条油松大辫,发光可鉴,膏沐照人。身上一身本色单罗衫裤,胸前簪着一朵红花;下面的裤管高高吊起,露出一双尖尖瘦瘦的金莲,穿着一双大红缎绣花弓鞋,真个是一搦凌波不盈三寸。那一身打扮好像是个髦儿戏班里头的人。见了章秋谷自己拉缰过去,便嫣然微笑,送了一个眼风。秋谷的马车飞一般的过去,只觉得两下的眼睛一错,眼睛里头霍的电光一闪,秋谷的马车早已过去了三、五丈远的地方。

  依着秋谷的心上,要想把马车再兜转老洋房门口,细细的认他一认,怎奈那匹马四蹄飞动,就像星飞电卷的一般,一时勒他不住。更兼那边的地方不大,马车一时间转不过身来。又有一个金小宝同在车上,似乎觉得不好意思,只得由着那匹马的性儿望前跑去。心上却十分惆怅,不由得问着金小宝道:“方才老洋房门口站着的一个女子,好像也是个倌人,你认得这个人不认得?”

  金小宝听了微微含笑,对着秋谷摇一摇头。秋谷不知不觉的说出一句道:“可惜。”小宝含笑问道:“耐可惜啥物事呀?”秋谷道:“方才那个女子,模样儿长得狠不错。可惜你又不认得他。”金小宝斜着一双俊眼笑问道:“耐格人阿,真真是苏州人打话,叫声叫化子吃死蟹——只只好。”秋谷听了不觉也好笑起来。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儿,不知不觉的马车已经到了惠秀里门口,秋谷扶着金小宝跨下车来。小宝要留秋谷进去坐一回儿,秋谷也无可不可的,跟着小宝进房,坐下谈了一回。秋谷要走,小宝不肯放他道:“倪两家头难得碰头,刚刚坐得一歇,啥咦要去哉呀?”

  秋谷本来心上是狠爱小宝的,但是秋谷的性情,喜欢这个倌人,却不是一定要和他落水,不过大家有些意思罢了。如今见了金小宝这样苦留。便道:“既然如此,我这会儿还要到别处去应酬一下,回来我到西安坊和东尚仁的时候,我们同去何如?”金小宝道:“俚笃咦请倪,同仔耐去,算啥样式呀!”秋谷道:“那怕什么。你和辛修甫、陈海秋认得也不是一天了,就算个闯席的客人何妨。”金小宝想了一想,方才应允。又叮嘱秋谷道:“耐去仔要就来格哉。”秋谷道:“这个自然。”说着便立起身来,走出门外,跳上马车,赶到东荟芳黄菊英家,是一个什么吴淞钓捐局委员姓邓的朋友请他的。秋谷只略略的坐了一回,又到别处去应酬了一转,惦记着小宝等他,便辞了主人,径到小宝院中来。

  只见小宝换了一身男妆衣服,穿着一件湖色单罗长衫,单纱一字襟半臂,胸前一个花球香风扑鼻,面上的脂粉一齐洗掉,梳了一条大辫,脚下也换了一双夹纱衬金的小靴,越显得水眼山眉,雪肤花貌。见了秋谷便笑道:“耐看倪改仔男妆阿好?”秋谷自头至脚细细打量了一番,口中赞道:“真个是巫山神女、姑射仙人,可惜我没有这般福分。”小宝听了,把秋谷打了一下道:“勿要瞎三话四哉,倪去罢。”说着便移步下楼,同着秋谷坐上马车,只转一个弯,便到了西安坊门口。秋谷同着小宝一同进去。

  辛修甫一眼见秋谷同了一个男子进来,没有看得清楚,只道是秋谷同来的朋友。立起身来一看,方才知道就是金小宝改的男妆。金小宝见了修甫,却恭恭敬敬的打了一个拱。修甫大笑起来,口中说道:“今天小宝先生居然肯赏我的光,实在意想不到!”秋谷坐下来,便问局票写了没有。修甫道:“都写好了,只等你一个人。”秋谷拿过来看了一看,见自家名下,仍旧是写的陆丽娟和梁绿珠,便点一点头,交给娘姨发出去。修甫见客已齐了,便叫起手巾,大家入席。依着辛修甫,要请金小宝坐首席,小宝不肯,和章秋谷并肩坐了。

  不一会,叫的局一个个陆续到来,别人都没有什么,只有陆丽娟见金小宝和秋谷并肩执手,密密切切的讲话,心上有些醋意,低头不语。梁绿珠和秋谷没有落过相好,心上倒没有什么。这一席大家因为还要翻台到东尚仁去,便略略吃些,都不尽量。上过了头四道,大家一哄的都到东尚仁范彩霞院中来,又闹了一回,已经十二点钟了。陆丽娟走的时候,悄悄的问秋谷道:“耐晏歇点阿来?”秋谷沉吟道:“来的。”陆丽娟道:“格末倪来浪等耐,勿要绰烂污嗫!”秋谷点一点头。

  等着席散之后,秋谷同金小宝依旧双双回去。到了小宝院中,小宝见秋谷有些醉意,便自己开了一瓶荷兰水给秋谷吃了,方才两个人促膝深谈。小宝便把自己本来不愿嫁人的意思和这一番上了牛幼康圈套的原因,细细的和秋谷讲了一遍,叹一口气道:“上海格客人总归靠勿住。就像贡大少末,故歇看看好像呒啥,慢慢里也勿知到底那哼。”说着不觉有些凄楚起来,眼角里头盈盈的含着一汪珠泪。秋谷深深款款的安慰一番,看着小宝的样儿似离似合,眉目含情,便握着小宝的手道:“我们两个人……”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又叹一口气道:“只好做个朋友罢!”

  小宝听了,眼波溶溶的看着秋谷,看了一回不觉也长叹一声,低下头去。秋谷见了这般模样,觉得一个心七上八下的不妥当,好像要直跳出腔子外来。暗想:“若是小宝一定不肯放我走时,我也只得应酬一遭的了。”小宝挨了一会,抬起头来对着秋谷说道:“二少格闲话勿错,倪也勿好……”说到这里,那下半句竟说不出来。秋谷咬一咬牙齿,硬着心肠道:“时候不早,我要回去了。”小宝也不开口,只点一点头。秋谷正要走时,小宝又道:“耐慢慢交走。”秋谷便立定了,等他说出什么来。小宝停了一停道:“耐身上阿冷?”秋谷摇一摇头,就走出房门。小宝也送出来。秋谷对他摆手,叫他进去。小宝不语,一直送下扶梯,走到门口,看着秋谷上了马车,方才进去。

  秋谷回到新马路公馆里头,差不多已经天亮。陈文仙还一个人坐着等他,见秋谷回来,便立起来打了一个呵欠,笑着说道:“我晓得你今天晚上一定回家,所以没有睡觉。”秋谷见桌子上排着一本牙牌神数,又有一付牙牌放在桌上,便道:“你在这里起牙牌数么?”文仙笑道:“等了你半天,你不回来,一时气闷,借着这个消遣,也不知灵与不灵。”秋谷道:“这些事情本来是骗骗小孩子的,那里会灵?”文仙道:“你不要不信。世上鬼神的事情都是有的。”

  秋谷听了,知道文仙妇女性质,迷信甚深,一时劝化不过来,便也只得由他。只问一句道:“我不在家,你冷静不冷静?”文仙笑道:“你回来就不冷静了。”秋谷道:“却是对你不起。我在外面这样的打茶围、吃花酒,却要累着你深更半夜守在这里。其实我们如今是自己人,可以不必这个样儿。”文仙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自己人,你又何必和我这般的客气呢?”秋谷听了,没有话说,便也微微一笑,相携就寝。一夜无话,不提。

  过了一晚,章秋谷到九点钟方才起来,便有许多朋友都来贺节。秋谷倒应酬了一回,免不得也坐着马车到各处去走了一转。猛然想起昨天答应陆丽娟到他院中去的,便吩咐马夫一直放到久安里门口。秋谷下了车,径到陆丽娟院中来。

  陆丽娟见了秋谷,似笑非笑的说道:“阿呀,章二少贵人勿踏贱地,那哼跑到仔倪搭小地方来哉?勿要踏错仔门堂子格!”说着便别过头去。秋谷见丽娟脂粉不施,玉容寂寞,知道他为着昨天金小宝的事情不快,便抢步上去,拉着陆丽娟的手道:“昨天晚上对不起,累你空等一回。不知怎样的,糊里糊涂就忘了这件事儿。”丽娟冷笑道:“本来倪自家勿好,倪搭实梗格小地方,陆里请得动耐格位二少!”秋谷道:“你不要生气,我和你陪个礼儿好不好?”说着就对着陆丽娟打了一拱。

  陆丽娟别转了头,只当没有看见的一般,口中说道:“勿敢当。倪也生着格付骨头。”说罢,停了一停又道:“倪看耐昨日仔直头有点浑淘淘哉!拨别人家迷昏仔,陆里还记得到倪搭来!”秋谷道:“你不要疑心小宝和我有什么相好。我和他两个人都是干干净净的。那里有什么别的事情!况且小宝的相好客人姓贡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也不肯做这样的事儿。”

  陆丽娟听了那里肯信,冷笑道:“耐格号闲话只好去骗骗三岁小干仵。耐去搭金小宝那哼那哼,勿关得倪啥事;倪也勿好来管仔耐,叫耐勿要做俚!不过,耐就搭倪讲明白仔,也呒啥希奇。啥事体定规要瞒牢仔倪,勿搭倪说?耐倒搭倪讲讲格个道理看。”秋谷看了陆丽娟娇嗔满面,情不自禁,便婉婉曲曲的对他说道:“老实说,我就是和金小宝落了相好,我也不必瞒你。但是委实的没有这件事儿。你只想我和你认得了差不多也有一年,那一件事儿是瞒过你的?你不信,只顾去问辛修甫、陈海秋他们一班人,究竟可有这件事情?”陆丽娟听了,还有些似信不信的。秋谷又去安慰了他一番。

  坐了一回,忽然又想起昨日在张园老洋房门口遇见的那个人来,想要想个法子去找他。盘算了一回,想着那一身打扮,一定是个髦儿戏班里头的人。只要今天再到张园去一趟,到楼上去看髦儿戏,一定找得着的。想罢,便对陆丽娟道:“我还有些事情,去一去就来。”陆丽娟道:“格末耐格双台几点钟来吃呀?”秋谷想了一想道:“今天端午,朋友们的台面很多,就晚上十点钟罢。”陆丽娟听了点一点头。秋谷便回到自家公馆里头,和陈文仙说了,要同他到张园去,文仙欣然答应。略略的梳掠一回,换了衣服,同着秋谷直到张园来。正是:

  看花载酒,十年杜牧之狂;
  对影闻声,一枕西楼之梦。

  未知章秋谷到了张园,如何去找寻那个女子?且看下回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