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回 证前因深情结遥誓 出奇计险语试倾城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张春帆|发布时间:2014-09-07 22:30:27|

且说辛修甫在苏青青院中吃了一个双台,自然苏青青不肯放他回去的了。

  镜盟衫誓,倚影偎声,春浮银汉之槎,水泛桃源之洞;
  子夫散发,合德横陈,红添两颊之云,绿展双眉之黛。

  辛修甫直到明天十一点钟方才起身,见房门虚掩,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便走到对面房间里头,去看那借干铺的陈海秋时,见陈海秋一个人睡在床上,还在那里呼呼的打鼾,没有睡醒。辛修甫把他推了一推,陈海秋方才坐起身来,把眼睛揉了一揉,见了辛修甫,口中还含含糊糊的道:“时候还早得很,你怎么倒先起来?”辛修甫笑道:“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二点钟,还不起来做什么?想睡在这里过一世么?”

  陈海秋听了一谷碌跳下床来,定醒了一回,方才同着辛修甫走到对面屋内。苏青青早已起来,坐在窗前梳洗。陈海秋走到苏青青面前,仔仔细细的把他看了一会。又回转身来,把辛修甫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辛修甫笑道:“你这样看法,为的什么事儿?”陈海秋笑道:“我昨天晚上,和你们两个人预算决算了一回,大约无论怎么样,总要睡到下午一、两点钟起来。如今你十一点钟就居然起来,不是临阵脱逃,就是事前躲避,我所以要看看你们两个人的脸儿。”辛修甫笑道:“想来是你临阵脱逃惯的,所以要这般平空的替人着急。”陈海秋又向苏青青笑道:“你和我直说,他究竟临阵脱逃没有?”苏青青红着脸道:“耐格闲话,倪一塌刮仔才勿懂。”陈海秋哈哈笑道:“你真个不懂,待我来教你何如?”苏青青听了把头一扭,不去理他。

  辛修甫走过来,一把把陈海秋拉了过去,口中说道:“你这个人,成天的专讲和人取笑,取笑得的也要取笑,取笑不得的也要取笑,这像个什么样儿?”陈海秋把手抹着自己的脸羞他道:“阿呀!显见得你们两个人是恩相好,所以要这般回护。”辛修甫笑道:“算了罢,不用说了。”苏青青听了,也侧过头来,把陈海秋看了一眼,便向辛修甫说道:“辰光勿早哉,唔笃两家头吃仔饭去阿好?”修甫听了便也点头应允,坐了下来。

  苏青青梳好了头,陪着他们两个人吃了午饭,辛修甫方才同着陈海秋去了。自此以后,辛修甫和苏青青两个人的交情打得火一般热,真是个鹣盟蝶誓,密爱幽欢。苏青青拿出平生的手段来,窝着辛修甫,竟不接别的客人。辛修甫也想着法儿,试过了苏青青几次,却试不出什么破绽来,辛修甫心上自然欢喜。

  恰恰的事有凑巧,辛修甫的那位夫人,本来原是个专会泼醋的人物,不知怎样的得了一个吐血的症候,延医服药,一些儿效验都没有,不上两个月的工夫便呜呼哀哉死了。只把个辛修甫闪得个凤折鸳分,形单影只。沧海巫山之恨,无地招魂;金钗沽酒之诗,心伤旧配。免不得也要着实的伤感一番。

  过了几时,渐渐的把伤感的意思丢掉了些,却又兜的把龙蟾珠的事情提了起来,暗想:“若是这件事儿出得早了些儿,龙蟾珠也不至于给别人娶去。如今是事已成事,木已成舟,无可奈何的了。”真个是:

  佳人已属沙吒利,义士今无古押衙。

  未免的心上很有些儿惆怅。想了一回,忽然转一个念头道:“如今幸而还有个苏青青在这里,虽然我和他相知不久,却是看他的样儿和我二十四分的要好,不如竟把他娶了回去,料想还不至于怎样的不妥当。况且我以前曾经历试过他几次,试不出什么破绽,一定是靠得住的。”

  想到这里,忽然又是心中一动道:“上海倌人岂是可以娶回家去的?我平日之间看着苏青青的样儿,虽然一心待我要好,没有什么三心二意,但是冷眼看他的起居服用,却又奢侈放荡,不像是个肯做人家人的。俗语说得好:‘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知道他将来嫁人之后,究竟怎么的一个样儿?不如还是趁着这个时候,再把他试上一试,试出他的真心来再说别的。”

  辛修甫定了主意,便和陈海秋等一班朋友,大家商议了一回,商议出一个法儿来,要想趁着个空儿试验他的真假。恰恰的这个时候,苏青青知道辛修甫夫人死了,便越发的使出浑身手段,全付工夫,把个修甫哄得脑筋里面有些迷迷糊糊的起来,撒娇撒痴的只要辛修甫娶他回去。辛修甫虽然被苏青青哄得十分高兴,却毕竟心上有些把握,见了苏青青这般模样,便想着要把这个试验的法儿施展出来。

  这一天,走到苏青青房间里头坐下,不住的咳嗽叹气,神色张皇,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苏青青见了心上诧异,便问着辛修甫道:“辛老,耐今朝啥格事情实梗样式,阿是身体浪有点勿舒齐?”辛修甫听了只是摇头,一句话儿都说不出。苏青青一连问了两、三遍,辛修甫只是不开口。

  苏青青问得着起急来,走过来把辛修甫的耳朵一把拉住,口中说道:“耐格人啥实梗呀?好好里问耐闲话,啥格一声勿响,阿是变仔哑子哉?”辛修甫皱着眉头对苏青青道:“我的事体弄糟了,你知道不知道?”苏青青吃了一惊道:“耐啥格事体弄坏哉呀?阿好搭倪讲讲呀?”辛修甫道:“说起这件事情,真叫作一言难尽。就是和你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处,还是不和你讲的好。”苏青青听了更加着急道:“耐格人总规是实梗阴阳怪气,豪燥点搭倪说末!”

  辛修甫听了,便故意装着一派愁容,瞎七瞎八装装点点的和苏青青说了一遍,只说:“自己前两年有一封信写给朋友,这封信上的话儿是得罪皇太后的。如今不知怎样的,这封信给一个仇人拿了去,在京城里头告发起来。幸而有个要好的朋友暗地里通了一个信给我,叫我快走,不消几日,京城里头就有电报出来,着落地方官要拿我。我若是不走,万一个给地方拿住了送进京去,就是熬得一条性命出来,最轻也要问一个烟瘴充军的罪名。如今我也没有别的法儿,只得把家产托人照管,自己逃到日本去暂时躲避。所以没奈,只得来和你说一声儿,我们两个人以前的话儿,我如今自己的生死还不可知,怎好平空的把你拖下水去?以前的那些嫁娶的话儿,如今一古脑儿都一笔抹过,只当没有这句话的一般。我就在这几天之内,就要动身到东洋去,你的事情委实不能兼顾的了。但愿你折梅迨吉,燕尔新欢,好好的拣一个人,不要和我一般的有始无终,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说着,把眼睛挤了一挤,挤得眼皮儿红影影的,好像要哭出来。

  苏青青听了辛修甫的说话,起先倒也呆了一呆,顿时的花容失色。直听得辛修甫这一番说话说完了,不由得低下头去,沉吟一会。忽然抬起头来,对着辛修甫把头摇了一摇道:“耐格闲话定规是假格,倪实头勿相信。为啥别人家呒拨格号事体,独独到仔耐身浪,就有几化希奇古怪格事体出来?耐阿是来浪骗小干仵?”

  辛修甫听了,故意顿足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我怎么肯来骗你?别的事情或者和你取笑,哄哄你也还罢了。那有这样的风火事儿都和你取笑的道理?难道我们两个人这样的要好,你还信不过我的说话么?”苏青青见辛修甫说得这样活龙活现,不由的也有几分相信起来。

  踌躇了一会,慢慢的走过来,扶着辛修甫的肩膀,低下头去和辛修甫脸贴脸的偎了一偎,口中说道:“辛老,听耐实梗说起来,到底阿是真格呀?”辛修甫连连顿足道:“我心上这般着急,你还在这里慢条斯理的这般模样。你想我为什么要哄你?就是哄信了你,在我身上有什么好处?”

  苏青青听到这里,心上也有些鹘鹘突突的起来,便对辛修甫说道:“辛老,格末阿要紧格呀?”辛修甫把舌头一吐道:“你说的真是风凉话儿,还问要紧不要紧。若是当真的给他们拿进京去,非但人亡家破,连这脑袋保得住保不住都是不可知的事情。若果然到了那个时候,你也不必感伤纪念,只要你心上记着我这样一个人就是了。”

  辛修甫一面说着,不觉流下泪来。苏青青也泪珠莹莹的握着辛修甫的手道:“辛老,格末那哼介?”辛修甫皱着眉头道:“如今只要早些逃走,料想也闹不出什么别的事情。但是从此以后,我姓辛的在中国地界之内就算个犯法的罪人,若不遇赦典,是一生一世不得回来的了。我心上原觉得很有些割舍不得你,却又无可如何。想来你也知道我的苦衷,这是出于意外的事情,没奈何只得要劳燕分飞的了。”

  苏青青听了这番说话,不觉双蛾敛恨,宝靥含嗔,似嗔似喜的瞅了辛修甫一眼道:“耐倒说得实梗容易,倪勿成功格。格个嫁人格事体,勿是好搂白相格。阿有啥一塌刮仔说得明明白白,故歇倒说勿成功?拨别人家晓得仔,阿要难为情?倪故歇只有一句闲话搭耐说,随便耐那哼,倪总归是耐格人,今生今世,除脱仔耐姓辛格,要倪去再嫁第二个人客人,格末老老实实办勿到。故歇耐末拍拍身体东洋去哉,留仔倪一干仔来浪上海,耐打算那哼?”

  辛修甫听了,想了一回道:“这个时候,那里想得出什么安置你的法儿?要便立刻收了牌子,同着我一同到日本去。但是我细想起来,你们当倌人的好容易嫁一个人,不指望他什么好处也就是了;如今嫁了人,倒反把你们带下水去,我辛修甫天良不昧,怎样的心上过得去?”苏青青听了,接着说道:“倪搭耐自家人,格号客气闲话,故歇用勿着。总归倪既然嫁仔耐,就是耐格人。耐到洛里,倪跟到洛里,呒拨啥第二句闲话。”

  修甫听了,走过来对着苏青青打了一拱道:“我倒想不到你有这般的志气,可敬得很!既然你自家愿意跟着我走,我也自然不能拦你。但是还有一句话儿要预先和你说明,如今你跟着我,我还是有钱的时候,你还没有什么;万一个到了将来,我的家产保守不住,到了没有钱的时候,你那里过得惯这样的苦日子?”

  苏青青把头一扭道:“耐格闲话笑话哉!倪既然跟仔耐,总归要苦末大家一淘苦,要甜末大家一淘甜,呒啥过得惯过勿惯。”正是:

  回黄转绿,人生之祸福无常;
  地老天荒,金石之深盟未改。

  要知后事如何?且待下文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