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 庆慈寿碧落会团栾 聚仙眷红楼结因果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张春帆|发布时间:2014-09-04 21:27:57|

话说探春与李纨、宝钗约定同赴太虚真境祝寿,却因周姑爷管理京师地面,事务繁重,难于抽空。直至八月初二晚上,将诸事预先布置了,替姑爷具折请了五天病假。又将寻梦香分与诸人。然后收拾就寝。只觉那香气扑了顶门,元神便已出窍,会齐了姑爷、儿女及奶子、丫鬟等,随着那股香气行去。乍若御风,又如乘雾,一会儿便瞧见前面一座白石碑坊,上书“太虚真境”四个大字。心想:他们都说的“太虚幻境”,这牌坊上分明写着“真境”,可见凡是非亲眼见的,不能作准。又看那两旁还有七言对联,是:

  有尽归无无是有,
  真须成假假为真。

  转过去是一座宫门,也有福海情天四字横匾。又有一幅长联,是:

  厚地高天有情人长如满月,
  方壶员峤无边景总占芳春。

  探春初次来此,以为这就是赤霞宫了。走进二层门内,只见两旁配殿,还有许多匾额。约略看了几处,是钟情司,钟福司,朝次司,墓乐司,春酣司,秋畅司。心想赤霞宫里没听说有这许多司,这里又一无设备,只怕是走错了。

  正要寻人问问,刚好迎面遇见一人,却是司棋。一见探春,忙首:“三姑娘想必是到赤霞宫内拜寿的,跟我来罢。”探春道:“司棋姐姐,你也住在赤霞宫么?”司棋道:“林奶奶派我看守绛珠宫。此刻奉二爷之命,来请她们众位仙女。”

  探春夫妇和儿女等随她走过两道白石长街,又见一个朱户金钉的宫府,大门上用五色鲜花结成了彩牌楼,从大门走进,一路全是宫锦搭成的彩棚,上头还扎着各色翎毛花朵,珠灯的砾彩五色缤纷。棚下几棵两三丈高的大石榴树,有红黄玛璃诸色,正开得花山子似的。远远听去,似有笙萧鼓乐之声。大殿上绛烛如炬,篆烟缭绕。屏开孔翠,茵设芙蓉。又进了一层院宇,中间亭厦及四面抄手游廊,都挂着雕竹料堆纱画绢各灯,流光泛彩四照通明。

  司棋指上房道:“老太爷、老太太就住在这里。”探春道:“老太爷几时来的?‘同棋说道:“前儿宝二爷接了来的。”说着便引探春走进上屋。回道:“三姑爷、三姑娘来了!”

  此时宝玉和宝钗、黛玉陪着代善老夫妇闲谈,因代善于诸孙中偏爱宝玉,留他们夫妇在此陪侍。贾母见探春夫妇来了,含笑道:“我说三丫头不会不来的,倒是姑爷把公事搁下,大远地来了,真过意不去。”探春道:“别管忙不忙,都是应该的。”贾母道:“先见见你爷爷。”探春夫妇即上前,先向代善拜了,然后拜见贾母。又叫奶子领着哥儿、姐儿都拜了。

  又问宝玉道:“听说老爷、太太先来了,住在哪儿哪?”宝玉道:“住在新盖的别墅,从园子里过去,还有一段路呢。妹夫和三妹妹明天再上去罢。”代善打量了周姑爷一回,说道:“姑爷气格腾上,将来功名定在老夫之上。”周姑爷只有谦逊。代善又问及家世,盛赞周琼平寇功绩。贾母与探春多时不见,瞅着探春道:“三丫头到底操心,也改了样儿。”探春道:“我新近吃了二哥哥的丹药,比先前好得多哪。头发有几根白了的,都变黑了。”

  又谈了好一会儿,贾母笑向宝玉道:“你替三妹妹盖的房,领他们去瞧瞧,合适不合适。”于是宝玉同钗、黛引探春夫妇,一路至镜春阁。那里梨花最多,远看着似有月光。进至室内,见书画陈没,件件精致。黛玉道:“这全是你二哥哥布置的,忙了两个多月呢!你看比秋爽斋如何?”探春道:“我们能住几天呢,何必这么费事。”宝玉道:“将来总要到这里来的,也是一个退步。”探春道:“有这所房子,往后我倒要常来玩玩。若是晚上来了,住一半天回去,也耽误不了什么事。”

  周姑爷道:“二哥厚意可感!我来到这里,一切功名富贵都看轻了,若能长此托居,真是清福。”宝玉道:“三妹夫,你正要替朝廷出力,并且上有老亲,不可就存此念,该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去,都是数定的。”探春道:“听说二姐夫也来了,他和二姐姐见面了没有?”宝玉道:“哪有这么便宜,等过了老太太的生日,咱们再相法子替二姐姐出气。看他真悔过了。才许他们见面呢。”探春笑道:“这种人,叫他多受点磨折也是该的。”宝钗道:“外甥们真乖,到这里一点也不闹。”探春道:“这是生地方,在家里哪有这么老实。”

  又谈了一会儿,见夜漏已深,便说道:“你们明儿还有事呢,别把我们当客待,早点歇歇去罢。”黛玉道:“你们走这么远路,也累了,明天再谈罢。”便和宝玉、宝钗同回留春院去。

  次日,正是八初三,贾母共甲再周之日。此处没有那些亲王、驸马、公候、世爵,就省了许多排场。一大早警幻仙姑先来拜寿,送的礼无非是霞去锦,火枣水桃。宝、黛等周旋一番,领她见过贾母,然后送至护春堂坐席。正忙着,又报元妃驾到。原来元妃头一天颁来寿礼,是喇嘛寿佛一尊,碧玉如意一柄,九仙万年藤杖一枝,珍珠数珠一盘。给贾代善的,照样一份。只如意是白玉的,数珠是珊瑚的。因听说贾政、王夫人都来了,急于一见,又赶着亲临上寿,宝玉等挡不住,只得请进。

  元妃先传谕概免国礼,贾代善等迎至上房。元妃欲行家礼,也连忙拦住。贾母让元妃上坐,便在炕旁圈椅上坐下。先问代善丰都两府的情形,又问贾母身体及近日家事。贾母正说到贾政前番病状,刚好贾政、王夫人从梦蝶山庄过来。闻知元妃驾临,即进上屋相见。先谢元妃赐丹,无妃略问近日起居,知贾政清健胜前,甚为欣慰。又闻宝玉称贾政所居别墅是仿着西山梦蝶山庄结构布置,钜细毕肖。因笑道:“这倒有趣得很,改天我要到那边瞧瞧,只当往西山去一趟。今儿客多,你们也没功夫哪。”

  少时贾赦、邢夫人,和贾珠、贾琏、贾兰、贾蕙、贾权夫妇,都上来给元妃请安。元妃笑对凤姐道:“这两天凤姐姐可受累了。”又向李纨道:“大嫂子,你看到孙子都点了翰林,这福气比老太太远大呢。”其余诸人也各自问了几句话,又因兰、蕙二人是天子近臣,问些近时朝政,及圣躬修养。贾兰奏道:“皇上服了宝二叔进的仙丹,圣躬比先增健。传闻后宫懿贵人已有征兰之信。”

  元妃听了不觉喜形于色。又问贾蕙从前册封越南之事,贾蕙奏陈大概。元妃称叹。贾母道:“蕙儿还承袭娘娘的候爵呢。”元妃道:“圣恩太厚了,若论历朝制度,原该如此。从前我备位宫廷,看着老爷在部里老当司官,想起来很难过的。”又道:“今儿难得这么齐全,把一家子都请来了,只短宁府里几个人。”宝玉道:“本来都要请的,珍大哥、蓉哥儿都在范阳,大嫂看着两边的家呢。”正说着,迎春等各姐妹上来。

  元妃各略谈数语。对探春深致奖励,又向惜春道:“四妹妹,你那陈情表我最佩服,多半是看我受罪看怕了罢?”惜春也不便承认,只说道:“我哪有娘娘的造化呢?”元妃又和贾母、王夫人略谈,见天已近午,便起驾回宫。随后又是太虚真境众仙女陆续来了好几起,都要见贾代善夫妇。宝、黛等推卸不得,一起一起地陪进来见了。

  贾夫人从降珠宫过来,见此情形,劝贾母道:“老太太亲自待客,也太累了,还是早些到小琼华去罢。有些必得见的,他们带过去见见,也不至得罪人。”贾母道:“老太爷一个人坐着怪闷的,也一起去罢。”凤姐先去招呼了轿子,请代善、贾母上轿,坐至含晖阁换船,自己和鸳鸯、翡翠诸人在船头坐着,一路缓缓撑去。代善看那两岸红桃绿柳,景似初春,却夹着几棵桂花、芙蓉。池中荷花,又盛开未谢。

  笑向贾母道:“这里的花敢则是不按时候乱开的,你看那岸红红绿绿,哪象是秋景呢?”贾母笑道:“你枉做了老祖宗,还是头一回开眼。这里的气候和别处不同,是花儿都是四时不断的,可是应节当令的花儿,到底比别的花丰盛。”

  代善留神细看,果然不错,又笑道:“岂止这个,家里的大观园你们都玩够了,我还没见过呢。”凤姐在船头,见一只大船从旁开过去,从的是贾赦、贾政、林如海,和珠、琏、兰、蕙诸人,紧跟着又是一只船,全载的女眷,都开往小琼华。转瞬间越开越远,便瞧不见了。笑向鸳鸯道:“他们后走的倒先到了。”鸳鸯道:“林奶奶吩咐,是老太爷、老太太坐,要撑得稳点,他们就尽量地慢了。”

  又撑了许久,方到小琼华,遥见阁上各色宫灯,及鲜花形成的色彩,非常绚丽。倒影照水,如多少道彩虹。一时靠了船,贾赦、贾政、林如海、邢夫人、王夫人、贾夫人和小夫妇们都在岸迎接。珠、琏二人上前搀着贾代善,凤姐、鸳鸯搀着贾母,众人围随登阁。只见台阶上一对一对的高檠大烛,直点到阁子里。进了阁子,更是珠帘绣幕,金毯花菌,处处辉煌夺目。那戏场上正在响台,台下正中设了两把锦披绣垫的圈椅,大家请代善和贾母坐下。

  李纨、凤姐又请贾赦、贾政、林如海夫妇各就坐,余下尚都站着。贾母吩咐你们只管坐下,说了两遍也有坐下的,也有仍旧站着的。一会儿姑爷、姑奶和哥儿、姐儿们也都来了,还有群丫鬟们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前后跟随。那些小孩子们唧唧呱呱吵吵跳跳的,闹成一片。贾母并不嫌闹,例说有趣。芳官、藕官上来请点戏,贾代善点了一出骂曹,贾母点了一出瑶台,贾赦、贾政、林如海等都不肯点,以下就随便唱了。

  宝玉和宝钗、黛玉此时在寿堂上待客,柳湘莲、薛蟠、林成譬、秦钟夫妇也都在那里帮着照料,尤二姐、香菱等轮流陪众仙女送往护春堂、结霞山馆两处。由晴雯、紫鹃、麝月、金钏儿款待人席,迎来送往,十分忙碌。那两处也各有一班女乐,演唱新吉庆的戏文。直到日影沉西,众仙女的席都开过了,渐渐散尽,她们一帮人才坐了船,都到涵万阁来。

  凤姐见人齐了,请贾代善、贾母等至廊子上散坐,看看风景。正值霞锦烘红,山屏凝紫,水光花影,分外清妍,大家都觉得赏心悦目。贾政、林如海陪着代善闲谈。贾母却和探春、惜春谈些别后情事。等一会儿席摆齐了,重新进来。见阁内又换了一个样子,全摆的是小月亮桌,桌上各有炉瓶陈设,及乌银自斟基壶,七宝玉盒。

  这回安席也与往常不同,贾代善、贾母坐了首席。其次是林如海、贾夫人的席;左右两席,贾赦、邢夫人在左,贾政、王夫人在右。底下便是姑爷、姑奶奶,孙绍祖、迎春坐了一席;周姑爷、探春坐了一席,接着又是亲友的席,林成璧、史湘云、柳湘莲、尤三姐、薛蟠、甄香菱、秦钟、智能,也是每对夫妇各坐一席,巧姐夫妇因辈分较低,只坐在亲友之下。这以下才是家里晚辈,贾珠、李纨二人坐了一席,贾琏、凤姐、尤二姐,平儿四人坐了一席,宝玉、宝钗、黛玉三人坐了一席,宝钗要让黛玉上坐,黛玉又尽让宝钗,还是凤姐调停,仍旧叙齿,宝钗居左。

  贾琮、赵氏,贾兰、梅氏、贾蕙、兰香,贾权、杨氏也各坐了一席,再往下方是哥儿姐儿的席,大大小小也凑了三席,惜春吃素,却和妙玉另坐。此时笙歌合奏,珠翠满殿,衬着各席上长寿富贵的时花盆景,又焚着龙凤合制的寿字宫香,真是一片宝香瑞气。大家一面说笑着,一面听戏。席间上了两道大菜,宝玉执壶,宝钗捧盘,黛玉把盏,从贾代善、贾母起,每人敬了一杯酒。一直敬到贾琏席上,凤姐喝了酒,向迎春坐处一努嘴,道:“你们瞧,还有好戏哪。”

  黛玉看去,见孙绍祖坐在那里,惴惴不安,口中期期艾艾,要向迎春说话,又不敢说,迎春只绷着脸不理他。宝玉也瞧见了,笑道:“叫他坐坐蜡也好。”探春怕迎春面上过不去,笑道:“凤姐姐只管喝酒,管人家闲事做什么?只不要耍刀杖的,叫老太太操心就得啦。”贾兰席上另由贾蕙夫妇敬酒。大家归坐,看戏台上正演到仙圆。一个老生唱道:

  做神仙半是齐天福人,在海山深,躲脱我这闲身。恁掀开肉吊窗蘸破了花营运,卖花声唤起迷魂。眼见挑花又一春,人世上行眠立盹。

  贾政听了,笑对王夫人道:“我早就把世间看淡了,只不懂得往神山路上走,如今才算明白。”王夫人道:“你不到了鬼门关哪会醒悟。世间修仙成了的本就不易,你只靠着儿子的封诰,做个现成神仙,这是多么便宜的事。可是我三番五次说出天书来你也不信,白碰你多少钉子,好不冤枉。”贾政听得也笑了。

  贾赦全听不懂,只和林如海照杯斗酒。一时台上又换了一出定都,原来是汉光武平定朱鲔,定鼎洛旭的故事。那四个黄袍的太监,引着光武帝冕旒龙袍上来,坐在龙楼上。先唱了一段,随后文武各官齐朝拜。扮光武帝的又唱道:翦赤眉,定铜马,策中兴。望风光紫气长陵,那灵台早报了薇垣炳。虎将扫弧影狼星,可喜的都京奠重安九庙灵。河洛间绥靖氛平。颁封赏誓带砺,朕与诸卿念藐躬敢贪天幸,是祖宗默佑精城。

  贾代善抹抹胡子,对林如海道:“汉家的大业全误在贼王莽,欺瞒太后是老寡妇,任他播弄。先要做假皇帝,又要做真皇帝,终归惹火烧身,连自己也葬送在里头。他若是一心扶汉,不想篡位,岂不是伊周之业。可怜到了光武手里,凭空再造,可就费了大事了。”如海道:“天下事都是如此。那年珍大爷、周统制把襄南的乱事平了下来,也显不出多大的功绩,若不仗着他们,只凭那些小爷们胡搞,只怕就完了。再想出个汉光武,哪有那么容易。”这出演完了,接着演汾阳庆寿。郭汾阳王和王夫人高坐在上,那七子八婿也是一对一对地向前上寿,各人唱了一段。头一段是国公爷郭曜夫妇,男的蝉冕蟒衣,女的是凤冠鸾帔。合唱道:

  华筵金烬,春照芳醑。高堂眉寿,天注就动华铁券。人羡煞笙哥红袖,最喜今朝弧矢举,绿野花开如绣,愿岁岁增龄,花下莱舞,常斟春酒。

  一对唱完了,又是一对上来。接连好几对都唱了,那驸马爷郭暧和公主合唱的是:

  珠馆春柔,瑶阶昼永。堂前蜡花红透,携手兰闺。宫样画眉尚羞,唯愿取带砺盟坚,还似侬天长地久。酌春酒看到花下金衣,共祝眉寿。

  贾兰一面看着,笑道:“人是要立志的,那汾阳王在酒楼上悲歌慷慨,只凭一念忠愤,要想收拾乾坤。当时也未必有什么把握,到底被他做到了功高爵显,享有这般全福。”贾蕙道:“我们祖上荣宁两公,创功立业,也和汾阳王一样。如今又有珍大爷出来平定匪人,重恢祖烈。怎么唐室末年,那汾阳子孙东逃西散,就没一个人出来匡救呢?”贾兰叹道:“凡是功臣子孙哪个不想做珍大爷,也有做得成的,也有做不成的。这里头就有命有数了,焉知当日汾阳子孙没有出来勤王卫主的,也许他的事业没做成,史书上也说不到,就没人知道了。”接下去又演了两出灯戏。

  那天贾代善、贾母都甚高兴,一直听到夜深,贾赦、贾政虽然睡早觉,也只可陪着。林如海夫妇到底做了多年神仙,到晚上精神更好。只贾珠冷静惯了,贾琏更怕拘束,不免到廊子外走走散散,到了歌阑人散,宝玉和钗、黛回至留春院,看看表,已在丑末寅初。那些侍女们、着屋子的支持不住,都在打吨。大家乏了,忙即收拾安歇。

  次日起来,贾母、王夫人各处都要请安,又要到邢夫人处打个花胡哨,又得去见元妃及警幻等各处道谢。回来又须归着房间,检收器皿,直忙了三四天方罢。周姑爷及探春因地面职繁要,不能久留,首先便要回去。贾赦当的仪鸾使,随时扈驾,必须列班,也要早回。贾母知道他们有事,自不便留,第二天就走了。

  贾兰、贾蕙夫妇本要候贾政、王夫人同走,那天至贾政处请安,趁便问几时家去。贾政道:“这里住着也和家里一样,难得见着了老太爷、老太太,我还想多侍奉几天,你们先回去罢。”兰、蕙二人虽依恋在闱,却算到假期将满,朝廷制度是不能错一点的,只可赶着料理,带眷同去。到临走时都依依难舍,兰香本和黛玉有特别缘分,好容易才见着了,如何忍得分离,不免牵衣掩泪。贾蕙更泪流不止。

  宝主、黛玉安慰他道:“你几时想来就好来的,我们也可以家去瞧瞧,这比到远省做官,还要方便得多。有什么舍不得的?”黛玉又抚慰兰香,说了许多好话,方才将泪止住。薛蟠因有神策府要差,贾琏不日要办引见,也与兰、蕙结伴同走。

  只湘云、惜春是闲人,李纨因贾珠在此,贾母留她们多住几天,只可住下。这回全家聚会,热闹了一大阵,生辣辣地又要走开。走了固不免徘徊增恋,就是住在这里的也顿觉冷清。宝钗乍离开蕙哥儿,心中更为惦念。又想到他们才学当家,不知如何过法,着实放心不下。每日到贾母、王夫人上头,仍旧有说有笑。回至留春院,有时停轸凝思,有时支颐呆坐,总象有什么心事似的。

  黛玉暗地窥透,笑道:“姐姐舍不得蕙儿,这也值得牵肠挂肚,尽管家去瞧瞧好了。”宝钗道:“太太没回去,我怎么好走呢?”黛玉笑道:“你回去就要来的,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得过了后儿再走。”宝钗问是为何?黛玉道:“后儿他要请客呢。”宝钗估量着必是请贾代善、贾母处诸人家宴,也不甚在意。

  到了那天,见宝玉并没有什么举动,凤姐诸人也未提起,才有些怀疑。背地里悄问黛玉,黛玉只是笑说道:“姐姐回来就知道了。”及至傍晚,钗、黛二人同从贾母处回来。一进屋,见屋内布置顿然改观,瓶里插上花儿,炉里了添上香,几案上还添了许多摆设。最动目的是正间屋多了一架宝坛镶玉的围屏。

  宝钗忙向前细看,那围屏雕刻精巧,嵌着画幅。中间一幅较宽,画着一棵玉树,树下有粉白两叶牡丹,一个人坐在牡丹花旁,太湖石上,面庞神气宛然是宝玉。那后面斜靠着斑竹栏杆,站着两个美人,一个银红衣裳的神似黛玉,那一个穿葱白衣裳的,不是自己是谁。心想这是找谁画的?就是四丫头,也不能画到如此工细,再看正幅之处,左右各嵌六幅,也画的是工笔花卉人物。

  第一幅是芙蓉花,一个美人在花底下站着,手拈一枝芙蓉,当然是晴雯了。第二幅画的是素心蜡梅,一个美人靠在树上,只露个半身,却是紫鹃。第三幅画的正红山茶花,一个人折花簪鬓,正是麝月。第四幅画的莲花,那画船上采莲的人颇似金钏儿。底下八幅莺儿的是海棠花,画秋纹的是秋葵花,画碧痕的是绿萼梅,画春燕的是杏花,画四儿的是鸾枝花。画五儿的是白碧桃,画芳官的是玫瑰花。画藕官的是水仙。每幅俱有圆梦仙姑的小印,却并无题字。

  正在赏玩,宝玉走进来,和晴雯、麝月等忙着布筵席。一面笑对宝钗道:“姐姐,你看这玩意儿好不好?”宝钗道:“我刚才看了半天了,这圆梦仙姑是谁?不但比詹子亮人物画得好,就是费晓楼、改玉壶也未必赶得上她。”宝玉道:“也是这里的仙女,我托警幻姐姐转求她,费了大半年的工夫,才画了来的。”黛玉道:“为什么不题上几句呢?”宝玉道:“这不能叫外人题的,我笔下不如你们,留着等你们题罢。”

  一时席已摆上,宝玉亲自挨座送酒,从宝钗、黛玉起,直送至芳官、藕官,大家都道:“这还闹什么官派?”宝玉一笑,便在钗、黛中间坐下,笑向众人道:“咱们这屋里的人今儿算是全了,各人都经过一番悲欢离合,也应该庆贺。”说着便举杯劝众人同饮。宝玉先干了,大家也各自喝尽。黛玉不得已喝了半杯。

  刚上两道莱,宝玉又要行令,猜杖射复,闹了一阵,黛玉笑道:“这样闹法,我可坐不住了,来个文静的罢。”晴雯道:“二爷新做的占美人名的令筹,今儿正好玩玩。”宝玉笑道:“依卿所奏。”即向花格子上取过一个象牙小筒,内放许多牙筹。黛玉、宝钗取出几根来看,一面刻的是古美人,一面是词句并各种饮例。大家都说有趣,当下说定由宝钗起令。宝钗抽了一根,刻的美人是薛灵芸,那面词句是:问何因玉筋春红。注善啼者饮。笑道:“这善啼的除了林妹妹还有谁?”黛玉嗤的一声笑道:“还有拿眼泪医棒疮的财!”

  宝玉将黛玉门杯斟上,又分了半杯自饮。黛玉只得勉强喝了。晴雯道:“这筹上还有浓妆的呢。”看了看只金钏儿胭脂最红,就灌了她一杯。黛玉笑道:“我也来试试,看有什么好玩的。”抽出来一看是绿珠,那词句是:怕花枝侧坠没人扶。注明坐席不稳者饮。刚好麝月抢看那根筹,没有坐稳,连人带椅子翻了。宝玉忙问:“摔着没有?”麝月瞅了他一眼,金钏儿笑道:“这可是你自找的。”迫着主麝月把门杯干了。紫鹃对晴雯道:“这得看你的啦。”晴雯把牙筒摇一摇,抽出一根是花木兰,那词句是:

  看渠妆束似男儿。注男装者饮。

  大家都说这没有第二个了,齐来强叫宝玉喝。宝玉道:“我喝可得叫芳官陪着我。”芳官道:“我又没穿男装!”宝玉道:“你忘了,那回在怡红院扮一个小子,他们还说和我象双生弟兄。”芳官道:“若这么说,藕官常扮小生,也得喝才公道。”于是宝玉和芳、藕二人同喝了。芳官道:“这该谁了?”宝玉手指着紫鹃,紫鹃抽出一根是吴降仙。词句是:

  端的是扫眉才子,注知书者饮,眉长者饮。

  大家算了算,宝玉和钗、黛都算知书,各劝了一杯。黛玉却只半喝半漉,麝月道:“莺儿也会写字。”晴雯道:“金钏儿还会念词呢。”金钏道:“你这狗咬吕洞宾,人家是替谁念的,也不想想。”晴雯不管,捉住她们二人也喝了。又看各人的眉,只春燕画得最长,又走过去,揪住她的耳朵,叫四儿拿一杯酒灌她,倒漉了一半在桌子上。金钏儿对麝月道:“该你了,还装傻呢。”麝月忙抽筹来。大家看是甘后。词句是:“可羡你冰肌生就玉无暇,注肌白者饮。”众人互相推说,无从评断。宝玉道:“让我令官来断。”

  向各人都细看一番,还得数宝钗最白。笑道:“我来敬姐姐一杯。”宝钗道:“你这断的不公平,我就不服。”黛玉笑道:“令官说的还有错么?姐姐喝了罢。”说着便拿酒杯送到宝钗唇边,宝钗只得饮尽。

  底下该着金钏儿抽,抽的是赵合德,那词句是:恁非兰非麝也馨香,注肌香者饮。”黛玉笑道:“这酒令倒跟姐姐有缘,服冷香丸的还有第二个么?”宝钗笑道:“冷香丸人人能服,哪里算得。若说真香除非是黛山林子洞的香芋。”晴雯道:“这个我们不敢插嘴,还是请令官评定罢。”

  宝玉将酒匀成两个半杯,劝钗、黛二人各饮了一点。金钏将令筒递与莺儿。莺儿抽出一根,看是袁宝儿。北面也有词句是:“似这船宜嗔宜喜的春风面。注含笑者饮。”当下将筹搁在手中,不给人看。却暗地偷看何人先笑,芳官对她瞅了又瞅,不由得扑嗤一笑。莺儿将筹放下道:“这可拿着了。”斟上酒便要灌芳官,芳官笑道:“统共一杯酒,算得什么,还用灌么。”端起来,一口就喝干了。

  秋纹接着抽了一根西施,词句是:“一寸春山禁得几多愁,注善者饮。”大家都道:“这可没有别人。”都来劝黛玉饮,黛玉喝了一口,大家不依,又喝了一大口方罢。碧痕道:“我来抽个有趣的。”抽出一看是花蕊夫人,词句是:“算三生原是并头枝,注同貌同名者饮。”宝玉细算座中没有同名,只自己同钗、黛二人各同一个字,四儿、五儿和莺儿、芳官和藕官也算同一个字,那同貌的只有晴雯与五儿。因笑道:“这一来可真热了。”

  正要挨名劝饮,侍女们进来回道:“警幻仙姑宣旨来了。请二位奶奶接旨。”宝钗、黛玉忙命人在正殿上摆了香案,一面更换衣服,同出迎接。在香案前跪下,只听警幻念道:

  昊天上帝宣曰:咨尔林,贤而有容日甘让阙嫡。亦性薛尔贤,郭尔节,宏乃义行。朕用嘉哉,今俾尔同居。如古英皇,毋有疑忌。并赍尔薛,亦锡尔真妃,惟永谐,以承朕之休命。

  钗、黛听罢,随即九拜谢恩。黛玉邀警幻进耳房坐下,警幻向钗、黛道贺。钗、黛又向她深致感谢。警幻道:“贤妹们须客气,改日闲了,在你们园子里领教几出新戏,就当吃你们的喜酒罢。”又对薛宝钗周旋一番,说道:“往后若能在这里多住,我们亲近的日子正长呢。”少坐一会儿,便与辞而去。

  钗、黛二人回至上房。将此事回明贾母,贾母素来爱重宝钗,也深喜黛玉能知大礼。说道:“难得你们两个彼此都有尽让,更难得玉帝这般成全。这真是宝玉的福气。”宝钗、黛玉陪着贾母说了一回话,又同至梦蝶山庄,面回王夫人。王夫人更替宝钗欢喜。说道:“你们一个教子成名,一个佐夫尽孝,原该这样才是。”随后钗、黛二人同回留春院,宝钗道:“妹妹,你未免小题大做,这点事,何必上渎天庭呢?”黛玉道:“若不是这么着,姐姐心里总有点委屈罢。”宝玉料知警幻宣旨,必为此事而来,却不料宝钗也锡封真妃,更是意外之喜。

  那晚上又重整残筵,一面饮酒,一面听曲。芳官、藕官各唱了好几支曲,宝玉又要晴、鹃、麝、钏诸人唱些小曲,她们先都不肯,禁不得宝玉再三央及,又多喝了几杯,酒盖住脸,弹的弹,唱的唱,都忘了差臊。连宝钗、黛玉酒落欢畅,也不免烂漫忘形,各自唱了几段昆曲,不知闹到什么时候方睡。

  次日,宝玉一觉醒来,找自己的衣裳都放在被褥窝堆里,几乎寻不着。及至起来,宿醒未消,尚有些头晕。洗了脸,便歪在靠窗躺椅上,看宝钗、黛玉梳头,侍女回道:“甄士隐来拜,在外头坐候多时了。”宝玉点点头,只懒懒地歪着。钗、黛等催了两遍,方才出去相见。

  原来士隐来看香菱,因香菱寄居在此,未免打搅,谈话殷勤致谢。宝玉道:“叨属至来,分所当然,何劳齿及。只惜家表兄刚刚回去,若早两天,正可在此晤面。”士隐又详问宝玉近状,及贾府情况。宝玉都详细告诉于他,士隐道:“宝公琴瑟双谐,姬姜列屋,可谓占尽仙福。却被那曹雪芹做了一部《石头记》,专说你从前之事,倒惹得许多人替你伤心落泪。还有一班文人,要想替你们补偿缺撼,任意编造,满纸谣言,更弄得驴头不对马嘴,有什么人能将这番真事补记出来,完成一部传信的书呢?”宝玉道:“此事倒无须他们费心,我自己将出家得道以来经过情事都记下了,等我拿出来请教。”说着便回至留春院,从博古架子上取下两套锦函,命侍女捧出,交与士隐。

  士隐大略看了一遍,说道:“这书上所记的,和宝公刚所说的,都没有一句不对,只书上还没有归结,究竟收场是怎么样?”宝玉笑道:“我还没到那个时候,如何能预先记下。但是我也略有前知,如今国运兴,我们荣宁两府的家运,也方兴未艾,将来文的是弟兄辅弼,武的是爷子节旄,翊赞明廷,奠安海宇,这也是定然的天数。”士隐沉思良久,笑道:“目下兰、蕙二公回翔禁近,珍公正在开府建旄,宝公所说的,莫非就指的他们么?”宝玉道:“天机深秘,未便说明。即烦老姻翁将此事传与世间,以补前书之阙罢了。”士隐尚欲再问,又有待女回宝玉道:“姑老爷过来了。”知他翁婿必有深淡,自己外坐不便,因将书笼在袖中,与辞而出。后来交与贾雨村,辗转到顾雪苹手里,便是此书。

  只可怜那顾雪苹,看得此书非常有趣,从春天园花盛开的时候,就伏案抄起,直到深冬,冰雪封地,尚没有抄完。每日昼光接替夜光,两眼渐渐昏花,又累成了一种胃病。却因此书有补天关系,无论胃病到什么地步,总舍不得不抄。偏那书中所记的事情与顾雪苹本身所经历的没有一件不是相反,因此每抄到极热的段落,倒掉下了许多眼泪。那眼泪沾在笔墨里,也就分清了。

  此时顾雪苹已是望六之年,精神不济,生怕抄的尚有错处,要想寻那贾雨村对证对证。无奈贾雨村做的吴尚书府尹,那些官久已裁了,衙门也都改了,问那贾雨村的踪迹,简直真没人知晓。又想到湖州原籍去寻他,偏偏道路梗阻。听人说有个老部曹做御史的名叫贾璜,仿佛是前书上所说的金荣的姐夫,和东府贾珍颇为靠近,或许知道些荣宁两府之事。

  及至各处打听,那贾璜久已不在,究竟他是否金陵贾氏一家,也说不准。又有人说:“你不知道鼎鼎大名的贾中堂么?那就是宝玉之孙,贾蕙之长子,小名叫桢哥儿的。”刚好手边有一部旧士绅谱,翻开一看,果然头两篇内阁大学士里就有个贾桢。忙又各处询问,那知桢哥儿的中堂也干腻了,跟着他爷爷到太虚真境纳福去了。没法子,只可就将手抄的这部书供给二三同志,茶余酒后,作一种消遣。书上说是宝玉亲自记下来的,咱们就信他是宝玉亲自记下来的罢咧。

  这天顾雪苹正在他先人文靖公祠堂旁边三间小书房里静坐,瞧着墙上挂的上赏御笔松云直幅,心中暗想,这画里景致,和大荒山青埂峰的松石倒有些相似,不禁遐思。忽然有一个空空道人来访,要借此书看看。顾雪苹给他看了,空空道人道:“我那回走过青埂峰,见那块补天灵石上有好些字迹,当时都抄下了,昨儿又从那里走过。见那石头背面又添得字迹甚多,和这书上所说的十有八、九都对得上。那上头还有石头补记四个大字,可惜渺渺真人催我同去云游,匆促间没得将字迹抄下。如今借你此书,拿去一对如何?”

  顾雪苹抱着此书,正没有办法。忽然找出这部红楼真梦的娘家,又知他别名叫做石头补记,不觉狂喜。当下哈哈一笑,便将此书交与空空道人去了。正是:

  悟到回头处,欢娱即涕泣。
  强持真作梦,莫谓梦的痴。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