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际卷第十六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葛洪|发布时间:2014-09-21 20:57:00|

16.1 抱朴子曰:余以朋友之交, 不宜浮杂. 面而不心, 扬雄攸讥. 故虽位显名美, 门齐年敌, 而趋舍异规, 业尚乖互者, 未尝结焉. 或有矜其先达, 步高视远, 或遗忽陵迟之旧好, 或简弃後门之类味, 或取人以官而不论德, 其不遭知己, 零沦丘园者, 虽才深智远, 操清节高者, 不可也;其进趋偶合, 位显官通者, 虽面墙庸琐, 必及也. 如此之徒, 虽能令壤虫云飞, 斥鷃戾天, 手捉刀尺, 口为祸福, 得之则排冰吐华, 失之则当春凋悴, 余代其口止叔口止脊, 耻与共世.
  16.2 穷之与达, 不能求也. 然而轻薄之人, 无分之子, 曾无疾非俄然之节, 星言宵征, 守其门廷, 翕然谄笑, 卑辞悦色, 提壶执贽, 时行索媚;勤苦积久, 犹见嫌拒, 乃行因托长者以构合之. 其见受也, 则踊悦过於幽系之遇赦;其不合也, 则懊悴剧於丧病之逮己也. 通塞有命, 道贵正直, 否泰付之自然, 津途何足多咨. 嗟乎细人, 岂不鄙哉! 人情不同, 一何远邪? 每为慨然, 助彼羞之.
  16.3 昔庄周见惠子从车之多, 而弃其余鱼. 余感俗士(或脱“无”)不汲汲於攀及至也. 瞻彼云云, 驰骋风尘者, 不懋建德业, 务本求己, 而偏徇高交, 以结朋党, 谓人理莫比之要, 当世莫此之急也. 以岳峙独立者, 为涩吝疏拙;以奴颜婢睐者, 为晓解当世. 风成俗习, 莫不逐末, 流遁遂往, 可慨者也.
  16.4 或有德薄位高, 器盈志溢, 闻财利则惊掉, 见奇士则坐睡. 褴缕杖策, 被褐负笈者, 虽文艳相雄, 学优融玄, 同之埃芥, 不加接引. 若夫程郑王孙罗裒之徒, 乘肥衣轻, 怀金挟玉者, 虽笔不集札, 菽麦不分辩, 为之倒屣, 吐食握发.
  16.5 余徒恨不在其位, 有斧无柯, 无以为国家流秽浊於四裔, 投畀於有北. 彼虽赫奕, 刀尺决乎(有脱文)势力足以移山拔海, 吹呼能令泥象登云, 造其门庭, 我则未暇也. 而多有下意怡颜, 匍匐膝进, 求交於若人, 以图其益. 悲夫! 生民用心之不钧, 何其辽邈之不肖也哉! 余所以同生圣世而抱困贱, 本後顾而不见者, 今皆追瞻而不及, 岂不有以乎! 然性苟不堪, 各从所好, 以此存亡, 予不能易也.
  16.6 或又难曰:“时移世变, 古今别务, 行立乎己, 名成乎人. 金玉经於不测者, 托於轻舟也;灵乌萃於玄霄者, 扶摇之力也;芳兰之芬烈者, 清风之功也;屈士起於丘园者, 知己之助也. 今先生所交必清澄其行业, 所厚必沙汰其心性, 孑然只口止寺, 失弃名辈, 结雠一世, 招怨流俗, 岂合和光以笼物, 同法之高义乎? 若比智而交, 则白屋不降公旦之贵;若钧才而游, 则尼父必无入室之客矣.”
  16.7 抱朴子曰:“吾闻详交者不失人, 而泛结者多後悔. 故曩哲先择而後交, 不先交而後择也. 子之所论, 出人之计也;吾之所守, 退士之志也. 子云玉浮鸟高, 皆有所因, 诚复别理一家之说也. 吾以为宁作不载之宝, 不飞之鹏, 不飏之兰, 无党之士, 亦(何? )损於夜光之质, 垂天之大, 含芳之卉, 不朽之兰乎? 且夫名多其实, 位过其才, 处之者犹鲜免於祸辱, 交之者何足以为荣福哉!
  16.8 “由兹论之, 则交彼而遇者, 虽得达不足贵;芘之而误者, 譬如荫朽树之被笮也. 彼尚不能自止其颠蹶, 亦安能救我之碎首哉! 吾闻大丈夫之自得而外物者, 其於庸人也, 盖逼迫不获已而与之形接, 虽以千计, 犹蚤虱之积乎衣, 而赘疣之攒乎体也. 失之虽以万数, 犹飞尘之去嵩岱, 邓林之堕朽条耳. 岂以有之为益, 无之觉损乎?
  16.9 “且夫朋友也者, 必取乎直谅多闻, 拾遗斥谬, 生无请言, 死无托辞, 终始一契, 寒暑不渝者. 然而此人良未易得, 而或默语殊途, 或憎爱异心, 或盛合衰离, 或见利忘信. 其处今也, 璧犹禽鱼之结侣, 冰炭之同器, 欲其久合, 安可得哉! 夫父子天性, 好恶宜钧, 而子政子骏, 平论异隔;南山伯奇, 辩讼有无. 面别心殊, 其来尚矣. 总而混之, 不亦难哉!
  16.10 “世俗之人, 交不论志, 逐名趋势, 热来冷去;见过不改, 视迷不救;有利则独专而不相分, 有害则苟免而不相恤;或事便则先取而不让, 值机会则卖彼以安此. 凡如是, 则有不如无也.
  16.11 “天下不为尽不中交也, 率於为益者寡而生累者众. 知人之明, 上圣所难. 而欲力厉近才, 短於鉴物者, 务广其交, 又欲使悉得, 可与经夷险而不易情, 历危苦而相负荷者, 吾未见其可多得也. 虽搜琬琰於培蝼之上, 索鸾凤乎鹪鹩之巢, 未为难也. 吾亦岂敢谓蓝田之阳, 丹穴之中, 为无此物哉! 亦直言其稀已矣.
  16.12 “夫操尚不同, 犹金沈羽浮也. 志好之乖次, 犹火升而水降也. 苟不可同, 虽造化之灵, 大块之匠, 不可使同也, 何可强乎! 余所禀讷马矣, 加之以天挺笃懒, 诸戏弄之事, 弹棋博弈, 皆所恶见;及飞轻走迅, 游猎傲览, 咸所不为, 殊不喜嘲亵. 凡此数者, 皆时世所好, 莫不耽之, 而余悉阙焉, 故亲交所以尤辽也. 加以挟直, 好吐忠荩, 药石所集, 甘心者鲜. 又欲勉之以学问, 谏之以驰竞, 止其樗蒲, 节其沈湎, 此又常人所不能悦也.
  16.13 “毁方瓦合, 违情偶俗, 人之爱力, 甚所不堪, 而欲好日新, 安可得哉! 知其如此而不辩改之, 可不谓之暗於当世, 拙於用大乎? 夫交而不卒, 合而又离, 则两受不弘之名, 俱失克终之美. 夫厚则亲爱生焉, 薄则嫌隙结焉, 自然之理也, 可不详择乎! 为可临觞者拊背, 执手须臾, 欲多其数而必其全, 吾所惧也.”
  16.14 或曰:“然则都可以无交乎? ”
  抱朴子答曰:“何其然哉! 夫畏水者何必废舟楫, 忌伤者何必弃父斤? 交之为道, 其来尚矣. 天地不交则不泰, 上下不交即乖志. 夫不泰则二气隔并矣, 志乖则天下无国矣. 然始之甚易, 终之竟难. 患乎所结非其人, 败於争小以忘大也. 《易》美多兰, 《诗》咏百朋, 虽有兄弟, 不如友生. 切思三益, 大圣所嘉, 门人所以增亲, 恶言所以不至;管仲所以免诛戮而立霸功, 子元所以去亭长而驱朱轩者, 交之力也.
  16.15 “单弦不能发《韶》《夏》之和音, 孑色不能成兖龙之玮烨, 一味不能合伊鼎之甘, 独木不能致邓林之茂. 玄圃极天, 盖由众石之积. 南溟浩瀁, 实须群流之赴. 明镜举则倾冠见矣, 羲和照则曲影觉矣, 櫽括修则枉刺之疾消矣, 良友结则辅仁之道弘矣.
  16.16 达者知其然也, 所企及则必简乎胜己, 所降结则必料乎同志. 其处也则讲道进德, 其出也则齐心比翼. 否则钧鱼钓之业, 泰则协经世之务. 安则有以精义, 危则有以相恤. 耻令谭肯专面地之笃, 不使王贡擅弹冠之美. 夫然, 故交道可贵也.
  16.17 “然实未易知, 势利生去就, 积毁坏刎颈之契, 渐渍释胶漆之坚. 於是有忘素情之惆叹, 或睚眦而不思, 遂令元伯巨卿之好, 独著於昔;张耳陈余之变, 屡构於今. 推往寻来, 良可叹也. 夫梧禽不与鸱枭同枝, 麟虞不与豺狼连群, 清源不与浊潦混流, 仁明不与凶暗同处. 何者? 渐染积而移直道, 暴迫则生害也.”
  16.18 或人曰:“敢问全交之道可得闻乎? ”
  抱朴子答曰:“君子交绝犹无恶言, 岂肯向所异辞乎? 杀身犹以许友, 岂名位之足竞乎? 善交狎而不慢, 和而不同, 见彼有失, 则正色而谏之;告我以过, 则速改而惮. 不以忤彼心而不言, 不以逆我耳而不纳, 不以巧辩饰其非, 不以华辞文其失, 不形同而神乖, 不若情而口合, 不面从而背憎, 不疾人之胜己, 护其短而引其长, 隐其失而宣其得, 外无计数之诤, 内遗心竞之累. 夫然後《鹿鸣》之好全, 而《伐木》之刺息. 若乃轻合而不重离, 易厚而不难薄, 始如形影, 终为叁辰, 至欢变为笃恨, 接援化成雠敌, 不详之悔, 亦无以(原有脱文).
  16.19 往者汉季陵迟, 皇辔不振, 在公之义替, 纷竞之俗成. 以违时为清高, 以救世为辱身. 尊卑礼坏, 大伦遂乱. 在位之人, 不务尽节, 委本趋末, 背实寻声. 王事废者其誉美, 奸过积者其功多. 莫不飞轮兼策, 星言假寐, 冒寒触暑, 以走权门, 市虚华之名於秉势之口, 买非分之位於卖官之家. 或争所欲, 还相屠灭.
  16.20 於是公叔伟长疾其若彼, 力不能正, 不忍见之, 尔乃发愤著论, 杜门绝交, 斯诚感激有为而然. 盖矫枉而过正, 非经常之永训也. 徒当远非类之党, 慎谄黩之源. 何必裸袒以诡彼己, 断粒以刺玉食哉! 夫交之为非, 重谏而不止, 遂至大乱. 故礼义之所弃, 可以绝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