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父

分类:古代诗词|作者:屈原|发布时间:2014-07-31 22:42:52|

【原文】
屈原既放,
游于江潭,
行吟泽畔①。
颜色憔悴,
形容枯槁②。
渔父见而问之,
曰:“子非三闾大夫欤?
何故至于斯③?”
屈原曰:
“举世皆浊我独清,
众人皆醉我独醒,
是以见放④。”
渔父曰:
“圣人不凝滞于物,
而能与世推移⑤。
世人皆浊,
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⑥?
众人皆醉,
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⑦?
何故深思高举,
自令放为⑧?”
屈原曰:
“吾闻之:
新沐者必弹冠,
新浴者必振衣⑨。
安能以身之察察⑩,
受物之汶汶者乎?
宁赴湘流,
葬身于江鱼之腹中。,
安能以皓皓之白,
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
鼓枻而去。
歌曰:
“沧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濯吾足。”
遂去,
不复与言。

【注释】
①既放:指屈原被楚襄王放逐。游于江潭:指在江边漫游。潭:原指深渊,这里指江边。行吟泽畔:指在大泽边上一边行走,一边吟。
②颜色:指脸色。形容:指体态容貌。枯槁:枯瘦。
③三闾大夫:楚国官名,掌管楚国贵族屈、景、昭三姓贵族谱牒等事物。
④见放:被放逐。
⑤凝滞于物:凝固停滞受外物的束缚。与世推移:随从世俗不断改变自己。王逸注为“随俗方圆”,即随波逐流。
⑥淈(ɡǔ)其泥:搅动泥沙。淈:搅乱。扬其波:扬起水波。此句意为推波助澜,随波逐流。
⑦餔其糟:吃酒糟。啜其醨:喝薄酒。此句亦随波逐流,变本加厉之意。
⑧深思:指思虑深远。五臣注:“谓忧君与民也。”高举:行为高尚,不同于一般世人。深思高举,正是屈原独醒独清的具体表现。自令放为:让自己遭放逐呢?为:疑问语助词。
⑨新沐者:刚刚洗过头发的人。弹冠:掸去帽子上的灰尘。新浴者:刚刚洗过澡的人。振衣:抖落掉衣服上的灰尘。
⑩察察:洁白的样子。
汶(mén)汶:污浊的样子。
湘流:湘水,流经今湖南省。赴湘流:指投江自杀。
皓皓之白:指纯洁高尚的品格。
莞(wǎn)尔:微笑的样子。鼓枻(yì):敲击船桨。
沧浪:水名,在今湖南省境内。蒋骥以为“本沧浪二山发源,合流为沧浪二水。”濯:洗。缨:系结帽子的丝带。
《沧浪歌》又见于《孟子·离娄》,可能是流传于江湘一带的民歌。

【译文】
屈原被放逐以后,
在沅江岸边漫游,
在大泽边上一边行走一边吟唱。
脸色憔悴,
身体枯瘦。
渔父看见他,
问道:“你不是三闾大夫吗?
为何到了这种地步?”
屈原说:
“世上的人都混浊,唯独我清白。
众人都喝醉了,唯独我清醒,
所以被放逐了。”
渔父说:
“圣人不凝固停滞受外物的束缚,
能够随从世俗不断改变自己。
世上的人都混浊,
你为什么不搅乱泥沙扬起水波同流合污呢?
众人都喝醉了,
你为什么不也去吃酒糟喝薄酒一同烂醉呢?
为什么要思虑深远,行为高尚,
让自己遭到放逐呢?”
屈原说:
“我听说,
刚刚洗过头发的人,一定要掸去帽子上的尘土
刚刚洗过澡的人,一定要抖落掉衣服上的灰尘。
怎能让自己洁白的身子,
受到脏东西的玷污?
我宁肯跳入湘水,
葬身江鱼的腹中。
怎能让高洁的品质,
沾染上世俗的污垢呢?”
渔父微微一笑,
用桨敲击着船舷而离去,
唱道:
“沧浪之水清又清,
屈原投江可以洗我的帽缨。
沧浪之水混又浊,
可以洗我的泥脚。”
于是竟自离去,
不再和屈原说话。

【赏析】
《渔父》和前篇《卜居》,王逸《章句》皆以为屈原作,但在《渔父序》的末尾又说:“楚人思念屈原,因叙其辞以相传焉。”则又以为《渔父》为楚人采屈原之轶事而作。至清崔述明确提出《渔父》非屈原所作:“谢惠连之赋雪也,托之相如;谢庄之赋月也,托之曹植。是知假托成文,乃词人之常事,然则《卜居》《渔父》亦必非屈原所自作。”今世许多学者赞同此说。但也有人力主《渔父》《卜居》为屈原之作,如姜亮夫先生在《屈原赋校注》《楚辞今绎讲录》《屈原赋今译》诸书中作了反复的论证。
《渔父》与《卜居》可看做是姊妹篇,《卜居》偏重于对黑暗政治的揭露,《渔父》则主要表明自己的高尚品德。两篇都是以问答的方式表现的。渔父是一位避世隐身、钓鱼江滨的隐士,他劝屈原与世俗同流,不必独醒高举,而诗人则强调“宁赴湘流,葬于江鱼腹中”,也要保持自己清白的节操,这种精神与《离骚》中“虽体解吾犹未变”的精神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