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卷妖氛太平军略地 中副选那拉氏入宫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李伯通|发布时间:2014-11-03 20:08:03|

 却说林李二公才到广东,就闹出了这个乱子,凶信到了北京,咸丰帝非常震悼,除赏银治丧外,忙召见军机大臣文瑞、倭仁。这倭中堂是个理学名臣,平日研究些程朱陆王之学,同曾涤生很谈得来,当下便力保国藩不独文学精通,而且武事娴习,这平定金田的方略,还该同他计议。咸丰帝略略点首,次日即在养心殿召对。原来本年举行恩科,大考翰詹。国藩已得了江西主考,此时召见,还疑惑朝廷注意科场,有什么别的分咐。哪知一见着面,便提起林李去世:“现在金田的匪焰,已蔓延各处,听讲还有什么招贤馆,去投贼匪的,很是不少。国家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难道这些督抚,这些提镇,没有一个人是太平军的对手吗?朕今日问你,那汉人中的向荣、周天爵,旗人中的乌兰泰,才具如何?”国藩跪在地下碰头说:“知臣莫若君,但皇上慎重其事,须得个威望较重,爵位较高的,去统制一切。”咸丰帝连连点头说:“这话却也不错。朕的意思,要派大学士赛尚阿去走一趟。”诸位,这赛尚阿有何惊人出色的才具?不过他是个满人。其时满汉界限分划得清清楚楚,诸位熟于清朝掌故的,该知道康乾嘉道时代用兵,那绝大的兵权,没有个给汉人执掌的。祁隽藻同倭仁强极力保荐曾国藩,咸丰帝个意思,亦不无活动,究竟相信汉人不如相信满人,今日派赛尚阿去节制三师,就是这个意思。

  话休烦琐。这里赛中堂奉旨出京,那里向荣、周天爵、乌兰泰,早接到上谕,各带各的营头,分向两广的边界驻扎。天王洪秀全打听林李二公已死,正在抖擞精神,预备大举。这个当儿,忽然各处的探子,纷纷报告,说是向提督、乌都统、周军门,已带着大兵压境,还有赛中堂,由北京已经出发。秀全很为着慌。早是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不住哇呀呀的喊说:“我们不去寻他,他们胆敢前来找我!”两个人“扑通通”把胸脯齐拍,说声:“我去!”神机军师洪大全摆着八卦袍,摇头鹅毛扇,也就哈哈大笑说:“既是二位高兴愿打头阵,这一条路,原是我惯常走动的,我也预备争个头功。”秀全说:“有了军师出兵,这便百无一失,我的心就放宽了,胆子放大了。”

  当下萧朝贵便带了项大英、胡有禄做个副手;冯云山便带了廖发寿、刘得功做个副手;洪大全相信黄子漋、林凤祥,一时点兵调将,大张旗鼓。原来广西向北的门户,要算永安州。

  距州十里,有座莫家村,这村险恶非凡。当下洪大全、萧朝贵、冯云山就驻扎在这里,乌兰泰、向荣的兵也就到了。依着莫家村有三座山头,一叫龙虎山,一叫秀才山,一叫石燕山。乌都统同向提督会商,就在秀才山树了大纛旗,山下安设地雷火炮,向营在左,乌营在右,相约贼兵进攻,两下便包抄过来,杀他个片甲不回。计议已定,偏生那神机军师,在姓萧的、姓冯的面前夸下海口说:“我今番必打倒纛旗,活捉那向荣、乌幸泰!”

  姓萧的、姓冯的忙问有何把握,大全挥着鹅毛扇子说:“你们不瞧过《三国演义》吗?那马谡在山上扎营,遂有街亭之败。

  现在姓向的姓乌的,也在这秀才山顶上扎营,岂非不知死活吗?来,我们便领着天神天将冲去。”萧朝贵、冯云山方在游移,哪知大全早换了武装,跨上一匹青骏马,鞭子一扬,那黄子漋、林凤祥胡哨一声,就催动大股子人马,风起潮涌般跟着去了。姓萧的姓冯的恐防有失,亦各个抡动兵器,骑着高头大马赶来。诸位,这洪大全平时谈论,似乎有点学术,有点经济,哪知纸上谈兵,是没有经验。第一次初出茅庐,杀进大营,蓦地山凹子里一声号炮,向营从左面杀来,乌营从右面杀来,登时把一股人马,冲成两截。洪大全心底着慌,拨转马头,正欲寻觅生路,不料来了一位白袍将官,生得高眉朗目,年纪在三十开外,手端一杆烂银枪,催动坐骑,斜刺里飞舞而来。洪大全措手不及,方抡起长刀,早被那穿白袍的一手格开,一手揪住衣领,说着:“下来!”一个筋头,早跌落马下;那些人马,见大全被擒,胡哨一声,正待劫抢,穿白袍的把手一挥,一阵排枪,已打得西歪东倒。

  不谈这里把洪大全活捉进营,单讲萧朝贵、冯云山赶着胶来,见是前敌失利,不免催动人马,混杀一阵,两下收军。洪营里失去军师洪大全,自然飞报天王那里,大起倾国之兵。这里穿白袍的,我要表一表他个姓名。原来此人姓全,名玉贵,是贵州镇远人,实缺总兵,为乌兰泰部下一员大将。讲这乌营原有两员大将,一叫田学韬,一即全玉贵。玉贵临阵,好穿白袍,武艺绝大,营里称他作薛仁贵。今日唐朝个薛仁贵,竟活捉三国个诸葛亮!你道奇是不奇。闲话少叙。全玉贵把洪大全捆至乌营,乌都统好生欢喜。今日初次开仗,居然捉住太平军一个要人,细问口供,才知大全是天王驾下一位神机军师,新封做天德王。当时不敢怠慢,瞒着向提台,派了一支军队,严密押解到赛尚阿的大营,又由赛中堂加派差官,一路解进北京。

  这一回事,要算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大全抱了一肚子卧龙经济,记得在京临刑的时候,还念着司空表圣两句诗,说是“汉儿尽作胡儿语,争向城头骂汉人。”又在沿路口占《西江月》一阕,倒也悲壮。词曰:寄身虎口运筹工,恨贼徒不识英雄。漫将金锁绾飞鸿,几时生羽翼,万里御长风。一事无成人渐老,壮怀待要问天公。

  六韬三略总成空,哥哥行不得,泪洒杜鹃红。

  一驾军师,如此结果,真是来得快,去得快。不谈洪大全在京丢了性命,也不讲向荣因乌兰泰瞒着自己,妒忌姓乌的争了头功。单提天王洪秀全,得着大全被捉的凶耗,知道一定丢命,当招集东王、北王、翼王、堵王,从长计议。当由石达开首先发言说:“军营里去了军师,是失了谋主。我个意见,是请天王加封东王为左军师,南王为右军师,两位足智多谋,实出天德王之上。”当下天王连连点头说:“不错!”于是当殿先封杨秀清做左军师,又下一首敕文至前敌,封冯云山做右军师,刻日齐集队伍。这一次非同小可,留下堵王黄文金,在鹏化山看守后方,其余红布扎头的人众,足有二三十万,一路浩浩荡荡的杀奔永安州。

  诸位想想,凭是向提督、乌都统是两筹好汉,有些战略,已属不能抵敌,何况两个又有暗潮?就因为捉住洪大全,那乌兰泰不给信向荣,向荣便扎定营盘,同那周天爵去联络声势。

  话是这样讲,乌兰泰因仗着田学韬、全玉贵两员猛将,不把敌人放在眼里,乘着前日胜仗之后,他便带领全队,攻打莫家村。

  依萧朝贵要出阵拼了死活,转是冯云山说:“我可依他的计划,做我们的作用,只须如此,便可杀得他片甲不回!”朝贵听着,说:“妙呀!”不讲这里预设埋伏,早有准备,单讲乌兰泰进攻莫家村,已是一座空营,忙说:“敌人胆子吓破了,瞧着我来,已是屁滚尿流的跑了。”全玉贵说:“怕他有什么鬼计,我们还须照会向营,叫做个后援。”乌兰泰急得跳脚说:“不必!兵贵神速,就此拔队。”全玉贵不好阻拦,当下大号一吹,杀将前去。这里总是些山路,转过几折危坡,穿过几重高岭,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天已昏黑,远远透出一派灯光,乌兰泰此时有进无退,招呼兵队杀上前去。偏生敌人作怪,奔那有灯的去处,一时灯又息了,此亮彼息,此息彼亮,不知不觉,包围在一座山谷里,然后四面伏兵齐起。乌都统见事不妙,想杀出一条血路,由田学韬在前,自己居中,全玉贵断后。一声呐喊,横冲直撞,当着者死,避着者生,杀到天亮,田学韬可怜是中枪毙命,全玉贵不知何往,部下的兵士,死亡不计其数。这时萧朝贵、冯云山合并前来,乌兰泰个坐骑又受了枪伤,叹声“事已如此,不死何待!”当下便拔剑自刎。无巧不巧,杨秀清的大队也到了。姓冯的姓萧的割了乌公首级,向东王报功。东王更不怠慢,领着冯云山、萧朝贵杀回原路,直奔莫家村。可巧转了几个山坡,坡下有座石桥,桥上有位穿白袍的,生得一表人才,横枪坐骑,喊说:“身是贵州全玉贵也,谁敢前来决一死战!”这时杨秀清非常诧异,姓冯姓萧的亦打听出前回活捉洪大全就是此人。此人单人独骑,立马横枪,怕的总有埋伏,一声“兄弟们退后!”登时军如潮涌,退去三五里远近。好个全玉贵,纡徐不迫的,赶过莫家村,投入向营去了,从此向荣部下,添了这位战将,很得些臂助。但目前一场败仗,乌营一塌糊涂,向营便不能孤守,只得连夜退兵。他这里退兵,那里杨秀清便请天王驻扎永安,自己和冯云山、萧朝贵趁这大胜的锋利,席卷而来。俗说,兵来将挡,一路没人抵挡,简直逢州过州,逢县过县,打破衡山,前围长沙。这长沙是湖南省城,督师大臣赛尚阿驻兵在此。此时赛公手慌脚乱,早雪片似的文书告急到京。咸丰帝因他调度乖方,累次失机,恐误大局,急调两广总督徐广缙赶来接替。诸位,这徐广缙有何才具?太平军不到广东,不过因石达开一篇计划,朝廷误会,以为他是军中小范,北门黔夫,其实穿衣的架子,吃饭的口袋。当时如破格竟用曾国藩,倒还有点把握,无如计不及此,调用这个庸才,那能不破败决裂吗?然而这个当儿,还幸亏有个湖南巡抚张亮基,还幸亏姓张的找出个在籍练兵的绅士江忠源。这忠源同太平军打了几次狠狠的恶仗,居然八路埋伏,把个右军师南王冯云山,拿大炮轰了,西王萧朝贵,亦在长沙阵亡。前回书中不讲过的吗?洪秀全起兵,姓萧的姓冯的要赶打前敌,说是碰着炮子,我俩头滚掉了,都是快活的。有志意成,这长沙一仗,算是他俩快活的,还他俩心愿罢了。

  那徐广缙得了这场战利,这个机会,起先是观望不前,既而星夜兼程到得长沙,把炮轰冯云山、萧朝贵的战功做了一本奏折,都说是江忠源授了他的方略,故能取胜。朝廷是传旨嘉奖,什么黄马褂呀,双眼花翎呀,佩件荷包呀,足足赏了一大套。可怜江忠源心血用尽,不过赏给个按察使虚衔。这时太平天国的兵,稍稍退出境外,徐广缙虚张声势,用个红旗报捷。

  唉!他在两广总督任上,是以严酷激成祸乱;他在督兵大臣任上,又以奸巧攫取战功,天下侥幸的机遇,可一不可再。须知西王死了,还有东王,南王死了,还有北王,天德王死了,还有天王而况大名鼎鼎个石达开、黄文金和那一班主将,通同没走着洪运。说到就到,不上半年,在湖南退去的太平军,又杀转回来。这一次非同小可,所过的地方,不论城市村镇,不论男女老少,总收在太平军内,男的给他三尺红布,扎起头来,在前冲打头敌,女的编入女馆。

  杀到长沙,其时张亮基已升任两湖总督,他便改驻湖北。

  徐广缙知事不妙,大营退岳州。可怜一个江忠源,抱着一股忠勇之气,率领三五千个乡团,拼命在长沙死战。虽说是以一抵十,以十抵百,无奈杀得一层,又是一层,忠源望救不至,只好败退下去。太平军得了长沙,遂赶过洞庭湖,浩浩荡荡的就杀奔岳州。此时徐广缙哪里是个钦差督兵大臣,仿佛东逃西窜如小鬼一般,太平军破岳州,姓徐的已不知下落。听讲后来清廷拿问,他已削发为僧,不知躲到哪处处佛寺去了。

  太平军得了岳州,依着天王,便要暂且休息。军师杨秀清说:“我们现在船行顺风,索性打破武昌汉阳,据了天下的中腹。”翼王石达开说:“东王高见,先得我心。”当下更不停留,浩浩荡荡的杀奔武昌。总督张亮基,毕竟是个书生,就把兵符印信交给湖北巡抚常太淳。那姓常的更不推诿,分兵两支,一支驻扎省城,一支驻扎汉阳,张亮基便屯兵夏口,取个犄角之势。布置才定,哪知石达开抄出汉阳背后,已夺取坚城,杨秀甭、韦昌辉分做左右翼,包打武昌。诸位,要晓得绿营兵本不能倚靠,才接战线,早弃械丢枪的吓得退走。杨、韦两个掩杀过来,把武昌城围得水泄不通。救兵不至,粮饷全无,可怜常大淳仰药自尽,早做个为国捐躯的人物。这个当儿,太平军得了武昌,有个名字叫做钱江的人,谒见天王,劝他趁这席卷的威势,杀入北京,逼走咸丰帝,便可稳定中原,一统天下。

  翼王石达开虽极力赞成,但东王不答应,北王韦昌辉更是不同意,所以钱江的话还没说完,昌辉早嚷说:“狗才!你是哪里来的汉奸,还不替我滚了!”天王意尚活动,东王说:“我个主见,先在南京定都,待根盘稳固,然后北取北京。”天王连连点头说:“王兄所见极是。”钱江尚欲发言,天王一抬手说:“把这忘八叉了!”

  不提钱江被叉了出去,单讲诸天王计划已定,由长江东流而下,帆船蔽天,沿江州县,无不望风惊溃。一日兵过田家镇,此处江面极狭,取径不过半里,忽然有两道铁索拦江,太平军知是有异,正待设法冲打,猛的南岸一声炮响,杀出一支官兵,这统带官兵的不是别个,就是两湖总督张亮基。原来姓张的因武昌失守,大淳殉难,如不出来同太平军恶战一场,那临阵脱逃,失守城池个罪名,却担当不起。想了又想,只得由夏口拔队,设伏此处,用那铁锁横江的老套子,在这里厮杀一场。杀是杀不过人,还亏有这一出,后来交部议处,便得减轻罪名。

  闲话不谈,我要讲洪营得了这重障碍,不无狮子搏球,用尽全力,一方面陆路抵敌,一方面用着火炉子,带些铁匠,把铁索烧熔,用锤敲断。太平军帆船渡过田家镇的夹江,那张亮基也就无能为力,从此收兵了。姓张的收兵,太平军一路赶到江西。

  当下石达开对着天王说:“这南昌也是沿江要冲,臣愿独领天兵,规取江西全省。”诸位,要晓得石达开是个识时务的豪杰,他因钱江个计策不用,知道杨秀清已蓄有阴谋,与其混在一堆,脱不了个干系,不如独当一面,在江西占个地盘。从他到了江西,横冲直撞,那个铁公鸡鼎鼎大名,便如雷贯耳,此是后话。

  单讲杨秀清听说石达开要去攻打南昌,觉得将来自家进行,已去了一重障碍,于是在天王面前把大拇指一竖说:“石兄弟是条好汉,此去必然得志。”天王不好阻拦,只好拨了五万人马,由他领去。达开去后,这里太平军按点兵队,已有三四十万人数,先行攻打九江,然后攻打安庆。此时长江一带空虚,敌兵势如破竹,官僚们稍有良心,畏避国法的无不为清朝尽忠,一般滑头码子,弃印的弃印,丢官的丢官。这个风声传到南京,可怜那两江总督叫做陆建瀛,是个翰林底子,八股的毒气中得很深,哪有一些韬略?当时有位幕府先生叫做单宗言,对建瀛说:“我们南京的门户,全靠着长江天险,东路是焦山炮台,西路是天门山的炮台,敌兵从西路来,飞逃不过那天门山。天门山又叫东西梁山,夹江对峙,制军如把省城重兵调扎在东西山头,任他千军万马,也不能直下。”

  建瀛慌着说:“我这里重兵移调,又拿什么守城?”宗言争论万分,无奈姓陆的只是不听,急得哭到后面。有两位姨太太,一叫花含烟,一叫柳映玉,生得千娇百媚,牵着陆公的衣袖,哭过不了。陆公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日夜的抱拥着两位姣姬,哪知军报迅疾,太平军早过了采石,直扑南京,陆建瀛手足无措,立调全营军队,排站城垛。诸位,这南京是前明个都城,周围五六十里,一个兵丁站一个城垛,已是支配不来,而况省城个险要,不在城墙。太平军到来,早抢占雨花台,紫金山,以高趋下,一片红簇簇的潮涌卷来,哪里抵敌得住?省城破了,陆建瀛寻一个死,那两位姨太太,据说为太平军所掳,先行编入女馆。这春淮妓女个红莺,艳帜高张,当时逃避不及,亦掳在女馆安插。

  诸话不讲,我这一大篇的事实,叙那太平军由广西至湖南既退复来,又取了湖北,占了江西,破了安徽,盘踞这南京省,莽莽中原,割裂过半,汹汹寇焰,几遍神州。这里天国若何布置,若何规划,许多光怪陆离的事业,离奇变幻的风云,这一部繁杂战史,千头万绪,非一时可以叙尽。但这半空的霹雳,平地的狂澜,一个清朝政府,如何招架得住?原来咸丰帝起初以为小丑跳梁,总料定他不能干得大事,所以在元年还特开恩榜,粉饰太平,在二年还照例选妃,多纳娇宠。那恩榜的效用,不过得些举人、进士、状元、榜眼、探花,比如玩弄盆景,又添几多奇花杂卉,不足为异。至于选妃的玩意儿,却有一种极大的关系。因咸丰帝元配皇后,是册立的穆扬阿个长女,不幸早早崩逝,这后位不能虚悬,故乘着选妃当儿,要在这班旗女中拣那德容言工俱备的,册立她位正中宫。当时简在帝心的却有两人,一系钮钴禄氏,一系那拉氏。这那拉氏即我前书中叙述明白,承恩公惠征个爱女叫做兰儿。论兰儿个姿色,仿佛汉宫飞燕,依稀唐殿玉环,较花添媚,比玉增温,百看百中。咸丰帝既是品鉴专家,还有不称心满意的道理吗?但是端庄中杂有流利,刚健中含有婀娜,这流利婀娜,是轻佻两字代名词。

  咸丰帝因有这种推敲,所以反把那拉氏做个备卷,那考取中式的,倒瞧准钮钴禄氏,不消说得,当时册立钮钴禄氏,是为孝贞皇后。一本备卷亦不时翻阅,其余选入的旗女,又是备卷中的备卷。总之国家多事,内面的欢娱,不敌外来的忧患,什么湖南失守,湖北失守,江西、安徽失守,最后南京失守,一两年中闹得揭地掀天,不成日月。军机大臣文瑞、倭仁,日日是抓耳挠腮,曾国藩又在江西主考任上丁了母忧,咸丰帝焦急万分,因大学士赛尚阿统兵失机,严旨革职,把升任尚书白俊做武英殿大学士。这白俊遇事敢言,当劝咸丰帝起用曾国藩,叫他以侍郎在籍练兵。后来规复中原,削平大憝,全得力于湘军、淮军。有湘军才有淮军,诸位看到后面,便晓得这曾国藩,是个再造河山、光复土宇的能手,然而这个当儿,那黄钟大吕,还没发出声音,干将莫邪,尚在含蓄光彩。太平天国的势力范围,一日的膨胀一日,一日的增加一日,咸丰帝急得没法,暗想天下事要逆来顺受,忍辱负重,比如江山完好,固然要即时行乐,歌咏升平,即使江山破裂,那陈后主玉树绮春,尽招狎客,隋炀帝龙舟画舫,不废迷楼。俗语说得是,郭雀儿做皇帝,要快活,方算是个通达。想来想去,忽然想起两个人来,你道是谁?就是那宫灯肃顺、铁帽子王端华。一晌因为日理万机,正经办事,把这两位抛撇在九霄云外,现在闷到极处,不妨招呼两个浑蛋,前来醒脾。一念之动,就叫过小小太监安得海。

  这姓安的年纪才十五岁,生得清眉秀目,面如敷粉,生性机灵,善窥人意。咸丰帝宠爱着他,派他在御前服侍。究竟承受过龙津几次?接近过御沫几回?在下尚不知道。闲话休絮,当下领了咸丰帝个旨意,忙着出宫,赶到郑亲王府里,一脚闯进书房。

  原来这条路径,是安得海小时跑惯的。姓安的能会作怪,得到书房,不即进去,隔着玻璃亮窗,瞧见宫灯肃顺,也在铁帽子王这里,一家拥抱着一个窑姐,坐到大腿上,拉着四弦子,一递一句哼那皮簧,好不有味。正在高兴,猛地安得海咳嗽一声,嚷说:“皇上有旨,传你俩赶快进宫。”端华、肃顺一吓,一个骨都都屁滚出来,一个哗拉拉尿滴下去。未知后事,且听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