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触权贵白中堂含冤 作洋奴叶制军辱国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李伯通|发布时间:2014-11-03 20:09:00|

 咸丰帝被一群流氓光棍围困在街心,既无外援,又少内应,假如是别个皇帝伯伯,怕的伶俜鸡肋,要饱受老拳,哪知他自幼习过拳棒,登时手抬脚起,打倒了三五个少年,跳出圈子,跨上那八尺龙驹,当劲一按,那马早如飞去了。有位明白事体的,说声:“我们别管闲事,瞧这三位,怕有点来历。”一众少豪,被这一句提醒,不由得脚下踏着香油,滑溜溜的跑了。

  崔长礼、安得海两个从地上爬起,嘴里哼哼的冷笑两声。说:“你们些杂种忘八,总不要脑袋了!”这时黄阿桂搭讪着出来说:“我个浑家,得罪二位,一切总看小可个面子。”安得海未及答话,崔长礼哈哈大笑说:“咱瞧你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咱们主人,既看中你个老婆,怕的不送出来,不得开交。”

  阿桂说:“二位如有家小,也肯戴绿帽子,送给与人吗?”

  他的浑家接着说:“你且进去。”把手一推,趁势夫妻两个就躲入后屋。不消一刻,有两个侍卫,押着一顶轿子过来,冲进内室,瞧准了皮匠浑家,仿佛鹰抓燕雀,黄鼠狼拖鸡一般,黄阿桂上前抱护,早被推了一跤。诸位,这皮匠浑家,究竟叫个什么?人因她生得貌美无双,替她起个名字,叫做盖南城,又因她沉静寡言,冰冷的一副面孔,又叫她做冰花。这冰花被抱拥着上轿,可怜是心如刀绞,泼辣辣眼泪,一路嚎哭出来,路上有人听见,一传十,十传百,早闹得满城风雨。这个当儿,早被个朝中要人知道,在第二日就切切实实递进一个折子。但这折子未到以前,皇上早把冰花收入圆明园内,冰花瞧见咸丰帝,只说了一句:“我是个有夫之妇,我那丈夫……”说着,就呜呜咽咽地大放悲声。咸丰帝说:“你可不用哭了,你的丈夫现在帽子虽绿,顶子已红了!”原来皇上一到园内,一面派两个侍卫,带人去抢冰花,一面写了二指宽个条子,就赏给黄阿桂做个銮仪卫,这时蟒袍缎褂,早随时来谢恩。皇上指给与冰花瞧着,连说:“喏,你瞧你个丈夫,已经做官,只要你愿意在此,朕还要破格加恩。”冰花无可如何,只得委委屈屈地磕下头去。

  不谈咸丰帝又得了新宠,单讲次早临朝,瞧见一件弹劾的折子,上写大学士白俊,为弹劾事。皇帝沉吟一会:这奴才又同哪个做对?往下细瞧,不由嘴里嚷说:“好大胆奴才!竟敢数说朕的错处!”瞧毕,把折子向地下一掷,说:“白俊!”

  白中堂当时跪下,皇上沉着脸色说:“你几时瞧见端华、肃顺引朕出去游逛?朕收取民间女子,却是有的。你也瞧过历史,什么汉唐宋明,宫里的妃嫔才人,无不以百计,以千计。你想想,朕日理万机,再不寻些快乐,岂不要忧郁而死吗?昨日你风闻些什么,捕风捉影之谈,就摭拾过来,列入奏折。你好糊涂!”白俊听了,除掉帽子,还是磕头说:“愿皇上以国家为重,以宗社为重,以天下人民为重。”咸丰帝冷笑着说:“你这些迂腐话头,朕早知道。”这时恭亲王出班奏说:“木从绳则直,帝从谏则圣,白俊言虽愚憨,还望主子采纳。现在东南个毛贼未平,西北个捻匪滋闹,什么英吉利、法兰西,又在广州有了交涉,主子还要珍爱这金玉之躯。语云:芙蓉粉面,无非带肉骷髅;美艳红妆,竟是杀人利刃。而况本朝家法,小脚汉装,不准拦入宫内。”这一席话,把个咸丰帝说得恼怒不能,发作不得,只得搭讪着说:“我弟金石之言,朕已领教。”一声退朝,文武百官散班,皇上早一溜烟赶进圆明园内,进得宫中,换了更衣,意在先到冰花住所,后至小脚兰的住所。一叠连传唤崔长礼,哪知姓崔的已被那拉氏严加拷问。这是什么缘故?原来女人家没有不拈酸吃醋的,那拉氏自生育皇子以后,因着母以子贵,早俨然以帝后自居,什么四春进宫,小脚兰进宫,及盖南城冰花入内,她早暗暗的得些消息。她不恼别的,她恼着崔长礼既是自家个心腹,如何又勾引皇上问柳寻花,无所不至?加以刘承恩又在面前播弄。小人的心计,总是个眼饱肚饥,他瞧崔长礼一脚跨了两只船头,早寻了许多破绽,侦探了计多事实,日夜的播弄。这那拉氏心头一把无名之火,如何按捺得住?当下坐在绿天深处,叫别个宫监,把姓崔的寻找过来,一五一十地盘问。姓崔的起初遮遮掩掩,到后来仗着平日与那拉氏个感情,及咸丰帝个威势,心中毫没有些惧怯,便前前后后,一桩桩地说了。那拉氏本意要拿出点家法,又碍着彼此感情,只得冷冷的笑着说:“你这忘八杂种,我待你错了吗?

  崔长礼陪着笑脸,连称“娘的恩典。”那拉氏说:“你如有点良心,今日要帮助我各处搜寻,把那一班汉装小脚,一古脑儿捆捉过来,让我尽法处置。”长礼听到这里,把舌头一伸说:“这种掀天揭地的办法,奴才不敢。”那拉氏登时把杏眼圆睁,柳眉倒竖,拾着一条皮鞭子,飕的给长礼没头没脸打来,长礼两手抱着一颗脑袋,连说:“我去。”那拉氏这才放下皮鞭,忙招呼十来个太监,带着麻绳铁索,长棒短棍,蜂拥的出宫。才出宫门,巧巧咸丰帝派来的两个太监已到,瞧着神情不对,忙说:“皇上有旨,传崔长礼进去回话。”那拉氏这时骑虎不下,娇叱一声说:“这崔长礼现在犯着嫌疑,我是不能放走。”

  来的两个宫监忙说:“皇上个脾味,娘娘是知道的,万一娘娘不放他去,闹出别的岔枝,奴才们是当受不起。”好个崔长礼拉着那拉氏个袍袖,忙跪在地下哭说:“请我娘暂息雷霆,除得今日,还有明日,奴才总算是娘个心腹,天大个委屈,总有奴才,此刻千万不可打草惊索,反误了事体。”那拉氏略一沉吟说:“依着你,便由你向主子那里献勤吗?”长礼急得发誓说:“奴才如安着歹心,怕不被天雷劈脑吗?”那拉氏这才回过味来说:“你的话,我可以相信,但别个人,怕不搬弄是非吗?”说着,把一双眼睛盯着来的两个太监。两人灵巧不过,说:“娘娘只管放心,娘娘添了阿哥,已是四岁,将来母以子贵,怕不位正中宫吗?阿哥如登了九五,怕不执掌机务,总揽朝政吗?奴才们一辈子还要求娘娘提拔,娘娘有什么吩咐,还敢不遵吗?那拉氏也就一笑说:“好,有话咱们再讲。”

  不谈那拉氏暂捺下一盆旺火,单讲崔长礼跟着两个太监,见过咸丰帝,皇上一眼瞧见姓崔的脸上带着些血印伤痕,忙问:“你又受那泼妇委屈吗?”好个崔长礼,跪下奏说:“奴才有了过失,受些责打,也是该的。”皇上问说:“我这边事,那拉氏可有些知觉吗?”长礼说:“纸却包不住火。奴才不讲,怕有别个人搬弄是非。”皇上哈哈大笑说:“堂堂一个皇帝,还怕人寻我个破绽吗?”安得海在旁插言说:“一朝人主,还惧怕什么人!但是本朝祖制,不准汉装小脚入宫。假如那拉氏竟入坤宁宫,告诉孝贞皇后,孝贞后竟请出祖训,派总管太监带领多人,入园搜寻,一方面召见亲王大臣,依法力争,闹到那步田地,皇上是支拄不起。依奴才意见,不如把主子心爱的四春呀,小脚兰呀,盖南城冰花呀,权且收藏个秘密所在,瞒得那拉氏没壁通风。奴才还有个主见:住京的有个女画师,叫个缪素筠,把她礼聘过来,陪伴那拉氏,一者同她做伴,使不寂寞,二者用姓缪的软软的限制着她,或者不生另个岔枝。”

  威丰帝听见安得海一番计划,不由的连连点首说:“依你,我都依你。”一方面是密室藏娇,狡兔营窟,一方面就招致缪素筠。原来姓缪的是广东人,父亲在京仕宦,许配一位姓何的,未及过门,丈夫身故,算是个青年守节。她在这北京卖画,什么兰竹山水,很画得有点家数,宫里知名。由皇上的意思,招来同那拉氏做伴,那拉氏得了这个女友,倒也年岁相仿,脾味相投,要说是借此限制,这却不能。

  讲那崔长礼见过皇上,胡混了半天,随即赶回绿天深处,用些软媚的手段,那拉氏也就按搁下来。然而长信秋风,君恩不到,后来也押着崔长礼带些小监,在圆明园前前后后搜求了几遍,哪里有什么四春、小脚兰、盖南城,不过是些局丑的当灾,只要见着汉装女子,是小脚乌头,她便捆缚过来,轻则充当苦差,重则活活打死。诸位想想:太平天国的女馆人,所遭的凌辱,所受的苦楚,也不过尔尔,不料这那拉氏,也学那太平军行为,岂不是我们汉族些女同胞,稍有姿色,就要遭这番恶劫吗!

  闲话少絮。讲那铁帽子王端华、宫灯肃顺自从用入军机,倚仗着皇上宠眷,对于国事,倒还有点计划。他知满蒙汉军很靠不住,便极力地维持曾国藩。咸丰间的中兴事业,若论起荐贤功勋,这两人要算得数一数二。但是他俩的坏处,在导引威丰帝娱情花柳,恣意声色。皇上非他俩不乐,宫中什么事体,没有一件瞒着他们。日前大学士白俊上章弹劾,实系出于一时忠愤,哪知两人恼羞成怒,时时要寻找白俊的破绽。无巧不巧,这年北闱乡试,放了白俊做正主考。偏偏有个戏班子,叫做平林;这平林文学很好,他要出些风头,捐个监生下场,偏偏三场文字,非常得意,到得揭晓的时会,居然高中在第十五名经魁。都下一时哄传,有些榜上无名,远落孙山的,就乱哄哄街谈巷议,还有人粘些揭帖,说这平林是卖通关节的;还有任意诬蔑,说这平林竟是一位龙阳君,同白中堂原有感情。这些不尴尬的话头,早传播到端华、肃顺耳边,两人使出些阴谋毒计,便嗾使一两位都老爷,具折严参。诸位都该研究过中西历史的,照西史上体例,唱戏的编入文学一门,称他做戏曲大家;中史不然,戏子称做优伶,与娼妓隶卒归入一类,不准予考。但是平林捐监何在吏部竟给他部照,监试官又何以许他入场?按律定罪,似与主考这考官无关,哪晓得清朝定例,非常严刻,科场舞弊,除杀头以外,没有第二个罪名。咸丰帝瞧见穷御史这起参案,意欲搁置不问,经不起端华、肃顺一递一句的在旁下些谗言。端华说是祖宗成例,何可变通;肃顺说是治乱国,用重典,现在朝廷的威令不行,什么毛贼呀,捻匪呀,广州的外夷交涉呀,总由一班封疆大吏酿成,不去掉个把大臣脑袋,那些因循误国的,还知道国家个法纪吗?何况科场舞弊,又出在北京城里,对于近臣姑息,那远在外面的,还不飞扬跋扈,初功令为具文吗?咸丰帝原是喜怒无常,平日对于白俊本不甚满意,经不住两个坏蛋一吹一唱,当下便拿定主意,提起朱笔,在那参折个末尾批着:“据奏榜列十五名经魁平林,的系在京串戏,人所共知,该主司白俊,身为大臣,岂不知科场条例规定极严?事前既无觉察,事后又不检举,弁髦功令,罪有应得。

  着即明正典刑,以为昏庸溺职者戒。钦此。”这道旨意一下,满朝文武无不大惊失色。恭亲王奕訢听了,入朝碰着响头,恳求皇上收回成命。咸丰帝说:“朕是令出惟行,如其出尔反尔,还成什么朝政吗?奕訢没有话讲。不消说得,当由刑部尚书赵光,把个大学士白俊监禁天牢。隔了两天,勾决的旨意一到,可怜一位堂堂相国,铁索琅珰,早绑赴菜市口。向例犯官临刑,由刑部备办盏酒片肉,这盏酒放点蒙汗药,免得那凉风过头,滚油煎心的痛苦。偏偏肃顺懂得这个玩意,要看白俊的足相,预先招呼监斩官,不得私备食物,临时派了几名校尉,严行取缔,一通炮响,人头落地。白俊这回书,就至此结束,但是此次陷害白俊,全是端华、肃顺两个阴谋,而两人之中,尤以肃顺手段恶毒。肃顺个意思,要把自家个威势,给朝臣看看,见得顺我者生,逆我者死。从此以后,他便一手遮天,任意招权纳贿。在前的和坤,在后的老庆记公司,同他是无分伯仲,虽铁帽子王端华,还要逊他一筹。诸位想想,四方不靖,正干戈扰攘之秋,满目疮痍,又饥馑荐臻之会,任他太平军割据,捻军跳梁,在内是蛊惑圣听,在外是凌虐朝贵。比如当日,再削夺曾国藩个兵权,对于恭亲王奕訢,科尔沁王僧格林沁,再暗生猜忌,那清朝江山,早已无恢复之望了。

  这里醉生梦死,一塌糊涂,我且不管他,我要提出一件重要节目。这节目不关太平军,不关捻军,一段掀天揭地的风潮,要与清朝个朝政相终始。前回恭亲王奕訢在咸丰帝面前,不提起广州个交涉吗?讲起这起交涉,很为棘手。在徐广缙调往两湖督兵的当儿,朝廷就升广东巡抚叶名琛做两广总督。姓叶的平时熟读春秋四传,对于夷夏之防,非常看重。其时香港已做了通商码头,英国派个总督,叫做包冷,又有个驻广领事,名叫巴夏礼。诸位,要晓得外人侵占我们内地,都以牧师传教,为唯一作用。有一次来了两个神甫,在广东城里传教,手拿着新约福音,劝人入教,就被地方上捆缚起来,送到南海县衙门。

  知县进辕请示办法,叶名琛便说:“这些传耶稣教的,满嘴是上帝天父,同那太平天国,都算是一党,现在洪秀全、杨秀清是些反叛,他们助逆传教,是非严行惩办不可。”知县见上峰的主张如此,何敢不遵?只得把两个牧师神甫分别监禁。巴夏礼得了这个消息,自然同叶名琛依法交涉。当初条约上,原载明许其外人得自由传教,如何能出尔反尔?好容易费尽唇舌,叶名琛才放了两个神甫,撵逐出境。后来东莞县教匪起事,倒是明明白白受了太平军的勾结,火龙火马的围困省城,经一班官绅合力抵御,把些会众一仗打败了。叶名琛贪天之功,具折进京,不说是官绅合力,反说是自家调度各营,杀败会匪。朝廷相信不过,就升任他做武英殿大学士,着其仍在两广督兵。

  你道一班在事出力的官绅,气恼不气恼,愤激不愤激!有些悍勇乡团,早暗暗的投入英籍,同巴夏礼联络感情。巴夏礼得了这个机会,同他家总督包冷商议,要借此推翻叶名琛。记得咸丰六年九月,英国来了一只商船,挂着英旗,却夹杂些华人在内。才进粤河,被许多巡逻兵士,在岸上瞧见,忙猛虎似的飞奔过来,首由一位武弁,用刀砍断绳索,落下英旗,吩咐人众,把在船的不问华人洋人,一齐捆了。这个消息,传到巴夏礼耳边,当即赶到督辕,同叶名琛会话。名琛不见,早传南海县把捆来的人,不问青黄皂白,一并监入大禁。诸位想想,姓叶的如此强硬,凭着什么预备、什么把握,才敢同洋人挑衅?要晓得是意气用事,一味颟顸。到得十月初一,英国的兵舰,已是闯进粤河,对着省城,便轰起炮来。叶名琛这一吓非同小可,征兵兵又不至,调将将又不来,那些在城的官绅,因前回合力抵敌会匪,分不到一点好处,只好袖手旁观。说时迟,那时快,满城的炮子枪弹,碰着是墙倒壁穿,叶名琛呼救不灵,只好逃之夭夭,溜走出去。哪晓得主帅一动,广东就随之失陷。所幸英国舰队,是孤军深入,没有后起。省城一破,便在南海县监狱里,提出一干人众,不少停留,仍把兵舰回驻在香港。城里些青皮流氓,见洋兵退了,总督又逃跑了,一群的活鬼,没个阎王收管,好不自由,登时呼朋引类,四处杀人放火,把十三家洋楼,用火烧了,屋子里的人,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这场乱子是大了。等得叶名琛赶回,巴夏礼又来办这交涉,你道姓叶的如何对付?他说:“是贵国既用兵舰,打破我们的城池,我们这般百姓,都怀着忠肝义胆,莫说烧了洋房,杀了洋人,就是把贵领事杀了,领事馆烧了,本部堂也没有法想。”巴夏礼听了这话,直气得暴跳如雷,七窍生烟,也不多讲,当下赶回香港,见他家总督包冷。那包冷笑说:“不给这叶名琛一个下马威,不知道我们外国利害!”于是专员赶回伦敦,将一切情形,报告国主。不消说得,派了一员海军大将,名字叫做额尔金,带领两只铁甲兵轮,八千名兵士,一来一往,却整整隔了一个年头。那叶名琛不知麻木,方以自己声威,把那洋人吓得倒退。但这一次,额尔金在路上,又结合法国、美国的两只兵舰,法兵三千,美国兵二千,共计三国海军,有一万三千人左右。到得香港,驻扎一起,先由包冷、巴夏礼派人递了哀的美敦的战书。叶名琛打开战书,瞧着些旁行洋文,早已来气,说:“这些鬼字,睬他什么!”一面搁起,一面仍找着文案老夫子吴其仁过来,说:“这些洋鬼子,又来胡闹。”

  吴直仁把胡子一抹说:“由他胡闹!去年攻破我们个省城,那些洋兵,也站不住脚,听说洋人到中国,是不服水土。”名琛极口的说:“是呀!家父前日扶乱,有个济颠祖师降坛,写了‘天下太平’四个大字。我想济颠祖师,不会哄人的,如有什么意外,何以他要写出‘天下太平’四字。”其仁忙说:“既如此,何不请老大人捧出乩盘,再烧一道灵符,求个乩仙判语。”

  名琛说:“是呀!”原来名琛的父亲,叫做叶志诜,年纪已有八十多岁,好仙好佛,在一间静室内,设个乩坛。也有几个和尚道士,吃长斋的优婆塞,来拍他马屁,说他老人家是南极仙翁转世,他老人家高兴异常,简直以仙翁自命。前日扶乩,得济颠僧临坛,写出‘天下太平’四字,他便叫儿子不用烦心。

  今日名琛又请老父扶乩,说明洋人行将兵临城下,此番如何结局。志诜不慌不忙,烧符请仙,一会儿乩盘活动,浮沙上现出字来,说是休怕,休听鬼话,过了十五,风云变化。这风云变化,明明藏着机锋,如果无神,算是游戏之笔,如果有神,倒不可不有点防备。哪知扶乩的心思,但从好处着想,不从坏处思索,志诜忙拿着眼睛瞟住名琛说:“你瞧,过了十五,不显见得风云化解吗?”名琛信以为实,什么哀的美敦书,付之不理。唉,记得金田军起,前回总督郑祖琛,只是念那阿弥陀佛,这次广州交涉叶名琛又相信乩仙,漫无防备,广东遇见这两个制军,真是人民遭殃,国家不幸。世界颟顸的人物,如何能独当一面,干办大事!这里叶名琛稳坐钓台,声色不动,那额尔金的联军,早是转攻省城,一面据着海珠炮台,开炮直打,一面防着后路,不让叶名琛脱逃。这一次的战事,不比前回,前回是一路攻打,此回是四面包抄。记得这年是咸丰七年十一月十四,当晚联军打破省城,叶名琛这一吓,是屁滚尿流。他的心里,以为乩仙判语,总是不错,眼巴巴只望过了十五,便可云消雨散。他父亲一座乩坛,早延请些和尚道士,在那里讽诵经卷。和尚低哼着阿弥陀佛,道士高叫着救苦天尊,正在敲破木鱼,打紧铙钹,那洋兵已杀进城来,洋鼓敲得咚咚的,洋号吹得呜呜的。叶名琛躲得不知去向,叶志诜还死守乩坛。不好了!总督的衙门口,已劈啪啪一阵排枪,排枪过后,无数洋兵直冲进来。到底外国的军队,是有规则的,领队个军官拿着指挥刀,指挥到哪里,军队就跟到哪里。一到乩坛一间静室,可怜那班和尚道士,早吓得躲在桌子底下,叶志诜此时目瞪口呆。

  那领队的军官,嘴里叽哩咕噜,不知道讲些什么,早有个翻译上前说:“你们不必害怕,洋人是问你们,那叶名琛躲避到哪里去了?只要交出名琛,对于你们是不侵犯的。”志诜这才叹口气说:“你问他么,他已被济颠祖师,带到灵山去了。”那翻译就是洋奴,晓得叶志诜讲话不实,忙说:“老先生,你对洋人说话,不是滑理滑达的,洋人是最讲理的,你们把叶名琛交代出来,也不见得给他苦吃。”志诜说:“只是我们在这里念经,委实不知他的去向。”翻译更无话说,只得回明那领队的军官,那军官便指挥着洋兵,四处搜寻,后来搜到吴其仁个私宅上房马子巷里,才把一位堂堂武英殿大学士、两广总督督叶名琛找出。洋人个军纪,是极整齐的,极文明的,一面备了匹马,把姓叶的绰上去,前后簇拥些洋兵,一路押送到香港,一面点齐军队,驻扎在总督衙门。当下广州都统志善,早把省城失守、督军被掳情形,具折到京。京城里续派侍郎黄宗汉,来做两广总督。到任以后,由巴夏礼前来交涉,要求的条件,无非改订约章,赔偿兵费。姓黄的说:“这事权操之政府,请贵国让出总督衙门,先行退兵,我们总好设法磋商。”巴夏礼归报包冷,包冷倒还直爽,一面退出联军,让开总督衙门,一面把叶名琛押送到加尔各答。记得叶名琛被押至香港,有位不第秀才,名叫王畹,赶到名琛跟前,说:“中堂,你瞧这海水汪洋,倒是个解脱的去处。”名琛要是有气节的,一个咕咚,翻身入海,要替我们汉族增许多光荣,在中国历史放许多异彩。

  哪知蝼蚁惜命,到得加尔各答,不到一年,早已活活呕死,此是后话。

  单讲联军退出省城,驻扎香港,守候清廷派员议和,哪知咸丰帝被女色都迷昏了,整日不出圆明园一步,除得四春,小脚兰,冰花,不过同端华、肃顺两个接近,什么太平军、捻军都不介意,何况广州交涉,远隔几省,只好听其自然。彼急此缓,比如痈,不到溃烂出头,不去医治。包冷、巴夏礼驻兵香港,久久不得消息,于是决计进兵。海军大将额尔金建议说:“我个意思,与其围攻广东,不如直取北京,比如人个身体,在脚底下抨击,不关他的痛痒,不如控扼咽喉,倒可以制他的死命。”巴夏礼说:“不错,你们拔队,我愿随行。”计划已定,额尔金就带着巴夏礼做个参谋,四只铁甲兵轮,一时起碇,路过上海,又邀约俄国兵舰,一起杀奔天津。这年是咸丰八年三月,四国兵舰,齐集白河。那僧格林沁,还是扎营天津,他仗着前次打败林凤祥,料这些洋兵,也不是他个对手。要晓得太平军十万,不过是些乌合之众,也没有铁甲兵轮,也没有新式快枪,所以一战成功,把个林凤祥杀得大败亏输。这额尔金的海军是很有名誉的,世界海军,推英国第一,法舰、美舰、俄舰,总算是坚利无匹。一边递过哀的美敦书,一边就开起仗来,不上一月,早被联军把个天津炮台取了。未知后文,且阅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