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正位两宫称姊称妹 揭穿内幕疑雨疑云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李伯通|发布时间:2014-11-03 20:09:42|

 那端华、肃顺跪听诏书,齐说:“这诏旨既用两宫名义,所谓慈安皇太后,系同皇灵一路赶行,咱们朝夕请安谒见,不曾提起这包藏祸心、觊觎神器的罪名,显见诏书不实不尽。”

  这个当儿,恭亲王忙走过来,不容分辩,招呼两个侍卫,把他俩推推拥拥押送刑部天牢。这刑部尚书仍是赵光,记得上回白俊的案子,肃顺严行取缔赵光,不准一些通融,今日是冤家路窄,赵光也把肃顺摆布得直手直脚的,天道还好,于此可见。

  闲话不提。单讲咸丰帝灵柩既安放梓宫,早已先发喜诏,后发哀诏,外面的督兵大臣曾国藩,及各省督抚将军都统,够得着上奏折的资格,无不拜折进京,存慰两宫。这时两宫的体制,是拥着幼主临朝,垂帘听政,慈安太后称做东宫,慈禧太后称做西宫;两太后亦改换称呼,慈安太后呼慈禧为妹,慈禧太后呼慈安为姐,同治帝对于两宫,一体称母。每日坐朝,两太后平列坐位,小皇帝亦抱置面前,这般体制,却开千古未有之创局。然而从中内幕,实系慈安优待慈禧。这是什么原故?

  前书不说明咸丰帝对于那拉氏很不满意吗?不说她是“手段泼辣,才具尽有、性爱风骚”吗?咸丰帝虽则贪花爱色,毕竟赋性英明,生恐钮钴禄氏不是那拉氏的对手,又生恐那拉氏一朝得志,做出那吕雉、武曌的行径,先事预防,就在那病势沉重的当儿,提起朱笔,抖抖搐搐写了一道遗诏,叫孝贞后处死那拉氏,以绝后患。这东太后究竟是菩萨心肠,阿弥陀佛,她以为杀母存子,居心不忍。而况那拉氏在百忙之中,对内对外,很用了一番苦心,觉得对于自家,也很小心献勤,没有错误,所以把咸丰帝的严密遗诏搁过一边,不但不提,而且同她非常客气,就是姐妹相称,亦出于东太后的本意。哪知那拉氏得步进步,始而遇事退让,既而彼此平权;后来见着京城京外百官奏折,她便提笔著批,拖展她的才情,不和东宫计议。但有一层,江山是儿子坐的,那拉氏又在青年,事事却励精图治。原说她读书不少,每见历朝新主登基,总有些诏求直言,诏举贤才,诏除弊政的玺书,她是一件一件地颁行。第一道诏旨,就是不问军民人等,得抉摘朝廷秕政,条陈军国大事;又改祺祥纪元为同治纪元。做书的取共顺便,以后便称小皇帝做同治帝。这个当儿,就有个贵州遵义秀才,名叫黎庶昌,切切实实,痛痛快快,上了个万言书。好个那拉氏,瞧着姓黎的奏议,早浓圈密点,逐条采用,破格赏给他个知县,交曾国藩酌量差遣。这一道旨意一下,全国的人民,莫不额尔称庆,以为言路大开。巧巧在这年八月初一,又是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称意的喜事,相逼而来:那曾国藩又奏称他九弟克复安庆;江北胜保又奏称苗霈霖诚心归化。这一阵叠连的红旗报捷,真是天时人事,大有转机,一般臣民,谁不说是同治帝的福气,两宫太后的能为。东太后心满意足,一切的进行办法,都是推让西太后。这时西太后好不高兴,越发作威作福。什么叫做作福呀?她蓦然想起当年的清河县吴棠,能于雪中送炭,白花花送她家二百银子程仪,哪能够知恩不报?当下吴棠已过值班道员,就特降一道上谕,着候补道吴棠升任漕河总督。在姓吴的真是平地登仙,不知那个家人吴敏,是否存活,据闻在兵乱的当儿,那人早已物故了。什么又叫做作威呀?就是那端华、肃顺,已经打下天牢,这种案子,是情真罪当,不用严刑审讯的,当降一道谕旨:就说他俩身为顾命大臣,不知效忠朝廷,胆敢违反先皇诏旨,包藏祸心,谋危宗社,惟事分首从,肃顺着凌迟处死,端华绞立决;怡亲王载垣永远圈禁;前军机穆荫、匡源、杜翰,随声附和,一律革职,永不叙用。不消说得端华是个铁帽子亲王,罪名绞立决,依法提出天牢,赐帛自尽。惟有宫灯肃顺,是要凌迟处死,一到行刑日期,早由尚书赵光,提出堂绑。这赵光原是白俊的门生,当日监斩白俊、由肃顺严重取缔,不得丝毫通融;今日肃顺的家属,也找出情面,多送贿赂,无如赵光是铁面无情,不独盏酒片肉,一概捐除,便是绑赴法场,也不容刽子手爽爽快快的动手,先给他凌辱苦楚,缓缓的截去左臂,然后才断他的右臂,又缓缓的下掉左腿,然后才刀砍他右腿。诸位想想:那白俊凉风过顶,滚油煎心不过一时三刻,今日凌迟这肃顺,迁延四五个钟头,比那滚油煎心,不知痛到什么地位?到后来割去脑袋,就由肃顺的仇家,将那便便大剖开,灌些桐油松香,用火燃起,可怜他绰号叫做宫灯,此时便真个点起宫灯了,诸话不谈。

  编小说的原讲那拉氏一步一趋,要摹仿那金轮则天皇帝,她那猜忌的心性,泼辣的手段,风骚的行为,简直和武则天是生吞活剥。武则天宫里妙选些面首,暗藏着嫪毒;她也是尴尴尬尬,什么优伶金俊生,内监安得海,终日打得火热,双宿双飞、刻不能离。诸位必有一句驳诘我,那金俊生是个戏子,肢体完全不必讲,他安得海是个太监,难道一个人受过腐刑,还能自无而有,化虚为实吗?诸位不必焦急,有着一日,自然有一位外边要人,来揭穿这种底细,我乐得于此时省些笔墨。单就那拉氏一双俏眼,不独水汪汪的能勾引骚情,还能够辨别忠奸。比如武则天,知道狄梁公是个好人,一心一意的信任不疑,知道来俊臣、周兴很靠不住,也有方法去制度他:那拉氏一双眼睛,早识得曾国藩是个撑天玉柱,架海金梁。她因这次克复安庆,便归功曾国藩调度有方,升任他协办大学士,兼任两江总督,所有湘皖赣江浙的将帅,通受他节制。照咸丰帝七年的规划,叫他责成曾国荃,规取南京;责成李鸿章,规取苏州;责成左宗棠,规取浙江,务在削平大憝,克奏肤功。廷寄一去,曾国藩自然拜个奏折,叙明曾国荃得了安庆,已经带领大兵,由芜湖进攻东西梁山,直逼大胜关,渐渐围攻南京,期在必下;李鸿章已练好淮军,纠合张树声、树珊弟兄,周盛波、盛传弟兄,潘鼎新、刘铭传等,赶往上海。现在洋人戈登、白齐文、华尔,亦愿从中助力,由李鸿章购办新式枪炮,不日当可克复苏州;又左宗棠已向浙江进发,大致情形,太平军是死据金陵,李秀成、李世贤是分忧江浙,我们江浙得手,则金陵洪秀全断难孤立。比如棋局,用这三路围攻,贼必左绌右支,力难兼顾,所虑者太平军扫清,那捻匪必然窜扰,总要重烦圣虑,于捻势格外防范。这一起奏折入京,那拉氏读了一遍,很觉得老曾统筹全局,那太平天国可以无忧,惟折尾提到北路捻势,重烦圣虑,心中暗想:“老曾这一句话,很有意味。我瞧胜保读书不多,学识有限,这次他说苗霈霖诚意投降,这苗姓反反覆覆,很靠不住,莫非胜保那个草包的,要坠入述中?僧格林沁又是一勇之夫,听说他行军纪律,很不严明,到处奸淫掳掠,同那些太平军、捻军,也无甚分别,这个人忠勇有余,智识不足。”

  思了又思,想了又想,当招呼恭亲王过来,踌躇一个得力人员,派他前去剿捻。恭亲王想了一想,因说:“现在兵备道袁甲三,山东按察司丁宝桢,总算是才具开展,深谋远识,倒可以教他们统带多营,独挡一面。”那拉氏说:“既如此,就加袁甲三提督军门,先叫他赶赴前敌。那丁宝桢的才干,咱是很知道的。咱的意思是要召京陛见,当面问问他剿捻的机宜后,再行重用。”恭亲王奉了懿旨,一面敕谕袁甲三赶赴前敌,责任剿捻,一面诏传丁宝桢,即日来京,听候简用。

  不消说得,姓袁的统兵前往安徽,姓丁的摒挡进京,预备陛见。这一陛见不打紧,到把宫闱尴尬,秘密手术,被他瞧科了十有八九。诸位不必着急,听做书的慢慢表来。记得这年是同治元年的五月当儿,天气骤热,丁宝桢穿了一身单袍褂,戴着翎顶,踏着朝靴。偏偏这日是内廷召见,两宫起身稍迟,姓丁的早早赶进朝房,复由太监引入宫内一间静室。在内踱来踱去,仅仅只他一人,身子又暖,肚腹又饥,取出一柄扇子信手扇起,越扇额头上的汗越淋淋不止,偏生肚里饥肠雷鸣,急切想呷口茶,想找点茶食点心,哪里能有?睁眼四处观瞧,瞥见旁边厢有一张黑漆横几,几上摆个玻璃瓶子,似乎装着些奶饼茶果,心里这一愉快,非同小可,暗想:“我今天好造化呀!

  赶踅过来,揭开盖子,伸手探出,原来不是甚么饼干茶时,一粒一粒的有牛奶葡萄大小,就近鼻子一闻,一种芳香,非脑非麝,煞是可意。丁宝桢饥不择食,渴不择饮,先啖了一颗,很觉有味,一连又啖了三五颗,干咽入喉,没有茶呷,只好罢休。

  哪知药性易发,肚里热度渐渐增高,单是肚腹和暖不打紧,那胯下的累然物件,登时挺拔异常!奇哉怪哉。本来缩短的,忽然放长,本来割截的,亦可增长,所谓化虚为实,自有而无,就是这个道理。诸位想想,这个宫禁深处,有谁能到?来往穿插的,不过是些太监,太监预备这种药料,又有何用?哈哈!做书的也不必揭穿题旨,一定说是安得海、崔长礼、刘承恩那般没魂大帝,每夜必须的,那就了无含蓄,索然意尽了。这个当儿,忽然内廷传旨,招呼丁宝桢赶快进见。丁宝桢低头一看,一件单薄花衣,只差搠个窟窿,此时进退维谷,面无人色。来招呼的太监,便是崔长礼,瞧着丁宝桢这种狼狈情形,忙问:“丁老先儿,为何愁眉苦脸的?”丁宝桢只是哈着个腰,用个扇子,挡着下体,一颗肥头,连摇几摇,翎顶是晃荡荡,苦着脸说:“我的嘴馋,误吃下玻璃瓶子的丸药,哪知这种利害,这种跷蹊!”崔长礼心底明白,暗暗说声:不好了!咱们宫闱的纰漏,被这没来由破了,杵了。忙说:“什么,丸药?是谁安放在这里?一定丁老先儿临时发痧,既然疼痛直不起腰来,咱们就回明太后,改日再行召见。”丁宝桢也就得机便转,说:“此事费心周旋。”崔长礼一笑走了,不一会,又转了过来,说太后有旨叫丁老先儿赶回调理,随又招呼,两个内监备着藤床,将丁宝桢好好抬回。

  丁宝桢回到寓所,休息片时,那药性渐渐过了,放长的物件,也就缩短,后来秘密调查,才晓得这丸药的巧妙。他有个同年,名字叫做贾铎,是位监察御史,这日过访丁宝桢,姓丁的就把前日的笑话,细述一遍。贾铎颠头晃脑说:“稚璜兄,今日这件宫闱秘密,是被你披露出来了。你知道那主家婆的面首嫪毒是谁,我告给你听,第一是安得海,其余赏识的优伶戏子很多,一位唱小生的金俊生,还有一位唱须生的谭鑫培、余三胜,听讲这两位戏曲大家,常串在宫里走动。”丁宝桢说:“难道主家婆还是顾曲周郎,懂得声调吗?”贾铎说:“岂但懂得!我听说从小儿,随着他父亲承恩公惠征,在芜湖关道任上,及广州都统任上,便能登台演戏,那西皮二簧,哼得一等名工,平日非戏不乐。我们的文宗显皇帝才过百期,她早召集京都菊部梨园,在内廷开锣演戏,什么小生金俊生,就因唱了一出《白门楼》,便赏识得无以复加。须生谭鑫培,一名小叫天,她瞧过这小叫天几出拿出好戏,便不时招呼进宫,那余三胜亦因此得宠。你仔细想想,姓金姓谭姓余的,脸蛋子又白,年纪又轻,常窜进宫,还有什么正经事干吗?”丁宝桢咂咂嘴摇头,笑了一笑说:“我瞧那班戏子,做些尴尬事体,不过秽渎宫闱,也造不到明目张胆,作威作福。惟有太监,一经宠信,兼着有些暖昧,这为祸不堪设想。那安得海有朝一日,碰到兄弟手里,定然叫他身首异处,不得翻边。”贾铎也连连点首说:“现在这安得海,已是招权纳贿,闹得一坍糊涂,老兄是要他来碰你,兄弟偏偏要前去碰他。”宝桢说:“这事还要拿着把鼻,不可孟浪。”贾铎笑说:“晓得。”一转身即便告辞。不到两日,丁宝桢已奉到升任山东巡抚诏谕,赶着赴任,御史贾铎,却拿着安得海些把鼻,不愿忌讳,切切实实上个弹劾折子。

  大凡折子入内,必先由军机入过目。恭亲王是军机主任,打开贾铎个参折,由头至尾读了一遍,暗说:“这姓贾的胆子不小,明参的太监安得海,骨子里同西太后过不去。咱瞧那婆子近日行为,很是不对,死者尸骨未寒,生者便任意胡闹,尽管敢作敢为,对于大局上有些振作,但宫闱丑声,日渐传播。太监安得海,戏班子里金俊生、谭鑫培、余三胜,弄得一路神气,花瓜胡茄,我此时不拿点主张,还有何人防范!”这个计算已定,当即袖着贾铎这本参折赶到东宫,去见慈安太后。慈安因他是先皇胞弟,又系顾命大臣,军机首领,心里很有许多要话,同奕訢接谈。一见面,便议到那拉氏说:“这婆子,现在是作威作福,独断独行,不把咱放在眼内,咱此时方有些懊悔。”恭亲王忙问;“懊悔何来?”慈安忙招呼个心腹宫娥。在内面取出咸丰帝那一道朱书的遗诏,递给恭亲王瞧了。恭亲王说:“先皇英明,料事如神。当时太后何不即早发表?”慈安叹了一口气说:“都因为国事多艰,劈竹碍笋。”恭亲王说:“现在羽翼已成,更难着手。”随即在袖子里,取出御史贾铎的奏折,双手捧呈由慈安过目。慈安狠狠的说:“这个安得海,再刁顽再跋扈不过!记得儿皇在六岁时,就瞧见姓安的种种无礼,前年又看出些爻象,在我面前噜苏,到今日提到安得海三个字,还忘八杂种的骂不绝口,有日姓安的被我瞧出破绽,我倒要给他个下马威!”恭亲王沉吟一会说:“办事要有个起落,要分个界说,现在贾铎的折子如何发付?”慈安笑说:“我且交给与我,他有才情会动笔,我难道文理不通,不会动笔吗?”恭亲王连声答应几个是……,赶忙退出。这里慈安早研朱落笔,飕飕的写了一道长谕:据御史贾铎奏,风闻内务府有太监演戏,将库存进贡缎匹,裁作戏衣,每演一日,赏费几至千金,请饬速行禁止,用以杜渐防微等语。上年八月,因皇帝将次释服,文宗显皇帝梓宫,尚未永远奉安,曾特降谕旨,将一切应行庆典,酌议停止,所有升平署岁时照例供奉,俟山陵奉安后,候旨遵行,并将咸丰十年所传之民籍人等,永远裁革。原以皇帝冲龄践阼,必宜绝戏娱之渐,戒奢侈之萌,乃本日据贾铎奏称,风闻太监演戏,日费千金,并有用库存缎匹,裁作戏衣之事,览奏实堪骇异。

  方今各省军务未平,百姓疮痍满目,库帑支绌,国用不充;先帝山陵未安,梓宫在殡,兴言及此,隐痛实深,又何至有该御史折内所称情事!况库存银缎,有数可稽,非奏准不得擅动,兹事可断其必无。惟深宫耳目,恐难周知,外间传闻,必非无自,难保无不肖太监人等。假名在外招摇,亦不可不防其渐。

  着总管内务府大臣等严密稽察,如果实有其事,即着从严究办,毋得稍有瞻徇,致干戾咎。皇帝典学之余,务当亲近正人,讲求治道,倘或左右近习,恣为娱耳悦目之事,冒贡非几,所系实非浅鲜,并着该大臣等随时查察,责成总管太监,认真严禁所属。嗣后各处太监,如有似此肆意妄行,在外倚势招摇等事,并着步军统领衙门,一体拿办;总管太监不能举发,定将该总管太监革退,从重治罪;若总管内务府大臣不加查察,别行发觉,必将该大臣等严加惩处,其各凛遵毋忽。此旨并着敬事房内务府,各录一通,敬谨存记。

  慈安这绝大手笔,要算得一鸣惊人,然其中有含茹不吐处,有宛款回护处。在慈安心里,仍是劈竹碍笋,不过暗暗给那拉氏个警告,叫她从此敛迹。哪知那拉氏恼羞成怒,不见这篇文字,她还有些畏首畏尾,一见了这篇文字,她更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内廷的戏文,日夜不歇手演唱。那金俊生、谭鑫培、余三胜得声风声,意有溜走,那拉氏决计不依。偏偏纵欲无度,北方的壬癸水已三月不来,这个笑话儿是弄大了,假如结起胎珠,又生龙种,纸是包不住火,岂不受人排楦?不知哪里弄些药方,忍痛的排泄,深锁宫门,卧床不起。慈安不知其中骨病,方以为那拉氏受了自家揉挫,懊侬成病,整月的不能见面,诸务业脞,心里颇不过意。这日抽个空闲,也不叫内监通知,便轻轻巧巧踱过西宫。合当有事,服务的太监又跑走一空,慈安闯入内宫,方见两个宫女,在那里交头接耳,指指点点,不知道密谈些什么,急忙踅到跟前,两个人故意咳嗽,仿佛要高声喊叫,慈安只得双手齐摇!可怜女子们胆是小的,心是虚的,一时不及转致,慈安忙伸手把门帘一揭,一双目光送去,早瞧见炕床上横躺着个男人,赶跨进房,那个男人坐又不是,卧又不是。好个慈安,嘴里连呼:“妹子,妹子!”那拉氏听出是钮钴禄氏声音,急着把那个男人死劲的一推,说:“咱现在身子不痛,不要你捶捏推拿了。”那男人趁势一骨碌爬起来,提着脚步,趿着靴子要走,慈安后不由得把双眉一竖,两眼一楞说:“你是哪里一的?现在又想到哪里去?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子急得活抖,如何启齿?转是那拉氏站起分解说:“姐姐不必动恼,妹子因病体狼狈,浑身酸痛,急切找个医士推拿,这人是位摇串铃的郎中,推拿的高手。”慈安冷冷的发笑说:“好了!摇串铃的郎中也敢混入宫闱!房里又没有别人,难道一个陌生的男子,就该躺卧在炕床吗?”那拉氏知道理屈,万讲不开去,只得双膝往下一跪说:“总是妹子一时糊涂,要求姐姐宽恕。”慈安原待发作,当时手扪着心口一想,暗暗叫声“算了算了,这事声张出来不但她一世威风扫地,连我那过世的亡人,现在的儿子,两副面孔也就削彩。她既说推拿的郎中,我不免将机就计。”忙喝着说:“你个忘八杂种,好生胆大,你进宫胡混,难道没有个太监带领引见吗?”男子跪在地下只是碰头说“有的有的”。慈安忙喝叫两个宫女说:“你们还不替我把这个忘八杂种叉了!”两个宫女一齐答应,上前揪着那男子发辫,给他两个大大耳光子,打了出宫。做书的趁手交代,这男子不是别人,就是那演《白门楼》的吕布、一等的名角小生金俊生。这姓金的走了,那拉氏犹匍匐在地,嘤嘤啜泣。你道甚么意思?她知道慈安心地仁厚,是可以情缚的,嘴里带哭带说,只称无颜见人,我的儿子,要求姐姐另眼看待。慈安到底菩萨心肠,阿弥陀佛,果断不足,仁柔有余。如依咸丰帝密旨,前次下个决心,免致今日宫闱遗秽,乃一误再误,此次又掐不断柔肠,放不下辣手,方以为放宽一步,她必知恩报恩,哪知事有不然。比如下棋,在我只要放松一着,那满盘输局全翻,慈安日后性命就送在那拉氏手里。俗说:“打蛇不死,反被蛇咬。”慈禧跪着撒刁,慈安早双手扶起,过意不去,也不免落下泪珠说:“妹子年轻,料是一时糊涂,然而以后……。”

  慈安说到这里,慈禧又掩面悲啼说:“以后姐姐只管明察暗访,妹子如有狂荡的举动,不检的行为,听凭姐姐处置,妹子是虽死无怨。”慈安这时方破涕为笑,回嗔作喜说:“我妹精明强干的人,一定能改过,一定能顾全体面,上对亡夫,下对儿皇。咱们也不必深讲,我瞧妹子病体已经复元,再调养两三日,还是出去办事,免得为姐的单独劳神。”慈禧听了这句话,又殷殷勤勤地献媚一番,谈了些家事国事,一天的云雨,方才消散。不提慈安仍旧回宫,单讲慈禧受了这场羞辱,无可发泄,先把两个宫女喝着过来,怪她们不预给消息,找出皮鞭,结结实实地抽打一场,接着又把崔长礼、刘承恩、安得海招呼过来,哭说:“你们这班负心人,很对不住我。”崔、刘没有千方百计说,转是安得海把头晃了一晃说:“要得碗盛碟盖,除是拔去眼盯。”原来安得海已晓得恭亲王在慈安面前说自己许多闲话,那慈安一道严切手谕,是专对自家发表,不施点辣手,不能显自家的威风!当下指指画画,就教导那拉氏一番主张。这主张是要先去掉恭亲王,然后置些毒药,将那慈安太后害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并说:“不依奴才这种办法,必致被人鱼肉,受人搓跌,咱们个后患方长。”未知那拉氏听了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