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祸起萧墙慈安逝世 衅生海国越南构兵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李伯通|发布时间:2014-11-03 20:12:11|

 得到三月初三,慈安本拟即往慈禧那边,大早却有个军机会议,非两宫御殿不可。与议的是恭亲王奕訢,大学士李鸿藻、翁同和,尚书王文韶,还有个新到京的左宗棠。这左宗棠何以入京?因为新疆虽已平靖,划为行省,但同俄国交涉,很费周折,其时俄人占据伊犁,不肯退让。在光绪五年,朝廷曾派崇厚充使俄大臣,叫他收还伊犁,无如俄人借口俄商被害,要中国赔偿损失,又指东画西,改抹中俄分界地图。那崇厚是糊涂不过,恇怯不过,被几百俄兵,围住使馆,崇厚便吓得屁滚尿流,只顾个人生命,不管国家利害,俄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一气要求十八款条件,崇厚无不件件承认,款款画押。比如俄人要娶慈禧做个老婆,要爱继光绪帝做个儿子,我知道这旗大爷也没有个不点首,不愿意的。这种草包的东西,也亏清廷用他,也亏他冒冒失失地身膺重寄,所谓杀之不足,剐之有余。

  及至交涉失败,廷臣交章弹劾,什么潘祖荫呀,张之洞呀,张佩纶呀,黄体芳呀,一班清流党,闹得烟雾交加,奏请褫职逮问。朝廷没法,一面锁拿崇厚来京,一面另派大理寺少卿、一等毅勇侯曾纪泽,前去赶办交涉。姓曾的因请陈鸿翊、郭崇焘两位充做参赞。因什么要陈郭二位去做参赞?诸位,不记得咸丰末年,怡王与联军议和,亏着陈鸿翊、郭崇焘,才能磋商就绪的吗?此次纪泽请加派陈郭二位,就是用轻车熟路的意思。

  到得俄京,俄人执定前议已经签字,无可更改,且声称中国如果反悔,惟有派舰队东来。纪泽没法,当即密派郭崇焘回京,报告一切,此是光绪六年的事体。

  当时军机处得了这个消息,一面饬曾国荃防备津沽,用那百战百胜的鲍超,驻扎天津,防俄东下;一面饬左宗棠防备新疆,用那北路剿回的刘锦棠、金顺,驻扎伊犁,防俄西侵;一面仍饬曾纪泽改修前约,不得胜利不回。好个曾纪泽,刚明果断,深沉不露,绰有父风。论咸同间中兴事功,推曾国藩做个中流砥柱;论光绪初外交成绩,也要推曾纪泽做个万里长城。

  一意孤行,虑周思密,百端抗议,舌敝唇焦,整整交涉了一年,然后将崇厚签字的原约,修改七条:(一)归我伊犁南境地。(二)喀什噶尔,不依据崇厚所定界线。(三)塔尔巴哈台,照崇厚所定界限改修。(四)嘉峪关通商,仿天津办理,删去西安、汉中、汉口字样。(五)废去松花江行船至伯都讷专条。(六)仅允于吐鲁番添设领事。(七)天山南北路贸易,改均不纳税为暂不纳税,此外改赔款三千万为九百万卢布。这一次伊犁改约,算是由曾纪泽争回个面子,毕竟汉人才具胜是满人。俗说:不争馒头争口气。这伊犁由姓曾的争回,交给左宗棠,左宗棠一面叫刘锦棠接收,割清中俄界线,一面赶着进京,面陈机务。

  这日却是三月初三,两宫在养心殿开着军事会议,当由恭王首先发言说:“这伊犁交涉,算是崇厚失败于前,曾纪泽争胜于后,如今既由左宗棠派刘锦棠接收,这中俄交涉,算是粗粗的定局,但今日海洋不靖,欧化东来,日本又虎视眈眈,这南北两洋大臣,是非常重要的。”李鸿藻也就插言说:“那北洋大臣,由着李鸿章兼任是再稳妥不过,但南洋大臣,也须得个老于军务,熟于外交的,方可胜任。”左宗棠说:“然则莫如曾纪泽了,朝廷论功行赏,因才器使。臣以为南洋大臣,非派纪泽不可。”慈安意似计可,转是慈禧将头一摇说:“纪泽虽系有功,然资格威望,尚嫌不够。我的意思……,”说到这里,将眼睛瞧着宗棠,微微含笑。恭王会意,忙说:“知臣莫若君,最好放左宗棠做两江总督,兼个南洋大臣,一左一李,皆是先臣曾国藩特荐的奇才,以之处理南北两洋,当能胜任。”

  两宫连连点首。左宗棠尚欲恳辞,早由太监传呼退朝,一众会议大臣,就此朝散。

  这里慈禧笑向慈安说:“咱们只管忙着政事,把个良辰美景,都耽误了。姐姐不必回宫,同在妹子那边坐坐何如?”慈安不好拒绝,便一齐坐着软辇,竟往西宫,不多一会,昌寿公主到了,七格格也就赶来。这时牡丹初开,魏紫姚黄,掩映着粉白黛绿,真叫做国色天香,加以南方进贡些建兰赣兰,经李莲英收拾得齐齐整整,香风过处,蝴蝶纷飞,画架秋千,彩绳斜挂,瞧这西宫景致,却比东宫雅洁了许多。慈禧陪着慈安,花间把玩,树底流连,什么七格格,昌寿公主,以及慧妃宫嫔人等,亦复三五成群,随时行乐。一会工夫,内监献上些茶点,鸳鸯围碟,排列些五仁八珍,一种香甜,异常可口。慈禧拣那极细巧,点着胭脂的,送到慈安面前笑说:“姐姐,请尝尝这点心风味,这是南边的厨子加料做成的。”慈安随意拈了两种,吃到嘴里,很觉对味。彼此说说谈谈,慈禧觉得不能久坐,因起更衣,慈安见慈禧离坐,忙同七格格说:“咱们也可回到东边了。”七格格不敢停留,忙招呼内监伺候,扶着慈安上辇。

  哪知慈安才坐在辇上,便觉神智模糊,一会回宫,早是手脚棉软,宫婢扶掖不住,七格格赶上前来,用手搂抱着,放倒御床,连呼娘亲,娘亲。慈安只是两眼乜斜,嘴里已是舌强,不能言语。七格格这一惊,非同小可,赶叫内监在上书房请光绪帝过来。这时光绪帝年已十二,虽非慈安亲生,然平日受慈安饮食教诲,恩德非浅,今日瞧见慈安这种光景,不由得跌脚搓手,大放悲声,一面给信慈禧,一面传唤恭王、醇王、礼王。不一会慈禧赶到,恭王、醇王、礼王也就先后进宫,赶召御医诊视,已是脉息全无。恭王便向慈禧开口说:“早晨在养心殿会议,东太后谈笑如常,仅仅隔了三四个钟头,如何便出此猝变,莫非吃下什么毒物,霎时发作起来?臣瞧这事,是要严行根究的。”

  慈禧冷冷笑着说:“你这种猜疑,未尝无理,但是东太后是在我那边玩赏牡丹,所吃的东西,无非是泛常茶点,其时昌寿公主也跟过来。”慈禧即用手指着她说:“你可讲给你父亲听听,那些茶点,不是搬送出来给大家吃的吗?你也吃的,我也吃的,如何你我吃了,没有毒药,偏偏东太后就吃到毒药,岂不是个蹊跷吗?趁着御医在此,叫他仔细瞧瞧,看是中毒不中毒。”那御医王一符连忙接口说:“不是。如果吃下毒物,应该七孔流血,脸色泛青。现在东太后血色温润,双目微闭,这叫做无疾而终,仙佛怛化,似睡非睡,怕的道行高了,还有玉箸下垂呢。”恭王听了楞着双眼说:“你瞧谁垂过玉箸的?”

  王一符垂着头,不再开口。转是七格格插言说:“太后成仙成佛,亦意中事,但是事已如此,应该给信太后那边家属。”慈禧连连摇头说:“这倒不必,你不是东太后的侄女吗,东太后饮食起居,你是刻刻注意的,凭你做个丧主,还有甚话说。倒是把军机一班大臣,要召他们进来。因为什么?早间在养心殿会议,大家都瞧见东太后的御容,此时,东太后忽然归天,各人心眼里,不无有点疑惑,假如人人尽像恭亲王,尽疑猜吃着毒物猝变,这种谋害国母的罪名,谁人当受得住!”这句话出来,没人再敢驳诘,一会工夫,由两个内监引进大学士李鸿藻、翁同和、左宗棠,尚书王文韶。四人入内,惟有痛哭流涕。

  照例帝后有疾,必先传御医,所开医方药剂,必由军机大臣检视。此次慈安突然猝变,死后传医不及开方,诸军机又何从检视?至亲莫过恭王,恭王明知慈安一条性命,十拿九稳断送在慈禧手里,但是事无确证,适才诘问了两句,到碰着软里犯硬,硬里带软,两个大大钉子;醇王因为儿子过继,慈安死了,方要慈禧格外照应,那更没有话讲;至于礼王,且无讲话的地步;那七格格昌寿公主,只有哀痛伤心,放声大哭而已。

  同是一样的国母,一样的垂帘训政,性情仁厚的,便吃了奸刁巨滑的大亏。当初咸丰帝明见万里,早料到慈禧必有这出把戏,所以临终给慈安的手谕,叫她依照办理,无如慈安是仁而不断,反弄成恩将仇报,论起来也是清朝的大大劫数。在下编这小说,开宗明义,便讲到内魔外魔,内魔的凶焰,不膨胀得高,外魔的邪气,无从侵入。假如慈安能手除慈禧,引着恭亲王同心辅政,再有曾胡左李悃款效忠,发捻既平,回疆无事,一轮旭日,捧出五云,那爱新觉罗的江山,怕不千秋万岁吗?无如天生慈禧,是叫她牝鸡司晨,摧残胡运。外魔是断而复续,内魔是一线到底,孽因越造越深,孽果越结越大。慈安未死,慈禧遇事还有些顾忌,什么励精图治,选才任能,不过拿出点有起有落的手段,叫慈安佩服她的才情,叫满汉大臣受她的笼罩。现在根深蒂固,为所欲为,一心一意扳掉慈安,然后金轮则天,方独一无二据了个正中主位。在下谈到这里,诸位应该晓得光绪帝将来归政,也不过是个真戏假串,不待南海风潮,已有取而代之之势。外魔做内魔的引线,内魔是外魔的用神,不闹到国破家亡,政体变更,这魔力不得个结局。闲文少叙。这里慈安暴崩,由慈禧召进军机,彼此相顾错愕,涕泪沦涟,一面筹办殡殓事宜,一面下道哀诏,糊里糊涂,不明不白,这一种惊天动地的奇文,鸦飞鹊乱的惨剧,便轻轻过去。那七格格是哀忿不过,就此回家。

  慈禧同着李莲英是拔去多年的眼钉,从此一手遮天,毫无顾忌,这一部小说的主人翁,方算得正面垂帘,完全训政,不在话下。

  单讲左宗棠奉着朝命?调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一出都门,便往会直隶总督李鸿章。彼此谈些朝政,提到慈安暴崩,李鸿章笑说:“这回戏剧,早料到必然演唱。在那外患未平的时会,慈禧是腾不下手来,今日是中原肃定,我们算替她做一辈走狗,打下江山让她为所欲为,独当一面。记得那年在黄天荡过江,曾老九也坐在船上,我不是同你戏言,说着一块烧饼,我们可大家分裂……。那时果能实行,拥戴我们敝老师做个主脑,怕清朝江山,不移归汉族吗?如今是失机可惜,我们惟有将顺牝朝,献媚女瞧,睁着眼睛,主那金轮则天摧残皇室。罢了!”宗棠也就笑着说:“我们的事情是做输了,但我俩个身子,已经卖给爱新觉罗,现在又把南北两洋的重任,交给你我担负,我想西欧东亚,那些强国,虎视眈眈,到不可不筹划点防备。”鸿章说:“这防备呀,是应该从海军入手,你想道咸时代,上海之战,广州之战,天津大沽之战,外人得利,全靠着铁甲兵轮,枪械炮火;我们失利,全因为没有海军,全因为枪械不精,炮火不利。虽是沈文肃在福建开设船厂,制造兵舰,若论着实际上战备,仍无把握。我的意思,是要趁此训练海军,在南洋用福州马尾,做个船坞;在北洋用天津大沽,做着海军根据。这渤海的海湾,非常险要,北接旅顺,南接烟台,我们一班出洋的学生,早晚也该回国,这种经天纬地的计划,那是不容错过的。”宗棠连连点头称是,随又问说:“从你在上海的一起常胜军,现在何处?”鸿章说:“那白齐文勾通毛贼,当即按律办罪;现闻华尔、戈闻,尚在上海,我们如办海军,非去函招致前来不可。为今之计,我同你联名具折,就把筹办海军的大略,奏明朝廷如何?”姓左的也没别的推敲,当由李鸿章叙起折稿,用南北两洋大臣名义,拜折请训。

  不谈左宗棠去督两江,也不讲李鸿章筹备一切,单讲军机处接到左李这起重要折子,忙进呈慈禧。这慈禧展开一看,不由得心花怒发。诸位听到这里,必以为慈禧因着创办海军,从此实力做去,便足以称雄东亚,抵御列强,扩张军备,提振国魂。哪知这副眼光,这种魄力,惟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庶乎有之,至于慈禧,不过效法那金轮则天,只知道穷奢极欲,占据大宝,哪里还有个国家思想,世界思想。其所以心花怒发的原理,是要在筹办海军的当儿,趁此捞摸一宗巨款,重行盖造那圆明园。记得同治帝在位的当儿,慈禧便计划及此,还叫女士缪素筠详细画了一幅全图。当时若没有恭亲王竭力阻止,早已大兴土木,恢复旧观。安得海何以出京?不过是为慈禧张罗盖造圆明园的经费,姓安的白白把性命丢了,这件事体,也就冷淡起来。如今慈安已死,这老婆子为所欲为,早同李莲英计议到兴修圆明园,连日正在筹款,正无处设法,忽然得到左李议创海军的折子。这筹办海军,非合全国措款不行,光明正大地取钱,以三四成办理海军,便可以五六成提做建筑园林之用,这个办法,是再好没有的。盘算已定,当下便对李莲英讲了个大概,李莲英沉吟一会说:“咱们建筑经费,一定取裁在海军经费里面,但是旧有之圆明园,现在已一片焦土,荆棘瓦砾,破败不堪,如果兴修起来,工多费巨,且招物议,而况离京嫌远,诸不便当。我个意思,莫如辟西山之麓,引玉泉之水,顺昆明湖的形势,依万寿山的格局,建筑一座大大园林,以此颐养,当得延年。”慈禧听了,不由眉开服笑,连连叫了几声:“好孩子,你的主张不错,娘总依你。”于是一面传谕工部,派几个工程师丈量园址,绘图贴说,定名为“颐和园”。这颐和园稿子是李莲英创的,如何经营,如何布置,还得李总管时来时往指示一切;一面授意军机处批准左李奏折,责成各省督抚分别筹款。

  各督抚因为海军是目前急务,不无竭力搜刮,什么盐斤关税,地丁钱粮,无不一概加重。大凡专制政体,君权无限,民权有限,只要朝廷发道上谕,哪个还敢违抗?何况国家创办海军,又是名正言顺,要一奉十,自不必说。偏偏南北洋筹备海军,谋所对外,而外人又生出一种交涉。讲这交涉,起于安南,原因很为复杂。在从前嘉庆年间,安南新旧阮争国,旧阮借用法兵,征服新阮,允偿法人兵费,未能如数照给,此其纠葛者一;咸丰年间,安南人杀害法国教士,法人带兵杀入安南,安南战法不过,除赔偿兵费以外,又割南圻之嘉定边和定样各地与法,此其纠葛者二;同治末年,法与安南又开兵衅,又割据安南永隆安江河山,于是南圻一带,全归法人,法人改嘉定为西贡,做了通商码头,俨然把安南做了法人的保护国,彼时中国因内乱未平,无力兼顾,此其纠葛者三。直到光绪七八年间,法人实行在红河通商,安南国王坚不承认,又起兵端,便用刘永福做了三宜提督。这刘永福是从哪里来的?前书不叙明太平天国一起余孽窜入广西吗?当时被鲍超、宋国永、孙开华围攻至野人山,所有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偕王谭体元、佑王李元济,已是全军覆没。部下却有个悍目,名叫刘永福,幸而做个漏网之鱼,本拟收合余烬,想同石达开混合一起,后来传闻达开死在四川,打断妄想,就近便投效安南。安南王见他生得气概不凡,且多历战阵,就用他做个营官。原来安南国的官制,全行仿照中国,文职也有大学士六部九卿,武职也有提镇参游都守,科甲也有状元榜眼探花,举人进士,外官如督抚藩臬,司道府州县厅,色色俱全。记得安南王叫做阮福,他因战法不过,当下重用刘永福,不数年间,便由个营官升任做三宜提督。何谓三宣提督,就是管辖宣光、兴化、山西三省罢了。

  永福在这三宣筹饷练兵,部下的兵全穿的黑衣,打的黑旗,冲杀出来,仿佛一阵蛮老鸦,当时替他编个插号,叫做老鸦军,又叫做黑旗队。这黑旗队横冲直撞,厉害非凡,同法人开仗,大小数十战,没有不战战得胜。法人吃了永福大亏,便由本国大调兵舰,用孤拔做个统帅。

  诸位想想,任是刘永福百战百胜,所使用的旧式枪械,哪能抵敌着新来的炮火?这时安南国全国震动,当由国王阮福飞递国书,向中国求救。慈禧得了这种警报,忙召军机大臣、恭王、李鸿藻、翁同和集议,一面派彭玉麟前往广东,办理海防,一面派唐炯、徐延旭驻兵安南,相机援助。但是与法交涉,非得个威望素著、熟习洋务的人物不可,其时由恭王力荐李鸿章。

  不消说得,姓李的自然前往上海,同法使脱利古大开谈判。鸿章谓:“安南本系大清属国,理合由我保护。”脱利古忙说:“不然。如是安南归中国保护,何以嘉庆年间,安南要向法借兵?又何以丰年、同治年间,迭次纠葛,中国不出面清理?中国既放弃主权,这安南便应脱离关系,安南既脱关系,勿论何国,皆可以取为已有,何况同法国纠葛极多。法国此次用兵,照国际公法看来,你们中国是不能预闻的。”鸿章当下听见法使讲些什么主权呀,关系呀,国际公法呀,许多簇新名词,一概不得而知。彼此言语不入,意见不投,只好赶着回京复命。

  朝廷没法,只得另派曾纪泽来沪,姓曾的又请加派郭嵩焘做个参赞。当与法使脱古利严重交涉,无如脱古利非常狡猾,一面同中国开议,一面仍催促孤拔在安南进攻。不上三五个月,法兵竟攻陷北宁山西两路,唐炯和徐延旭均赋桃夭之什,失去防地,飞章请救。朝廷没法,一面将唐炯、徐延旭革职拿问,一面赶谕岑毓英,叫他督兵前往安南。姓岑的仍派杨玉科做个先锋。

  讲这杨玉科前在云南征巢回苗,百战百胜,此次带着部将丁槐、徐联魁、刘映丰,一路浩浩荡荡杀奔安南,满意十拿九稳,马到成功的了,哪知事有不然。一者法人的铁舰军火,猛利非常,自非滇黔那些回苗笨拙可比;二者姓杨的大功已立,红运已过,萧闲这六七年,因承着叔父杨芳的世袭,又皆封男爵,功名富贵,都算得赫赫有名,挈眷侨居上海,不无寻花问柳,酒色陶融。记得在四马路,眷恋着名妓凝脂,拿出万金替她赎身,那凝脂嫌他貌丑性粗,跟人逃走,就这一事看来,已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这时奉调出征,那一种泼辣手段,已消归无有,所以到得谅山,扎下大营,法兵前来进攻,只是持重不战。然经不起刘永福从旁反激,说什么爵帅威名盖世,战略无双,同法不战,有损素来威望,杨玉科没法,只得出了全队,与法人决一死战。恰好岑毓英所派的二路救应到了,这二路统帅,便是广西提督冯子材。其时玉科在前,子材在后,刘永福又带着黑旗队先后策应,这一场恶战,只杀得海波倒卷,天日无光。毕竟杨玉科是个百战将才,不亲临阵地则已,一骑着战马,挥动令旗,他早舍死忘生,有进无退。法人阵脚小动,玉科早喝起雷声,大兵便如龙似虎地杀将过去。但是登陆的法兵败了,那铁甲兵轮上孤拔,早瞄起准头,轰放大炮。在下原讲法人的炮火,非常厉害,接二连三的炮火轰来,杨玉科如何抵敌得住,一声退动,那已败的法兵,又转身格斗。可惜冯子材、刘永福来迟一点,却救应不及,玉科身受枪伤,部下徐联魁、刘映丰也同时战亡。丁槐断后,正在兵困重围,刚刚冯子材、刘永福一起杀来,才算是各奋神威,将法国的迫兵,杀得七零八落。这一次虽损失杨玉科一个大将,及徐刘两位偏裨,还能保住谅山,不曾落于法人之手,已是侥幸万分了。消息报到岑营,岑毓英赶忙叙个奏折,飞速入京。朝廷知道这事棘手,一面优恤阵亡将帅,赏银治丧,杨玉科得了谥武愍;一面奖励冯子材、刘永福,着即扼守谅山,相机取胜。这时慈禧便对军机李鸿藻、翁同和说:“我瞧法人无意谋和,一心主战,这安南固属危险,那两广浙闽一带,亦必得个经略重臣,你们想着是派谁去好?”翁李两个跪地碰头齐说:“此事非左宗棠不能胜任。”慈禧说:“卿言甚合我意,你们起去,替我拟道谕旨,即调左宗棠经略南洋,节制两广浙闽的将帅;所有两江总督,着曾国荃接替。”

  不消说得,曾左两位奉着廷谕,自然是遵照办理。这个当儿,税务司德璀磷却挺身出来,力任调停。什么叫做税务司?

  我们中国自与外人通商以后,一切海关出入税务,特委用个洋人经理,此种职务,载在条约,必须延聘英人。英国与法国本是联盟,法国驻京使臣,叫个福禄诺,同这德璀璘原有感情,现在德璀璘既肯认做调人,朝廷就仍派李鸿章做全权大臣,双方磋议。诸位必有一句话驳诘在下,上文说法国专使叫做脱利古,驻在上海,由李鸿章、曾纪泽前去交涉,不得要领,如何此次法使,又叫做福禄诺,又不驻上海,竟驻北京,岂不是事出两歧吗?要晓得其中却有个缘故。前在上海的脱利古,是位正使,因与中国交涉不定,战衅已开,赶着回国;此时在北京的福禄诺,是位副使,照例正使缺席,副使得代表全权,所以李鸿章凭着德璀璘,出与福禄诺议和。福禄诺即提出许多条件,所幸这个当儿,中国国力尚强,李鸿章外交手段,还算敏活,当下议定五条,大致谓:不侵犯我中国,不索我赔款,不妨碍我国体,撤去安南北坼的营防。如此看来,是谅山一战,虽败犹荣,虽失犹得。似乎这一场交涉,可以至此结束,然而外人性情,终是反反复复,不有一番恶杀,怕不能好好甘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