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颐和园皇上领训 春帆楼傅相议和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李伯通|发布时间:2014-11-03 20:13:16|

 却说左宝贵这路人马,也有六营之多,当时奋力战斗,初还胜利,渐渐便兵力不支。你道什么原因,大凡战阵,全靠着点锐气,那叶志超吓得逃跑,卫汝贵立脚不住,单靠着左宝贵一路兵马,同日军混战,已是力量单薄,又况大迫尚敏、野津贯道、立见尚文、富冈三造等,乘胜杀来,兵锋锐不可当,左军已十分吃力。这个当儿,大岛圭介又率领原驻防的一支生力军,从旁杀入,日军算是两路夹攻,凭这左宝贵天武神威,无如众寡不敌,已被两路日军包入重围。这个当儿,如果姓叶的姓卫和肯顾大局,返身杀转,未尝不可转败为胜,可笑两个王八崽子,已逃得不知去向。日兵是越聚越多,左军是越战越少,死命的支撑了一昼夜,枪炮的弹子放完,左宝贵还骑着一匹黄膘马,来往督战,不料被一颗炮弹打中头颅,登时殒命。这里左军战没,日军乘胜又赶到平壤。那驻扎平壤的,共有三路人马,一路是聂桂森,一路是丰伸阿,一路是马玉昆。三路营盘,依山傍水,扎成犄角之势,然而所坏的是没个统帅,此进彼退,各有各的主权。这时叶志超、卫汝贵,兵败下来,依聂桂森,丰伸阿,便要退出平壤,赶渡鸭绿江,去扼守奉天的边防;独马玉昆力持不可,说:“咱们这三路人马,共有一十八营,尚堪血战一场。让姓叶的,姓卫的,去扼守奉天边境,我们要据守平壤,万一得个胜仗,还可规复前路战线。”当时聂桂森、丰伸阿,没有话说,那叶志超、卫汝贵,早带领残兵败将,退出朝鲜,一齐溜走。

  这个当儿,朝廷已得了牙山汉城兵败的确耗,光绪帝忙忙召集军机会议。那恭亲王是办过大事的,什么太平军、捻军,厮闹了十几年,当日的遣兵调将,胸中具有成竹,当下首先发言说:“此次海陆军失利,总由于李鸿章因循误事,调度乖方,海军的误事,是不能先发制人;陆军的误事,是不能选择统帅。

  如今的办法,海军的全权,仍责成李鸿章,叫他控扼北洋,不能再生别的岔枝;陆军全权,是要另行责成个统帅。说不得,我们要大起倾国之兵,同日本决一雌雄,战个胜负。”光绪帝连连点首说:“是极!此言甚合朕意。”恭亲王斟酌一会:“当议以奉天将军依克唐阿,做钦差督兵大臣;云南提督宋庆,做前敌总帅,节制陆路各军;湖南巡抚吴大澄既专折奏请为国效命,就派做帮办军务;两江总督刘坤一,老于军务,也派做后路督兵大臣。但是国家赏罚,不可不明。那海军战亡的邓世昌、林永升,陆军战亡的左宝贵,是要分别赠官赐谥,各予恤典的;海军的逃将方伯谦,现已按律正法,不必交代;但丁汝昌督战不力;亦须褫职逮问;陆军逃将叶志超、卫汝贵,不战而走,风闻叶志超前首军功,皆是随意捏报的,卫汝贵克扣军饷,着名在案,非得将这两人锁拿来京,讯明枭首,不足以借资整顿。”光绪帝听了恭王这一席话,不由得奋振天威,依议办理。恭王随又碰头进言说:“现在海疆尽管金融,皇太后的六旬庆典在即,还是要赶着办理的,宁可做过,不可错过,内以博太后欢心,外以示臣民静镇,倘能托天侥幸,转祸为福,那是再好没有了。”光绪帝龙颜一笑,赶即退朝。

  不谈中国赶行庆典,在这高呼华祝之中,遣兵的遣兵,调将的调将,庆赏的庆赏,刑诛的刑诛。单表聂桂森、丰伸阿、马玉昆,兰路兵马,驻扎平壤,早接到北京电谕,知道叶卫两个逃将,已奉旨拿力,前敌的统帅,已特派宋庆。大家提振精神,趁那宋庆未来到,要在这个当儿,立些功业。诸位,三路统带尽管要立功业,无如日本的陆军,已分路进逼。一种要点,在朝鲜全国地图,早被日人暗画过去,何处可以进攻,何处可以扼守,未临战地,先有预备,这还不算,还有那濮泳孝一干维新党,做日人的内线,除了助军火,助粮饷,还替他们争先引路。偏偏日军的耳风甚长,知道聂桂森、丰伸阿两军,原无斗志,所以一面牵缀着马玉昆;一面由立见尚文,富冈三造,从聂营丰营背后抄来,不消几仗,早把聂桂森、丰伸阿打得落花流水,立脚不住。马玉昆瞧见两军有失,忙留着两营扼守防地,自家却带领四营,奋力救应。姓马的原是陕甘回民投效过来,部下军队算是些生龙活虎,一阵恶杀,居然把立见尚文、富冈三造,杀得大败亏输。那聂桂森丰伸阿复趁机过来,帮同混杀。但究竟不狠,那大迫尚敏、野津道贯,又率领一队日军,横冲过去,把聂军丰军冲做两截。此时马玉昆拼命大斗,部下的兵弁,无不以一当百,任是枪林弹雨,抵死不退。血战了一昼一夜,聂桂森、丰伸阿到底逃走,加之大岛圭介又领着些生力军来,可怜马玉昆军队虽凶,枪弹不济,六营人已死伤四营,知难取胜,忙把马鬃一带,突出重围,日军如何肯舍,总司令小旗一指,早风驰电掣的卷来。赶过一程,前面有座山冈,马玉昆正在危急,却好山冈后面,转过一支兵来,打着个聂字大旗,玉昆还疑惑是聂桂森,哪知这一聂,不是那一聂。来者叫做聂士成,前书不讲聂士成是个诸军策应吗?姓聂的渡过鸭绿江,早碰着聂桂森同丰伸阿,带着些残兵败将奔回,知道马玉昆困在重围,催动大兵,赶来救应。恰好转过山坡,遇见姓马的突围出来,赶着上前,乒乒乓乓的枪炮齐施,打了一仗,才算是将日兵杀退。但是驻韩的防地全失,只好同玉昆缓缓收兵,回渡鸭绿江,听候前敌统帅宋庆节制。

  诸位,这宋庆,表字祝三,在同治初年,剿捻有功,后又随左宗棠往征新疆回民,积功保至提督。中法之战,左宗棠经略两广浙闽四省,姓宋的却随征效力。光绪十二年,左相病故,朝廷转授宋庆做云南提督。此次征东统帅需人,当由恭王极力保荐。论宋祝三由行伍出身,历经大敌,这经验很是富足的,但有经验还须有学识,可惜他能挽两石弓,却不识一个丁字,现在军事学发明,这种同光的老军务,哪能对付崭新的日本。

  闲话不谈,其时宋庆驻兵奉天,先同将军依克唐阿,计划些战事,依军防范北路,宋军却防范南路。从朝鲜渡过鸭绿江,以九连城为第一重要隘,凤凰城为第二重要隘,大高岭为第三重要隘。那大高岭又叫做摩天岭,左带福山,下有连山关,地势非常险恶。宋庆当派聂士成,扼守摩天岭;马玉昆驻兵凤凰城;聂桂森、丰伸阿,驻兵九连城。奉天的紧要海港,叫做旅顺口,上有炮台,当派总兵姜桂题,带兵驻扎,通计部下兵队,大小共七十二营,山海关外,又是吴大澄的辖地,不在话下。

  单讲日本得了朝鲜全境,统将桂太郎赶着过来,又加派足立武敏、今田唯一、斋藤正起,添足兵队,由陆路进取奉天;自家同佐藤弥大郎,仍带领兵舰十一艘,游弋黄海渤海之间,以觑觎山东。

  书分两头,且不叙山东海战,且先叙奉天的陆战。日军区大队赶渡过鸭绿江,第一起攻取,便是九连城,那聂桂森、丰伸阿,本是败军之将,不消日人费事,早轻轻巧巧的得了九连城。既得了九连城,日军又拼力地进攻凤凰城。偏值冬季大雾,日人乘这昏天黑地之中,四路进兵,把个马玉昆打得手脚慌乱,不知抵御何处。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一阵混战,日人又攻破了凤凰城。既破了凤凰城,趁胜又夺了连山关,简直是势如破竹,不可抵挡。幸亏前面有座摩天岭,这岭非常险恶,当初薛仁贵征东,大破这摩天岭,很著些威名。此次聂士成扼守这岭,大小数十战,杀伤日军,不计其数。部下裨将,有位叫做冯国璋,冒着枪林弹雨,趁胜克复连山关,战杀日本一员少将,叫做斋藤正起。诸位想想,日本自用兵以来,从不曾损失将弁,此次斋藤正起阵亡,才晓得中国未可小觑。但是姓冯的出身,也要略叙一叙,原来冯国璋,是个河间无赖,少年时,狂嫖恶赌,还会演唱些戏剧,家中不能收留,不得已投营。适值北洋创办陆军学堂,挑选识字兵丁,国璋投入,偏偏有个国文教员,破格嘉赏,教导他的时文,由兵丁考中个秀才,因此不次录用,又跑过东洋一趟,这时随着聂士成小小的出了风头,立下战功,后来同段祺瑞、王士珍,称做陆军三杰,为袁世凯的要人,暂且不表。

  单讲聂士成扼守着摩天岭,冯国璋恢复着连山关,日本的陆军,一时不能取胜,我且搁过一边,且提起笔来,转叙海军的方面。这时日本的桂太郎,带领十一艘铁甲兵舰,却分着两路,一路由佐藤弥太郎,北攻旅顺。那姜桂题岂是日军的对手,不消两仗,什么椅子山,桌子山,通同被日军占了,一座铜墙铁壁的炮台失了。姜桂题跑得不知去向,连山海关外的吴大澄,听着旅顺失守,也就弃营逃跑,岂不是个笑话吗?一路由桂太郎领着兵舰,南犯山东。山东巡抚原是个旗人,叫做福润,朝廷因军事吃紧,调福润去抚安徽,便升臬司李秉衡做这山东巡抚。这李秉衡,表字鉴堂,为人倒敢作敢为,不过脑筋太旧从,目前赏识个李来中,抱定扶清灭洋的宗旨,对于洋人,不问英美俄法,不问日本,他是一概仇视的。此次日军侵犯海疆,但早暗暗给信李来中,叫一起大刀会从中助力,无如乌合之众,一时尚未能纠集。姓李的赶先扬威耀武,巡阅海防,什么烟台呀,威海卫呀,刘公岛呀,一处处驻扎重兵,所有海湾要地,自然仍由丁汝昌、刘步蟾开驶许多兵舰,前来扼安。讲这丁汝昌,原奉朝旨褫职拿问,后经李鸿章力保,准其带罪图功,所以姓丁的此次前来,誓死的拼命大斗,要替李鸿章顾全颜面。闲话不谈,当下日舰统将桂太郎,知道山东沿海,处处设备,心中拿定主张,不在实处攻击,而在虚处进兵;由成山龟下,雇了几只渔船,派两百个兵丁,改穿华人衣服,混着上岸,勾通东省奸民,做了内应。从此便陆陆续续,引着无数日军,藏带军火,潜入内地。成山驻防,本有两起,一起是戴宗骞,一起是孙万龄,两个人又意见不和,约着彼此救应,及至日军围攻戴宗骞,那孙万龄又袖手旁观,不消说得,戴营失利,孙营亦立脚不住。日军既得了成山,趁胜抄过威海卫的后壁。

  那威海卫是个山东要港,这时还有十二艘兵舰。记得这日是十一月初旬,半轮明月,照耀在苍茫碧海,闪烁着万道金光。

  桂太郎真会作怪,猛然的升旗放炮,开驶兵轮。这边海军统帅丁汝昌,帮带刘步蟾,也就招呼十二艘兵舰,一起生火。点一点各舰的统带,哪知来远舰上邱宝仁,威远舰上林颖启,早已花酒茶围,跑得不知去向;广丙舰上统带,叫个陈壁光,在前一日告了个病假,此时是托病不到。丁汝昌急得没法,只好同刘步蟾率领了几艘兵舰,预备开战。诸位想想,这种仓猝成军,何以应敌?丁汝昌原抵备着一死,当将兵舰放出海面,又轰天的火炮,施放起来,此来彼往。原讲日本个船坚炮利,胜似中国,不消几个回合,中国几艘兵舰,已是被敌人炮弹打了无数窟窿,万万是招架不住,退入海湾,日舰早一字排齐,封锁着港口。刘步蟾知事不济,早拿出手枪,自家对准胸口,一枪送命;丁汝昌瞧见刘步蟾死了,也端起鸦片烟盒子,咕嘟咕嘟喝了几口;这时告病假的陈壁光,早招呼手下,挂起白旗;什么邱宝仁、林颖启,同躲到窑姐那里,不复出头。日人既占据威海,不劳而获,又将中国十二艘兵舰,全行圈去,然后与陆路日军,混合一气。这时桂太郎横行一世,由鸭绿江起,自成山角止,所有奉直鲁三省弯弯曲曲的海岸线,总圈入日本的范围,中国海陆军的战斗力,弄得一点全无,人都归罪李鸿章。

  平心而论,姓李的趾高气扬,一味颟顸,实系不能逃罪,但其中实有个大大劫数。天运是六十年一周,当那那拉氏降生的时会,四方已不太平,什么内魔外魔,早早的伏下种子,如今六旬大寿,这些邪风泼雨,翻江倒海的文章,正该一出一出的给与她看。如果那拉氏有点觉悟,瞧了这些陆离光怪的玩意儿,便应急早回头,打断那金轮则天的梦想,无如见不及此,不怪她自家造孽,弄得一塌糊涂,反终日在颐和园里,嗔张怪李,与心爱的李莲英,评论朝政。一会儿听说朝鲜兵败,一会儿听说奉天兵败,一会儿报告大东沟如何全军赞良旅顺如何炮台失守,威海卫如何军港断送,慈禧只是冷笑,她的心里以为皇帝伯伯的福气太薄,如果自己垂帘训政,断不至于如此。那个坏蛋李莲英,不时在旁怂恿,说:“咱们何不趁这个当儿,宣布皇上罪状,说他昏庸误国,德薄能鲜,为宗社计,为国本计,不得不另行择贤。”慈禧笑着说:“这事早呢!咱们且议不到此,且谈目前的正经,你可传我的谕旨,招呼皇上进园。”

  一会工夫,光绪帝随着李莲英赶进颐和园,跪见慈禧。慈禧命坐后,当下问说:“现在战事,被你弄得一塌糊涂,祖宗的基业,败起来好快呀!”皇上说:“不料李鸿章办理海军十几年,一些把鼻没有,一班打前敌的,都是些草包。”慈禧冷笑一声说:“这都是你的做作好了,福气大了!如今事已如此,你又有甚办法?”皇上说:“只等两江总督刘坤一来,拼着再战一场。”慈禧听了,早给皇上脸上一口浓沫,说:“你别做梦!李鸿章不行,那刘坤一还行吗?如今没有别的,解铃系铃,咱们谈到战字,固然用着李鸿章,谈到和字,也要用着李鸿章,明日快把李鸿章找来,叫他设法议和!”可怜光绪帝唾面自干,当下喏喏的叩辞出去。

  次日,即宣召李鸿章陛见,当将太后的意思说明。鸿章除去帽子,只是碰头说:“主忧臣辱,这件事,由臣同英美俄法驻京公使计议,请他们出来赶速调停。”当下朝散,李鸿章更不怠慢,往会英俄美法四国公使。美法还在其次,惟有英使德璀磷,俄使喀希尼,各抱奋勇,当允出面调停。这是什么缘故?

  因为日占奉天,妨碍俄国的经略;日占直隶山东,英人惟恐破坏均势的政策,所以,情愿做个调人,一者阻止日本野心,二者事平,可得点无上的利益。计议已定,英俄两使,便各电本国,由英皇俄皇径电日皇,不消多日,得着日皇同意,中日遂开始议和。

  初次和议大臣,派的侍郎张荫桓,巡抚邵友濂。两人行至日本,递过国书,日皇遂令内阁大臣伊藤博文,外务卿陆粤宗光,出与接洽,讵知有意留难,以两人资望不够,拒不与议,指名非李鸿章前来不可。日电到京,政府没法,只得调回张邵二人,用李鸿章做了全权大臣,带领长子李经方,一同赴日。

  这李经方原娶个日本老婆算是日皇的宗室,当时有些尖促嘴,称经方做日本驸马,朝廷派经方随父办理交涉,也是这个用意。另外有个美员福世德,参赞罗丰福、伍廷芳、马建忠,这马建忠便是前驻朝鲜的公使。一起乘礼裕公义轮船,抵日马关。当以春帆楼为会议之所,日本仍派伊藤博文、陆奥宗光,来与鸿章交涉,第一句话是先行停战。这时日本海军,不但占据着山东要隘,且又加派着样山资纪,暗带五六艘兵舰,进图台湾去了。彼此互开谈判,大约日本的提议条件,要以大沽,天津、山海关,为眼前的质押,李鸿章如何能行?这时是光绪二十一年,由二月议至三月,总没有结果。既须割地,又要偿款,鸿章弄得唇焦舌敝,伊藤博文只是不肯让步。为着什么?因前十年,伊藤同着西乡从道,在天津交涉很受了鸿章的摆布。那时中国是主体,日本是客体,伊藤氏却无可如何,草草的议订三件条约。此次是反客为主,任是李鸿章催情托分,伊藤氏只是不睬,鸿章亦无可如何。合当事有结束,偏偏在那春帆楼会议回寓,李鸿章乘坐马车,行至中途,突有人赶跳过来,啪的一枪,却打中鸿章面部,登时昏晕卧倒,赶着回寓,已是血污淋漓。日政府得了这个消息,赶派伊藤博文前来,殷勤道歉,一面派医调治,一面缉获凶徒。这凶徒叫做小山丰太郎,平日却有些神经病,当由法庭讯供监禁不提。这个当儿,李鸿章是颧部受伤,不致大碍,然而他却得了个正当法理,说什么赚我过来,却做成这样圈套,施行这种野蛮手段,国体何在?公法何在!日人被鸿章这一顿驳诘,这一顿讥嘲,方才诚意谋和,事事有些让步。李经方虽非正式驸马,然娶的日本老婆,总觉有些姻亲关系;参赞伍廷芳,又是位西洋留学博士,对于国际公法,条例极熟,日夜磋议,刻无宁晷;英美俄法四国,又交电催促。乃议定和约六款,是为马关条约,大略割辽东半岛,及台湾澎湖与日,偿兵费二万万两,开苏、杭、沙市、重庆为商埠,并允其通航内地。草约既定,鸿章率领人众,赶即归国,驻节天津,称病不即入都,却遣美员福世德,参赞伍廷芳,赍和约一、专条一、附约一、停战条款一,进谒军机。不消说得,自然是加盖印玺,准在山东烟台换约,至于台湾澎湖的交割,却由李经方同样山资纪,在一艘兵舰接头。诸位,因什么交割地方,不明公正气,躲躲藏藏如私偷一般呢?这其中却有个缘故,因为台湾地方的绅民,听着割让的消息,已准备着独立。

  原来台湾省由刘铭传去后,就改用了邵友濂,姓邵的去后,即以原任藩司唐景崧,升做巡抚,这唐景崧也没有什么大学术、大经济。这个当儿,日本样山资纪,早带领些铁甲兵舰,在洋面上来往,一座澎湖岛,已扼守不住。

  讲这澎湖岛,原是台湾门户,澎湖失守,则台北首先受兵。

  这时台湾防守,却分做三路:北路台北府,由唐景崧拥着重兵驻扎。中路台中府,由绅士林朝栋纠集地方团勇驻扎。南路台南府,却由黑旗队刘永福驻扎;这刘永福现做着广东南澳镇总兵,是奉朝命调至台湾协防的,论军事上的经验,战线上的胆量,自然是刘永福独一无二。假如唐景崧同他和衷共济,事事让他做主,受他节制,哼……,这一座台湾要地,还不至让给日本。无如景崧前在广西,同姓刘的很有意见,此次黑旗队奉调前来,主客失和,未免各守地段,划疆而治。闲话不谈。唐景崧既是个台湾巡抚,自认拱守台北,当这军事吃紧之秋,不无要有个布置。当由首县唐镜沅,力荐一人,这人叫做吴国华,却是个海洋大盗,生得豹头环眼,粗恶异常。景崧捂致过来,便叫他带领六个营头,驻扎基隆。这基隆是台北第一重要门户,其次便是沪尾,再次便是三貂岭,当时三处总扎着重兵。

  这日,日人却派了两只兵舰,过来攻打基隆,偏偏被吴国华开炮轰击,打损一只,那一只赶忙退去。吴国华得意不过,争先报功,唐景崧自然是兴高采烈。这时富绅邱逢甲,聚集台民,首先创议,说:“现在中国,已将我们台湾割让日本,那日本原称倭奴,残酷不过。我的意思,与其受倭奴鱼肉,不如大家协力齐心,谋个独立,我们就公推唐抚台做个伯理玺天德,大家意见以为何如?”当时到会的,无不鼓掌赞成。记得这时是光绪二十一年的五月初一,由邱逢甲为首,新制一面国旗,是五幅长方式,蓝地画一只黄虎,虎首向内,虎尾高扬.,又镌刻一方金印,文曰台湾民主之章。其时成千上万的台民,大吹大擂,拥入抚署,唐景崧升堂受贺,官制改内部外部军部。

  部署粗定,偏生辕下有个亲兵,叫做李文奎,聚众作乱。这姓李的以为民国改制,人人可行动自由,因着恶赌狂嫖,金钱不够,便伙结二三百人,猛然的要杀官劫库;一时哄进抚署,什么文巡捕,武巡捕,都被他杀了,景崧的姑老爷出来,也被文奎砍去脑袋。正在杀红了眼,景崧由后面走出,却跟随了一二十个卫队,劈面大声一喝,哪知李文奎被虚威逼住,动弹不得。

  这个当儿,假如景崧拿出些手段,或哄吓,或诈骗,将个李文奎办了,倒可没事,偏偏景崧说这文奎有胆,当面反夸奖起来,叫他带个营头,帮那吴国华去守基隆。诸位想想,吴国华已是个坏蛋,再添一个李文奎,两个坏蛋滚在一起,那基隆要地,还能把守得住吗?所以第二次日舰来攻,李文奎早溜之大吉,姓李的溜了,姓吴的也就无心开仗,下了海船,仍干那强盗的营生了。当下基隆既已失守,日军登岸,仿佛是生龙活虎,不消几仗,日军既得沪尾,又占踞了三貂岭。可怜一位簇簇新鲜的大总统,热闹了几时,已抱头鼠窜,溜下海船,一阵海风,已刮得脱离台湾,不知去向了。台北既失,日军的大队便杀到台中,邱逢甲又同林朝栋混合一起,商议要请刘永福做个继任总统。好个刘永福,回说:“这总统名义,我不承认,但我来是保护台湾,有一分力,尽一分力。我同倭奴,是不共戴天。操总一句,这台湾是中国地土,不得善让,筹兵还在其次,第一要筹饷,饷乃活命之源,如其没饷,那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邱林二位,当下喏喏答应,便由刘永福,重行布置,壁垒一新,未知后事,容续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