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娄秀才将之淮南见赠之什

分类:古代诗词|作者:柳宗元|发布时间:2014-11-04 20:55:13|

【原文】
  远弃甘幽独,谁云值故人。好音怜铩羽,濡沫慰穷鳞。

  困志情惟旧,相知乐更新。浪游轻费日,醉舞讵伤春。

  风月欢宁间,星霜分益亲。已将名是患,还用道为邻。

  机事齐飘瓦,嫌猜比拾尘。高冠余肯赋,长铗子忘贫。

  晚惊移律,暌携忽此辰。开颜时不再,绊足去何因。

  海上销魂别,天边吊影身。只应西涧水,寂寞但垂纶。

【注释】
⑴娄秀才:即娄图南,当时寓居永州的一位失意秀才。
⑵铩羽:被摧落羽毛的鸟。穷鳞:受困窘的鱼。
⑶浪游:随意游逛。费日:耗费时日。
⑷间:间隔,间断。分(fèn奋):情分。
⑸机事:机巧的心事。飘瓦:语出《庄子·达生》“虽有忮心,不怨飘瓦。”喻指无意识的行为。拾尘:据《吕氏春秋·任数》记载:孔子受困于陈、蔡之间。颜回找到米后烧火做饭,孔子看见颜回在甑中抓饭吃。饭熟后,颜回拿饭给孔子吃,孔子说“我梦见先君吃完饭后再送给我吃。”颜回知道孔子误会了,就说:“刚才炭灰掉进甑中,我觉得丢掉可惜,所以捡出来吃了。”孔子听了笑着说“所信者目矣,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矣,而心不足恃。弟子记之。”后遂以“拾尘”喻误会致疑。
⑹ 高冠:高高的帽子。《楚辞·涉江》“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配之陆离。”屈原以“高冠”喻自己的高洁品质。长铗:《战国策·齐策》记载:冯谖做了孟尝君的门客。孟尝君身边的人都看不起他,冯谖就弹着他的长剑唱道:“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孟尝君听说后满足了他的要求。他后来为孟尝君称相立下了大功。这里是说娄图南虽然像冯谖一样贫穷而能安然若素。
⑺晼(wǎn挽)晚:日将暮。移律:岁月迁移。睽(kuí葵)携:分离。
⑻绊足:绊住了脚,指有所拘束而不能施展才华。
⑼垂纶:垂钓。纶:钓丝。

【译文】

我被远弃他乡独自幽居,谁曾想还有朋友来访寻。好言语怜惜我这铩羽的罪人,相濡以沫慰藉我受伤的心。
志向受困我们情谊依旧,心心相应彼此了解更深。随意游逛消磨了许多时日,欢歌醉舞我们何曾伤春?
风月夜不间断共同的欢乐,星霜的日子我们情分更深。名声已成为我们的祸害,唯有大道还可以亲近。
心中的机巧如飘瓦散去,世有猜忌常让人误会频频。我学屈原赋楚辞吟“高冠”,你效冯谖歌“长铗”甘受清贫。
天渐晚星月移我心伤悲,痛苦的离别就在这时辰。开颜欢乐的时刻不会再有,为时势所绊你此去出于何因。
自今日在海上销魂而别,我只能在天涯顾怜自身,往后就在这城西的涧水边,独自垂钓排谴心中的愁闷。

【鉴赏】
  柳宗元被贬永州后交往的朋友中,娄图南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物。他是唐初侍中娄师德的后人。柳宗元在《送娄秀才游淮南将入道序》中说:“仆未冠,求仕进,闻娄君名甚熟,其所为歌诗,传咏都中。”可知娄秀才早以诗文闻名于京都。但他看不惯官场黑暗,不愿参加科举考试,浪迹天涯,一直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流落到永州后,与柳宗元过从甚密,成为挚友。从公元806年(元和元年)到808年(元和三年)这三年中,他们一起游山玩水,论古道今,互相唱和,共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此刻,朋友即将远行,柳宗元心中无限惆怅与依恋,于是写下了这首感情真挚,哀婉深沉的五言古诗。
  诗的前十句,写他们亲密的交往,诚挚的友谊。首句“远弃甘幽独”,直接而真实地表达出诗人被贬永州后的孤独幽愤之思,“甘幽独”决非心甘情愿,而是无可奈何。在这种“世亦不肯与罪大者亲昵”(《寄许京兆孟容书》)的境遇中,娄图南的来访颇让诗人喜出望外,“谁言”就是“谁知道”,“谁会想到”的意思。故友来访,欣喜之余更充满感激。“好音怜铩羽”二句就流露着对娄秀才的感激之情,诗人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备受摧残,穷途末路的罪人,故以“铩羽”“穷鳞”自比。故友的同情与慰藉,才使他受伤的心多少得到一些宽慰。这种患难真情,柳宗元是十分珍重的,所以他说“困志情惟旧,相知乐更新”。在困境中能真情依旧才是真正的知友,患难才能见真情。诗句中的“乐”,是在患难中的相知之乐,是饱含辛酸与忧患之乐。在永州的这些日子里,他们相伴出游,纵情山水,在明媚的春光里,在宁静的风月夜,甚至在瑟瑟的寒风中欢歌醉舞,不知不觉中送走了许多时光。就是在这亲密的交往中,他们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彼此相知相慰,义重情深;就是在这亲密的交往中,诗人才从那孤独幽愤中获得暂时的解脱,才找到一点点轻松、安闲的乐趣。
  中间六句写他们共同的志趣与追求。柳宗元在政治上受到了沉重打击;娄图南虽未涉足仕途,也是饱经忧患。他们都已淡泊名利,视名利为祸患,他们共同追求的是“大道”。作为一代杰出政治家、思想家的柳宗元,政治上虽受排挤打击,仍矢志不渝地“守先圣之道”(《答周君巢饵药入寿书》),这正是屈原“虽九死其犹未悔”的高尚品格的真实再现。他们鄙视的是那些勾心斗角的“机事”,那些互相猜忌的小人;他们崇尚的是光明磊落、理想远大、矢志不渝的屈原,穷且志坚的冯谖。共同的志趣与追求让他们走到了一起,成为知友。
  诗的后八句是叙别情。分别的时刻就在眼前,诗人心中充满惆怅。朋友离去后不会再有开颜欢笑的时刻了。诗人设想自己往后只能形单影只的在江边垂钓,以排谴心中的无限愁苦,重新过上孤寂的幽居生活。诗句中流露出对朋友无限依恋的惜别之情。
  柳宗元的这首赠别诗,诚可谓是一首感情真挚、哀婉深沉的佳作。王田葵先生在《孤臣泪已尽,虚作断肠声》一文中说:“柳宗元在永州写的诗中,不管什么题材的诗作,都饱含深情,不言悲而悲不自禁,表面写乐而出乐中有忧;语似质而意蕴深婉。”以此评语来解读此诗,是再恰当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