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衣

作者:格非[原名刘勇] | 10571点击 | 文学小说 | 61981字 |0人收藏

《隐身衣》为格非所作中篇小说,发表于《收获》2012年5月,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2010-2013)、2014年老舍文学奖优秀中篇小说奖(2010-2013)双奖榜首。小说《隐身衣》设置了重重悬念,讲述了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今,社会剧变中的人们追名逐利而起伏跌宕、凶险无着的命运。
    《隐身衣》贯穿了对古典音乐的优美诠释和倾心礼赞,以之与书中无序和充满欲望的世界构成强烈的张力场,而情节的惊悚与人物繁复的对应关系又体现了某种黑暗、残酷等哥特式艺术特征。
  《隐身衣》的写作延续了作者自“江南三部曲”以来对现实世界高度的关注与思省。《隐身衣》以明晰晓畅的语言、巧妙精致的结构、深刻蕴藉的思想以及游刃有余的从容笔调,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曲折浪漫甚至有些诡异的故事,而深刻地表达出了作者对于人生的一种理念;但感叹之余,又有一种深深的遗憾,因为在作者竭尽全力表达出的人生理念中却充满了一种深刻的逻辑悖论和现实困扰,并因此暴露了作者创作思想上的某种误区,虽然小说在艺术上依然是极其迷人的。
    格非,原名刘勇,江苏丹徒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格非文集》、《欲望的旗帜》、《塞壬的歌声》、《小说叙事面面观》、《小说讲稿》等。他的中篇小说《褐色鸟群》曾被视为当代中国最玄奥的一篇小说,是人们谈论“先锋文学”时必提的作品。

最新更新: 10.300B >>2015-04-18 22:10:15

第二天下午,我给搬家公司打了电话。
  十二月三十一日清晨,我把家搬到了盘龙谷。
  当天傍晚,我回到石景山的家中,把房门钥匙亲手交到了姐姐的手中,她没问我去了哪里,却哭着要来与我拥抱。
  我躲开了。
  第二年十月,我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们没有办理结婚证书。我甚至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她说,我随便叫她什么都行。我试着叫她玉芬,她居然也乐于答应。
  我曾问过她,丁采臣到底是不是黑社会?她未置可否地回答说,是不是黑社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死了。忘了他吧。我又问她,黑社会的人居然也会被逼自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她说,这只能说明,这个社会中还有比黑社会更强大、更恐怖的力量。丁采臣根本就不是 ...

《隐身衣》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