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水

作者:王跃文 | 13308点击 | 文学小说 | 50652字 |0人收藏

《漫水》为当代作家王跃文著中篇小说,2012年由《文学界·湖南文学》首发,并被《小说月刊》《中篇小说选刊》等多家刊物转载和选载,2014年8月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漫水》展现的是乡村的人性美、风俗美,是一幅恬静淡远的乡村风情画。小说中描绘的那种人与人之间和谐温暖的相处方式,在过去是存在的,也是人们理想中追寻的,但在当下生活中却离人们渐行渐远。
    《漫水》是一种“乡愁写作”,作品细致入微的刻画背后,透射出对业已失去的乡村美好生活的温情缅怀,表露的是一种乡愁。
    王跃文先生一改以往语言辛辣、文笔犀利、针砭时弊的文学创作风格,在《漫水》中,语言拙朴、细腻、流畅,叙事清晰、沉稳、优雅,情节笃实、妙趣、感人,让我不由自主地身入其境,欲罢不能,痴情陶醉于整个故事布局中纯真无瑕、晶莹澄明的山之稳重美、水之灵动美、人之品质美和乡风民俗浓郁美的享受之中。
    王跃文,湖南溆浦人,当代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大清相国》《苍黄》《朝夕之间》《亡魂鸟》及小说集《漫水》《无雪之冬》,杂文集《幽默的代价》等。曾获湖南青年文学奖、湖南省文艺奖。湖南省文联副主席、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最新更新: 漫水 (九) >>2015-04-20 23:54:07

慧娘娘受了寒,病了。自己捡了药,睡在床上不想动。清早,听伢儿在外头喊:“二十五,推豆腐;二十六,熏腊肉;二十七,献雄鸡;二十八,打糍粑;二十九,样样有;三十夜,炮仗射!”

  快过年了。慧娘娘躺在床上不动,难免就会想些烦燥事。强坨阿娘走了八年,半点音信都没有。听人说她在浙江嫁了人,又生了儿女。那只是听说。这边的儿女就不要了?孙儿孙女在南方打工,晓得他俩过得怎样?说是要回来过年的,又打电话说买不到火车票,不回来了。真买不到票,还是没赚到钱?

  腊月间,漫水天天听得杀猪叫。村里只有两三个屠夫,忙得双脚不沾灰。哪家杀了猪,必要拿新鲜猪血、肠油、里脊肉做汤,叫做血汤肉。讲客气的人家,会请亲戚朋友喝血汤。 ...

《漫水》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