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起黄莺儿

作者:毕淑敏 | 46028点击 | 文学小说 | 79569字 |5人收藏

《打起黄莺儿》为著名女作家毕淑敏著中篇小说,发表于《北京文学》2007年第10期,获第四届老舍文学奖提名奖。《打起黄莺儿》延续了毕淑敏作品的现实主义风格和主旨,但与以往作品不同的是,它的叙事显得更为从容。小说分别以柳子函的现时生活与往事回忆(对游蓝达的讲述)两条线索,时而交错,娓娓道来,给读者留出了思考和回味的空间。
  《打起黄莺儿》又一次显现了毕淑敏小说的价值义域:思考生命、捍卫尊严。在特殊年代,柳子函与黄莺儿同时参军,她们的尊严一次次受到挑战,而最为残酷的是黄莺儿的爱情为那个时代的军营(其实是整个社会)所不容。她只能选择一种最危险的方式来维护自己和所爱的人的尊严,结果却是生命和尊严的几乎同时丧失。此后,黄莺儿不知所踪。30余年后,柳子函出国考察,发现自己的陪同竟然与年轻时的黄莺儿极为相似,所有回忆再次奔涌心头,那曾经考验过人生命和尊严的一切似乎又重新站在每个人的面前。
  小说《打起黄莺儿》开头,柳子函在陌生国度出场,等待前来接应她的人。这一过程时间不长,毕淑敏却用了大量的文字来展示柳子函等待中的心理起伏。然而,这毕竟还是一种普通的直接的心理描写,小说中最为精到的是对黄莺儿心理的层层展示。黄莺儿与已经是营长的宁智桐相爱,为当时的军规所不许,更可怕的是黄莺儿怀孕了。“孩子在黄莺儿身上,危险在黄莺儿身上,镇定也在黄莺儿身上。”黄莺儿完全可以让柳子函帮助自己,但她没有。作者几乎没用一个字直接展露黄莺儿的内心,黄不愿在朋友面前失去尊严,不愿让自己的所爱毁坏声誉的心理却宛若眼前。30余年后,黄莺儿仍然不愿面对不堪回首的历史,她只说了两句话,却仿佛看到了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我以为,心理刻画最成功的境地就是这样,不直接展示人物的心理,但人物的心理活动却清晰地跃动在眼前。《打起黄莺儿》就是在这样一种从容不迫的语境中叙事,它以一种巧妙的方式将人物心理展露无遗,并在小说结尾处再现了母爱和生命的伟大。

最新更新: 打起黄莺儿 第十六节 >>2015-06-03 21:59:17

久久的沉默。
  游蓝达说:“你就要走了,在分手之前,谢谢你给我讲了一个这么刻骨铭心的故事,它对我是如此地重要。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的故事吗?秘密是需要交换的。我没有东西回报你的精彩,只有把我的经历告诉你。”
  柳子函点点头。说实话,她可不是一个对别人的秘密有着惊人爱好的家伙,特别是这次Y国之行,头脑塞得像要爆炸的旅行箱,装进了太多的异域风情,再没有空隙搁入游蓝达的故事。不过她知道,在非常重视隐私权的国度,一个人肯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你,是天大的精神馈赠。况且,一路上游蓝达对她关怀备至,她们的友情随着路途的伸展,越加亲近。在离开的时候,她有义务倾听游蓝达一吐心声。
  柳子函微笑着说:“谢谢你的信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