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东

作者:荆永鸣 | 68414点击 | 文学小说 | 24147字 |6人收藏

《北京房东》为当代作家荆永鸣作中篇小说,发表于《北京文学》2012年第7期,获2014年老舍文学奖、第六届《北京文学》优秀中篇小说奖、第十五届《小说月报》百花奖。
  这篇《北京房东》,一如荆永鸣的其他小说作品,也是以一个外地人特有的视觉与感觉来看取北京当下的生活,而且因为艺术的触觉伸入到了生活的日常肌理,故事的铺陈与情节的展开又多与饭馆、酒菜有关,真称得上是色香味俱全。让人为之意外的是,作者在以房客的第一人称叙述故事时,以“姓荆”的自我表白,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写进去了。当然,作品里那个开饭馆的房客老荆,不能就简单地与作者荆永鸣画个等号,但这样的自供状与自叙性的叙事,却使作品平添了一种直击身边生活的真实感,并让熟知他的友人与读者对接下来的故事兴味盎然。
  老荆的租房故事,由与男房东方长贵的几次交涉,与女房东方悦的频繁交往,渐渐就把镜头聚焦于白领女性方悦不如人意的婚恋生活。作品中的方悦,与大多数北京女性一样,“开朗,大气,热情,周到,同时源于一种天生般的优越感,又处处充满了自信。”但看似光鲜明丽的人生,却也隐藏着难言之隐,那就是丈夫张弈胜抱着“玩玩”的心态,在爱着她的同时还去和别的年轻女性“睡觉”,这让她难以理解,更让她不能容忍。
  乍一看来,作品似乎是由有钱的丈夫张弈胜的频频“劈腿”,方悦的始料未及和被动离异,来透视当下都市不无缭乱又有欠稳定的婚恋现状,但渐隐渐现的另一条线索,却使故事有了另外的情致,那就是方悦与老荆,由起初的租房形成的主客关系,渐渐变成了超越主顾的朋友关系。方悦会找老荆吐吐心曲,说说心事,老荆也会对方悦无话不谈,敞开心扉。乃至因胡同拆迁,另搬了住处,已没有了房东与房客的关系,老荆仍与方悦保持了一种若即若离的情分。这种情分看上去有些特别,甚至不无某种暧昧,乃至在那次方悦喝多了酒,老荆送方悦回家后,差点有了“那个”关系。但老荆还是借着妻子的一个电话稳定了情绪,把持着了自己,使方悦由此改变了她的男人观:“我以为世界上只有两种男人,一种是好色的,一种是非常好色的。现在我才发现还有另外一种男人……”正是这种重情又尚义的作为,反使两个人的友情经历了老荆写书出书、方悦出国回国等多年变异之后,仍相互保持着一定的系连,彼此不断惦记对方,乃至几年后再次约见,还相约到“老地方”见面,而方悦说的那个“老地方”,实际上已不复存在,这使得二人的这一令人期盼的约会又成为未卜的悬念。但“老地方”不一定是地理意义上的,它作为一种记忆与念想,还深存于各自的内心之中,有了这个无形的“老地方”,情意依然可以置放,情谊依然能够留存。

最新更新: 第十节 >>2015-06-15 21:32:52

三年不是个短时间。不知不觉中,世事发生了多少变化啊。这期间,我开的餐馆早已拆迁,又开了一家,没多久,也拆了。我们居住的地方,也是被开发商撵来撵去。感觉上总是在不断地搬家。俗话说“一搬三穷”,重要的是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总让我们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颠沛流离之感。那年秋天,我和妻子一咬牙,用按揭的方式买了一套商品房,从而把自己的身份由房客变成了城里人所说的“业主”,终于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归宿。

  此后四季轮回,又是春天。

  北京的春天,向来是个很好的季节,温风和煦,柳绿桃红。有一天下午,我正在我们居住的小区公园里散步,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

  我已回到北京。今晚如有时间,能否一块儿吃个饭?方 ...

《北京房东》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