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推荐尽在VIP小说推荐网!手机版

首页小说大全青春小说 → 正文

主角是赫连茉儿阎爵的小说 赫连茉儿阎爵流水无情阅读

流水无情

更新时间:2018-04-15 18:39:58

主角是赫连茉儿阎爵的小说 赫连茉儿阎爵流水无情阅读

这里提供主角是赫连茉儿阎爵的小说,该小说名字叫做《流水无情》,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赫连茉儿阎爵小说精彩节选:赫连茉儿硬是托付给他,并让她顺理成章的进住阎家堡,成为他今后必然担负起的一个重大责任时,他那道英气飞扬的眉连皱也没皱一下便颔首同意了。

精选内容

一身金边白衣的阎爵,俊雅非凡中带着一丝贵气,再加之气质沈稳,才二十三岁就已展现其内敛风华,由于他拥有极佳的生意手腕及天生的家世背景,不管是商场还是官场上的人都急于巴结奉承,又或是陷害中伤,若非有强大的意志力及清晰冷静的思维,很难在这一片浑沌中安然处之,也因此造就他清冷淡漠的性子,理智总是战胜情感很多很多。

因此,当梦叔和舅母及他的亲爹亲娘以要云游四海为由,将赫连茉儿硬是托付给他,并让她顺理成章的进住阎家堡,成为他今后必然担负起的一个重大责任时,他那道英气飞扬的眉连皱也没皱一下便颔首同意了。

明知,他们是故意的......

或许是他带了一个姑娘回来,把大家都吓得有些乱了方寸,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

想及此,阎爵的唇角轻轻往上扯了一下,他举杯喝了一口茶,微低眸,让一直注视着他一举一动的四位老人家丝毫察觉不出他的半点心思。

就这样,赫连茉儿在三天后带着丫头大妞住进了阎家堡,院落就安排在阎爵房间的隔壁,每次从大厅回房都要经过他房门口的院子,老人家们说,这样才方便他时时照应没离开过爹娘的赫连茉儿。

这种小事,他一点意见都没有。

可想不到的是,这丫头住进来十多天了,他却连她的影子都没瞧见过。

或许,他待在书房的时间总比待在他房里的时间多一些?又或许,那丫头总睡到日上三竿才起,那时他不是出门办事就是已经进书房处理生意上的事?又或者,那丫头总是早早睡又晚晚起,抑或是......刻意避开他?

他一直未主动向旁人问过,因为至少他知道一件事,那丫头每天亥时以前都有回房睡觉,因为一向粗手粗脚的大妞怕她家小姐饿到冷到,总是会在她家小姐回来时「惊动」到他,不是提着热水喘着气从他院落前走过去,就是窸窣的把他家膳房里的吃食,偷渡进来给她那位没来得及赶回来吃晚饭的小姐填填肚子,再偷偷抱着一堆盘子出去。

他乃学武之人,耳力眼力一向尖,连嗅觉都不是普通的好,那些偷鸡摸狗的小动作哪瞒得了他的眼他的耳他的鼻?因此,就算这十来天他连她的影子都没见到过,却没怎么担过心,倒是今儿个......

「霍旺,现在什么时辰了?」视线没从手上的书卷中移开,阎爵只是淡淡的问着在一旁那位为他磨墨的,总管霍桑的儿子霍旺。

霍旺今年十五,打小便跟着他,两人相差八岁,他把他当弟弟一样看,他也是走到哪儿跟他到哪儿,就连当年他上山学武,他小小年纪也跟上山,说是个小小跟屁虫也不为过,幸而这小家伙打小话虽多但很会察言观色,待再磨上个几年,必也能独当一面。

「回少爷的话,刚过子时。」

「子时?」这么晚了?阎爵搁下书卷往窗外看去,眉轻轻地一蹙。「茉儿今日很早回房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让霍旺先是微微一愣,慢了几拍才答道:「茉儿姑娘今日尚未回堡呢......」

「什么?」阎爵蓦地抬眼,双眉一蹙。

「少爷别担心,刚刚我进来前,爹已经派人去找,我现下再去问问--」

「为什么没告诉我?」

「咦......少爷不是不爱管茉儿小姐的事吗?」大家都是这么以为的,所以能不拿小姐的事烦他就尽量不拿。

未料,一道冷冷的眸光朝他扫了过来--

霍旺一愣,赶紧跪下。「那个,爹说少爷日理万机......也许小姐只是有点事情耽搁了,还没确定什么之前先不要惊扰爷......那个茉儿姑娘常常早出晚归,今儿也不是第一回,所以小的才没说......请少爷恕罪。」

一个小小姑娘家子时还未归,能有什么天大的理由?要是出了什么事......阎爵心里一阵恼,倏地起身往门外走去。

「少爷,你要去哪里啊?」霍旺速速爬起追上去。

「当然是找人去。」都怪他,要是他平日有表现出一丁点对她的关心,这些下人们也不会不跟他提。

该死的!这丫头最好别出什么事......否则......

否则如何?真是见鬼的!阎爵恼之又恼,除了恼怒之余,其实更甚的是浓浓的担忧。

一见到总管霍桑,他拉住人劈头就问:「找到茉儿了吗?」

霍桑承袭父亲的职务接下阎家堡总管一职之后,还未曾见阎爵如此急躁莽撞过,竟连一声霍叔都没叫就忙着寻人。

「禀少爷,小的已出动十几名家丁出堡寻人。」

「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把能派的人都给我派出去,顺便通知赫连山庄,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小姐。」

「是,少爷,小的速速去办。」霍桑领命走人。

是夜,两家子几乎是所有的家丁家眷及部属全部出动,人人提着灯笼烛火,几乎点亮了阎家堡与赫连山庄内内外外的每一条街道与院落......

都城外五里处的小村庄,近日流行一种怪病,病况被官府的小官们压了下来,得病的人甚至被禁足,庄子内外守着官兵,医者可进,得病者不可出,偏这病深具传染力,村庄内百来人几乎全数罹病,连看守的官兵都站得远远地,满头满脸的遮,就怕一个不小心便被传染了。

本来这事儿也传不到赫连茉儿的耳里,毕竟那个村庄的消息都被压下来,若不是一名前去查探的官员得了病,请她这个化名龙半仙的老人家去府里医病,她也不会知道有一群人就这样被困在半山腰等死。

是以,她亲自上了山,要查出病因本来就得花上些许功夫与时间,更何况还要治整村人的病?时下才三月,人家是拿被子当衣服捆在身上,赫连茉儿则是整日坐在火炉前配药熬药,热得频擦汗。

这样还不打紧,她脸上的「面皮」好几次因为靠近火而差点融了,害她只好来来回回的跑,需要时才靠近火炉,不必要时就离火远一点,就怕自己的身分不小心给曝了光。

她的爸,赫连麒,也就是无梦,三令五申她不得公然在外头行医,更不能让人知道她会易容术,事关二十年前千年易位的传说,那事当时害死了她爸赫连麒,若让世人知道她赫连茉儿也深谙此术又精通医理,会有杀身之祸不说,还可能连爸爸赫连麒其实并未死亡一事也被揭露,事关重大,她自是非常之谨言慎行。

在世人眼里,她赫连茉儿只是个爱玩又淘气的小姑娘,可背地里,她用龙半仙这名字已医人无数,只不过,玩票的性质居多,摆摆摊、替穷人治治病,收取分文,只为不惹事。

可如今......她第一次觉得身为医者是多么辛苦又伟大又痛苦的事。

尤其是她赫连茉儿。明明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姑娘,却得常常拄着拐杖装老,人家姑娘家是往脸上抹粉,她则是一天到晚在脸上贴脸皮及弄皱纹,说话还要比哑比沈......

「龙老婆婆--」

唉,有人在唤她了。

她好想装死不理,因为她真的快累挂了,好想睡。

「龙半仙--」有人伸手摇她。

赫连茉儿缓缓地睁开眼皮,首先进入眼帘的不是叫她的那个人,而是窗外的那道光......

光?天啊!

「天亮了吗?」她下意识地想尖叫,忘了要装老装哑,伸手一把抓住对方衣领。

「是啊,龙老婆婆,天亮了,大家都在外头等着见您呢。」来者笑笑,眼底全是感激又兴奋的目光。

「见我?干什么要见我?」她的脑袋一片空白。此时她的脑海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她昨天晚上没回家!

该死的......她甚至忙到昏了,根本忘了派人传话给大妞......

赫连茉儿的眼皮不住地在跳动着。

不安啊......

实在是太不安了......

「那些昏迷许久的人在一夜之间都醒过来了,这会儿全在外头排队要亲自谢谢您呢,龙老婆婆,这都是您的功劳,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全村的人会一辈子都记得,以后只要您有任何吩咐,我们大家会为您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她听着,也没听进去什么,人被拱着出去见人、受众人膜拜,不,是感谢,她终于记得要装老,呵呵呵的笑,可皮笑肉不笑......

她哪笑得出来啊?

赫连山庄大小姐一夜未归......

重点是她现在还寄人篱下......

现在只能祈愿,没有人发现她根本没回家......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

主角是赫连茉儿阎...

手机扫描下载

用APP客户端看免费小说

提示:下载后搜索 书名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