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推荐尽在VIP小说推荐网!手机版

首页小说大全青春小说 → 正文

流水无情宋雨桐 流水无情宋雨桐小说阅读

流水无情

更新时间:2018-04-15 18:49:42

流水无情宋雨桐 流水无情宋雨桐小说阅读

宋雨桐原创小说《流水无情》讲述了赫连茉儿阎爵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流水无情宋雨桐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赫连茉儿阎爵小说精彩节选:赫连茉儿越站越冷,却固执的一步也不离开。她知道阎爵很生气,却没想到他这么气。

精选内容

今晚,没有月光。

月亮被浓浓的乌云盖住了,树叶被突来的狂风吹得沙沙作响,赫连茉儿越站越冷,却固执的一步也不离开。

她知道阎爵很生气,却没想到他这么气,气到让她一直站在书房外头,任霍旺好说歹说也不让她进去见他,不只霍旺,这夜进进出出书房的人全都帮她说了话,结果是因此惹得阎爵丢下更多的工作给他们。

就这样,她站在书房外将近两个时辰,都过了子时,他不让她进去,他自己也不出来,或许因为根本不想见她,索性今晚就在书房里过夜?如果这样,那就表示他要她在外头站一夜,到天亮。

一阵寒风再次袭来,她咬住唇,用双手不住的搓着双臂。

天气当真说变就变呵,昨天晚上她在火炉前熬药还热得差点忍不住把脸上那层皮给撕了呢,没料到今晚突地刮起冷风,寒意逼人,要真待上一个晚上可能会冻死吧?

就在茉儿胡思乱想的同时,一滴水竟从天空掉下,落在她脸上,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接着竟唏哩哗啦的,大雨滂沱罩下......

这就叫报应吧?

昨天她累得数百人不能睡觉,今天她就得承受冷风大雨外加罚站......

此时,一把伞陡地罩住她的身子--

「小姐,回房吧,这样下去妳真会生病的。」是被她赶走好几次的大妞,胖胖的脸上满满的担忧。

「妳真的很不听话,叫妳先去睡了,怎么又跑出来?」

「下大雨了......」

「这大雨下得好,也许因为这雨,妳家小姐就不必被罚站到天亮了,去去去,快去睡,妳拿着伞站在这里,阎爵看了搞不好更生气,说我虐待丫头!」

「可是......」

「别可是了,妳再跑出来,我就把妳辞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听见没有?」

还有这样的?威胁人......大妞瞪她,没用,还是被推走。

书房,半开的窗,有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一旁因着主子还没睡而撑着眼皮不敢睡的霍旺,忍不住又找死的开了口--

「我听大妞说,昨晚帮小姐沐浴更衣时,发现小姐手上脚上都是伤,一双脚还肿肿的,现下不知消肿了没?」

窗边的人动都没有动一下,依然望着窗外。

「雨好大啊,打在身上都会痛吧?而且今天好冷,刚刚丫头去提水都说冻伤了手呢......啧啧,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天气......」

窗边的人依然不动如山。

霍旺搔搔头,都快想不出台词了。「少爷,听大妞说,小姐回来以后整整昏睡了四个时辰耶,想来她也是一整晚没睡上觉的,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让小姐彻夜不归,可我想她不是故意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想保有的秘密,也许,那是她很重要的秘密,所以才没告诉您......您就不能原谅她吗?就算您不打算原谅她,也可以让她进来躲躲雨吧?不要昨儿晚没事,人回来了,结果却被您折腾得生了病,少爷又要后悔莫及......」

终于,窗边的人动了,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霍旺终是住了嘴,明明今儿天气冷,却觉得身上手心都是汗。

「是我让她站在那里的吗?」阎爵冷冷地问。

「不是......」

「脚长在她身上,她想何时离开就离开,我何时不允她离开了?」也不知道是在说服别人还是说服自己,像是深怕自己一个心软就朝那大雨中的小丫头走去,阎爵的嗓音更冷。

「话是这么说没错......」

「那就给我把你的嘴巴闭上,然后去睡觉。」

嗄?「少爷您还不睡吗?」

主子不睡,叫他这个小跟班怎么睡?再说,茉儿小姐怎么办?少爷不会是打算和茉儿小姐耗一夜吧?

「下去吧。」阎爵直接下令,走回案前又开始翻起账册来了。

霍旺看了主子一眼,不知为何,虽然主子带回了一位婉心姑娘,明着说要她帮忙察看账册,可主子的工作量似乎一点都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近日来翻看账册的时间越来越多。

「是,小的退下了,主子您也早点休息。」虽然疑问一堆,霍旺还是鼻子摸摸退下了。

「嗯。」阎爵才觉耳根子清静些,未料,刚走出书房门的霍旺转眼之间又跑进来--

「又有何事?」看来是他这个主子当得太好脾性,才让这小子常常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了。

「少爷,婉心姑娘也陪着茉儿小姐一起在外头淋雨了......说是要帮茉儿小姐求您的情......」

闻言,阎爵挑了挑眉,默然不语。

这个庄婉心......凑什么热闹来着?

★★★

雨,半点没有停歇的迹象,而且越来越大,那豆大的雨打在身上不仅疼,还疼得紧,连眼睛都要睁不开。

赫连茉儿望着身边陪她一起站的庄婉心,忍不住又开了口:「婉心姑娘,妳赶快回房去吧,妳这样会生病的,妳若病了,让我怎么跟阎爵交代?妳我也不是那种生死与共的关系,不必为我这样的。」

庄婉心回以淡淡一笑。「我若因此病了,茉儿姊姊不也要病了吗?若阎大哥真在意我的身体,自然不会让我在雨中待太久,如此,茉儿姊姊也不必一直待在这里了,姊姊就莫为妹妹挂心了。」

意思就是,如果等会儿阎爵出来请她进书房,就表示阎爵是舍不得她庄婉心,而不是她赫连茉儿了?

赫连茉儿望着庄婉心,说不上现在心里是何滋味?感动吗?好像有那么一点,可是又不是很多,直觉里,总觉得这庄婉心虽然端庄娴淑又识大体,却不完全是因为要替她求情而来......说来说去她跟她根本与陌路人一般,承她这份情,她并不是很乐意的。

再说......如果阎爵因为庄婉心而选择放弃跟她冷战,那她执意站在这里有何意义?她又不是真被他罚站的!之所以一直站在这里,只是为了祈求他真心的原谅,若不是,她何苦来哉?

「婉心姑娘真的不必如此的。」赫连茉儿轻轻扯唇,嘀咕了声。她仰望着天,因为太冷,几乎整个人都要缩成一团。

蓦地一阵晕眩袭来,让她踉跄了几步,她摇摇头再摇摇头,想要把那股晕眩感给排除,却发现自己头沈得像压了块大石头在上面似的。

「阎大哥......」

她听见一旁的婉心在唤着,微微睁眼,看见一双白色的鞋正伫立在她前方几步之遥。

阎爵还是出来了,因为庄婉心。

舍不得她淋一会儿雨,所以马上就出来了。

赫连茉儿连脸都不想抬起,垂着眼只看着自己已经湿透了的裙襬。

「妳在干什么?这样淋雨,就不怕病着了吗?」阎爵的伞移到庄婉心头上,满脸的无奈。

庄婉心仰头朝他微微一笑。「婉心才站一会儿不打紧,就求您让茉儿姊姊进屋去吧,姑娘家的身体又不是铁打的。」

闻言,阎爵的黑眸落在一旁的赫连茉儿脸上,她湿得整头整脸整身,纤细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怕是早就冻坏了。

「进去吧,茉儿。」他终于开口,把手中的另一支伞递给她。

就算有再大的怒气,经过她这夜以行动深切反省之后,他还能气得下去吗?倒是头一次见识到她这固执的脾性,从小到大,这丫头除了想嫁他这个念头根深柢固外,他还真没见她对哪件事这么拗的,宁可让他生气也不对他透露出半个字。

赫连茉儿被大雨打得快睁不开的眸子,幽幽、幽幽地望住他和依偎在他伞下的女子。

他出来是因为心疼婉心,不是她。

这一点明明白白的,让茉儿的心揪着疼。

「不了。」她小小声的说了句,没有伸手接过他手中的伞,慢慢地转身走开。

走在大雨中,隐忍许久的泪水终于缓缓地落下,和着大雨,在她苍白无比的脸上漫开。

为了让他消气,在外面站多久、淋再多的雨,就算脚酸得要命、身子冻得要死,她都无所谓的,一滴泪也没掉,一声也没吭。

可......现在的她真的好想好想哭,眼眶热得都发痛了,不哭一哭不行,因为怕眼睛会痛到瞎......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呢?

如果,她真的要失去阎爵......

赫连茉儿顿时觉得心痛如绞,她伸手抚住胸口,感觉那从心窝上阵阵传来的疼,她不得不停下脚步......

晕眩感在这一瞬间漫天漫地朝她席卷而来,终是,她双脚一软,就在她的身子不支即将落地的前一刻,稳稳地落入一双强而有力的臂弯里--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

流水无情宋雨桐流...

手机扫描下载

用APP客户端看免费小说

提示:下载后搜索 书名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