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就是个导演》宁杨安然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06-13 12:26:48    编辑:风苍溪
我就是个导演

宁杨安然是小说《我就是个导演》里面的主角,作者是红尘客栈莫大,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这小子是谁?”“你不认识他?”“我应该认识吗?”“额,确实不需要。”“你还没有回答我,他是谁呢?”“他嘛,怎么说呢,他会写歌。”“那是个歌手?”“不是,他还会写小品。”“那是个段子手?”“也不是,他...

作者:红尘客栈莫大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我就是个导演》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我就是个导演》由红尘客栈莫大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杨安然,内容主要讲述:第二天宁杨睡到中午才醒。通过文礼,他才知道自己昨晚喝断片之后做了啥,他自己模模糊糊的都忘了,更不用提后面医院的经历了。医生检查完没事,只是睡着了,就被钱文礼他们又拉了回来。这个时候,钱文礼贱兮兮的拿出...

《我就是个导演》 第九章 首演成功 免费试读

第二天宁杨睡到中午才醒。

通过文礼,他才知道自己昨晚喝断片之后做了啥,他自己模模糊糊的都忘了,更不用提后面医院的经历了。

医生检查完没事,只是睡着了,就被钱文礼他们又拉了回来。

这个时候,钱文礼贱兮兮的拿出手机说是给他看个好东西,还没看到视频内容呢,宁杨就看到了下面的播放次数已经破百万,点赞几十万,评论也有十几万条,而且还在迅速增长着。

“一楼沙发。”

“前方高能,注意躲避!”

“歌不错,就是唱的差了点。楼上二货,鉴定完毕。”

“有谁知道这些歌在哪能下载吗?我好想听个清晰版本的。”

“据我所知,这两首应该都是原创!”

“这人,有点眼熟……”

……

视频里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宁杨,准确的说是喝醉上台之后的宁杨。

原来他昨天上台唱歌的视频,被钱友给传到了视频网站上。

“欧买噶,我昨晚都干了啥,胖子你怎么不拦着我呀?”

“为什么要拦着啊,你昨晚很正常的啊?而且,你看看这热度,啧啧?”

宁杨这时候也看完了这个视频和大致的评论,那些吐槽他唱的烂,他直接无视,本来就是自娱自乐,看完就放在一边了。

“昨晚,没出其他的事情吧?”

“没事,话剧社那边,今天放了一天假,明天再继续排练。”

“劳逸结合,挺好。我也休息休息,一会跟我去江老师家拜年吧。”

“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跟你一起去给他们拜个年,说不定还能挣个红包,哈哈!”

“呵呵,你想多了,你以为自己几岁呢,钱三岁?”

宁杨觉得钱文礼越来越不靠谱了。

……

“师母,过年好,祝您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姜老师,过年好,祝您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谢谢,也祝你们两新年好,早点找个女朋友带过来看看啊!”

“啊,师母再见!”

“……”

“老师,过年好,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江老师,过年好,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新年好!昨晚够疯的啊……”

“……”宁杨无语的看着笑眯眯的江国维,“老师,人艰不拆啊,还不是那帮小子轮流灌我酒闹的……”

正在享受这难得假期的年轻人们,还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遭遇。

因为他们昨晚的行为,受了点鼓励(**)的宁杨导演决定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他们。

……

二月十七日,元宵节后。

今天是《暗恋桃花源》对外首演的日子,准确的来说是最后一次彩排。因为观众都是演员们自己的同学、朋友和亲人,以及江国维的老朋友——学校的教授和导师们,他们都想见识一下宁杨这位年轻人的又一跨界作品。

短短几个月里,宁杨已经在几个领域里,展示了他非凡的才华。而话剧,是一个他之前还没有涉及的新领域。

他们都想看看这位年轻人还能不能继续保持他之前的水准,创作出高质量的话剧作品。

……

今晚宁杨没有坐在台下,而是在舞台侧面看着,把握大局,其实他心里比演员们还要紧张,因为这部戏会不会受欢迎,决定了他脑海里那些资源能不能在这个世界获得成功。

虽然歌曲已经受到了大众的欢迎和追捧,可是他还是想得到更多的赞同与喜爱。

这一个多月的努力,结果如何,能不能赢得观众的喜欢,就看今晚的演出了。

“导演,要稍微等一下,灯光出了点问题。”

“怎么了?”

“呃,不是叫你……我是找宁导。”

“多久能弄好?”谁也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时候会出问题。可宁杨作为导演,是绝对不能乱不能急的,否则下面的人压力会更大。

听着观众席上因为久久等不到表演开始而响起的声音,宁杨知道自己得做点什么了。

“你们弄好了通知我,我先去报个幕。”

于是,在其他人诧异和安定的注视下,宁杨拿上话筒到了观众席前。

“大家晚上好!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们的内部首演。或许你们还不认识我……”

“认识!”

“咳咳,好好当你的摄影师,不要捣乱!”

“哈哈哈……”听着观众席上的笑声,宁杨紧张的心情稍微放下来一点。后台的演员们因为机器故障而烦躁的内心也稍稍平息下来,多大点事,排练的时候什么问题没遇到过?

“我们不要理这个捣乱分子,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做个自我介绍,你们见过哪个重要时刻,主持人上场不做自我介绍的吗?”

“见过!”

“朋友,你再这样拆台,我下不来台的,我呢,是这部话剧的编剧兼导演,我叫宁杨。”

“不是会蹦会跑的那个羚羊,而是宁杨,哈哈,听起来是好像差不多。”

“没想到,杨子还有当主持人的才能呢。”姜红低声笑着对旁边的江国维说道。

“我也没见过,不过应该是后台出问题了吧。”江国维不亏是教授,一猜就中。

“其实,认不认识我都无所谓,今天呢,主角不是我。主角是一会上台的那些人,是你们的朋友和亲人,对吧?”

“这位大叔,西装很帅哦,我能采访一下吗,你是来看谁的?”

“我……”

“哦,看来这位大叔不太愿意理我,那我换一位好了。”

“……”安定国无语的看着宁杨,决定以后让安然少跟他接触,这人太坏了。

“好吧,看来时间来不及了,那些年轻人忍不住要上场了。”

“接下来把舞台交给他们,希望你们喜欢他们的表演,如果哪里表现不好,在座的前辈们,千万不要吝啬你们的批评,帮助他们改正。”

“再次感谢你们的到来,和耐心的等待,谢谢你们,Showtime!”

灯光暗了下去,幕布拉开,音乐响起。

“你是晴空的流云,你是子夜的流星,一片……”

随着音乐和歌声响起,故事开始了,江滨柳的歌声把大家拉入了那个时代,一种十里洋场的感觉扑面而来。

江国维右手边坐着的是姜红,姜红旁边坐着的是她的好朋友,不过她这个好朋友,另外一个身份可不得了——神州国家话剧院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周沁歆。

周沁歆,可是神州话剧表演方面的专家级人物,是真正的专家,而不是网络上的那种所谓的砖家。这些年执导影片几十部,获奖更是家常便饭。一般她是不会看这种学生排的话剧,今天刚好来找姜红,她对宁杨也挺感兴趣,于是就来了。

这一看,就完全陷进去了,被这部与众不同的故事所吸引。

故事开始,《暗恋》仿佛是一部关于爱情的悲剧故事,可是导演的出现让她知道这是在排戏,“戏中戏”是一个有趣的结构。

老迈的导演不断而徒劳地强调“我记得是那个样子的,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无论哪个演员也不明白导演心里最美的“白色山茶花一样的云之凡”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这让周沁歆感叹不已,想到一句话,记忆是永远都抵达不了的美好。

之后舞台让给了另一出戏《桃花源》的排练。

故事大概就是渔夫老陶家境贫寒,妻子偷汉,他打渔历险误入桃花源,纵是此处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也总还是想回家去。此地一天人间一年,再回去时,家中已供着他的灵位。

《暗恋》结尾,老态龙钟的江滨柳和云之凡握握手就说再见,代表的又何尝不是那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回忆的导演自己。

整部戏看似演绎宝岛人因为时代而造成的悲剧人生,但又何止是那些。

两出戏,一个找不到和一个回不去。合起来就是人生这部大戏。那个寻找刘子骥却找不到的女孩,何尝又不是代表着彷惶而迷茫的现代人。

灯光再次暗下去,全剧终。

在观众们如潮般的掌声中,年轻的演员们一一上台,开始鞠躬谢幕。

看着这些因为终于得到认可而哭得稀里哗啦或者边哭边笑的年轻演员们,宁杨觉得自己的鼻子也有点酸酸的。

“谢谢大家的掌声,今晚的表演到此就结束了,让我们再次给他们以热烈的掌声鼓励,我们下次再见!”

表演之后,还有一个庆功宴在等着所有台前幕后的小伙伴们,难得的是这次是宁杨自掏腰包犒劳大家的努力。没有去什么高档的地方,还是在上次的小酒馆里。

“你们总是要我说点什么,其实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要说的,平时都已经跟你们说完了。上次唱了两首歌大家貌似都挺喜欢,这样,今天我也唱一首歌吧。”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世界等着我去改变

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

在这里我都能实现

大声欢笑,让你我肩并肩

何处不能欢乐无限

抛开烦恼勇敢的大步向前

我就站在舞台中间

我相信我就是我,我相信明天

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

在日落的海边,在热闹的大街

都是我心中最美的乐园

我相信自由自在,我相信希望

我相信伸手就能碰到天

有你在我身边,让生活更新鲜

每一刻都精彩万分,Idobelieve

……”

啪啪啪……啪啪啪……掌声不断,感觉再大点都能把屋顶给掀掉了。

“宁导,爱你呦!”

“哦。”

“宁导,我也爱你!”

“咳咳,女生还好,黄柏,你一个男的就算了吧,卖萌可耻。好了,既然黄柏这么抢镜头,让他上来给他大家唱首歌,好不好?”

“哈哈哈……”

“唱歌!唱歌!唱歌!”

坑了一把黄波的宁杨,开心的溜下台去。

小说《我就是个导演》 第九章 首演成功 试读结束。

我就是个导演
我就是个导演
红尘客栈莫大/著| 都市| 连载中
宁杨安然是小说《我就是个导演》里面的主角,作者是红尘客栈莫大,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这小子是谁?”“你不认识他?”“我应该认识吗?”“额,确实不需要。”“你还没有回答我,他是谁呢?”“他嘛,怎么说呢,他会写歌。”“那是个歌手?”“不是,他还会写小品。”“那是个段子手?”“也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