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林炎冉殷少融小说主角 林炎冉殷少融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发表时间:2020-10-31 13:38:21    编辑:冷清清
霸宠笑佳人

主角是林炎冉殷少融的小说是《霸宠笑佳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平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开什么玩笑,说她是废物?骂她是痴儿?有没有想过她是谁?!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最冷酷,最无情的金榜杀手,岂能容你们一帮古人随意欺负辱骂!...

作者:安平平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霸宠笑佳人》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霸宠笑佳人》是安平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炎冉殷少融,内容主要讲述:“行了!”唐氏实在听不下去,出声打断。听她一说那些血啊胳膊啊眼睛啊什么的,心里直犯恶心,浑身鸡皮都起来了,若再不阻止,她还指不定要说些什么呢……屋里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尤其是三姨娘,本就病态的脸上...

《霸宠笑佳人》 主角:林炎冉殷少融 013 免费试读

“行了!”唐氏实在听不下去,出声打断。

听她一说那些血啊胳膊啊眼睛啊什么的,心里直犯恶心,浑身鸡皮都起来了,若再不阻止,她还指不定要说些什么呢……

屋里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尤其是三姨娘,本就病态的脸上煞白煞白的,一直拿手绢在擦额头的冷汗。

而她身旁坐着她的女儿林炎翎则呆呆的看着众人,直到看到三姨娘擦汗,这才拿手去帮忙。

林炎冉其实是故意要说的那么恶心的。

依着大姨娘樊氏的性子,这次为了接她回府,她们母女吃尽苦头,又在下人面前丢了颜面,总要在老夫人面前找回点慰藉,所以,她猜想之前她们其乐融融的说话,定是樊氏极尽夸张之能的说这次行程如何如何惊险,尤其林炎姝脖子上的伤还没有好全,明摆着的证据得好好利用一番,当然,老夫人也如她所愿赏了不少好东西给她们母女。

有了她们之前的铺垫,等到她具体描述厮杀惨状的时候,众人自然会在脑海中脑补一些画面,这样也就恶心着都吃不下饭是肯定的。

上一世,林炎冉在老夫人面前忍气吞声也没有换来好感,最后还被冷落成那样,可见老夫人对她的成见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要彻底消除误会和改观是不可能的,所以,林炎冉也没打算这一世好好讨好老夫人,做到一个孙女该做的就行了,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再说,若是一回来为了讨好老夫人,就各种哭诉自己的委屈和道歉,只怕老夫人会更讨厌她而疏远她,她也没必要去装成那个样子。

唐氏压了压发闷的胸口,面色不悦,冷斥道:“该派上用场的时候脱链子,这些乌七八糟的倒是记得清楚!此时就此作罢,不准再提!”

樊芙得意的翘起嘴角,似有挑衅的冲林炎冉笑了笑。

林炎冉飞快的扫一眼众人,将她们的反应尽收眼底,这才状似委屈的抱怨道:“我……也不是我先提起的话题的啊,我何尝不是害怕得很……”

老夫人一听,蹙眉扫一眼樊芙,原本挨近坐着的,这会儿挪动了一下身子,离得远了些。

这只是个小小的不经意的举动,却叫林炎冉和樊芙都注意到了,樊芙蹙眉,颇为恼怒的瞪一眼前者,有见林炎姝冲她轻轻摇了摇头,这才拧着手帕,默不作声。

林炎姝从头至尾都没说一句话,可看她和樊芙之间的互动便知道,她们是一伙的。

上一世林炎冉对上樊芙,差点打起来,还是林炎姝装好人,从中劝解,惹得老夫人赞赏,而她则在老夫人心中印象极差。

此时林炎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林炎冉,从昨天回来,一路上她总觉得大姐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可到底哪里不一样,一时半会儿却说不上来。

没多久,老夫人便以身子疲乏为借口让大家都散了,众人鱼贯而出,各自回各自的院子。

林炎冉快步追上樊氏,轻声道:“二,二娘。”

樊氏因为昨日晚间林钧的安慰及今日老夫人厚赏了不少好东西而心情很好,这会儿见林炎冉又憋着气,怯生生的唤她二娘,心里别提多舒坦,面上却平静道:“什么事?”

“那个……”林炎冉看了看身边的琴姨,道:“多谢二娘安排了两个勤快丫头,香芹和香篱都是个乖巧的,很好。”

“这是应该的。”樊氏抿着艳红的唇,笑得舒爽。

“嗯,琴姨是母亲的陪嫁,我昨日将她从厨房带了出来,留在身边,还请二娘怜惜炎冉身边没有懂规矩的麽麽,让她留下吧。”林炎冉低着头,声音压得很轻,却很平静。

可在外人眼里她此刻的模样要多委屈就多委屈,原本骄傲任性的将军府大小姐,现在跟个霜打的茄子一般低声下气的,怎么说让人看着都很爽。

樊氏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呀,于是摆出一副慈母的样子,笑得温柔,说道:“这是应该的,作日我还跟老爷提过这事,你重回将军府,这行头和伺候的人都换成新的,一切从新开始,老爷也是同意,等一会儿我便再挑几个得力的丫鬟婆子派人送过去,怎么说都是大小姐,得有大小姐的样子,至于衣裳,稍晚一些会让街头裁缝店的张师傅过来一趟,重新给你做几套衣裳,也给府里人置备一些入秋过冬的衣服。”

“一切都听二娘的,但凭二娘做主。”林炎冉抬头,换上一副感激不尽的表情,又提到:“那香桃这丫头……”

樊氏眼角眉梢一挑,昨日便默许了她带这个不中看又不中用的丫头回来,这会儿才说,摆明了是装给外人看的,不过她今天心情好,先不计较,于是温和道:“行了,带回来就带回来了,一会儿跟管家说一声就行了,赶紧回去歇着吧,昨儿个也是受惊不小。”

“谢过二娘。”林炎冉看着樊氏得意洋洋的摆着柳腰款款离开。

“小小姐……”琴姨对林炎冉的怪异表现看在眼里,憋在心里一个早上了,这会儿正想说点什么,却被林炎冉制止了。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香桃,你可记住府里的地形及人事了?”林炎冉问道。

“记住了。”香桃一早上都等在外面,此时虽不明白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但至少混了脸熟。

林炎冉抿唇一笑,赞赏道:“聪明丫头。”

香桃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哟,这丑不拉几的丫头还是聪明丫头啊?!真不知道是将军府的某位小姐眼光独到呢?还是她本人蠢得不可救药。”樊芙牵着林炎姝的手,慢慢走到林炎冉的面前,含沙射影的讽刺挑衅。

林炎冉深深看她一眼,不说话,准备离开。

樊芙不算聪明厉害,但她跟林炎姝联手,上一世让她吃了不少暗亏,只是这一世,她并不想惹事,她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去做,也有更高的目标等着她去完成,樊芙不过一介蝼蚁,不足为道。

樊芙见林炎冉完全漠视她,心里气不打一处来,放开林炎姝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拦住去路道:“大表妹,刚才还在姑奶奶面前说要好好招待表姐我呢,怎么,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表姐,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林炎冉挑眉无辜道。

“真蠢还是假蠢,别给我装!”樊芙冷笑,看四周没有长辈,便露出真实面目。

“我装?我装了什么呀?”林炎冉甩了甩挽袖,轻声道:“不是表姐说我习武,不让我招待的么?怎么现在换作我的不是了?”

“哼!你倒是把话听真了!”樊芙轻蔑的笑道:“别以为你是大小姐就能为所欲为,昨日你明明可以救姝儿的,却眼睁睁看着姝儿受苦受伤无动于衷,姝儿妹妹温柔,平时不与你计较也就算了,你要是再敢欺负她,别怪我不客气!”

林炎冉眯起眼眸,平静而淡漠的看向林炎姝以及她身边的丫鬟香菱,后者亦温和柔弱的冲她笑笑,然后才上前,拉着樊芙说道:“表姐,你说什么呢,昨天大姐也是吓得六神无主了,这事不怪她,祖母也说了这事就此作罢,别再提了。”

“就你脾气好才处处受她欺负,罢了,现在我在府里住一段时间,她要是敢欺负你,我定不会罢休的!”樊芙见林炎姝一副委屈不敢言说的样子,心里对林炎冉越发恼怒不喜。

林炎冉轻哼笑道:“我想表姐对我有些误会。刚才二娘还说要给府里的人栽置一些新衣服,我都说要多帮表姐准备一些,毕竟京城不比得泉州那乡下地方,总归不能让人说道将军府出去的人小气又不抻抖,无端落了将军府脸面。”

林炎冉这话明里暗里讽刺樊芙粗鄙野蛮,不过是乡下来京城投亲的孤女,最好不要嚣张!

上一世,她刚开始不太明白樊芙为什么会在将军府住那么久不肯离开,后来才知道,她是为了她父亲想在京城能有个好一点的官职,才住进将军府。

一方面通过她在将军府打点好关系,好让林钧承情,能在朝中拉她父亲一把。二来,林钧毕竟是正二品的忠烈将军,深得皇上信任和厚爱,跟着林钧的女儿进进出出,接触的人身份上自然会高人一等,这样,说不定能为自己谋个好夫君,从此飞上枝头,做富贵官太太!

樊芙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可眼下最要紧的便是笼络讨好林炎姝,帮她对付林炎冉,只要让姑姑当了将军府夫人,林炎姝成了将军府嫡出大小姐,那她的身份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樊芙和林炎姝自然是听懂了这话里的意思,林炎姝依旧端着笑劝解樊芙消消气,只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林炎冉瞧,似乎想要瞧出她话里的真假意思。

林炎冉眯着凤眸,倒是一副坦然的模样任由林炎姝打量。

樊芙气得脸色涨红,冲口而出道:“你这小**,我喊你一声表妹是看得起你,你竟然这样说我,目无尊长,我毕竟是你的表姐,比你年长,说你是应着本份教导你,我看只有像你这样的成日里像个粗鄙武夫一样舞刀弄棒的,才要多做几套衣裳来装门面,免得你出去了人家还以为你是哪里跑出来的粗使奴婢,手糙得像野草!”

香桃气不打一处来,这是个什么人,到底是哪里跑出了的,小姐怎么说都是将军府大小姐,二小姐都不敢这么嚣张的跟大小姐说话,她算哪根葱?!

香桃心里有气,挺着小身板,就要冲上前理论一番,被林炎冉制止。

“啧啧,我还是提醒表姐少说粗话,让外人听了就很不好。还有,多谢表姐提醒,妹妹我这就回去美容润肤去,免得哪一天真参加什么皇亲国戚的宴会,上不得台面就不好看了。”

小说《霸宠笑佳人》 主角:林炎冉殷少融 013 试读结束。

霸宠笑佳人
霸宠笑佳人
安平平/著| 言情| 连载中
主角是林炎冉殷少融的小说是《霸宠笑佳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平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开什么玩笑,说她是废物?骂她是痴儿?有没有想过她是谁?!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最冷酷,最无情的金榜杀手,岂能容你们一帮古人随意欺负辱骂!...